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0、好險-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40、好險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40、好險

    一听到這個熟悉的聲音, 沈眠就愣了一下︰“謝思年?”

    那人沒否認也沒承認,只道︰“快摘,我手都舉酸了。”

    沈眠︰“……”

    “我不摘。”沈眠能聞到淡淡的梅花香氣︰“讓它好好待著不好麼, 摘了很快就死了。”

    “有花堪折直須折。”那人將他放了下來︰“喜歡就摘, 它又不是不長了。”

    沈眠不和他理論,考慮到謝思年幫過自己, 而且還被連累了, 態度好了不少︰“你怎麼來了啊?”

    他還是老樣子,極喜歡穿紫色的衣服, 桃花眼笑起來又風流多情,恍惚間看著, 竟還比那樹紅梅還要艷麗。

    “我怎麼不能來?楚遲硯下個旨遣我回封地, 當真以為就關的住我了?”

    沈眠對他的話倒信不信的, 書里說暴君和這位少時玩伴關系尤為好, 楚遲硯信任謝思年,給他封侯封爵, 封地也是塊風水寶地, 並且從未提防過。

    “那你干嘛還偷偷躲著, 你肯定不是才來的。”

    “嘖。”謝思年捏了一下沈眠的臉, 笑了笑︰“跑了一次,我怎麼覺得你變聰明了?”

    沈眠哼了一聲︰“我本來就很聰明。”

    謝思年搖搖頭,瞧著沈眠氣色不錯︰“楚遲硯倒是和以前不一樣很多, 抓你回來這麼久了, 還能讓你過得這麼自在。”

    沈眠︰“……”

    那哪能啊,他要是知道楚遲硯那狗逼在馬上……

    唉,聞者落淚,不提也罷。

    “他對我才不好, 要是還有機會,我一定會再跑的。”

    謝思年笑意變深了很多,他靠近沈眠︰“陸準帶你跑不掉,說不定我可以,你不如跟我試試?”

    沈眠︰“……不了吧。”

    “哈哈哈哈……”謝思年摸摸他的頭︰“外面風大,早些進去吧,我們很快會再見的。”

    沈眠只在外面站了一小會兒,手腳都凍僵了。

    他搓搓手,然後進了書房。

    手里拿著一支紅梅,謝思年折的。

    “怎麼才進來?”楚遲硯看到他手里的花︰“你摘的?”

    沈眠點頭︰“嗯嗯,這個很好看。”

    “沒你好看。”楚遲硯道︰“過來。”

    沈眠抿了抿唇,還是暫時屈服了,走過去坐在楚遲硯懷里。

    楚

    遲硯感覺像抱著塊兒冰似的,捂了捂沈眠的手,突然道︰“牆角那棵紅梅樹這麼高,你又不會輕功,是怎麼摘的?嗯?”

    沈眠︰“……”

    “我讓人……駝我上去的。”

    楚遲硯笑了笑,偏偏眼里一點情緒都沒有︰“是哪個奴才?要是把你摔壞了他能負起責任?我看是他不想活了,這回你說,是砍手還是砍腿。”

    沈眠就知道這狗逼不會善罷甘休,他打了楚遲硯一下︰“楚遲硯,你別太過分了!”

    “我過分麼?你騙我難道不過分?”

    沈眠不甘示弱︰“騙你怎麼啦,你和我訂的協議你還不承認呢,我就騙你就騙你!”

    他的情緒一激動臉就會泛紅,紅撲撲的眼楮又水潤,身上還縈繞著一股若有若無的香氣,楚遲硯很容易就被勾起來了。

    但他也有點不服氣,怎麼他對小皇帝這麼有感覺,沈眠就是不喜歡和他做呢?

    一想到這個他的臉色又冷了下來︰“你是不是(|)又癢了?”

    沈眠︰“……”

    狗東西!

    沈眠氣呼呼地不想再說話,他不想服軟,每次都是他低頭,但他又害怕楚遲硯霸王硬上弓,那被人劈成兩半的感覺他可再也不想經歷一次了。

    他哽咽道︰“你就嚇我吧你,把我嚇死你就高興了。”

    楚遲硯看小皇帝又要哭了,雖然沈眠的眼淚一直都很泛濫,但最近哭的頻率比以前還要高,他湊上去親了親︰“嚇你又不是真的要做,這你也哭?”

    沈眠不說話,狗逼就是狗逼。

    楚遲硯︰“以後不要再和謝思年單獨見面了,我還沒追究他用藥毒我,他竟然還敢進宮來。”

    進宮來你也沒怎麼樣。

    沈眠替謝思年解釋︰“那不是毒藥,只是迷藥。”

    “但我被刺殺了,”楚遲硯道︰“若不是常年習武能逼出藥性,我早就沒命了,死士有多忠心,陛下不會不知道吧。”

    他將頭靠在沈眠的肩膀上,鼻尖嗅著小皇帝身上散發的體香,閉上眼,淡淡道︰“我要殺陸準你跟我鬧,但陸準要殺我你就覺得是理所當然,或許還會可惜我怎麼沒能死了,你可真是偏心啊我的陛下。”

    沈眠當時確實沒想著陸準還會叫人去殺楚遲硯,何況他知道身為書里的

    主角暴君,怎麼說也會有一些氣運光環在,哪兒有那麼容易死。

    不過今天听楚遲硯賣慘似的這麼一說,倒還真是這麼回事。

    誰的命都是命,盡管他再討厭這狗逼,這也是不變的。

    “對不起啊,”沈眠有些愧疚︰“我當時沒想那麼多……”

    “不用說對不起。”楚遲硯睜開眼楮,咬著沈眠的耳朵,輕聲道︰“你和我做一次,就當補償了怎麼樣?”

    沈眠︰“……”怪我太年輕,果然是人是狗都分不清。

    淦!

    良心都喂了狗了!

    -

    沈眠換上了皮裘。

    那是某一年楚遲硯打獵時獵到的一直毛色上乘的白狐狸皮做的。

    除夕將臨,宮里也變得熱鬧起來。

    每個人身上都有藏不住的喜氣。

    做事兒都輕快很多。

    這還是沈眠第一次在這個世界過年,以前只會在電視上看宮斗劇里過年是怎麼過的,還沒這樣親身經歷。

    可惜的是小皇帝在這個世界已經沒什麼親人了,山秀和陸準都不在他身邊,只剩了個楚遲硯。

    宮里也沒有其他的嬪妃,不用互相拜年串門或者開集會那種大團年,免得到時候听著彼此假意地吹捧,沈眠反而覺得不自在。

    哦對,小皇帝就是這麼吃虧的。

    在書里,楚遲硯是中秋過後不久就做了皇帝的,隨之而來的就是選妃,雖然宋靈夕給他選了一眾丑嬪妃,但也不是一個稍微好看的都沒有。

    那時候小皇帝已經非常膽小了,在一次次強迫中早就被磨平了稜角,去參加大團年,因為有宋靈夕的默許,也因為他的身份,不管是誰都能任意欺辱他,逼他吃東西、逼他喝酒、逼他說些不願意說的,最後他喝得醉醺醺在殿上直接大哭,大過年的,楚遲硯大怒,不知道有沒有打他,但卻命人把他帶回去關著了。

    然後半夜那狗逼又過來強要了睡夢中的小皇帝。

    手段不可謂不殘忍,反正沈眠看著那一段描寫,真是又心疼又很爽,畢竟全篇清水,那是唯一的一點肉渣。

    他不禁打了個寒噤,他現在的處境還是有些不一樣的,沒有煩人的後宮各位兄弟姐妹,唯一一點,就是有楚遲硯。

    唉,那狗逼除了那事兒就沒別的想法了。

    沈眠憤

    憤地吃了一口酸棗糕,就像要一口咬掉楚遲硯的那玩意兒。

    御膳房最近推出的新口味糕點,味道還不錯。

    酸酸的特別開胃。

    沒一會兒吳州來了︰“公子,陛下讓您午膳不用等他了。”

    沈眠啊了一聲︰“我什麼時候等過他?”

    吳州︰“……”能不這麼明顯嗎?

    他覺得陛下遭受的嫌棄可不是一點兩點了。

    在朝堂上大臣們怕他怕得屁都不敢放一個,沒想到到了小皇帝這兒,一切都行不通了。

    沈眠覺得楚遲硯讓吳州來告訴他這事兒簡直是多此一舉,他最近吃的多,但也很容易餓,沒有一頓飯是在點上,所以楚遲硯也從來沒趕得上和他一起吃飯的。

    等吳州走後,他又吃了些糕點,在太師椅里搖了一會兒,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連楚遲硯什麼時候來的都不知道。

    他只感覺臉上被什麼涼涼的東西踫了踫,睜眼,看到好大一只狗逼︰“這麼冷的天,睡在這里干什麼,要是著涼,你又有借口了。”

    說著,楚遲硯彎腰將沈眠抱了起來。

    “嗯?”楚遲硯︰“你最近是不是長重了一點?”

    沈眠︰“衣服穿厚了。”

    小皇帝裹得毛茸茸的,楚遲硯暫時接受了這一說法。

    進了屋,桌子上擺滿了酸棗糕。

    沈眠嘴饞,又拿了一個放嘴里。

    這東西出現的頻率有些高,楚遲硯即便再不重視吃食,也有些好奇︰“有這麼好吃麼?”

    沈眠︰“好吃啊,這是御膳房的新口味。”

    楚遲硯拿了一個放嘴里,只咬了一口就不吃了︰“太酸。”

    他秉著不浪費的原則,將那半塊塞進了沈眠嘴里。

    沈眠︰“……”

    瞪大眼楮︰“你竟然讓我吃你吃過的!”

    楚遲硯看著他︰“不準吐。”

    “吐了就不準再吃了。”

    正打算吐的沈眠︰“……”

    委屈。

    想哭。

    更想吃。

    他想著口水應該傳播不了什麼疾病的想法,在狗逼的死亡凝視中,吃完了那半塊酸棗糕。

    楚遲硯待了一會兒就走了,今晚是除夕,他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

    到了晚上,沈眠被叫去跟楚遲硯一起用膳。

    等他到了大殿才發現,原來不止他一個人。

    嗯

    ,還有謝思年,謝思年的父母,和一些不認識的人。

    這劇情和書里不一樣,不過除夕宴是家宴,書里楚遲硯有後宮,現在沒有,但在座的應該都是一些他信任的人。

    楚遲硯朝他招手︰“過來。”

    沈眠在大伙的注視下跑了過去,坐在楚遲硯身邊︰“你叫我來干什麼?”

    “這是家宴,你不吃飯?”

    沈眠︰“你讓御膳房直接送去朝陽宮就好了啊,干嘛非叫我跑一趟。”

    “除夕夜,後妃都要和皇帝一起用膳,你不來誰來。”

    沈眠嘟囔了幾句就沒再說了,用筷子挑挑揀揀,雖然菜式很豐盛,但他一樣都不想吃。

    太油膩了,看了想吐。

    楚遲硯注意到沈眠吃的少︰“不合胃口?”

    沈眠搖搖頭︰“我還不想吃。”

    “吃點。”楚遲硯給他夾了一塊大排骨︰“不然待會兒你又喊餓。”

    沈眠瞪了他一眼,這狗逼管天管地還要管他吃飯?

    哼!

    他氣死了,然後將排骨放到一邊,只扒飯。

    楚遲硯︰“……”

    大殿之中,謝思年突然笑了一聲,本來視線都在楚遲硯和沈眠身上,現在都被他吸引了。

    鎮北候真是服了自家這個小兔崽子了,和陛下不知道為什麼鬧掰,本來都不準他來的,硬是跟著來了。

    “你這小子又鬧什麼?!”

    謝家幾代單傳,他也就這麼一個獨苗,要是被砍了頭,那他真不用活了。

    沈眠也想問問謝思年在笑什麼。

    謝思年恍若無感,對上楚遲硯冰冷的視線,對沈眠道︰“我那天給你摘的紅梅還活著麼?”

    沈眠︰“……”

    這人……有病?

    看不出狗逼不高興?

    而且那支紅梅,早就在楚遲硯手中化為齏粉了。

    他還沒來得及說話,楚遲硯就道︰“謝子安,注意你的身份。”

    謝思年︰“現在說句話都不讓了?”

    楚遲硯臉色陰寒︰“那你是想說話還是想死?”

    “陛下!”鎮北候瞧見場上氣氛不對,連忙出場︰“這孩子說話一向如此,您也知道他是開玩笑的,他對您並無二心。”

    楚遲硯臉色稍霽︰“侯爺不必如此緊張,他什麼德行,朕還是知道的。”

    沈眠的手突然被握住了︰“不過這東

    西屬于誰,也該有個自知之明不是麼?朕看他年紀也不小了,城中適齡女子眾多,你家也是幾代單傳,是時候該為他娶幾房夫人了。”

    此話一出,謝思年的臉色微變。

    沈眠知道,謝思年風流歸風流,但他對父母卻十分孝順,一直哄著兩位老人暫不娶妻,但這事兒一旦被楚遲硯提起,就不那麼容易躲開了。

    果不其然,鎮北候道︰“臣正有此意。”

    馬上又有人接話︰“小女知年方十六,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才貌雙全,若是鎮北候有意,咱也可結個親家。”

    “我妹蘭心年方十七……”

    斷斷續續的,家中有適齡女兒的,都想和謝家攀這層關系。

    皇上他們是指望不上了,大越的小皇帝美若天仙,自家的確實有所不及,皇帝痴戀美色,被迷住也在所難免。

    鎮北候是個除皇帝之外最好的選擇,誰不知道他們最受皇上重用,即便謝思年前面犯了如此大罪,還不是一樣坐在這里。

    鎮北候笑開了花,他就知道他的兒子非常優秀哈哈,他對謝思年道︰“小子,你艷福不淺啊!”

    謝思年︰“……”

    突然十分惡毒的看了楚遲硯一眼。

    楚遲硯看著謝思年吃癟就覺得心里舒坦,沈眠忍不住吐槽︰“你好幼稚啊。”

    楚遲硯︰“多行不義必自斃。”

    沈眠︰“如果這句話是真的,我覺得首先被斃掉的一定是你。”

    “你在幫他說話?”

    沈眠︰“……”

    -

    晚膳結束,楚遲硯帶著沈眠在路上走了走。

    今年還沒下雪,但一點都不妨礙他冷。

    楚遲硯身上正好熱,把沈眠的手給烘的暖暖的。

    “冷不冷?”

    沈眠搖頭︰“不冷。”

    “你以前是怎麼過年的?”

    楚遲硯突然問。

    沈眠︰“嗯?”

    是該說他真實的以前呢,還是該說小皇帝的以前呢?

    管他的,反正狗逼也不知道。

    “我們一家人會圍在一起吃年夜飯,然後父母會給壓歲錢,用紅包裝著的,有歲歲平安的意思。”

    “壓歲錢?”

    沈眠︰“對呀。”

    不過他每次得到的都是最少的。

    因為他是最不受重視的那一個。

    楚遲硯看小皇帝有些沮喪,還以為他

    是想到了亡了國的大越。

    他道︰“你不問問我?”

    沈眠呵呵兩聲,合了他的心意︰“那你是在干什麼啊?”

    “我在殺人。”

    沈眠︰“……”雖然他都知道,不過親耳听到害死有些不一樣。

    暴君脾氣暴戾,過年看到別人喜氣洋洋他就是不開心,便會跑到牢里去殺那些死刑犯,非得殺得滿身血污,那一晚上才算完。

    所以每到過年,便是牢里死刑犯最怕的時候。

    沈眠︰“那你今天晚上……”

    雖這和他並沒有什麼關系,不過沈眠和楚遲硯待的久了,並不是很喜歡太肅殺的感覺。

    “今晚上不殺人,”楚遲硯笑道︰“睡你。”

    沈眠︰“……”

    他以為楚遲硯是說的笑話。

    畢竟那狗逼將他送回朝陽宮後便走了,去做什麼不得而知。

    難不成真跑到牢里去殺人了?

    他去洗了澡,正準備躺上床看話本時人就來了。

    外面應該下了小雨,楚遲硯身上有些濕︰“睡了?”

    沈眠︰“嗯嗯,在準備了。”

    楚遲硯從懷里拿出一個東西︰“給你。”

    沈眠定楮一看,那是一個由紅紙包著的,像信封一樣的東西︰“這是什麼?”

    楚遲硯塞給他︰“紅包。”

    沈眠︰“……”

    “你……”

    “怎麼?”楚遲硯道︰“君無戲言,說了要讓你得到和在大越一樣的寵愛。”

    沈眠不得不承認他確實是有些感動,那紅包里裝著很多銀票,保守估計幾千兩。

    他的想法都寫在臉上了,楚遲硯心情非常不錯,抱著沈眠親了好幾口︰“你都有紅包了,那我是不是也能要我的紅包?”

    沈眠︰“可是我還沒有準備。”

    楚遲硯︰“你不用準備,我來準備就行。”

    沈眠還沒從他這句話里反應過來,楚遲硯就開始脫他的衣服。

    沈眠︰“你干什麼?!”

    楚遲硯︰“睡覺。”

    沈眠已經知道楚遲硯說的紅包是什麼了,他踢了踢楚遲硯︰“你的床在那里!”

    楚遲硯按住他的手︰“什麼你的我的,這宮里哪樣東西不屬于我,就是你,你也是是我的。”

    沈眠急了︰“你是不是又想說話不算話?!”

    他感動歸感動,但那並不代表他就想和

    楚遲硯做。

    楚遲硯︰“我已經給了你這麼長的時間養身子,今晚是過年,就不能讓我吃一頓?”

    “不要!”沈眠︰“我想睡個好覺!!”

    “不行。”楚遲硯冷笑道︰“誰讓你今天幫著謝思年說話,還看他。”

    “我什麼時候?”沈眠飛速回想︰“你別想讓我背鍋。”

    楚遲硯也不再跟他多說什麼,直接上手。

    沈眠連忙護住衣服︰“楚遲硯楚遲硯!”

    “怎麼?”

    沈眠驚魂未定︰“我、我要守歲的……”

    楚遲硯︰“沒事,我們可以做到那個時候。”

    沈眠不知道該怎麼辦,眼眶都急紅了,他想起小皇帝在除夕那晚上的慘樣,真的很怕這狗逼發瘋︰“我不想做,我真的不想做,你可以挨著我睡,但我不想做。”

    楚遲硯喝了些酒,往常他早該到樓里砍人發泄,但今天卻沒有。

    他太想要小皇帝,必須找到一個發泄的檔口。

    沈眠的衣服還是沒能保住,楚遲硯強硬的態度令他膽寒︰“乖,就一次,一次就好。”

    沈眠泣不成聲,不管從哪方面他都斗不過楚遲硯。

    嗚嗚,好不容易才養好的pigu。

    進行到一半時,沈眠真的痛得就不行了。

    他滿頭大汗,臉色慘白︰“疼……楚遲硯,我。我肚子疼……”

    楚遲硯覺得不對,立馬停了下來︰“怎麼了?哪里疼?”

    沈眠疼得蜷縮成一團,張著嘴喘氣︰“好疼……肚子……疼……”

    作者有話要說︰今晚發紅包qwq

    楚遲硯︰“我已經給了你這麼長的時間養身子,今晚是過年,就不能讓我吃一頓?”

    “不要!”沈眠︰“我想睡個好覺!!”

    “不行。”楚遲硯冷笑道︰“誰讓你今天幫著謝思年說話,還看他。”

    “我什麼時候?”沈眠飛速回想︰“你別想讓我背鍋。”

    楚遲硯也不再跟他多說什麼,直接上手。

    沈眠連忙護住衣服︰“楚遲硯楚遲硯!”

    “怎麼?”

    沈眠驚魂未定︰“我、我要守歲的……”

    楚遲硯︰“沒事,我們可以做到那個時候。”

    沈眠不知道該怎麼辦,眼眶都急紅了,他想起小皇帝在除夕那晚上的慘樣,真的很怕這狗逼發瘋︰“我不想做,我真的不想做,你可以挨著我睡,但我不想做。”

    楚遲硯喝了些酒,往常他早該到樓里砍人發泄,但今天卻沒有。

    他太想要小皇帝,必須找到一個發泄的檔口。

    沈眠的衣服還是沒能保住,楚遲硯強硬的態度令他膽寒︰“乖,就一次,一次就好。”

    沈眠泣不成聲,不管從哪方面他都斗不過楚遲硯。

    嗚嗚,好不容易才養好的pigu。

    進行到一半時,沈眠真的痛得就不行了。

    他滿頭大汗,臉色慘白︰“疼……楚遲硯,我。我肚子疼……”

    楚遲硯覺得不對,立馬停了下來︰“怎麼了?哪里疼?”

    沈眠疼得蜷縮成一團,張著嘴喘氣︰“好疼……肚子……疼……”

    作者有話要說︰今晚發紅包qwq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0、好險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0、好險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