39、異樣(二更)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39、異樣(二更)

    楚遲硯突然間開始懷疑自己的技術。

    但還是決定先幫沈眠拍背。

    結果小皇帝吐了半天, 愣是一點東西都沒吐出來。

    根據以往的經驗,楚遲硯有理由懷疑沈眠在演戲,他把人抓起來︰“你是不是裝的?”

    沈眠心里直犯惡心, 眼淚都嘔出來了, 結果這狗逼還不說人話︰“誰裝啦, 你裝一個試試。”

    他有氣無力的,心想自己是不是肉吃多了。

    嗯, 看來以後還是要控制一下。

    楚遲硯也覺得小皇帝好像是真的不怎麼舒服,他把這一切都歸咎于沈眠的飲食, 絕對不是自己的吻技。

    “晚上吃了什麼?”

    沈眠︰“不是你讓御膳房安排的嗎?”

    “那可能肉吃多了, 明天起,你就少吃肉多吃素吧。”

    沈眠︰“……”

    他甩開楚遲硯的手,這狗逼真是無理又殘暴,不讓他出宮就算了,現在還不讓他吃肉了?!

    “你、你竟然不要我吃肉……”

    說著,他作勢要下床。

    楚遲硯拉住他︰“上哪兒去?”

    沈眠紅著眼楮瞪他︰“喝水!”

    “你坐好,我去給你倒。”

    楚遲硯倒了一杯水來,沈眠喝了幾口漱了漱口, 感覺好受多了。

    他舔了舔唇瓣, 把杯子遞給楚遲硯, 嘟了嘟嘴︰“諾。”

    楚遲硯︰“……”

    咳咳。

    真是太久不見,小皇帝愈發會勾引他了。

    沈眠不知道楚遲硯在YY什麼, 他有點累了。

    “我想睡覺了。”

    楚遲硯點點頭︰“嗯。”

    說著, 他在沈眠的身旁躺了下來。

    沈眠立即起身︰“你做什麼?”

    “你不是要睡覺?”

    沈眠︰“是我要睡,又沒說你。”

    楚遲硯︰“我也睡,別鬧了,過來睡覺。”

    沈眠說什麼也不願意跟這狗逼睡在一起, 楚遲硯隨時隨地都能發情,這兩天多半還以為自己沒好全,若是繼續和他睡,那以後要是自己好了楚遲硯想要他,他攔都攔不住。

    “我不要。”他用腳踢了踢楚遲硯︰“你走開,我說了不和你睡的。”

    楚遲硯皺著眉頭看著沈眠,小皇帝的腳還露在外面,白得晃眼。

    他一把扯住人的腳踝,將人壓住︰“你睡不睡?

    不睡我不介意跟你做做運動。”

    沈眠被嚇了一跳,但他就是不和楚遲硯一起睡。

    “你、你答應過我的……”沈眠吸吸鼻子,眼眶還紅著︰“說好了不嚇我不威脅我,不會強迫我……你這個騙子,老混蛋……嗚……”

    楚遲硯真是恨不得把沈眠膋獄﹞ㄔX話,只會哭著求饒。

    沒一句他想听的。

    但他又考慮著小皇帝上次被傷了身子,又被嚇壞了,這麼早再做怕他害怕,所以便一直忍著。

    “算我饒你一次。”楚遲硯在沈眠的腳踝上親了一下︰“睡吧。”

    他給沈眠蓋好被子,自己就能去了旁邊的那個貴妃塌上睡。

    那貴妃塌比起楚遲硯的身高來說顯得有些小了,沈眠覺得有些滑稽,不由多看了兩眼。

    楚遲硯看他一直睜著眼楮看自己︰“看什麼,想挨操?”

    沈眠︰“……”

    哼,狗逼。

    睡了!

    睡意來勢洶洶,沈眠沒一會兒就睡著了。

    -

    陸準走在冬至那天。

    因為天氣很冷,所以楚遲硯不準沈眠去送他。

    等沈眠跑上城樓,部隊已經行出老遠了。

    看著遠去的泱泱隊伍,沈眠心里一陣傷感。

    山秀走了。

    陸準也走了。

    王城里再也沒有自己的人了。

    他又是孤零零的。

    沈眠真不知道書里的小皇帝是怎麼熬過去的,就他這樣半途上身感觸都這麼多,小皇帝被困在宮里成為爐鼎,陸準出去打仗又不在他身邊,那他是怎麼熬過那漫長又痛苦的一天的呢?

    他眼眶有些發熱,莫名多愁善感起來。

    身後突然擁上了一個溫暖的胸膛,楚遲硯的聲音混雜著冷風︰“怎麼跑到這里來了,冷不冷?”

    沈眠挺冷的。

    但他沒說話。

    他哭了。

    楚遲硯听到聲音,把人一轉過來,小皇帝癟著嘴巴一直流眼淚,長睫毛都打濕了。

    “哭什麼?”

    沈眠當然不能說是因為陸準走了,這狗逼到時候又不高興。

    但他就是忍不住,想著自己一個人孤零零的,悲從心來。

    他不說,不代表楚遲硯不知道,楚遲硯笑了一聲,和吹在臉上的寒風一樣冷︰“怎麼,不過就是陸準走了,你哭成這樣,舍不得?”

    沈眠听得出狗逼的冷

    嘲熱諷,他推開楚遲硯︰“要你管,他、他都走了你還這麼說我。”

    “我說的不對?”楚遲硯就是不高興,握著小皇帝的手腕將人拉進懷里︰“你離開我的時候怎麼沒這麼舍不得,我看你跑得挺歡。”

    沈眠不想和他爭這種無意義的話,不管輸贏,吃虧的都是自己。

    他悶悶的︰“誰讓你對我不好的,你這個不講信用的人,說話不算話,陸準就不會像你一樣。”

    “你要是再說一句陸準。”楚遲硯將他打橫抱起︰“我就把你從這里扔下去。”

    沈眠立刻用手勾住楚遲硯的脖子,瞪著眼楮無聲地告訴他︰“你休想!”

    楚遲硯勾了勾唇,抱著人走了。

    等把人抱到朝陽宮,沈眠竟然已經睡著了。

    楚遲硯發現小皇帝最近尤為嗜睡,擔心他冷,所以朝陽宮早早的便用上了地龍,也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待久了,安逸過了頭。

    他小心地把人放在床上,細細觀摩了一下沈眠的長相,確實是難得一見的美人,甚至完全稱得上令人驚艷,不管看多少次都不會膩。

    空氣中飄散著淡淡的香氣,是沈眠身上獨有的味道,最近這味道也越來越濃了。

    自從把人找回來,他的燥熱之疾就很少發作。

    果然小皇帝是最好的良藥。

    吳州急急忙忙跑來︰“陛下!”

    楚遲硯不耐,擔心沈眠被吵醒︰“出去說。”

    吳州︰“九殿下不見了。”

    楚遲硯一頓︰“什麼?”

    楚雲昭沒走過這麼遠的路,身上穿的盔甲也好重,又咯人,還不保暖。

    他覺得師父好辛苦啊,要在這麼難的情況下去打仗。

    好在自己跟著來了,他一定要跟在師父身邊!

    -

    沈眠醒來已經到下午了。

    又睡過去半天,他感覺自己這段日子實在太能睡了。

    然後就是肚子餓。

    想吃東西。

    楚遲硯去處理公務去了,沈眠不等他,直接叫人給他上菜。

    吃到一半的時候,楚遲硯才過來。

    “你怎麼不等我?”

    沈眠忙著吃菜,看都沒看他一眼︰“我為什麼要等你?”

    楚遲硯︰“……”

    他看了看沈眠的碗,突然笑道︰“陛下,你有沒有覺得你最近胃口變大了?”

    到了冬天胃

    口都要變大。

    總要有熱量不是。

    沈眠沒當回事︰“怎麼,你覺得我吃得太多了是不是,不如把我餓死算了。”

    “我怎麼是這個意思?你不跟我說話,難道我們就一直不說話?”

    沈眠邊吃邊道︰“你就是這個意思,你也可以選擇不和我說話。”

    楚遲硯︰“沈眠。”

    一听到狗逼這聲音變了沈眠就知道自己要遭受威脅了,他心里沒來由的煩躁,不知怎的就想哭︰“你又這樣,最開始不讓我吃肉,現在連飯都不要我吃了……”

    他說著說著就要掉眼淚,楚遲硯再有脾氣也吼不出來,他發現小皇帝的脾氣比他還大,總是突然間小性子就來了,偏他還沒辦法。

    “……你先吃。”

    沈眠挺餓的,鬧完這一出發現楚遲硯竟然沒罵他,吃飯的心情又來了。

    等他吃得差不多了,楚遲硯才道︰“吃完了?”

    沈眠︰“哼。”

    “老九和跟著陸準去了。”

    沈眠一下直起身︰“什麼?”

    “他和陸準一起去了邊境,我已經派人去找了。”

    沈眠沒想到楚雲昭竟然會跟陸準走,明明這小孩兒前面還告訴他不想出宮的。

    這麼說來,他的猜想有可能是對的。

    楚遲硯又道︰“想不到他倒是挺看重陸準這個師父的,讓他跟著出去鍛煉鍛煉也好。”

    這話從楚遲硯嘴里說出來可不常見,誰不知道他把楚雲昭保護的好極了。

    這樣一個冷血無情、六親不認的暴君,偏偏對他的九弟最好,這一點的設定,沈眠不是很能理解。

    “在想什麼?”

    沈眠脫口而出︰“在想你。”

    來不及收回,他整個人突然就被抱起來,楚遲硯湊過去親了親︰“真的?”

    沈眠︰“……”

    楚遲硯倒也不強迫他回答,只是許久沒開過葷,實在想的很。

    “都過去這麼久了,你也該養好了,什麼時候也給我開開葷?”

    沈眠不喜歡做那事兒,特別是和楚遲硯,那就更不想做了。

    “我不要,你要是硬要上我,我就……”

    “就去干什麼?”

    “就去死,我就去跳樓!”

    楚遲硯︰“你敢?!”

    沈眠也來勁了︰“你看我敢不敢?!”

    “……”

    楚遲硯,敗

    。

    -

    接近年關,天越來越冷。

    沈眠在御書房學畫畫,剛畫好一只烏龜,就听楚遲硯道︰“羌吾族過完年後會來朝貢,听說一同來的,還有他們那兒的第一美人成嫣。”

    成嫣?那不成渡的妹妹麼?

    這麼說,成渡也要來?

    “羌吾族?”

    “嗯,前太子身邊的貼身侍衛,就是羌吾族王子成渡假扮的,這次便是他代表羌吾族來朝貢。”他冷笑了一聲,臉上有淡淡的殺意︰“呵,居心叵測。”

    他們居心叵不叵測沈眠不知道,沈眠只知道這成嫣就是狗逼此生摯愛,真的要死要活那種。

    操!幸福來得太突然,自己是不是馬上就要解放了?!

    下巴一痛,沈眠回過神,楚遲硯掐著他的下巴問︰“在想什麼,叫了你幾聲都沒應?”

    沈眠亂想了一個理由︰“我在想,太子不是失蹤了嗎,會不會去找羌吾族的王子了啊?”

    “找也沒用。”他的眼里竟是鄙夷,寒聲道︰“扶不上牆的東西。”

    在書房待太久了沈眠心里悶,便出來透透氣。

    外面冷空氣吹在臉上很疼,牆角那邊開了一樹紅梅,還挺好看的。

    沈眠走了過去,踮起腳還是夠不到。

    他正準備向上一跳,然後就被人舉起來了。

    吊兒郎當的聲音帶著笑意︰“抓到你了,采花賊。”

    作者有話要說︰嗚嗚嗚,我是寫崩了嗎?還是都開學去了,為什麼你們都不評論!是不是因為沒有紅包?

    你們猜,是誰第一個發現眠眠懷崽了呢?

    沒到更新時間我一般都在修文,會添加一些句子和對話,字數會增加,買過的寶貝不會擔心,不管增加多少你們都不用重新買,你們沒事兒的時候可以重新看看前一章。

    -

    接近年關,天越來越冷。

    沈眠在御書房學畫畫,剛畫好一只烏龜,就听楚遲硯道︰“羌吾族過完年後會來朝貢,听說一同來的,還有他們那兒的第一美人成嫣。”

    成嫣?那不成渡的妹妹麼?

    這麼說,成渡也要來?

    “羌吾族?”

    “嗯,前太子身邊的貼身侍衛,就是羌吾族王子成渡假扮的,這次便是他代表羌吾族來朝貢。”他冷笑了一聲,臉上有淡淡的殺意︰“呵,居心叵測。”

    他們居心叵不叵測沈眠不知道,沈眠只知道這成嫣就是狗逼此生摯愛,真的要死要活那種。

    操!幸福來得太突然,自己是不是馬上就要解放了?!

    下巴一痛,沈眠回過神,楚遲硯掐著他的下巴問︰“在想什麼,叫了你幾聲都沒應?”

    沈眠亂想了一個理由︰“我在想,太子不是失蹤了嗎,會不會去找羌吾族的王子了啊?”

    “找也沒用。”他的眼里竟是鄙夷,寒聲道︰“扶不上牆的東西。”

    在書房待太久了沈眠心里悶,便出來透透氣。

    外面冷空氣吹在臉上很疼,牆角那邊開了一樹紅梅,還挺好看的。

    沈眠走了過去,踮起腳還是夠不到。

    他正準備向上一跳,然後就被人舉起來了。

    吊兒郎當的聲音帶著笑意︰“抓到你了,采花賊。”

    作者有話要說︰嗚嗚嗚,我是寫崩了嗎?還是都開學去了,為什麼你們都不評論!是不是因為沒有紅包?

    你們猜,是誰第一個發現眠眠懷崽了呢?

    沒到更新時間我一般都在修文,會添加一些句子和對話,字數會增加,買過的寶貝不會擔心,不管增加多少你們都不用重新買,你們沒事兒的時候可以重新看看前一章。

    -

    接近年關,天越來越冷。

    沈眠在御書房學畫畫,剛畫好一只烏龜,就听楚遲硯道︰“羌吾族過完年後會來朝貢,听說一同來的,還有他們那兒的第一美人成嫣。”

    成嫣?那不成渡的妹妹麼?

    這麼說,成渡也要來?

    “羌吾族?”

    “嗯,前太子身邊的貼身侍衛,就是羌吾族王子成渡假扮的,這次便是他代表羌吾族來朝貢。”他冷笑了一聲,臉上有淡淡的殺意︰“呵,居心叵測。”

    他們居心叵不叵測沈眠不知道,沈眠只知道這成嫣就是狗逼此生摯愛,真的要死要活那種。

    操!幸福來得太突然,自己是不是馬上就要解放了?!

    下巴一痛,沈眠回過神,楚遲硯掐著他的下巴問︰“在想什麼,叫了你幾聲都沒應?”

    沈眠亂想了一個理由︰“我在想,太子不是失蹤了嗎,會不會去找羌吾族的王子了啊?”

    “找也沒用。”他的眼里竟是鄙夷,寒聲道︰“扶不上牆的東西。”

    在書房待太久了沈眠心里悶,便出來透透氣。

    外面冷空氣吹在臉上很疼,牆角那邊開了一樹紅梅,還挺好看的。

    沈眠走了過去,踮起腳還是夠不到。

    他正準備向上一跳,然後就被人舉起來了。

    吊兒郎當的聲音帶著笑意︰“抓到你了,采花賊。”

    作者有話要說︰嗚嗚嗚,我是寫崩了嗎?還是都開學去了,為什麼你們都不評論!是不是因為沒有紅包?

    你們猜,是誰第一個發現眠眠懷崽了呢?

    沒到更新時間我一般都在修文,會添加一些句子和對話,字數會增加,買過的寶貝不會擔心,不管增加多少你們都不用重新買,你們沒事兒的時候可以重新看看前一章。

    -

    接近年關,天越來越冷。

    沈眠在御書房學畫畫,剛畫好一只烏龜,就听楚遲硯道︰“羌吾族過完年後會來朝貢,听說一同來的,還有他們那兒的第一美人成嫣。”

    成嫣?那不成渡的妹妹麼?

    這麼說,成渡也要來?

    “羌吾族?”

    “嗯,前太子身邊的貼身侍衛,就是羌吾族王子成渡假扮的,這次便是他代表羌吾族來朝貢。”他冷笑了一聲,臉上有淡淡的殺意︰“呵,居心叵測。”

    他們居心叵不叵測沈眠不知道,沈眠只知道這成嫣就是狗逼此生摯愛,真的要死要活那種。

    操!幸福來得太突然,自己是不是馬上就要解放了?!

    下巴一痛,沈眠回過神,楚遲硯掐著他的下巴問︰“在想什麼,叫了你幾聲都沒應?”

    沈眠亂想了一個理由︰“我在想,太子不是失蹤了嗎,會不會去找羌吾族的王子了啊?”

    “找也沒用。”他的眼里竟是鄙夷,寒聲道︰“扶不上牆的東西。”

    在書房待太久了沈眠心里悶,便出來透透氣。

    外面冷空氣吹在臉上很疼,牆角那邊開了一樹紅梅,還挺好看的。

    沈眠走了過去,踮起腳還是夠不到。

    他正準備向上一跳,然後就被人舉起來了。

    吊兒郎當的聲音帶著笑意︰“抓到你了,采花賊。”

    作者有話要說︰嗚嗚嗚,我是寫崩了嗎?還是都開學去了,為什麼你們都不評論!是不是因為沒有紅包?

    你們猜,是誰第一個發現眠眠懷崽了呢?

    沒到更新時間我一般都在修文,會添加一些句子和對話,字數會增加,買過的寶貝不會擔心,不管增加多少你們都不用重新買,你們沒事兒的時候可以重新看看前一章。

    -

    接近年關,天越來越冷。

    沈眠在御書房學畫畫,剛畫好一只烏龜,就听楚遲硯道︰“羌吾族過完年後會來朝貢,听說一同來的,還有他們那兒的第一美人成嫣。”

    成嫣?那不成渡的妹妹麼?

    這麼說,成渡也要來?

    “羌吾族?”

    “嗯,前太子身邊的貼身侍衛,就是羌吾族王子成渡假扮的,這次便是他代表羌吾族來朝貢。”他冷笑了一聲,臉上有淡淡的殺意︰“呵,居心叵測。”

    他們居心叵不叵測沈眠不知道,沈眠只知道這成嫣就是狗逼此生摯愛,真的要死要活那種。

    操!幸福來得太突然,自己是不是馬上就要解放了?!

    下巴一痛,沈眠回過神,楚遲硯掐著他的下巴問︰“在想什麼,叫了你幾聲都沒應?”

    沈眠亂想了一個理由︰“我在想,太子不是失蹤了嗎,會不會去找羌吾族的王子了啊?”

    “找也沒用。”他的眼里竟是鄙夷,寒聲道︰“扶不上牆的東西。”

    在書房待太久了沈眠心里悶,便出來透透氣。

    外面冷空氣吹在臉上很疼,牆角那邊開了一樹紅梅,還挺好看的。

    沈眠走了過去,踮起腳還是夠不到。

    他正準備向上一跳,然後就被人舉起來了。

    吊兒郎當的聲音帶著笑意︰“抓到你了,采花賊。”

    作者有話要說︰嗚嗚嗚,我是寫崩了嗎?還是都開學去了,為什麼你們都不評論!是不是因為沒有紅包?

    你們猜,是誰第一個發現眠眠懷崽了呢?

    沒到更新時間我一般都在修文,會添加一些句子和對話,字數會增加,買過的寶貝不會擔心,不管增加多少你們都不用重新買,你們沒事兒的時候可以重新看看前一章。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39、異樣(二更)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39、異樣(二更)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