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3、出宮-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43、出宮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43、出宮

    楚遲硯要處理政事, 每天都很忙,有時候忙起來幾乎一整天都待在御書房。

    晚上回朝陽宮小皇帝又睡得早,沒他挨著睡得香極了, 他心里不平衡。

    一方面心疼沈眠,另一方面又還是想和小皇帝一直待在一起。

    所以找了個機會告訴他,讓他去御書房伺候。

    說起這事兒的時候沈眠正在喝大補湯, 小嘴一圈全是油油的,他不可思議︰“你說什麼?”

    楚遲硯絲毫不嫌棄, 湊過去舔了舔, 理所當然的沒良心道︰“我讓你去御書房。”

    沈眠真是沒想到這狗逼如此的狠心,明明前幾天還說順從他慣著他,熬了幾天果然就露出真面目了。

    他生氣︰“可是我都生病了,你竟然要我拖著一個殘缺病體去伺候你?”

    楚遲硯︰“什麼殘缺病體,你不要這麼覺得。”

    “不是讓你去伺候,你就在那里陪著我,什麼都不用做。”

    沈眠︰“我不想去, 就待在這里挺好的。”

    楚遲硯實在想和沈眠待在一起︰“你必須去。”

    “你不能逼迫我!是你說的!”

    “我沒有逼你,”楚遲硯笑笑, 看起來陰測測的︰“我在求你, 求你必須去。”

    沈眠︰“……”

    此時他正端著一盅燕窩,一臉幽怨的盯著御書房的門口。

    狗逼楚遲硯,要是敢對他做什麼的話, 我就把這盅燕窩蓋他頭上!

    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心想︰寶寶的性格不會和楚遲硯一樣狗吧……

    打開門,楚遲硯像是等了他很久了︰“來了?”

    沈眠一言不發,走過去坐下︰“你說過不會讓我干什麼的。”

    “當然。”楚遲硯看了眼他手里的燕窩盅︰“給我帶的?”

    沈眠護食︰“這是我給自己帶的。”

    謝思年說了他要好好補營養,身體都被狗逼給弄虧空了。

    楚遲硯也只是逗逗他︰“書架上有書, 無聊可以自己找來看。”

    沈眠︰“我自己帶了話本。”

    要他看那些咬文嚼字的古籍,不睡著才怪了。

    楚遲硯也真不管他,倆人就這麼各做各的。

    沈眠邊吃燕窩邊看話本,倒也不是多無聊,就是覺得腰有些酸脹。

    他反手捶了捶,楚遲硯

    朝他招手︰“過來。”

    “干嘛?”

    楚遲硯把他抱到懷里,給他揉了揉︰“腰痛?”

    “嗯。”間歇性的痛,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懷孕了的緣故。

    楚遲硯發現小皇帝是真的重了點,臉上也多了些肉,氣色紅潤,怎麼看都不像是得了絕癥的。

    不過除了王太醫,他也找過好幾個太醫給沈眠把脈,得出的結論都差不多。

    原因不知幾何,要麼就是真得了病,要麼就是謝思年在騙他。

    有可能……沈眠也在騙他。

    暫時不想去追究原因,反正總有瞞不住的時候。

    “明天休沐,我帶你出宮如何?”

    “出宮?”沈眠很意外︰“真的嗎?”

    他以為自從上次逃跑,楚遲硯已經有了將他關在宮里一輩子的想法了呢。

    “嗯,帶你去逛逛散散心。”

    自從楚雲昭走後,沈眠在宮里沒有能說得上話的人,生了病整個人都倦怠了很多,在太師椅里能窩上一天,除了吃就是睡,又不喜歡說話,喜歡鬧脾氣倒是真的。

    反正沒事,出去還能讓沈眠記記他的恩情。

    沈眠很高興,但忍著不外露︰“好吧。”

    楚遲硯就稀罕他這小模樣︰“那你給我親親。”

    沈眠︰“……”果然天底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可是……在崽面前親親會不會有什麼不良影響?

    還沒等他想清楚,楚遲硯就覆了上來,沈眠剛想伸手攔,一股強烈的惡心干就涌上心頭︰“嘔——”

    楚遲硯︰“……”

    -

    翌日,沈眠早早的就收拾好了。

    馬車了鋪了厚厚的一層毯子,湯婆子都有好幾個。

    楚遲硯和他一起坐的馬車,摸了摸他的手︰“這回就一定要跟在我身邊了,別又像上次一樣。”

    說到上次,沈眠的臉就沉了下來,把手都抽走了。

    楚遲硯能猜到他在想什麼,但該交代的還是要交代︰“只要不觸及我的底線,一切都好說話。”

    沈眠不想搭理他,本來好好的心情,都被這狗逼給破壞掉一半了。

    楚遲硯先帶沈眠去看了衣服。

    是以前他們來過的那家。

    沈眠依舊帶著面紗,掌櫃的把他們認出來了,親自帶著他們去最里間。

    依舊是楚遲硯幫沈眠量尺寸。

    “看

    你來的這些日子長高了沒有。”

    男的應該二十歲以前都能長吧,沈眠倒希望他能長高一點。

    “怎麼樣,高了嗎?”

    楚遲硯︰“差不多,好像沒長。”

    沈眠︰“……”

    楚遲硯量得差不多了,不經意間就瞥到了沈眠的肚子。

    他伸過手去,沈眠眼疾手快,躲了一下,有些緊張︰“你、你干什麼啊?”

    楚遲硯︰“陛下最近真的沒發現自己長胖了?”他把沈眠的手拿開,然後用皮尺量了量︰“肚子長了點肉,比上次多了這麼多。”

    “上次是多少你能記住?”

    “我怎麼記不住,”楚遲硯勾了勾唇角︰“你的什麼我都能記住。”

    沈眠︰“比如呢?”

    “比如……”他拖長了聲音,帶了點不懷好意的笑︰“陛下雙足的尺寸、你(i)上的那顆小痣的位置、小陛下的長……”

    “好了好了!”沈眠就不該考他,反而自己鬧了個大紅臉︰“我不要听了。”

    楚遲硯拿下他的手,安慰他︰“胖點好,胖了抱起來舒服。”

    做了衣服以後他們就上街逛了。

    王城繁榮,街上的人很多。

    沈眠被楚遲硯牽著,左看右看,看什麼都喜歡。

    買買買!

    楚遲硯一般不會說話,沈眠只要喜歡,他都給買。

    “賣冰糖葫蘆,冰糖葫蘆勒!”

    一串串色澤紅亮又飽滿的冰糖葫蘆好像發著光似的,沈眠咽了咽口水,扯了扯楚遲硯的手︰“我想吃那個。”

    楚遲硯看了眼,道了句︰“小孩兒玩意兒。”

    然後就牽著人過去買了。

    再好吃也不能多吃,楚遲硯原本只想買一串,但小皇帝就是纏著他,好說歹說買了兩串。

    沈眠給自己的貪吃找好了理由,一個人的時候才吃一串,但他現在是兩個人。

    他剛想下口,又記得謝思年好像告訴過他少吃山楂。

    算了,換了一個隻果芯的。

    他吃一串,楚遲硯幫他拿了一串。

    沈眠接連吃了兩口,甜甜的糖漿過後就是酸甜酸甜的隻果,太好吃了。

    “有這麼好吃?”小皇帝開心的都把眼楮眯起來了。

    “嗯嗯。”

    楚遲硯︰“我嘗嘗。”

    沈眠不怎麼願意,但畢竟是狗逼付的錢,還是遞了過去︰“

    諾。”

    楚遲硯別開,直接掐著沈眠的下巴吻了上去。

    沈眠︰“……”

    嘗的是這個?

    大街上人多,好在楚遲硯只是親了一下就放開了,饒是如此,沈眠還是鬧了個大紅臉︰“你害不害臊啊,你在這樣,我、我可就生氣了!”

    楚遲硯︰“我只是嘗味道,不好吃,酸的。”

    沈眠︰“你當然覺得不好吃了,這是年輕人吃的,你太老了。”

    這已經不知道是小皇帝第幾次嫌他老了。

    原本他還不怎麼在意,但時間長了,又不這麼覺得了。

    “再老也能把你干哭,”楚遲硯問他︰“陛下要不要試試?”

    沈眠︰“……”

    KO!

    本來想挖苦狗逼的,沒想到自己反倒繞進去了,沈眠一個人生著悶氣,走著走著,突然,耳邊一陣強風拂過,伴隨著慘叫聲響起,沈眠被護在了身後。

    那根冰糖葫蘆插在那人的胸口,周圍人尖叫著跑開,漸漸的,沈眠發現他們被包圍了。

    一群黑衣人來勢洶洶,手里都拿著彎刀。

    操,不會是要殺老狗逼的刺客吧。

    要殺狗逼就殺狗逼,千萬別連累了無辜配角啊。

    反正楚遲硯武功高強,沈眠想把手拿開,但就是抽不動。

    這狗逼自信過了頭,每次出門都不帶保鏢。

    這下好了吧!

    楚遲硯倒很淡定︰“誰的走狗?”

    領頭那人沒說話,喝了一聲︰“上!”

    十幾人一齊蜂擁而上,楚遲硯一手拉著沈眠,一手對戰。

    沈眠害怕受傷,刀劍無眼,他也害怕楚遲硯扯他的動作太激烈了傷到寶寶。

    那群刺客也不知打哪兒來的,許是狗逼不知道什麼時候的仇家。

    他只能小心地護著自己的肚子,隨著楚遲硯的動作躲避。

    但人多了楚遲硯又要兼顧沈眠,難免就有些吃力,在一個轉身時,他們的手終于分開了。

    楚遲硯一凜,快速殺了幾人,偏過頭,小皇帝又不見了。

    -

    沈眠都不知道自己被誰劫持了。

    他只感覺腦袋暈暈,一顛一顛的,好在這位兄台是背著他,不是扛。

    等那人把他放下,安安靜靜退了下去,沈眠揉揉自己的肚子,沒感覺有什麼不舒服。

    還好。

    好個屁!

    沈眠立馬就怕起

    來,這地方瞧著是一處小巷,為什麼這些人要把他單獨帶到這里,難不成是想綁架他威脅狗逼?

    那可真是想錯了。

    上一次有人將他作為籌碼,已經被楚遲硯爆頭了。

    不過要是綁架,為什麼連根繩子都沒捆?

    他有些疑惑又有點恐懼,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去找楚遲硯吧又擔心狗逼還沒打完。

    正當他在糾結的時候,突然就被人從身後抱住了。

    “又見面了。”

    沈眠听著聲音覺得有些熟悉,但一時半會兒又想不起來是誰。

    他有些僵,不敢輕舉妄動︰“你、你誰啊?”

    那人笑了一聲,把沈眠轉了過去︰“這麼快就不認識我了?”

    沈眠只看了一眼,那張長得就跟混血一樣的臉喚起了他的記憶。

    成渡?

    他怎麼在這里?

    沈眠愣了愣,道︰“你不是還有三天才會到達王城嗎?”

    成渡替沈眠理了理碎發︰“這不是想見你嗎,我就先來了。”

    身為領頭的王子,竟然拋下自己的隊伍,只是為了……

    沈眠無話可說。

    成渡像是毫不在意般,那雙眼楮鋒利逼人︰“他們怎麼能和你比,我從回去就開始想你,最近怎麼樣?好像長胖了點,看來楚遲硯對你不錯。”

    沈眠不知道該說什麼,楚遲硯和成渡之間的恩怨和他沒關系,他和成渡也沒關系。

    何況就成渡在書里對小皇帝做的事兒都夠他膈應的了︰“你把我帶到這里來做什麼,那群刺客是你的人嗎?”

    小皇帝的態度這麼冷淡,成渡有些不高興。

    他和楚遲硯本就差不多,沒被誰忤逆過,被他看上都要感恩戴德,他回去惦記了沈眠這麼久,但人家反倒一點都不在意。

    “那些是我的人。”成渡斂了些笑意︰“你還沒消氣?”

    “消氣?”沈眠回想了一下,哦對,在宮里那時候他想起了書里成渡這個人物,當場就黑了臉。

    沈眠果然有點生氣,這男的也不是個好東西︰“那又怎麼樣?”

    成渡︰“上一次你知道我的名字後就突然生氣了,為什麼?”

    沈眠皺眉︰“我生氣就生氣,生你的氣難道還需要理由嗎?”

    “還是一樣的不講道理,”成渡把他拉近︰“把你帶到這里就是

    為了看你一眼,你這麼凶,難道都不想看到我?”

    沈眠覺得他這話問的莫名其妙︰“我為什麼想看到你,我們又沒關系。”

    “怎樣才算有關系?”成渡偏頭,笑得惡劣︰“把你上一次?”

    沈眠瞪他︰“你敢?!”

    “我有什麼不敢的。”成渡笑了笑︰“要是楚遲硯今天就能死,我肯定馬上就上了你,我要把你搶去做我的王妃。”

    沈眠掙脫不開,邊掙邊罵︰“神經病啊你,誰要做你的王妃?!”

    “想做的人多了去了,在羌吾排著隊的,不過我覺得那群都是些庸脂俗粉,都沒你好。”

    不愧是書里上了小皇帝的渣攻,說話都是一股子渣味兒。

    沈眠真不想搭理他,也不知道楚遲硯那打贏了沒有。

    成渡︰“我向你保證,我肯定比楚遲硯要好,方方面面,就是床笫之事,我的也比他大,肯定能讓你更舒服,陛下,你真的不考慮考慮?”

    沈眠︰“……”

    “你……”

    “啵。”成渡突然低下頭在沈眠的臉上吻了一下,隨即道︰“楚遲硯好像過來了,我要先走了,不過別擔心,我們很快會再次相見的。”

    說完,在沈眠震驚的眼神里,他施展著輕功飛走了。

    果然沒一會兒,楚遲硯就找了過來。

    身後跟著吳州一群人。

    沈眠不知道怎麼解釋,要說遇到成渡,他有種強烈的直覺,楚遲硯會非常生氣。

    于是他沒說話,呆呆的在原地站著。

    楚遲硯臉色陰沉,幾步跨過來,那架勢沈眠都以為他快挨打了,可事實是楚遲硯只是將他抱進懷里,緊緊抱著,力氣大的勒的沈眠有些喘不過氣。

    “有沒有受傷?”楚遲硯問。

    沈眠︰“沒有。”

    原來只是想關心他嗎?

    確定了小皇帝沒事,楚遲硯才把他松開︰“剛才為什麼跑了,你不相信我?”

    沈眠當然不能說他是被人擄走的,要是被人擄走,為什麼會毫發無傷?

    “我害怕……我怕那些人把我殺了……”

    楚遲硯︰“那你怕不怕我殺了你?”

    沈眠︰“……”

    楚遲硯︰“我說過什麼話?”

    沈眠︰“我真的只是害怕,沒想過逃跑……”

    啊啊啊啊,為什麼這狗比說話呀這

    麼欠揍,誰讓他上街不讓保鏢跟著的!!

    楚遲硯沉默了半晌,突然問︰“你剛才遇到誰了?”

    ?

    “你在這里,踫到誰了?”

    沈眠︰“我誰都沒踫到,我一個人跑到這里來的。”

    “是麼?”楚遲硯冷冷的看著他,從他發現沈眠不在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在暴怒的邊緣了。

    不管什麼時候,只要是發現小皇帝不在,他就不能安定下來。

    沈眠在楚遲硯的死亡凝視中點了點頭。

    吳洲怕陛下又做出什麼不能挽回的事,忙上前道︰“陛下,天色已晚,還是早些回宮吧。”

    沈眠也道︰“對、對啊,我有點餓了……”

    楚遲硯將他打橫抱起來,沈眠乖乖的用手勾住楚遲硯的脖子。

    正當他以為這事兒算是有個圓滿結局時,突然就听狗比沒什麼情緒的說︰“你身上有別人的味道。”

    作者有話要說︰你身上有他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得罪∼

    鑒于大家說上一章沈眠有些像女孩子,唉,寫的急了就有些考慮不到,我會酌情修改一下的哈,大劇情不會變的麼麼噠愛你們

    楚遲硯沉默了半晌,突然問︰“你剛才遇到誰了?”

    ?

    “你在這里,踫到誰了?”

    沈眠︰“我誰都沒踫到,我一個人跑到這里來的。”

    “是麼?”楚遲硯冷冷的看著他,從他發現沈眠不在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在暴怒的邊緣了。

    不管什麼時候,只要是發現小皇帝不在,他就不能安定下來。

    沈眠在楚遲硯的死亡凝視中點了點頭。

    吳洲怕陛下又做出什麼不能挽回的事,忙上前道︰“陛下,天色已晚,還是早些回宮吧。”

    沈眠也道︰“對、對啊,我有點餓了……”

    楚遲硯將他打橫抱起來,沈眠乖乖的用手勾住楚遲硯的脖子。

    正當他以為這事兒算是有個圓滿結局時,突然就听狗比沒什麼情緒的說︰“你身上有別人的味道。”

    作者有話要說︰你身上有他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得罪∼

    鑒于大家說上一章沈眠有些像女孩子,唉,寫的急了就有些考慮不到,我會酌情修改一下的哈,大劇情不會變的麼麼噠愛你們

    楚遲硯沉默了半晌,突然問︰“你剛才遇到誰了?”

    ?

    “你在這里,踫到誰了?”

    沈眠︰“我誰都沒踫到,我一個人跑到這里來的。”

    “是麼?”楚遲硯冷冷的看著他,從他發現沈眠不在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在暴怒的邊緣了。

    不管什麼時候,只要是發現小皇帝不在,他就不能安定下來。

    沈眠在楚遲硯的死亡凝視中點了點頭。

    吳洲怕陛下又做出什麼不能挽回的事,忙上前道︰“陛下,天色已晚,還是早些回宮吧。”

    沈眠也道︰“對、對啊,我有點餓了……”

    楚遲硯將他打橫抱起來,沈眠乖乖的用手勾住楚遲硯的脖子。

    正當他以為這事兒算是有個圓滿結局時,突然就听狗比沒什麼情緒的說︰“你身上有別人的味道。”

    作者有話要說︰你身上有他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得罪∼

    鑒于大家說上一章沈眠有些像女孩子,唉,寫的急了就有些考慮不到,我會酌情修改一下的哈,大劇情不會變的麼麼噠愛你們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3、出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3、出宮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