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4、氣味-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44、氣味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44、氣味

    回宮以後沈眠還以為會被楚遲硯追問遇到的人是誰, 但神奇的是狗逼竟然什麼都沒問,找太醫給他看了看身體就去了書房。

    既然他沒問沈眠也懶得說,顛簸了一天有些疲倦, 就上床休息了。

    晚上的時候,宮人呈上一封信。

    “公子,這是九殿下給您的信。”

    “昭昭?”

    自打楚雲昭走後, 沈眠還是第一次收到他的信。

    開篇第一句——

    給我最最最喜歡的眠眠︰

    這熟悉的語氣讓沈眠有些懷念,楚雲昭的字很圓潤, 跟他的人一樣。

    活潑又可愛。

    信的前半部分大多都是在道歉, 說他不該一聲不吭就偷偷跑掉之類的,希望能得到原諒。

    “其實這里真的好辛苦的,吃的東西都不好,天氣很冷,被子也薄,我在去上茅廁的時候被師父發現了,本來我以為師父會生氣罵我, 但是他沒有,果然我的師父是天下第一溫柔的師父!”

    陸準想必是收到了楚遲硯的命令, 特意去找楚雲昭的。

    就陸準那個性子, 想必也不會罵他。

    “師父好好啊,我說我怕冷他都把被子給我了,不過我還是喜歡和師父一起睡啦, 很暖和的。”

    他的後半段幾乎都在夸陸準怎樣怎樣好, 言語中全是依賴和信任。

    沈眠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楚雲昭喜歡陸準,或許他現在年紀小可以認為那是崇拜,但隨著年歲增長, 他們很快就會發現那就是愛慕。

    陸準呢?陸準喜歡楚雲昭嗎?

    反正小皇帝和陸準已經不會有結果了,楚遲硯又不會放了自己,在遙遠的邊塞,有楚雲昭陪著他似乎也不錯。

    只是蒙在鼓里的只有楚雲昭一個。

    他心里還是有那麼一點點不舍的,這樣想或許很自私,陸準一直守在他身邊,他佔了小皇帝本該擁有的溫柔,當有一天這個溫柔突然間沒有了,難免會覺得悵然若失。

    他慢慢把信看完,然後將它收到一個盒子里。

    能送到他手里的,想必楚遲硯比他還要早看到,就用不著燒了。

    冬日里天黑得快,外面烏漆麻黑的,楚遲硯也沒過來。

    沈眠覺得他應該是有點生氣的。

    但他這次卻沒像以

    前那樣大發雷霆,只是悶悶的自己去書房待著,怎麼看都有點生悶氣冷戰的感覺。

    這廝真的轉性了。

    許是顧慮著自己快死了。

    他想起今天楚遲硯看到他的時候,那表情明明就是要發火的前兆,但他也只是抱了抱他,問他有沒有受傷。

    狗逼做了一次人,他還不習慣了。

    -

    吳州看到沈眠的時候還有些吃驚。

    畢竟小皇帝可不主動來。

    不過他也高興,陛下生了大半天的悶氣,好幾個大臣去議事都被罵的狗血淋頭腦袋顫顫,生怕一個不注意頭就被分家了。

    這下好了,沈眠一來,應該事情就不大了。

    “公子。”

    沈眠點點頭︰“我來給陛下送點吃的。”

    吳州笑道︰“陛下一定會很高興的。”

    沈眠心想︰我管你高不高興,要不是擔心狗逼氣不過做出什麼有辱斯文的事,他才不來呢。

    “嗯。”

    吳州先進去稟告,沈眠在外面等了一會兒,就見吳州臉色不佳的出來。

    “怎麼了?”

    吳州有些為難道︰“陛下說……讓您在外面站會兒。”

    沈眠︰“……”這麼冷的天???

    “那我先回去了。”鬼才站!

    吳州又道︰“陛下說,如果您要回去,要想清楚後果。”

    沈眠︰“……”他就是到這狗逼沒那麼容易就放過他!

    沒辦法,只有在外面等著。

    風夾雜著雪,沈眠沒一會兒就覺得手腳僵硬了。

    早知道就再穿厚一點了,他怕凍著寶寶。

    崽啊,你可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有一個狗逼的爹!

    手上的托盤漸漸端不住,就在這時,吳州又出來了,道︰“公子,陛下讓您進去。”

    沈眠忍住眼里的淚水,拖著僵硬的腳進去。

    楚遲硯抬頭看了他一眼,冷冷道︰“你來干什麼?”

    沈眠端著東西,哽咽道︰“來罰站。”

    楚遲硯能听出濃濃的怨氣,小皇帝凍得嘴唇的發白了,他朝他招手︰“過來。”

    沈眠走了過去,把已經冷掉的湯放在桌上,賭氣的︰“我走了。”

    楚遲硯︰“站住。”

    媽的!

    說好的不強迫不威脅不懲罰呢?!

    楚遲硯把人拉在懷里,差點兒凍得他一哆嗦,小皇帝身體弱,他也是氣昏

    了,忙用內力幫沈眠暖和。

    沈眠不想接受他的好意,但自從懷了孕以後,他都盡量避免劇烈的動作了,但即便如此,他還是不服氣︰“不用你假惺惺。”

    楚遲硯現在抱著人,倒也沒什麼氣了︰“誰讓你先不說實話?”

    沈眠︰“那你也說話不算話,反正我都要死了,你都不對我好一點,要是這樣,你不如早些放我出宮,眼不見心不煩。”

    楚遲硯動作一頓,臉色立馬沉下來︰“不準說這樣的話,你不會死,我保證。”

    沈眠忍不住懟他︰“你以為你是菩薩嗎,還能決定生死?”

    楚遲硯︰“至少你的我可以。”

    沈眠︰“……”

    “收到老九的信了?”

    沈眠身上慢慢暖和︰“收到了。”

    楚遲硯有些不屑的笑了︰“我倒是不知道他這麼喜歡陸準,不如你說說陸準有什麼好,讓你們都那麼喜歡他,嗯?”

    不是吧,連楚雲昭喜歡陸準這狗逼也要怪罪在自己身上?

    太沒天理了吧。

    沈眠選擇沉默,反正說什麼都是錯。

    楚遲硯也沒說什麼,拿了一個玉佩給他。

    “拿著。”

    沈眠接過,滿臉疑惑︰“這是什麼?”

    “不是什麼值錢玩意兒,想著我將你帶回大周的這些日子還沒能賞你點兒什麼,就先拿著這個吧。”

    雖然楚遲硯說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不過沈眠看這塊玉通體清透,色澤極佳,上面還印著一個‘楚’字,怎麼看都值很多錢。

    算了,有好處不拿那就是傻子。

    “哦。”

    給了玉佩,楚遲硯又給了他另外一樣東西。

    鳳印。

    沈眠︰“這是……”

    楚遲硯︰“皇後用的,現在給你。”

    ????

    大周雖然好男風,不過男寵始終是個上不了台面的,楚遲硯竟然要自己做他的皇後??

    不,沈眠堅決不接這個爛攤子。

    “我不要,我不適合這些。”

    “那你適合什麼,後宮現在並沒有其他的合適人選,你不要誰要。”

    沈眠心想,那你就等有了合適的人選再給啊,不過他沒說,這鳳印該是金子做的,說不定還可以賣錢。

    不經意間,他瞥到了桌上的畫像。

    是張美人圖,畫上的女子非常的美麗,真的

    是像仙女下凡一般,眉目皆有情,沈眠覺得非常好看。

    “這是誰啊?”

    楚遲硯︰“成渡的妹妹。”

    “成嫣?”

    “嗯。”

    難怪,成嫣可是書里說的天下第一美人。

    果然美艷得不可方物。

    楚遲硯會對她一見鐘情。

    然後不可救藥的愛上她。

    -

    今日是羌吾族到王城的日子。

    沈眠接了鳳印,所以要和楚遲硯一起去殿上接見。

    他第一次去楚遲硯上朝的地方,還有些緊張。

    他坐在狗逼右下一點點的位置,听著太監宣報,沒一會兒,成渡帶著成嫣和一些羌吾族的大臣便走了上來。

    他們穿著自己國家的服飾,行的禮也是羌吾族的。

    “參見大周皇帝。”

    成渡還是老樣子,沈眠前幾天才見過他,此時並不太相見。

    成嫣穿著一襲淺紫色的紗裙,圍著紗巾,異族風格大膽,她的腰間圍著一圈小小的鈴鐺,稍微一動便釘釘作響。

    裸露出的手臂和小腿膚如凝脂,周身都帶著一陣奇異的香味,在她一進殿的時候沈眠就聞到了。

    大殿上有老臣在批傷風敗俗不知廉恥,但其他稍年輕一點的官員,卻看得如痴如醉,被這個人間尤物勾去了魂魄。

    沈眠也覺得成嫣挺美的,不愧是書里的第一美人。

    而且最關鍵的是,她的眼楮竟然是紫色的!

    神秘又危險。

    他偷偷去看楚遲硯,沒想到楚遲硯卻看著他。

    面無表情。

    ???

    看他干嘛,那才是你將來的老婆誒。

    楚遲硯轉過去︰“平身。”

    成渡直起身,道︰“我父王為了兩國友好,為表誠意,特意讓我將妹妹帶來獻于陛下,嫣兒極擅歌舞,望能為陛下排解寂寞。”

    成嫣施施然上前,盡管只走了幾步路卻也看的人心神蕩漾,她俯首,聲音空靈自帶媚氣︰“成嫣叩見陛下。”

    楚遲硯瞥了成嫣一眼,淡淡道︰“羌吾王有心了,這天下第一美人果然不虛,平身吧。”

    成渡皮笑肉不笑︰“能被陛下喜歡是她的榮幸。”

    楚遲硯︰“那倒也是。”

    沈眠︰“???”這麼不謙虛的嗎親?

    書里記錄了這次的接見,楚遲硯第一次就被成嫣迷住了,所以成渡在殿上好幾

    次出言不遜楚遲硯都沒計較,彼時坐在楚遲硯身邊的是宋靈夕,宋靈夕美貌自然比不過成嫣,成渡便嘲笑宋靈夕長得丑,活活被氣昏過去。

    楚遲硯為了美人,稍稍出口訓斥,還說是成渡幽默,又夸成嫣長得怎樣怎樣,到底還是沒怪罪。

    成渡的性子和楚遲硯是一樣的,眼高于頂且心狠手辣,他想殺了楚遲硯,不為佔領大周,只為了一個挑戰,想和姓楚的一決高下。

    因著成渡是成嫣的哥哥,所以後來他對成渡的幾次刺殺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還因此受了傷,成嫣大為感動,但楚遲硯也不是吃素的,忍讓都有限度,成渡三番五次的挑釁他,最後楚遲硯憑著男主光環還是把他給殺了。

    又因覺得對成嫣有所愧對,所以對她更為寵愛。

    這次換了沈眠坐在那里,沈眠在想,若是待會兒成渡諷刺他長得丑,他要如何反駁。

    成渡像是沒听到一般,像是覺得沈眠的反應游戲好笑,就多看了幾眼。

    “大周風水真是好,能養出這樣的妙人,本來我以為嫣兒已經夠美了,今日一見陛下的美人,倒是讓我覺得自己是井底之蛙。”

    楚遲硯冷冷道︰“王子對我的美人有想法?”

    成渡笑道︰“陛下若是肯割愛,我也不是不可。”

    沈眠都驚了,這里是大殿啊,成渡這狗逼在說什麼?!

    果然,下面已經有人小聲討論沈眠是個禍亂朝綱的妖精了。

    他覺得有些不多,按照流程,成渡這廝不應該為了挖苦楚遲硯然後說他長得丑嗎?

    “成渡,”楚遲硯臉色陰寒,但笑了笑︰“好了傷疤就忘了疼,上次刺你的那劍已經好全了嗎?”

    此話一出,成渡的臉色終于有些不好看了。

    楚遲硯輕蔑地看著道︰“退朝吧,今晚為羌吾使臣設宴。”

    說完,拉著沈眠就走了。

    -

    沈眠一句話都沒說上,楚遲硯走得很快,他小跑著有些累,怕抖著肚子。

    率先開口︰“楚遲硯,你、你慢一點啊,我跟不上。”

    是他非逼著自己去了,現在卻還生氣。

    楚遲硯停了下來,沈眠沒來得及剎車,直接撞了上去。

    “啊!”狗逼的背也太石更了吧,撞得好疼啊。

    沈眠揉著額頭︰“

    你干嘛突然就停下來了?”

    楚遲硯臉色不好︰“你認識他?”

    他應該就是指的成渡。

    沈眠搖頭︰“不認識。”

    “沒騙我?”

    沈眠︰“……沒有。”

    楚遲硯︰“早知道就不該帶你去的。”

    沈眠︰“??”

    楚遲硯幫沈眠揉了揉額頭,眼里有種令人害怕的偏執︰“不該帶你去,不該讓你去見別人,不該讓別人看到你,你是我一個人的,就該給我一個人看。”

    “……”

    就這?

    不得不說這狗逼的佔有欲不是一般的強。

    “這事兒你可不能怪我。”

    楚遲硯︰“不怪你,怪我。”

    還算沒氣昏了頭。

    “你覺得成嫣好看麼?”楚遲硯突然問。

    ?

    這是不是一道送命題?

    “不好看。”

    “不好看你一盯著她看什麼?”

    沈眠︰“……”

    “我總要看人啊,她穿的這麼出眾,我看一眼不過分吧,我又不會跟你搶。“

    楚遲硯皺眉︰“你覺得我是在擔心這個?”

    “不然呢?”

    小皇帝的腦回路總是在一些奇怪的地方,楚遲硯像被暗算還找不到凶手那樣憋氣,干脆不解釋了。

    “沒什麼,說的也是,你只能被人干,不能干人,怎麼能跟我搶。”

    沈眠︰“……”

    不生氣,我一定不能生氣。

    ……操!

    受死吧狗逼!

    -

    楚遲硯並沒有帶沈眠去參加晚宴,他不想讓沈眠被人看見,就讓他待在朝陽宮不要出去。

    沈眠確實也不想出去,外面這麼冷,宴會上的東西又油膩,沒一樣他喜歡吃的,還不如窩在宮里吃酸棗糕。

    酸棗糕吃太多他牙齒都酸了,但還是想吃。

    俗話說酸兒辣女,他肚子里這個不會是個兒子吧?

    嗯,不太妙。

    窗戶忽然被風吹開,有點點雪花飄了進來,下雪了。

    楚遲硯一人坐高位,欣賞著成嫣曼妙的舞姿。

    她跳起舞來香氣飄飄,很快,整個大殿都是香味。

    成渡邊看邊眼含笑意,不過那眼底多少有些失望,沒看到小皇帝,真是可惜了。

    成嫣跳著跳著就跳到楚遲硯身邊去了,不知被什麼東西拌了一下,突然跌倒,朝楚遲硯摔去。

    楚遲硯眼底滑過一絲厭惡和殺氣

    ,但還是伸手接住了︰“公主小心。”

    成嫣雙眼情波蕩漾,一雙紫眸攝人心魂,她定定地看著楚遲硯,聲音幽幽︰“多謝陛下。”

    沈眠睡不著,又在半夜興奮了。

    起來堆雪人,反正沒人管他。

    這次晚宴後楚遲硯應該不會回來,因為他要和成嫣睡覺。

    因為成嫣的一支舞,倒在了他懷里,把他迷得七葷八素的。

    給暴君的配置就是絕世美人,實際上沈眠還有一個不能理解的地方,雖說楚遲硯喜歡成嫣,但有了成嫣以後,書里說他還是喜歡去睡小皇帝,原因卻沒有做詳細說明,畢竟沈眠看到小皇帝死就沒看了,也不知道後面說了什麼。

    算了,左右都是被睡的命,沈眠也不去想那麼多了。

    身後有人將雪踩碎,腳步漸漸逼近,沈眠絲毫沒有察覺,突然,只听一聲慘叫,地上猩紅點點,血落在地上就像紅梅,沈眠嚇了一跳,等回頭,只看見了笑嘻嘻的成渡。

    嗯?

    那個慘叫的人呢?

    不是……成渡怎麼在這兒?

    不是應該參加宴會?

    “你怎麼在這里,剛才就你一個人?”

    成渡走近他︰“楚遲硯為什麼沒帶你去?”

    沈眠︰“你先回答我的問題。”

    成渡笑了笑︰“想見你就來找你了,剛才就只有我一個人。”

    沈眠疑惑︰“可是我明明就听到有人慘叫。”

    成渡神色未變︰“你听錯了。”

    難道自己真的幻听了?

    沒可能吧。

    那聲音听起來真的很慘呢,而且還有點耳熟。

    “該你回答我的問題了。”成渡︰“楚遲硯為什麼不帶你去?”

    沈眠不喜歡他,對他也沒什麼好印象︰“他為什麼不帶我,你不會去問他啊。”

    “嘖。”小皇帝的嘴就跟炮仗似的,成渡哭笑不得︰“沈眠,你為什麼就這麼討厭我,從我們第二次見面開始,我從未做過對不起你的事。”

    沈眠沒法兒說,成渡也只有吃這個啞巴虧了。

    不過這人還說過想上他,倒也不算是啞巴虧。

    “我說了,討厭你不需要理由。”

    說著,沈眠也不想待了︰“你走吧,我要去睡覺了。”

    成渡自然不會就這麼放了他,他拉住沈眠的手,但又被沈眠很快甩開

    了,上一次就被楚遲硯聞出了味道,這一次他可千萬不能再大意了。

    “說話就說話,別動手動腳的。”

    成渡臉色稍冷,但依舊笑著問道︰“你不堆小雪人了,這個我會。”

    沈眠︰“看到你就不想堆了,我要睡了,你快走吧。”

    成渡突然無聲地笑起來,眼楮死死的盯著沈眠。

    “陛下。”

    他的眼楮慢慢變成暗紫色,聲音繾綣又沙啞︰“你想堆的,對嗎?”

    沈眠感覺自己突然間不能動了,腦子里一片混亂,他就像迷路在大沙漠中的旅人,要跟著聲音去尋找綠洲。

    他點點頭,眼神都失去了焦距︰“對,我想堆。”

    成渡斂去笑意,走到沈眠面前,用手刮了刮他的臉蛋兒︰“非要這麼對你你才能听話,真是燒腦筋。”

    沈眠還是動不了,耳朵里的聲音有時清楚有時模糊,听起來有些難受。

    成渡其實不喜歡這樣失去生氣和活力的傀儡沈眠,但如果不這樣做,沈眠對他的抗拒和反感又讓他難以接受。

    算了,今天先玩兒一次。

    “沈眠。”成渡低下頭︰“親我。”

    沈眠迷迷糊糊的,湊上前去在成渡的下巴上親了一口。

    又軟又暖。

    成渡的眼里透出興奮,比自己親了沈眠還要開心。

    “說喜歡我。”

    沈眠照說︰“說喜歡我。”

    成渡︰“……”

    “喜歡你。”

    沈眠︰“喜歡你。”

    成渡親了親他,道︰“乖。”

    “楚遲硯是狗逼。”

    沈眠也照說︰“楚遲硯是狗比。”

    “哈哈哈哈……”成渡忍不住笑起來,太好玩兒了,實在是太好玩兒了。

    比他第一次用這個能力讓父王殺了母親還要好玩兒。

    成渡用武功幫沈眠堆了一個雪人︰“就算是送你的好了,羌吾可沒有這樣大的雪。”

    他有點不舍,但也必須要走了,楚遲硯說不定已經在路上。

    他將沈眠抱了抱,感覺有些小皇帝的身子有些冷,便用內力給他暖了暖,道︰“我很快就能帶你走了,放心,很快,你一定會是我的。”

    說完,他朝沈眠的臉上吹了口氣︰“回去睡吧。”

    然後猛地跳上房梁,消失在無邊夜色中。

    牆角有一人正捂著眼楮痛呼。

    成渡踩著步子過去,冷笑一聲︰“不想早死就別靠近他。”

    那人粗。喘了幾聲,嘲笑道︰“怎麼,你也被他迷住了?當初不是說是個人盡可夫的貨色嗎?成渡,這可不像你啊。”

    成渡毫不在意︰“是啊,就是迷住了,那有如何,反正你這骯髒的蛆蟲不配,你說,若是楚遲硯知道你現在就在宮里,會以什麼手段對付你?”

    那人將牙齒都咬出血,討好的笑笑︰“是我多嘴了。”

    -

    楚遲硯回來的時候小皇帝已經睡著了,而且睡得很沉。

    他不想打擾了小皇帝,在發現成渡不見了之後幾乎是立馬就趕了回來。

    問了伺候的宮人,都說沒有異常。

    但他就是覺得不對。

    莫非真是自己太疑神疑鬼?

    不會。

    不知想到什麼,他突然俯下。身,嗅了嗅沈眠的頸側。

    猛地——

    臉色沉了下來。

    “沈眠。”

    沒醒。

    他點了小皇帝的幾個穴道,沒一會兒,沈眠就醒了。

    看到是楚遲硯,他有點起床氣︰“你干嘛啊?”

    楚遲硯不讓他睡,臉色冷的嚇人︰“你先告訴我,為什麼你身上會沾上成渡的氣味?”

    作者有話要說︰成渡︰喲,狗鼻子真靈!

    本書高。朝快來了!!!就是我有些控制不住字數和節奏,這周反正是一定可以的!寶貝們多對支持呀,我這周沒榜,只能日六了!

    推一個文文,明天就開文啦!

    《諸侯霸主的共享神官[穿書]》by敲吃月

    文案︰

    1.

    書粉兼諸侯團團粉燕白一朝穿書,成為書里不作不死的炮灰神官。

    距斬首示眾剩三個月,燕白覺得自己還能搶救一下。

    搶救計劃剛開始實施,對他厭煩至極的諸侯大佬們卻一個個圍了過來……

    王朝良心人間甜豆四諸侯初見燕白,便包袱款款要住進神殿︰能得小白在側,諸侯之位我棄如敝履。

    日後大殺四方的雙生兄弟六諸侯和七諸侯此時還是任人欺凌的小白花︰願做神官的第一信徒,隨侍左右。

    佛口蛇心的五諸侯被燕白目睹生死秘密後,笑著將染血尖刀遞到他手中︰如果是你,一定是懂我的。

    臉厚心黑老狗比三諸侯大肆搜查那夜奔月的仙人,得之欲囚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4、氣味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4、氣味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