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懷孕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41、懷孕

    小皇帝本來還算紅潤的臉頰立馬變得慘白, 唇瓣都咬出了血,楚遲硯發現了事情的嚴重性,趕緊下床, 親親沈眠的臉︰“乖, 別怕,我馬上讓人去找太醫。”

    “來人——”

    宮人立馬打開門進來︰“陛下。”

    楚遲硯︰“去太醫院把所有的太醫都叫過來, 快!”

    瞧著床上痛得直打滾的沈眠, 宮人們也不敢耽擱,應了一聲便出去了。

    楚遲硯拉了被子給沈眠蓋上, 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下手,本來興致勃勃, 現在就只擔心小皇帝有個好歹。

    “怎麼會肚子疼的, 是不是今天吃壞了什麼東西?”

    沈眠痛得翻來覆去, 不怎麼想花力氣回答楚遲硯。

    他根本就沒吃什麼東西, 都是平時在吃的,而且他感覺今天的痛法不像是拉肚子的那種痛, 具體是哪一種他又說不出來, 但他就怪楚遲硯, 要不是這狗逼非得拉著他ghs, 他也不至于害怕成這樣。

    他一害怕就會有點肚子痛,只是沒想過今天會這麼厲害。

    他不說話,楚遲硯也不怪他, 就這麼安安靜靜地陪著他等。

    沒一會兒, 房門就被打開了。

    不過來的不是太醫,而是謝思年。

    “你怎麼來了?”楚遲硯皺眉,有些不太高興。

    謝思年白了他一眼,不與他計較︰“你覺得宮里哪個太醫有我厲害?”

    楚遲硯︰“……”這倒是真話。

    不過現在還是沈眠要緊, 楚遲硯並沒有與他多理論︰“那你先看吧。”

    他一讓開,謝思年便看到了床上汗涔涔臉色慘白的小皇帝。

    沈眠已經痛昏過去了,只有眉頭還在擰著。

    謝思年的神色也有些凝重,他坐下,然後給沈眠把脈。

    “怎麼樣?”

    謝思年︰“你急什麼,我這不才踫到?”

    他在心里記恨著楚遲硯蠱惑他爹給他娶妻的事兒,武力值不行,嘴炮也是要贏的。

    號了好一會兒。

    這脈相……

    謝思年眉頭緊縮,表情甚至越來越難看。

    楚遲硯看他臉色不對︰“到底怎麼了?!”

    謝思年表情說不出的怪異,就當這時,太醫也來了。

    太醫看了謝思年在,也識趣的退到一旁,就不班門弄斧了。

    謝思年

    壓下心里的震驚,看了看沈眠光禿禿的手臂,被子下面的身子可能也沒穿衣服。

    他又看了看楚遲硯,媽的,這兩人原本是要做什麼來著?

    他心里悶的很,語氣臉色都不好了︰“準備針灸。”

    “謝子安。”楚遲硯有些惱了,攔住謝思年︰“他到底怎麼了?”

    謝思年︰“你再攔著我,再多說幾句話,他可能馬上就要死了。”

    楚遲硯立馬放了手。

    針灸的工具太醫都帶了,謝思年親自上手,楚遲硯就算再不願也沒辦法,他只是有些懊惱沒給小皇帝穿衣服。

    但謝思年的表情很認真,一點旖旎的心思都沒有。

    醫者仁心,他再風流,可也是位醫者。

    扎了好一會兒,沈眠的眉頭慢慢松開,雖然還是沒醒,但他臉色好了很多,想必是沒那麼痛了。

    謝思年洗了手以後就靜靜看著,表情既困惑又覺得不可思議。

    “沒事了?”楚遲硯問。

    謝思年︰“暫時吧。”

    楚遲硯重新給沈眠將被子蓋好,又低下頭親了親人,才和謝思年出去。

    “他這回是怎麼了,吃壞肚子了不成?”

    謝思年沒回答。

    好像在走神。

    “謝思年?”

    “謝子安!”

    “嗯?”謝思年抬頭︰“干嘛?”

    楚遲硯難得好脾氣︰“我問你沈眠怎麼了。”

    謝思年想了想,沒回答他,反而先問了一句︰“你們原本打算干嘛呢?衣服都脫了。”

    楚遲硯有些不耐煩,但好歹有求于人,不過謝思年這廝居心不良,他就笑了笑,有些惡意道︰“都脫衣服了你覺得還能干什麼?”

    謝思年︰“……”

    嘴真特麼賤啊!他就不該問!

    他越看楚遲硯越不順眼,突然心生一計︰“听說朝臣們都在催你選妃了,傳宗接代可是大事兒,你都不急?”

    “我急什麼?”楚遲硯看他︰“你腦子有病?”

    謝思年︰“我師父是什麼樣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整天神神叨叨的,他說沒有女人會為你生出孩子你還真信了?”

    “為什麼不信?”楚遲硯冷笑︰“我不需要骨肉,誰生的我都不要,生出來都是禍害,不如早些掐死。”

    謝思年也能猜到楚遲硯這樣說的一些想法,畢竟他在那樣

    的環境下長大……

    “那你就一直不選妃了?好歹是一個皇帝,後宮總不能空著吧,你對沈眠是真心的麼,別欺負人家亡國,就把人當個玩意兒似的。”

    楚遲硯不知道謝思年說這一大堆廢話是什麼意思,歸根結底就是還沒放棄沈眠。

    “玩意兒又如何,且不說我是不是這樣想的,就算是,也輪不到你。”

    謝思年︰“……”

    呵呵。

    他和姓楚的從小一起長大,這廝什麼樣兒,他可是一路看過來的。

    一貫的目中無人心狠手辣,沒有軟肋。

    “你到底能不能說出沈眠得了什麼病?”

    謝思年嘆了口氣︰“能啊,絕癥。”

    楚遲硯一愣︰“什麼?”

    謝思年︰“沈眠身體差,不知道為什麼好像一直都沒養好,加上他在宮里待著一直郁結,心里不快,心病難醫,慢慢的就轉變成了這樣。”

    “你今晚是不是強迫人了?正好給他的病又推波助瀾了一波,他肯定有陰影了,反應到了身體,所以才會肚子痛。”

    他編的神乎其神,楚遲硯听了一會兒,幽幽道︰“你編的?”

    謝思年還算淡定,正色道︰“隨你信不信,我要騙你,用不著編這麼個漏洞百出的理由。”

    他想了想又道︰“而且我猜,沈眠最近的癥狀大概是食欲增加,喜好嗜睡,說不定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可能還會惡心想吐,脾氣反復無常,愛哭、神經敏感……這些都是因為他能感知自己的狀況,偏偏對此又無能為力的表現。”

    謝.胡編亂造.思年︰“反正話我說到這里,信不信由你,你也可以看他接下來的反應,我會為他開幾副長期服用的藥方,能吊多久就吊多久吧。”

    楚遲硯也不是全然不信,畢竟謝思年醫術在這里,但又不是全信。

    他根本就不想相信。

    小皇帝得了絕癥?

    從大越回來也沒有多久,年紀這麼小,怎麼就會得絕癥?

    他臉上表情很淡,謝思年也摸不準楚遲硯傷心還是不傷心︰“怎麼樣?”

    楚遲硯︰“他怎會如此?”

    謝思年︰“我不都說了,他身體不好,後來一直不開心,太多濁氣悶在了心里,你要想做個人,就在他剩下的日子里好好補償一下,對他好點,

    給他吃些好吃的,別動不動就搞威脅強迫,雖然你以後可能還會有很多的寵妃男寵,但沈眠就這麼一個,本來人家可以長命百歲,偏偏被你弄得給折了大半輩子的陽壽。”

    楚遲硯臉色不好,似乎在想他是不是真做過那些事︰“那他還有多少日子?”

    謝思年嘆了口氣︰“估摸著……七八個月吧。”

    楚遲硯︰“謝子安,你若是敢騙我……”

    “我騙你?”謝思年不知哪兒來的底氣︰“你不信就再找太醫試試。”

    楚遲硯不信邪,又讓王太醫重新替沈眠把了脈。

    “如何?”

    王太醫號了一會兒,突然道︰“陛下,公子這……怕是治不好了。”

    楚遲硯︰“治不好,你確定?”

    “確定。”王懷義︰“憑我行醫幾十年的經驗,公子脈象虛弱,是久病難醫的癥狀。”

    雖然他也很奇怪,雖說是久病難醫,可他不久前才替沈眠請過脈,明明那時候一切正常,怎麼現在就……

    他疑惑的一抬頭,對上了謝思年的視線。

    王懷義:“……”

    謝思年︰“這下你該信了吧,你再小多少太醫來都是一樣的。”

    楚遲硯閉了閉眼︰“滾吧。”

    -

    沈眠這一覺睡得很沉,醒來甚至不知道今夕是何夕。

    所以當他看到眼前的楚遲硯時,還以為是做夢,夢里可以為所欲為。

    他一巴掌拍在狗逼的臉上︰“狗男人!你真是我見過活兒最爛的一個了!”

    喲,手掌微微麻,夢里還這麼真實的嗎?

    他正打算把手收回來,就立馬被人握住了,楚遲硯面無表情︰“你還見過誰的活兒?”

    狗逼的手很燙人,語氣還是一如既往的欠揍。

    沈眠愣住了︰真、真的?

    那他剛才還……

    “對不起……”為了防止接下來某些不可挽回的局面,沈眠果斷道歉︰“我、我腦子不清醒,我不是故意的。”

    楚遲硯本來還想發火的,不知想到了什麼,又看到小皇帝一臉示弱的表情,態度也軟了下來︰“罷了,怕什麼,我又不吃了你。”

    沈眠心想,你是不吃我,但你要逼我吃你啊。

    他只是昏迷,不是失憶。

    除夕那天這狗逼興奮過了頭,非要上他,這下好了吧,上出毛

    病來了。

    他恨死這狗逼了!

    沈眠突如其來就生氣,都說了不想不想,楚遲硯什麼時候才會學會尊重他和問他的意見呢?

    “餓不餓?”楚遲硯問他。

    “餓。”早就餓了很久了。

    楚遲硯讓人端來了一碗燕窩粥,吹冷了慢慢喂。

    沈眠身上沒力氣,干脆就隨了他了。

    吃完了東西,楚遲硯也還不走,就坐在床邊看他,沈眠覺得這狗逼今天有些反常︰“你不去處理政事嗎?”

    楚遲硯︰“今天陪你。”

    沈眠︰“我有什麼好陪的?”

    ……好吧。

    反正浪費的又不是我的時間。

    兩人就這麼大眼瞪小眼,沈眠本來還打算看話本的,這狗逼在他邊上他連話本都看不進去了。

    沒一會兒,楚遲硯就脫了鞋襪和外衫。

    沈眠一驚︰“你……你這麼急?我今天真的不舒服,我肚子還有點痛,能不能……”

    “不做。”楚遲硯淡淡道︰“我就陪著你躺會兒,保證什麼都不做。”

    這話沈眠不太敢信,楚遲硯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小皇帝沒信,他也不解釋,上了床以後就將沈眠緊緊地抱在懷里了。

    小皇帝身上軟綿綿的,又香又柔。

    楚遲硯把他按在自己懷里,然後俯在他的頸側︰“好香。”

    沈眠︰“……”

    這狗逼今天是在干嘛?

    他懵比。

    楚遲硯︰“先前我與你做的約定還作數,以後你不想做的我不會逼你,你想做的我盡量答應,就一點,晚上我們必須睡在一起,而我不會對你做什麼。”

    當時沈眠以死相逼,楚遲硯姑且答應,但還不是反悔了。

    沈眠不太信他︰“我才不相信你,很早以前你也是這麼說的。”

    “這次是真的,”楚遲硯道︰“如果我不當真,完全不用舊事重提,往後的日子也不會威脅你強迫你,什麼能令你開心,我就去做什麼。”

    沈眠皺眉,遲疑道︰“為什麼啊?你、你是不是又想讓我玩什麼普雷吧?”像是真的擔心楚遲硯這麼說,沈眠立馬補充道︰“我告訴你啊,馬上那次絕無僅有!以後你要是再逼我,我就……唔!”

    楚遲硯直接低下頭堵住了。

    但這次的吻卻尤為輕柔,像是怕弄疼了他一樣。

    “說

    了不會逼你,以前是我不對,你不是和別人說我對你不好麼,從現在開始,我就對你好。”

    沈眠還是不信,這是誰啊,狗逼誒。

    你能讓一只狗學會貓叫嗎?

    沈眠由衷發問︰“你腦袋是不是被驢踢了?”

    楚遲硯︰“……”

    沈眠也覺得這樣說好像不是很好,算了,信就信吧,反正也沒什麼損失。

    “那你可要說到做到。”

    “嗯,自然。”

    沈眠︰“那我現在就有事。”

    楚遲硯︰“什麼?”

    “你馬上去書房看折子,不要打擾我看話本。”

    楚遲硯︰“……”

    沈眠也就是試試,要是楚遲硯不答應,頂多罵他一頓就算完。

    誰知楚遲硯不但沒發火,還真就答應了︰“那你好好休息,我晚上再來看你。”

    直到被窩都冷了,沈眠才反應過來,楚遲硯,那狗逼,他真的走了!

    哦耶!

    沈眠抱著被子開心的打了個滾!

    自由萬歲!

    -

    御書房。

    “沈眠生病那事兒,暫時不要告訴他。”

    本來就沒病,確實也不需要告訴。

    謝思年︰“我知道。”

    “還有一件事兒沒交代,近幾個月,你最好別發。情,沈眠那身子骨可經不起你折騰,要是再像上次那樣來上一次,干沒了一條人命,我可就救不回來了。”

    楚遲硯︰“不用你說。”

    謝思年︰死鴨子嘴硬。

    楚遲硯在書房里看了一下午折子,到了用晚膳的時間,才去朝陽宮。

    到的時候沈眠正在吃東西。

    他的面前擺的滿滿一桌子,吃的正歡。

    對于又沒等他,楚遲硯已經不生氣了︰“今天吃的什麼?”

    “吃的鴿子肉,只吃了一點點。”沈眠喝了兩口湯,擔心這狗逼又說他肉吃多了。

    楚遲硯自然明白他的心思,淡淡笑了笑︰“只要太醫說能吃,以後你想吃多少吃多少,想吃什麼吃什麼,我不會限制你。”

    沈眠︰“真的?”

    “嗯。”

    楚遲硯的腦袋真的被驢踢了?不正常啊。

    莫非是他覺得大過年的把自己干到昏厥實在是有些良心不安,所以在想方設法補救?

    嗯,一定是這樣。

    到了晚上睡覺時,沈眠一開始是很不願意和楚遲硯躺在一張床

    上的。

    但他想著楚遲硯今上午都遵守了約定,那他也不能食言,還是不情不願的爬上去挨著他。

    楚遲硯將小皇帝摟進懷里,他知道沈眠不願意,那表情活像是自己要面對沈眠豺狼虎豹似的,他道︰“怎麼,我有這麼可怕?”

    沈眠背對著他,身後是那狗逼寬厚溫暖的胸膛。

    “你不可怕難道是可愛嗎?”

    楚遲硯︰“……”

    算了算了,看在小皇帝生病的份上,他也不與他計較了。

    沈眠沒听到人說話還有些心虛,他這話是不是說重了?睡吧,狗逼是不是在憋著什麼陰招兒?

    他剛想說句什麼,楚遲硯就道︰“你腳怎麼這麼涼?”

    沈眠︰“我天生體寒啊。”

    身後的人起身,楚遲硯去將沈眠的腳握在手里。

    “你干嘛啊?”沈眠想縮回來,被人看腳什麼的,總覺得有點羞恥。

    “幫你暖暖。”楚遲硯驅動內力,一股熱氣就隨著沈眠的腳底擴散。

    好像不僅有暖腳的作用,還挺舒服的。

    小皇帝的腳瑩白如玉,賞心悅目,楚遲硯笑道︰“你不說我是變態了?”

    沈眠不太自然道︰“你現在不像。”

    話落,腳背上就傳來濕濕軟軟的觸感,楚遲硯抬眼︰“這樣像了麼?”

    沈眠︰“……”狗逼!

    -

    若說初一那天楚遲硯是心血來潮,但接下來好多天,沈眠就不這麼認為了。

    楚遲硯就像他自己說的那樣,除了挨著沈眠睡覺,有時候佔佔無關痛癢的小便宜以外,真的一點越界的都沒做過。

    沈眠覺得這幾天的日子好過的很,要是每天不喝藥的話,就更好了。

    可惡的謝思年!

    想想沈眠都覺得有點想吐。

    “小眠眠。”

    說曹操曹操就到。

    沈眠︰“你來干什麼啊,楚遲硯同意你來了?”

    謝思年觀察了一下他的氣色︰“怎能麼不同意?我想來他攔得住?!”

    沈眠︰“……”吹吧你就。

    謝思年︰“你最近感覺怎麼樣,身體好些了嗎?楚遲硯沒逼你做什麼吧,口味怎麼樣,睡眠足不足,想不想吐?”

    沈眠覺得謝思年不愧是神醫,每一句話都問到了點上。

    “口味很好,吃嘛嘛香,睡眠充足,嗯,想吐。”他道

    ︰“我覺得我已經好了,就不能不吃藥了嗎?你那藥又苦又難喝,就是因為喝了那東西我才想吐的。”

    謝思年︰“這樣啊——”他笑了笑︰“不行哦。”

    沈眠︰“……”

    “對了,有件事我要告訴你,你別害怕,雖然我也覺得很匪夷所思,但畢竟是你的,你有權利知道,留不留,看你。”

    沈眠雲里霧里︰“留什麼?我為什麼要怕?”

    謝思年收起那副吊兒郎當的架勢,正色道︰“你懷孕了。”

    沈眠︰“……”

    ???

    謝思年︰“雖然我沒告訴楚遲硯,不過他說了——”

    “他不需要骨肉。”

    “誰給他生的他都不要。”

    “生出來也全部掐死。”

    作者有話要說︰謝思年:我送你上路。

    今天發五十個紅包,沒錢了qwq

    謝思年︰“這樣啊——”他笑了笑︰“不行哦。”

    沈眠︰“……”

    “對了,有件事我要告訴你,你別害怕,雖然我也覺得很匪夷所思,但畢竟是你的,你有權利知道,留不留,看你。”

    沈眠雲里霧里︰“留什麼?我為什麼要怕?”

    謝思年收起那副吊兒郎當的架勢,正色道︰“你懷孕了。”

    沈眠︰“……”

    ???

    謝思年︰“雖然我沒告訴楚遲硯,不過他說了——”

    “他不需要骨肉。”

    “誰給他生的他都不要。”

    “生出來也全部掐死。”

    作者有話要說︰謝思年:我送你上路。

    今天發五十個紅包,沒錢了qwq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1、懷孕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1、懷孕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