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吃醋不成(二合一)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45、吃醋不成(二合一)

    ?

    楚遲硯這話听得沈眠莫名其妙。

    這狗鼻子一天到晚瞎聞什麼呢?

    他自己又嗅了嗅, 皺著眉頭︰“哪兒有什麼味道啊,你讓我一直待在宮里我都一直待了,別想污蔑我。”

    “我污蔑你?”楚遲硯氣得冷笑一聲︰“上次出宮還沒跟你計較, 那次你明明見過成渡卻瞞著我, 這次呢?”

    沈眠對于上次那確實是無話可說, 但那還不是怕這狗逼生氣?反正楚遲硯從來都不听他的解釋。

    不過這一次, 他本來就沒見過什麼成渡, 堆了會兒雪人就進來睡覺了。

    “說了沒有就是沒有,”沈眠也不甘示弱︰“如果你不是動不動就生氣, 一生氣就威脅我強迫我我會瞞著你嗎?上一次是我騙了你, 但這次就是沒有,你愛信不信!”

    小皇帝的態度著實讓楚遲硯覺得不舒服。

    將沈眠帶在身邊這麼久,從一開始在大越見面時小皇帝就怕他, 厭惡他,現在依舊沒有任何改變。

    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如鯁在喉。

    許久沒有的狂躁又開始在作祟,血液中的暴戾因子隱隱就要壓不住。

    沈眠覺得楚遲硯真是一刻不犯病都覺得不舒坦, 整這樣一個表情干什麼?

    搞的就像被綠了一樣。

    就算真的被綠了,他有什麼好傷心的, 難道不是他先說的只是想要自己的身體, 又不是喜歡。

    如此想著, 沈眠覺得自己的底氣又足了很多。

    楚遲硯過了好一會兒, 手順著棉被摸進去,抓住了沈眠的腳。

    然後冷冷的︰“去佛堂,想清楚你錯在了哪里。”

    沈眠︰“……”

    操啊。

    “為什麼?”他抗議︰“我又做錯什麼了,憑什麼你讓我去我就去?”

    “你覺得需要憑什麼?”楚遲硯掀開他的被子︰“我的話難道你還有忤逆的余地?”

    雖然被狗逼欺負過很多次,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懷了孕的緣故,沈眠就是特別的氣不過︰“你又是這樣!明明我都沒有做錯什麼, 我都生病了你還要這麼對我!”

    說到生病時楚遲硯愣了一下,雖然找的所有太醫和謝思年說的都一樣,但他後來越想越不對勁。

    明明前面還好好的,怎麼突然間就是絕癥?

    絕癥還能長得又白又胖食欲大增?

    但他不揭穿。

    就是想看看他們能騙到什麼時候。

    “趁我沒發火前,不要讓我生氣。”

    “你不去,我就要膇A。”

    沈眠︰“……”

    狗逼!

    沈眠也不是貪睡不能去,就是現在有了寶寶,他有些擔心。

    不過事到如今,除了去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

    佛堂里冷冰冰的,供了很多菩薩。

    但這些往日里看起來慈眉善目的菩薩現在看起來卻有些嚇人。

    沈眠默念了幾聲阿彌陀佛,等宮人們將佛堂點亮,然後去坐在蒲團上。

    “公子,我們先告退了。”

    沈眠點頭︰“好。”

    人走後便一片安靜,沈眠有些委屈的摸了摸肚子,感覺有點餓。

    他雙手合十,向菩薩許願︰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啊,希望您能保佑我肚子里的崽崽能活著落地,讓我逃離孩兒的狗子混蛋爹,讓他痛哭流涕追悔莫及,知道我的重要性,再也不敢對我大呼小叫、非打即罵、威脅恐嚇,最後,若是您還沒睡的話,能不能給我送點吃的啊,我好餓,我太餓了,我肚子里的崽崽實在是太能吃了。

    許完長長的願望,沈眠伸了一個攔腰,去在那邊的凳子里坐著。

    他很冷,即便他穿得厚但還是冷,晃神時間已經又把楚遲硯給罵了個千八百遍了。

    “你說他剛才在跟菩薩許什麼願望?”

    楚遲硯就在窗外,一身黑衣融入到了夜色里。

    吳州搖搖頭,不知道這二位又鬧了什麼矛盾︰“屬下不知,或許公子在許願吃的,近段時間御膳房里的廚子夜里就沒休息過。”

    楚遲硯並不贊同︰“多半是在罵我。”

    吳州還是要幫小皇帝說話的︰“公子怎麼會罵陛下呢。”

    話音剛落;

    “狗逼楚遲硯!殺千刀的!”

    “你以為你多了不起啊,臉黑的跟挖煤炭的似的,說你挖煤炭都是抬舉你了!”

    “狗逼狗逼!氣死得了!鼻子這麼靈,上輩子是二哈投胎的麼?”

    楚遲硯︰“……”

    吳州︰“……”

    打臉雖會缺席,但從來不會遲到。

    現在楚遲硯的臉真和外面的夜色一樣黑了。

    沈眠罵完,感覺身上暖和了點,搓了搓手,肚子

    涼颼颼。

    他輕輕摸了摸︰“沒冷到你吧,你是不是餓了?條件窘迫,忍忍啊,我也挺餓的。”

    楚遲硯︰這人已經傻到自言自語了?

    “讓御膳房做些沈眠平時愛吃的東西送進去,順便,你去將朝陽宮的棉被和床都搬來,讓他睡覺。”

    吳州有些懵︰“啊?在佛堂睡啊?”

    楚遲硯絲毫不覺得這樣的安排有什麼問題︰“你有意見?”

    吳州︰“……沒有。”

    沈眠一直在報著菜名,沒一會兒,果然聞到了香香的味道。

    嗯?

    難不成是太想吃,產生幻覺了?

    門口處傳來聲響,宮人端著東西進來。

    紅燒乳鴿、炖豬蹄、栗子煲雞……

    還有拿棉被的……操,還有搬床的?!

    吳州︰“把東西放好就出去吧。”

    沈眠咽了咽口水,忙過去問︰“吳州,這些東西是給我的嗎?”

    小皇帝巴巴的,眼楮亮亮的全是期待,吳州有些惻隱心起,但還是沒敢自作主張,道︰“回公子,這些事陛下怕菩薩餓,給菩薩吃的。”

    沈眠︰“……”

    “那床呢?這些菜我可以理解成貢品,總不能還把菩薩搬下來睡床吧。”

    吳州硬著頭皮瞎編︰“是啊,這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

    沈眠︰“……”

    呵呵。

    吳州面對著小皇帝看傻子的眼神,待不下去了︰“屬下告退。”

    留沈眠一個人面對著香噴噴的屋子。

    他氣呼呼的過去坐在凳子上,看著桌上那一堆好吃的。

    嗯,想吃。

    “你想吃嗎?”沈眠對著肚子說。

    “哦,你想吃啊,那好吧,是你想吃,可不是我想吃,不過我不吃你就不能吃了,那我就勉為其難吃一點點吧。”

    楚遲硯︰“……”

    沈眠打算一道菜吃一口,這樣的話就不會被楚遲硯看出來。

    不過廚子的手藝實在是太好了,他沒忍住……吃多了。

    吃飽了就想睡覺,反正菩薩是不會怪罪的,他就去躺著了。

    躺到半夜,有鬼壓床。

    沈眠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誰︰“你走開!”

    楚遲硯壓住他︰“你敢攆我?”

    他壓得太緊,沈眠有些不舒服︰“不要壓著我,我、我肚子疼……”

    “嘖,”楚遲硯坐了起來︰“怎麼

    老愛肚子疼?”

    沈眠還生著氣,裹了被子移遠了些︰“都是被你嚇的,你不是生氣了嗎,還過來干什麼?”

    楚遲硯臉皮極厚︰“生氣就不能過來了?我來看看你知錯了沒有。”

    “我沒有錯,我今晚就是沒有見過成渡。”沈眠︰“再說了,一定是我身上的味道嗎,你不是為他們設宴了嗎?他離開沒有你不知道?說不定是你沾上的呢,我都聞到了你身上有一股濃濃的脂粉味兒。”

    呵,狗男人。

    楚遲硯不知想到了什麼,一時沒說話。

    沈眠︰“看吧,說不出話來了吧。”

    楚遲硯笑了笑,眸子深沉︰“我身上可能沾了成嫣的味道了,不愧是天下第一美人,陛下覺得,你和她誰更美?”

    成嫣可是這狗逼的心頭好,按理說沈眠就該順著夸,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有點夸不出來。

    自己和她有什麼好比的。

    狗逼喜歡成嫣,又不喜歡他。

    自己只是一個小玩意兒而已。

    “我為什麼要跟她比美,我又不在乎這些。”

    楚遲硯︰“那你不想知道我的想法?”

    沈眠也不知道自己是逃避還是什麼的︰“不想知道。”

    話說……春宵一刻值千金,今晚狗逼不該和成嫣在床上大戰三百回合嗎?這麼快就結束了?

    不對啊,狗逼的戰斗力那可是想當持久的。

    楚遲硯看了他一會兒,有些失望︰“罷了。”

    他瞥了眼桌子︰“怎麼少了這麼多?”

    沈眠心虛︰“菩薩吃的。”

    “哦,”楚遲硯笑︰“你當我傻?”

    沈眠︰“……”

    “我也餓,我不能吃嗎,你就是想把我餓死對吧!”

    “你氣什麼。”楚遲硯慢悠悠道︰“你不覺得那些菜很眼熟嗎?”

    眼熟?

    沈眠回想了一下,嗯,好像都是他晚上突然醒過來的時候會吃的。

    不過……這狗逼真有這麼好心?

    “看什麼,那就是給你準備的。”

    沈眠︰“……”

    這是什麼意思,想贖罪嗎?

    他想起在書里,狗皇帝雖然在床上把小皇帝欺負的很慘,不過吃的穿的倒沒虧待過。

    在小皇帝快死的前段時間,有個小太監不知怎麼就把他推水里了,小皇帝受了涼,高燒不退幾天幾夜

    ,楚遲硯將那太監處理了,查出是受了宋靈夕的指使,差點廢了宋靈夕的皇後之位,隨後便守了小皇帝幾天。

    不過小皇帝怕他,醒來看到是楚遲硯,直接嚇哭,狗逼大怒,甩袖走了。

    沈眠看到那段的時候也在糾結,狗皇帝到底喜不喜歡人家呢,把人折磨得要死要活,真要死了,又緊張地跟什麼似的。

    如果楚遲硯的脾氣不是這樣的就好了,如果他不是一個暴君,不會動不動就砍人……

    手在眼前晃了晃,楚遲硯︰“陛下想什麼,倒是不用謝。”

    沈眠回過神︰“誰要謝你啊,是你先冤枉我的,就算給我吃也是應該的。”

    在力所能及的時候,他真的是一點虧都吃不得。

    楚遲硯看著他瓷白的臉蛋兒,湊過去,捏住人的下巴︰“如果給你吃是應該的,那你給我親也是應該的。”

    說完,他正要覆上去,沈眠臉色突然就變了,然後︰“嘔——”

    楚遲硯︰“……”

    臉又忍不住黑了︰“都多少次了,每次親你就吐?”

    沈眠︰“我又不是故意的!”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楚遲硯有些揶揄道︰“你這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懷了。”

    沈眠一驚︰“你胡說什麼?!”

    楚遲硯有些奇怪的看著他︰“既然知道是胡說又何必當真。”

    要是真懷孕,天天這麼多太醫,早該診出來了。

    -

    羌吾的使臣會在王城里停留幾天。

    沈眠倒是沒再看到成渡,眼不見心不煩。

    成渡那廝真是陰險狡詐,身上狐臭味這麼重,每次楚遲硯都拿這個說事兒。

    那狗逼每天晚上都會來朝陽宮歇著,雷打不動,不管多晚都會來,即便不睡,也會在床邊坐著。

    沈眠有幾次半夜醒,差點沒被嚇得直接去了。

    為了杜絕這種情況的發生,沈眠基本上都會等楚遲硯回來再睡。

    不過今晚狗逼沒來。

    早過了睡覺的時間,也沒讓人來通傳一聲。

    沈眠哈欠連連,準備先去睡覺。

    就在這時,他察覺到身後有腳步聲。

    “你怎麼這麼……晚……”

    看到身後是誰,沈眠立刻就瞪圓了眼楮,警惕道︰“你來干什麼?!”

    成渡悠閑地踩著步子︰“就這麼不歡迎

    我?”

    沈眠因為這廝吃的苦頭可不少,對成渡真是一點好印象都沒有︰“不歡迎你又怎樣,知道不歡迎你就該早點走!”

    “我偏不。”他靠近沈眠︰“你知道什麼叫得不到就越想要麼,我對你就是這樣。”

    沈眠跳開了一些︰“我才不喜歡你。”

    “來人!”他想叫人來把成渡趕出去,但叫了幾聲,人影都沒有。

    成渡像逗趣兒一樣看著他︰“可以再叫大聲點,看你能不能把楚遲硯從我妹妹的房里叫過來。”

    沈眠︰“……”

    楚遲硯在成嫣那兒?

    和成嫣睡覺去了?

    那他宮里的那些人呢?

    “你對他們做了什麼?”

    成渡︰“變了個小戲法而已,楚遲硯以為換了批人守門就能攔住我了,真是笑話。”

    沈眠不知道成渡是怎麼弄的,但他此時的心情並不怎麼美妙。

    成渡看他躲得老遠,笑道︰“這麼避著我干什麼,我又不是蛇蠍。”

    沈眠︰“你比蛇蠍還討厭!”

    成渡朝他走過去,沈眠立即伸手︰“站住!”

    “你身上味道太重了,不要靠近我!”

    聞言,成渡不退反進,沈眠拔腿就跑,但還是沒跑掉。

    “放開我!”

    “那你別亂動。”

    沈眠︰“你先放開我。”

    成渡︰“我放開你,你不準跑。”

    沈眠怕傷著肚子,姑且答應下來︰“好,我不跑。”

    成渡把人放開,有些感慨道︰“若是當初我先帶兵攻佔大越,你說,你現在是不是就是我的了。”

    沈眠︰“你覺得讓一個國家滅國只是你口頭上的笑話嗎?”

    “不然呢?”成渡覺得小皇帝有些過于天真了︰“這是亂世,你死我活的,就算是真死了我也不在乎。”

    這人和楚遲硯半斤八兩,沈眠不想說話。

    成渡看出他不高興,又換了口風︰“若是你不喜歡,那我不說就是。”

    沈眠不想搭理他。

    成渡摟著他的肩膀︰“楚遲硯根本就不喜歡你,他今晚能去成嫣那兒,轉身便能去其他的妃子那兒,你不是他的唯一,往後也沒有好處,不如跟了我,我保證,只要你做我的王妃,我不會再另娶。”

    操!

    就你?

    馬上都要沒命了還在這里拽什麼拽。

    “做夢吧你。”沈眠甩開他︰“我為什麼要做你的王妃,我又不喜歡你。”

    成渡皺眉︰“那你喜歡楚遲硯?”

    沈眠︰“……”

    “不喜歡。”

    成渡的眉頭舒展開來︰“那不就是了,既然都是不喜歡,你做誰的人不都一樣?”

    當他人盡可夫?

    人楚遲硯至少是主角,至少沒說讓他跟誰睡都可以。

    沈眠真是氣死了︰“跟誰睡也不跟你睡!你滾,我不想看到你!”

    “你!”

    成渡似有些快生氣的征兆,眼里慢慢泛起紫光,不過他不知想到了什麼,突然笑起來︰“你會後悔今天說的話的,等我將你帶回羌吾,綁在床上日日接受我的灌溉,你就不會這麼嘴硬了。”

    沈眠︰“你休想!”

    成渡胸有成竹︰“等著看吧,很快,要不了多長時間,你就是我的了。”

    水有些涼,不能再泡了。

    確定身上已經沒怪味道了,沈眠才從浴池里起來。

    成渡說的話他有些在意,因為那人太自信了,翱翔篤定一定會將自己帶走一樣。

    比起成渡,還是狗逼好一點。

    楚遲硯應該會把自己看好的吧。

    沈眠看了眼漆黑的夜色,心里不知為何有些失落。

    好慘。

    要成單親爸爸了。

    -

    第二日,剛一睜眼就看到楚遲硯坐在床邊。

    沈眠一愣︰“你沒去上朝嗎?”

    楚遲硯︰“今天休沐。”

    “哦。”

    沒了。

    楚遲硯還在等,而沈眠則是太困,又進入了迷迷糊糊睡覺的狀態。

    “沈眠。”

    過了好一會兒,沈眠︰“……嗯?”

    楚遲硯︰“你都不問我昨天去哪里了嗎?”

    沈眠當然知道,但他還是裝著不知道,畢竟除了成渡沒人告訴他。

    “那你昨天去哪兒了?”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楚遲硯總感覺小皇帝並不是很在意,只是敷衍一般的在詢問,即便如此,他還是不動聲色道︰“我去了成嫣那兒,美人就是美人,果然不會讓人失望,溫柔又體貼。”

    沈眠有些不信︰“你活兒這麼爛她都還能溫柔?確實是挺體貼的。”

    楚遲硯︰“……”

    死亡凝視.jpg

    “咳咳……”沈眠重新組織了一下語言︰“恭喜陛下抱得

    美人歸。”

    楚遲硯一點都沒有喜的樣子,反倒還想生氣︰“你就沒其他想說的了?”

    沈眠︰“???”

    “那祝你們……早生貴子?”

    沉默。

    楚遲硯一言不發的盯著他,沈眠藏在被子下面的手也緊緊握著。

    半晌,楚遲硯冷冷笑道︰“那真是多謝你了。”

    “成嫣是個好女人,可惜我沒能早些遇到她,若能早些遇到,也就沒陛下什麼事了。”

    沈眠的臉慢慢失去血色。

    他知道成嫣好。

    暴君喜歡的女人能不好麼?

    好說歹說也算個女主了。

    楚遲硯像是沒注意到沈眠的變化似的,眼里一片冰冷︰“陛下該感謝她,要不是她,你現在都該在軍營做著營生了。”

    作者有話要說︰菩薩︰我準了。

    攻很欠揍,我知道,頂鍋蓋……

    我說的這周是指到星期四為止orz

    攻受雙潔。

    楚遲硯一點都沒有喜的樣子,反倒還想生氣︰“你就沒其他想說的了?”

    沈眠︰“???”

    “那祝你們……早生貴子?”

    沉默。

    楚遲硯一言不發的盯著他,沈眠藏在被子下面的手也緊緊握著。

    半晌,楚遲硯冷冷笑道︰“那真是多謝你了。”

    “成嫣是個好女人,可惜我沒能早些遇到她,若能早些遇到,也就沒陛下什麼事了。”

    沈眠的臉慢慢失去血色。

    他知道成嫣好。

    暴君喜歡的女人能不好麼?

    好說歹說也算個女主了。

    楚遲硯像是沒注意到沈眠的變化似的,眼里一片冰冷︰“陛下該感謝她,要不是她,你現在都該在軍營做著營生了。”

    作者有話要說︰菩薩︰我準了。

    攻很欠揍,我知道,頂鍋蓋……

    我說的這周是指到星期四為止orz

    攻受雙潔。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5、吃醋不成(二合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5、吃醋不成(二合一)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