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寵愛(小修)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42、寵愛(小修)

    楚遲硯下朝後就去御書房處理正事兒去了, 大年已過,羌吾族的人已在路上。

    但這幾日他都不怎麼能集中精力了。

    他一向冷情冷血,當皇帝只是為了不仰人鼻息, 順便享受那種殺伐決斷的快。感。

    不過小皇帝的病對他造成了困擾。

    原本帶沈眠回來也只是圖一個消遣,他總要有生理需求, 小皇帝又正好撞上他, 不管從哪方面看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但現在看起來又好像不是這麼回事兒。

    雖然沈眠平時惹他生氣的時候眾多, 但自己就是忍得住不殺他。

    連和陸準逃跑了這麼久,他也能算了。

    楚遲硯自己都沒能發覺, 不知不覺潛移默化中, 他對沈眠的縱容已經到達了一個難以想象的地步。

    不太妙。

    如果七八個月後小皇帝真的死了, 他會怎麼辦?

    楚遲硯不想去想,小皇帝還這麼年輕,不管是千年人參還是天山雪蓮, 他會都盡全力給沈眠吊命。

    正當時, 吳州走了進來︰“陛下。”

    “何事?”

    “朝陽宮來人說公子不吃東西不喝藥, 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里已經一上午了!”

    -

    楚遲硯趕到朝陽宮時, 果然見沈眠的寢宮外等了一群人,宮女太監, 端藥的, 端飯的, 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畢竟他們奉命照顧這位公子, 雖說沒有具體名分, 但這位不管怎麼說也是當今聖上唯一的一個後宮。

    楚遲硯看了眼緊閉的房門︰“怎麼回事?”

    伺候沈眠的貼身宮女上前道︰“回陛下, 奴婢也不知,自上午小侯爺走後,公子突然就把自己關在里面了, 不管說什麼都不吃不喝。”

    “小侯爺?”楚遲硯︰“謝思年來過?”

    “是。”

    楚遲硯不知道謝思年又跟小皇帝說了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但他交代過暫時不要告訴沈眠生病的事兒,饒是謝思年再混蛋,應該也不會如此。

    那是為什麼?

    “沈眠,開門。”

    沒聲兒。

    楚遲硯耐著性子又敲了幾下門︰“你在里面干什麼,把門打開。”

    “砰!”有杯子碎裂的聲音摔在門上,里頭有聲音傳出︰“你走開,我不想看到你!”

    楚遲硯皺了皺眉,不太

    清楚小皇帝的火氣是從哪兒來的。

    但他也不想等了,直接一腳就把門踹開。

    沈眠正蜷坐在床上,雙手抱膝,眼楮紅通通的還掛著淚珠,巨大的踹門聲響好像把他嚇了一跳,他抬頭看到了楚遲硯,然後眼淚花在眼眶里打著轉轉。

    楚遲硯冷冷的看著他,然後吩咐道︰“你們先下去,沒有我的命令不準靠近這里。”

    宮人們兩股戰戰,為沈眠捏了把汗︰“是。”

    等人都走完後,楚遲硯才朝著沈眠走去。

    到了面前,他有點不高興︰“你又在鬧什麼?”

    沈眠一看到他眼淚就止不住,癟著嘴巴,小聲地抽泣,還把臉轉到一邊去了。

    “你、你走開,我討厭、討厭看到你……嗚……我不想看到你。”

    小皇帝腮幫子鼓鼓的,只留了一側睫毛輕輕顫動。

    楚遲硯雲里霧里,去坐在他身邊︰“我怎麼了?為什麼突然不想看到我?”

    沈眠非常抗拒楚遲硯的靠近,在他坐下來的時候就忙移到最里側去了,還一直用腳踢那狗逼︰“走開,走開!不想看到你就是不想看到你,討厭你還需要理由嗎你這個狗逼!嗚嗚嗚嗚狗男人我恨死你了,都怪你,是你害我變成這樣的!”

    小皇帝鬧得太凶,沒一點解釋就一直在哭鬧,楚遲硯本想著他身體不好,不想嚇著他,但他的脾性一向如此,臉色立馬就陰寒起來︰“你再說一遍?”

    沈眠一愣,狗逼要發火的前兆他還是知道的,習慣性地害怕一下,然後很快反應過來,哭得更凶了︰“再說就再說!狗逼狗逼!我就是討厭你,是你害我變成怪物的,都怪你嗚嗚!”

    天知道當謝思年告訴他他懷孕的時候他心里有多麼的震驚,最開始還以為是姓謝的在整蠱,但謝思年一直在發誓,告訴他其實他這幾天喝的都是安胎藥,又說了一些他的癥狀時,沈眠這才相信。

    因為相信所以他崩潰了,自己是個男的啊,還是上的小皇帝的身,當初看書的時候標簽也沒有生子啊,小皇帝只是一個炮灰而已,怎麼一到他身上就變了?

    是誰說的男的可以懷孕的?

    有這個劇情嗎?連神醫都不知道原因真不是出bug了嗎?

    他就是一個怪物!

    沈眠都

    開始懷疑自己肚子里這個還是不是個人。

    被楚遲硯這狗逼上過幾次都揣上他的種了,揣了種就算了,狗逼他麼的還不要?!

    他絲毫不懷疑,那些話就是楚遲硯會說出來的。

    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狗逼!

    沈眠真的恨死他了。

    楚遲硯現在听得更加迷茫了,他一把將小皇帝扯過來,沈眠下意識護住肚子,隨後反應過來又拿開手,去推搡楚遲硯︰“你放開我!不要踫我!”

    沈眠再怎麼張牙舞爪都不是楚遲硯的對手,幾下就被按在身下︰“到底在鬧什麼?謝思年跟你說什麼了?你再亂動我就不客氣了!”

    沈眠想起謝思年告訴他楚遲硯並不知道他懷孕的事兒,但這狗逼都說了不會要孩子,有也會掐死,自己現在還沒生,他不會狠心到直接叫人把他的肚子剖開吧?

    “關你什麼事,我憑什麼要告訴你,我就不告訴你!你不客氣就不客氣吧,大不了打死我算了!”

    沈眠越想越生氣,越憤怒,越委屈。

    楚遲硯頓了一下,道︰“罷了,你不說我也知道。”

    沈眠︰“!!!”

    楚遲硯低下頭親了親他︰“不就是生了病麼,我會去找天下最好的藥,就是拉也要把你從鬼門關拉回來,不用怕,你不會這麼容易就死掉的。”

    沈眠︰“???”這狗逼在說什麼?

    “本來我讓謝思年先不要告訴你,但你既然已經知道了那也沒辦法,不過陛下不用太過擔心,如果真的救不活你……”

    就不活?救不活又能怎麼樣呢?

    楚遲硯突然沒說話了,他靜靜地看著沈眠,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眼神還是一如既往的鋒利,卻又多了些讓人看不懂的東西。

    ……溫柔?

    不不不,一定是假象。

    楚遲硯笑了笑,又去親了親沈眠的臉頰︰“抱歉啊陛下。”

    他覺得有點後悔,若是早些注意到沈眠的心情,現在會不會就完全不同。

    他不在意別人的生死。

    但小皇帝不是別人。

    沈眠這麼有趣,若是死了,著實有點可惜。

    “我只能讓你在剩下的幾個月活得開心,現在陸準走了,你出去也未必能比得上宮里,就待在我身邊,我向你保證,只要不出格,我什麼都依

    你。”

    “當然,前提是,你不要得寸進尺,我也不想你有事,你不要惹我生氣。”

    沈眠︰“……”

    為什麼狗比說什麼都像是在施舍?

    他約莫能猜出來謝思年是怎麼忽悠這狗逼的,只有編造一個自己生了重病的理由,才能一直借著養身體喝著安胎藥。

    但楚遲硯如果不是因為自己快死了,怕他以後找不到這麼合適的人想操就操,沈眠保證,他絕對不會如此。

    可肚子會一天天大起來,若是楚遲硯發現了自己騙他……

    騙他又怎麼樣,難道他一個人就能懷上孩子嗎?

    干脆打掉算了!

    可是……寶寶也沒錯啊。

    謝思年說過的,男子有孕本就違背天理,如果打掉孩子,自己也很有可能沒命。

    所以有很大幾率會一尸兩命。

    楚遲硯見沈眠沒有回答,用鼻子去蹭了蹭他︰“陛下覺得怎麼樣?我肯定是說到做到的。”

    沈眠不想覺得︰“我不覺得怎麼樣,你走開,我不要看到你!”

    楚遲硯︰“那可不行,今天上午你沒喝藥沒吃飯?”

    沈眠︰“關你什麼事啊?”

    楚遲硯起身︰“來人——”

    “陛下。”

    “把公子的藥和飯都端上來。”

    沒一會兒,桌子上就擺滿了。

    沈眠咽了一口唾沫。

    楚遲硯︰“先吃點東西,再把藥喝了吧。”

    沈眠確實餓,天大地大,吃飯最大,他過去坐下,一言不發的開始吃飯。

    一上午沒吃,早就餓死了。

    “慢點吃,沒人跟你搶。”

    沈眠瞪他。

    “這你也要管我嗎?”

    楚遲硯︰“我怕你噎死。”

    沈眠︰“……”

    “楚遲硯!”沈眠又想哭︰“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這狗比就該被雷劈!這樣的竟然也能成為主角?!

    謝思年說過小皇帝的性子會變得反復無常、神經敏感,倒真的沒說錯。

    楚遲硯的心微沉︰“要是再不吃好,我就要用我的方式喂了。”

    沈眠︰“……哼!”

    好慘!

    吃飯還要受威脅。

    吃了飯,接下來就是藥了。

    黑乎乎的,不用嘗就能聞見苦味兒。

    沈眠退縮了。

    只是一頓不喝而已,應該不會有事兒吧。

    “你出去,我要睡覺。”

    楚遲硯︰“你先把藥喝了。”

    “不喝。”沈眠往床上走。

    楚遲硯將藥碗端到他面前︰“喝了。”

    楚遲硯畢竟做出了承諾,沈眠有了底氣,反正可以作威作福一段時間,他要把這狗逼欠他的都還回來!

    “我不要。”

    楚遲硯沒再和沈眠多廢話,直接將那藥端起來喝了,然後捏著人的下巴,嘴對嘴渡了過去。

    沈眠︰“……”

    “咳咳咳……”他被嗆了點,腦子里首先想的竟然是他剛剛吃過飯呢,嘴巴里會不會有味道,他怒氣沖沖地看著楚遲硯︰“你還說不強迫我!”

    楚遲硯舔了舔唇︰“這個不算。”

    他笑了笑,果真不再打擾沈眠休息︰“乖,我先走了,你再去睡睡。”

    沈眠︰“……”

    -

    兩天後,沈眠見到了愁眉苦臉的謝思年。

    認識這人這麼久了,還是第一次見他有這麼狼狽的時候。

    “你怎麼啦?”

    謝思年扶著腰坐了下來︰“我們家老頭子打了我一頓。”

    鎮北侯可是出了名的愛兒子︰“侯爺舍得打你?”

    沈眠不信。

    說到這個,謝思年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舍不得。”謝思年︰“他讓我娶妻我不娶,楚遲硯非得胡亂編排我,在我爹面前煽風點火,恩威並施,就想讓我挨一頓好的。”

    挨打就算了,還要馬不停蹄的接旨進宮給沈眠請脈?

    楚遲硯真是有夠不要臉的,果然老婆有孩子了也必須瞞著他。

    “你是不是跟他鬧了?”

    沈眠點了點頭︰“嗯,怎麼啦,我太生氣了!”

    謝思年︰“那他不知道你懷孕的事兒吧。”

    “不知道,他以為我得了重病。”

    “嗨呀,妙啊,”謝思年來了勁︰“小眠眠,你可千萬不能說,也別擔心,他不要,我要。”

    沈眠︰“……”

    “你果然有病。”

    謝思年笑了笑︰“不僅有病還變態。”

    “不過你平時要多加小心,畢竟我也沒見過男子能懷孕的,或許是你體質特殊,若是我師父在倒可以問問,不過他都走了十多年了,是否活著都還未知,我會盡力的,你別怕。”

    沈眠心里有些煩悶,說不怕也是假的,走一步看一步吧。

    —

    楚遲硯這兩天

    對沈眠不錯。

    有求必應。

    沈眠坐在床上沉思︰他可不能被這點小恩小惠蒙騙。

    狗比就是狗比。

    “怎麼不躺下?”楚遲硯去沐浴回來,首先上前摸了摸小皇帝的腳丫,有些冰,便用內力給他捂熱︰“這樣容易著涼,以後不要這樣了。”

    沈眠就想跟他抬杠,以前他是不敢的,但現在敢了︰“你管我。”

    楚遲硯笑了笑,沒有暴戾的冷血,他這樣笑起來非常迷人︰“我不管你誰管你,陛下要是著涼了,我可會心疼壞了。”

    這廝說情話真是張嘴就來,渣男!

    自己才不會受他蠱惑!

    “我才不信。”

    楚遲硯上前親了他一口︰“我信。”

    沈眠擦了擦嘴巴,非常嫌棄的看著狗逼︰“你不要隨便亂親我!”

    楚遲硯嘆了口氣︰“眠眠,你不能對我這麼殘忍。”

    “要是能干。你,我就用不著靠親你來解饞了,怎麼,剩這點兒樂趣你也要給我剝奪?”

    沈眠︰“……”

    楚遲硯借著他愣神的功夫纏著沈眠深吻了一會兒,把人嘴巴都嘬紅了,才低聲道︰“逗你的。”

    沈眠︰“……”狗逼受死!

    “今天謝思年進宮說什麼了沒?”

    沈眠︰“你不是都知道嗎?”

    “他不會說實話,”楚遲硯︰“所以我來問你。”

    沈眠︰“……”不相信我就直說。

    “他說我命不久矣。”

    楚遲硯︰“……”

    沈眠不敢讓其他人知道他懷孕的事兒,怕別人覺得他是怪物,有時候做了噩夢,也是夢到楚遲硯命人拿刀劃開他的肚子。

    睡到半夜,他又被噩夢嚇醒了。

    腰間有手死死地箍住他,掙了掙沒掙開。

    他將腿往後一蹬,楚遲硯醒了︰“怎麼了?做噩夢了?”

    沈眠想起了自己的夢,有點抑郁了,說出的話都帶了哭腔︰“都是你的錯,你、你害我變成怪物了……”

    楚遲硯將他摟進懷里拍了拍,哄道︰“什麼怪不怪物的,你多半是個妖怪,還是個狐狸精,專吸我精,氣的。”

    沈眠︰“……”

    過了一會兒。

    “我要吃火鍋。”

    楚遲硯︰“什麼?”

    沈眠︰“我說我要吃火鍋!”

    楚遲硯不知道什麼叫火鍋,有時候小皇帝

    嘴里老是會冒出一些他听不懂的詞。

    而且最近沈眠越來越折騰人了,大半夜看唱歌跳舞、睡不著在花園里走上一夜、有時候早上他剛下朝趕回來就看小皇帝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細數他的幾大罪行。

    楚遲硯一一忍了,這些都是正常的現象。

    若不是沈眠這麼哭訴,他甚至還不知道原來小皇帝一直這麼委屈的。

    如果能讓沈眠把心里所有的不快都說出來,往後是不是會漸漸好轉呢?

    雖然他好幾次都憋得牙癢癢,但已經答應了小皇帝,就隨他作作吧。

    “火鍋是什麼?”

    沈眠︰“火鍋你都不知道,你怎麼這麼沒用啊?!”

    楚遲硯看了沈眠一會兒,而後呼出一口氣︰“都大半夜,太晚了,明天我讓人給你做。”

    沈眠不答應,剛剛做了一個噩夢,夢里的楚遲硯可討厭了,他現在就要可勁兒的欺壓他,就是想作︰“我不要,我就要現在吃。”

    他又冒起眼淚花︰“你不給我吃就算了,我不睡了,是你說什麼都答應我的,說話不算話,又做不到……”

    楚遲硯看小皇帝又要哭,真是怕沈眠把眼楮給哭瞎了,即便是水做的也不是這個哭法︰“不準哭。”

    沈眠一下都沒收住︰“你……”

    楚遲硯捧著人的臉親了親,嘆了口氣,臉色不太好︰“乖,我去讓人給你做,不過可能御廚也不太知道是個什麼樣的,你給我說一說。”

    沈眠哼了一聲,把他推開,然後大概說了一下火鍋的樣式和吃法。

    楚遲硯給他蓋好被子︰“做好了叫你,你先躺會兒。”

    等人走後,沈眠的心里好受了些,反正是楚遲硯先欺負他的,可不能怪他。

    吳州見楚遲硯又出來了,上前道︰“陛下。”

    楚遲硯捏了捏眉心,有些疲憊︰“去把御膳房的人叫醒。”

    “是。”

    楚遲硯一臉陰沉的來到御膳房,膳房里所有的廚子都在。

    “今日做火鍋。”

    好不容易和幾個大廚討論好火鍋的做法,天已經蒙蒙亮了,楚遲硯回到房間,想著小皇帝興許已經餓壞了。

    可他沒想到,等他到的時候,沈眠早就夢周公去了。

    他一時也哭笑不得,明白小皇帝在故意捉弄他。

    他在沈眠的臉上揪了一下,淡淡道︰“真是慣的你。”

    作者有話要說︰第三次逃跑也不是字面意思的逃跑,不過還是有火葬場哈哈哈

    昨天感冒,今天才頭痛……

    你們的營養液還有嗎,給我喂幾瓶喝喝哈哈哈

    作者有話要說︰第三次逃跑也不是字面意思的逃跑,不過還是有火葬場哈哈哈

    昨天感冒,今天才頭痛……

    你們的營養液還有嗎,給我喂幾瓶喝喝哈哈哈

    作者有話要說︰第三次逃跑也不是字面意思的逃跑,不過還是有火葬場哈哈哈

    昨天感冒,今天才頭痛……

    你們的營養液還有嗎,給我喂幾瓶喝喝哈哈哈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2、寵愛(小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2、寵愛(小修)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