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誤會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46、誤會

    沈眠知道狗逼說話一向都是特別難听的。

    從一開始就想把他送軍營, 現在還是想著送軍營。

    感謝?他為什麼要感謝。

    難不成就是因為成嫣來得遲所以他才能有機會先待在這里嗎?

    他心里又悶又難受,像被人無聲打了一拳,痛得不得了。

    “早些時候你怎麼不說?你要送就送, 不用每次都這麼威脅我。”

    楚遲硯目的沒達到, 反倒讓自己吃了一肚子氣, 偏偏小皇帝還不知變通, 一個勁兒地跟他抬杠。

    “你以為我不敢?”

    楚遲硯冷得毫無感情, 他抬手捏住沈眠的下巴︰“你知道軍營里面的人又多久沒見過女人多久沒發泄過了嗎?他們才會真正地干的你下不來床,任你哭爹喊娘都沒有用, 你不知道會染上什麼樣的怪病, 沒有太醫給你看身體,就算是死了也不會有人管,就算是這樣, 你也不怕麼?”

    沈眠當然怕。

    那樣真的很恐怖。

    但他有什麼錯嗎?

    他那樣說有什麼不對?

    狗逼不是喜歡成嫣,還跑到自己面前炫耀。

    本來以後也是要生孩子的,書里面因為有宋靈夕, 所以成嫣的孩子沒生下來,但後面宋靈夕也因為這件事被廢了, 沈眠不知道自己有什麼錯, 他現在相當于宋靈夕的身份, 就該乖乖地待著不對嗎?

    不去招惹成嫣, 也不去嫉妒,更不去陷害。

    楚遲硯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眼眶又不爭氣的蓄滿淚水,溢出來滴在了楚遲硯的手上。

    “我、我不要去……”沈眠覺得悲傷,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會有多久︰“我害怕……”

    他一示弱,楚遲硯發現自己就冷不下去了。

    本來是想和沈眠好好交流的,不知道為什麼每次都要鬧成這個樣子。

    他的語氣也軟化下來, 在書房冷冰冰的待了一晚上,哪兒有小皇帝抱著舒服。

    “那你就不能說些我愛听的話?”

    沈眠︰“我又不知道你想听什麼,不如你告訴我,我來說。”

    楚遲硯︰“那你覺得這樣有意思嗎?”

    沈眠︰“……”幾個意思啊。

    他發現老狗逼真的是越來越矯情了,一把年紀了,難道還要他來哄嗎?

    楚遲硯也不知道

    是怎麼了。

    那天閑來無事,翻了幾本王懷義送他的書,雖說里面的愛情故事過于纏綿,看得他接連恥笑,如此兒女情長優柔寡斷著實不是他的作風。

    不過看完之後卻又忍不住在小皇帝身上試探。

    結果就是沈眠一點都不在乎。

    像他就是可有可無一般,不管和誰睡覺也好在一起也好,是死是活也罷,都和他沒有關系。

    沈眠永遠都是被迫,好像只要自己一開口,他馬上就能走,毫無留戀可言。

    但這也是他當初的想法。

    不拖泥帶水,喜歡的時候就養著,不喜歡沒興趣了便殺掉。

    放他走?

    楚遲硯從頭到尾都沒有想過。

    他看了看小皇帝,過去握住了他的手︰“冷?”

    沈眠點頭︰“有一點。”

    楚遲硯沒拿開,淡淡道︰“三天後是冬獵,想去嗎?”

    冬獵?

    沈眠記起了一些劇情。

    在這場冬獵里,成渡會刺殺楚遲硯,然後被楚遲硯反殺。

    成渡死了,楚遲硯對成嫣感到虧欠,便開始無限制的寵愛她。

    書里面小皇帝是沒有去這次冬獵的,所以沈眠果斷搖頭︰“我不去。”

    楚遲硯臉上沒有一絲意外︰“三天後隨我一起出發。”

    沈眠︰“……”

    -

    在去冬獵之前,沈眠看到了一次成嫣。

    彼時他正在朝陽宮的池子旁邊喂魚兒,突然就听有人通傳說成嫣來了。

    沈眠想著,那可是楚狗的心頭肉。

    得見。

    她還是穿著羌吾的服飾,沒有戴面紗了,但戴著一頂帽子,腰身圍著鈴鐺,走起路來叮叮作響。

    沈眠只是直直地看著她,並不知道說什麼。

    這個女人真的有一副很好的相貌,可能因為和成渡是兄妹的關系,倆人長的還有些相像,不過她更妖更媚一點。

    眼楮呈淺紫色,妖異神秘,楚遲硯眼光不錯。

    香氣傳入鼻腔,沈眠開口︰“你好。”

    成嫣盯著他的臉看了很久,突然笑道︰“你很美,足以吸引大周的皇帝和我的哥哥。”

    自帶吸渣體質的沈眠︰“……”

    也不是到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呢。

    書里說成嫣的性格清冷又憂郁,淡然冷艷,就是這樣獨特的氣質,讓楚遲硯甘心敗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看過描寫而期望值太高,沈眠反倒覺得她沒書里說的這麼夸張。

    “你有什麼事嗎?”

    成嫣略過了他的問題,繼續道︰“我哥哥從小到大沒對誰動過心,羌吾數不清的美人他都看不上,卻唯獨看上了你。”

    沈眠︰“??”

    你以為我稀罕?

    這人到底想說什麼?

    “所以呢?”

    “所以——”成嫣終于步入主題,帶著一種骨子里散發出來的自信︰“我看的出你並不喜歡你們陛下,不如就將他讓給我,我哥哥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你若是答應,我可以幫你。”

    沈眠確定此人來者不善。

    其實她這樣,真的是多此一舉。

    楚遲硯本來就喜歡她。

    但沈眠不太服氣,怎麼,除了楚遲硯他就必須要選成渡?她以為自己的哥哥是個什麼樣的好貨色?

    “這事兒你問過楚遲硯了嗎?”

    成嫣︰“沒有。”

    他就知道!

    “那你先去問了他再說吧。”沈眠沒帶感情的笑了笑︰“如果他答應,我就走。”

    “春華,送客。”

    身後叮叮的聲音響起,漸行漸遠,沈眠呼出一口氣,繼續喂著池子里的魚。

    這件事瞞不過楚遲硯。

    宮里到處都是他的眼線,雖然不知道成渡是怎麼躲過的,但成嫣肯定沒法兒躲過。

    果然,楚遲硯回來以後就皺緊眉頭︰“今天成嫣來過了?”

    “嗯。”

    楚遲硯走過去將他抱到腿上坐著︰“你身上都是她的味道。”

    沈眠下意識地問了一句︰“不好聞嗎?”

    楚遲硯話都到了嘴邊,不知想到什麼生生拐了一個彎︰“當然好聞,香的很。”

    沈眠︰“……哦。”

    楚遲硯︰“她來干什麼?”

    沈眠沒有打小報告的習慣,關鍵對象還是楚遲硯喜歡的女人︰“她來玩兒的。”

    楚遲硯覺得小皇帝沒說實話,但沈眠和成嫣並沒有什麼交集,他也就沒多想。

    “你覺得她好看?”

    “誰啊?”

    “成嫣。”

    沈眠又要吹人彩虹屁了︰“好看啊,她的眼楮是紫色的呢。”

    楚遲硯像在開玩笑似的︰“你喜歡,挖出來送你好不好?”

    沈眠︰“……”這……不太好吧?

    楚遲硯或許

    也是真的開玩笑︰“以後少跟她見面,最好不要見。”

    啊,這麼快就怕成嫣吃醋了?

    沈眠嘆了口氣︰“好。”

    -

    冬獵那天沈眠又坐上了馬車。

    這回楚遲硯並沒有讓他再騎馬了,一是外面太冷,二是沈眠還有陰影。

    他和成嫣分別坐的兩輛馬車,因為冬獵過後羌吾的使臣就要啟程回去,所以楚遲硯就將她也帶上了。

    成渡今日好像格外的高興,沈眠上馬車時偷偷瞥了他一眼,就那種……馬上奸計得逞、大功告成的那種勝券在握的笑。

    神經病,就跟誰不知道他要刺殺楚遲硯似的。

    “你看什麼?”楚遲硯拍了拍他的(i)。

    沈眠轉身瞪他一眼,然後出于好心︰“你今天一定要小心一點啊。”

    楚遲硯表情一頓︰“你在擔心我?”

    “誰擔心你了。”沈眠嘟囔道︰“愛听不听。”

    楚遲硯和他一起進馬車︰“我怎麼不听?你多說幾句這種話我都百听不厭。”

    沈眠抿了抿唇,把臉轉到一邊去了。

    楚遲硯伸手便摸到了一個小罐罐︰“你怎麼帶了這麼多吃的?酸……梅?最近這麼愛吃酸的?”

    沈眠一把搶過自己的東西︰“關你什麼事。”

    楚遲硯看他護食護得跟什麼似的,謝思年很早以前便出宮了,太醫每天把脈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他笑道︰“陛下每天都這麼愛吃,我都不太相信你得病了。”

    沈眠︰“……”

    皇家獵場是一座很大的山。

    他們先去了行宮安頓,休息片刻後便穿戴整齊去打獵。

    沈眠是真的不想去,他就想待在行宮里看話本,但楚遲硯不讓。

    美其名曰要讓沈眠看看他豐神俊逸的身姿。

    打獵的就楚遲硯成渡還有一些隨行護駕的將軍。

    “早听說陛下騎射之術了得,想必今日要大飽眼福了。”

    成渡這彩虹屁吹得,比自己還尷尬。

    沈眠起一身的雞皮疙瘩。

    “了得倒是不敢當,不過比起王子,那肯定還是要更勝一籌的。”

    成渡︰“……”

    “今日有賞,獵物越稀有越難獵,賞賜越多。”

    “謝陛下!”

    楚遲硯交代完,朝沈眠伸手︰“上來,我帶你去。”

    沈眠現在哪兒還敢騎馬啊,

    就怕把孩子抖掉了。

    他搖搖頭︰“我真的不去,我就在這里等你,你先去吧。”

    那狗逼好像還不想答應,沈眠立馬補充道︰“你去給我捕一只兔子來,我要養的。”

    小皇帝好不容易問自己要東西,楚遲硯高興︰“那你先過來親我一下。”

    沈眠︰“……”

    吳州就站在沈眠身邊,聞言,左看看又看看,就是不看沈眠。

    其余人眼觀口口觀鼻,不知道,我什麼都沒看見,什麼都沒听到。

    成渡眼神冰冷,就靜靜看著。

    沈眠不太好意思,但又怕狗逼不依不饒,還是上前去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要是沒有兔子,我可是不會答應的。”

    “不過,一定要小心啊。”

    楚遲硯笑了笑︰“怎麼,擔心兔子咬人?”

    沈眠看楚遲硯不當回事︰“兔子急了也會咬人的!”

    “像陛下一樣?”

    沈眠︰“……不跟你說了。”

    楚遲硯摸了摸他的臉,笑了笑︰“放心,肯定給陛下獵一只兔子來。”

    說完,他還看了成渡一眼,成渡臉上沒有表情,楚遲硯就愈發爽快。

    “吳州,看好人。”

    監視器.吳州︰“屬下遵旨。”

    沈眠坐在一邊的棚子里等,成嫣在另一處,他們只隔了一點點距離卻沒說上一句話。

    自那天以後,沈眠不知為何隱隱有些討厭這個女人了。

    明明以前他是沒感覺的。

    他吃著自己帶來的酸梅,問吳州︰“你說楚遲硯能獵到兔子嗎?”

    吳州笑道︰“公子放心,陛下答應您的事兒,一定會做到的。”

    沈眠︰“我就是擔心他給我射死了。”

    吳州︰“應該……不會吧。”

    成嫣身邊帶著她自己的婢女,吳州只負責看小皇帝,沒心思去管別人。

    在他心里,還是小皇帝要可愛許多。

    就是作,也作的可愛。

    沒一會兒,成嫣站起來。

    道︰“坐著無聊,沈公子去逛逛嗎?”

    沈眠剛想說話,吳州就道︰“陛下交代過讓我們公子不要亂跑。”

    沈眠聳聳肩︰“你看吧。”

    成嫣的嘴角有些僵硬,但還是笑了笑︰“那我就一個人去了。”

    沈眠突然覺得心里有些暢快,他有自己的小心思。

    吳州︰“陛下肯

    定不喜歡她。”

    沈眠︰“陛下可喜歡她了呢。”

    吳州︰“……”

    沒一會兒成嫣就回來了,沈眠突然聞到了一股十分濃烈的香味兒。

    只見成嫣手里拿了一朵藍色的花,那花的形狀很像玫瑰,但又不是完全是,花很漂亮,好像有些發光,冥冥中有種吸引人的魔力。

    “路上偶然遇見的,看到漂亮就摘了,沈公子喜歡?”

    沈眠是覺得很好看,但他並不想要︰“不喜歡。”

    成嫣依舊自顧自地說到︰“鮮花當然要配美人了,我配不上這麼美的花,還是將它送給公子吧,希望公子不要怪罪嫣兒那天的失禮,畢竟我太愛陛下了。”

    沈眠︰“……”更不想要了。

    不過成嫣已經把花給他送過來了,沈眠想不要都不行。

    吳州還攔了一下,成嫣道︰“連送支花都不行?吳侍衛也太嚴了吧,陛下只說不讓他到處亂跑,可沒說不準我送東西。”

    吳州猶豫了一下,沈眠沒想到成嫣的嘴這麼能說︰“沒事的吳州。”

    吳州︰“請您盡快。”

    成嫣親自把花送了過來,沈眠不打算踫,可天不遂人願,成嫣過來時突然不小心摔了一跤,撲在了沈眠懷里,沈眠一躲,就只兜住了一朵花。

    他顧不上美人了,忙護著自己的肚子。

    應該沒事吧。

    成嫣很快就被扶了起來,很有歉意道︰“嫣兒真是太笨了。”

    沈眠不想搭理她,就悶悶的沒說話。

    成嫣似乎也不打算多說,那句抱歉只是口頭上的歉意,她叫人扶她回行宮了。

    吳州看小皇帝臉色不太好,有些緊張︰“公子,您沒事兒吧。”

    沈眠把花放在桌子上︰“沒事,我只是有點被嚇到了。”

    他一心撲在自己的肚子上,絲毫沒注意,腰間沾的一抹藍。

    外面很冷,沈眠心想這狗逼再不回來他可就要走了。

    沒過多久,成渡就先回來。

    他手里提了一只白色的小兔子,扔在地上,對沈眠道︰“給你的。”

    沈眠不要他的,話說成渡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他啥時候會去刺殺楚遲硯?

    還是說……楚遲硯已經死了?

    剛一有這個想法沈眠就把他翻了。

    不、不會的。

    楚遲硯可是主角誒。

    他看了眼,道︰“我不要。”

    成渡不高興了︰“為什麼不要?你不是想要兔子?”

    沈眠心想我那是逗狗的。

    “我不要你的。”

    成渡︰“所以你就只要楚遲硯的?”

    沈眠想著身邊有這麼多人,他一點都不害怕︰“對啊。”

    成渡朝沈眠走去,吳州立馬警惕起來︰“成渡王子,陛下交代過讓你保持距離。”

    “你也配阻止我?”成渡冷笑著,從他今天看到沈眠親楚遲硯到現在,就非常的不高興。

    他道︰“如果我非要你要呢?”

    沈眠︰“那就是你有病。”

    都說了不要了,他要是敢要,楚遲硯能放過他?

    成渡偏頭笑了笑︰“我就是有病。”

    一支箭矢飛來,落在了成渡腳邊,楚遲硯的聲音低沉冷冽︰“有病就去治。”

    沈眠看到狗逼來了總算放了心,這回總不會污蔑自己了吧。

    他問楚遲硯︰“我的兔子呢?”

    楚遲硯手里拿了幾只狐狸︰“給你做披風的。”

    沈眠看了眼,然後又道︰“我的兔子呢?”

    楚遲硯︰“我現在帶你去打。”

    沈眠不高興了︰“你沒給我打到!”

    楚遲硯︰“我只是想親自帶你去,不然我控制不住想把他們射死。”

    沈眠︰“……”

    最終他抗議無效,還是被楚遲硯帶上了去騎馬。

    他很害怕,不是害怕騎馬,是害怕孩子。

    “我、我真的怕,你慢一點騎,就等它慢慢走就好了,不要快了,不然我可能會被嚇死的!”

    沈眠交代第十遍。

    楚遲硯只當小皇帝陰影還在,他今天心情好,倒也不為難︰“好。”

    成渡看著地上那只瘸腿的兔子,臉上漸漸布滿冰霜。

    他拿出一把匕首,然後將那只兔子開膛破肚。

    既然不喜歡,就沒必要留著。

    “我們不能走遠了啊,就在這附近。”

    馬確實很慢,跟散步似的。

    沈眠不僅擔心馬走快了,還擔心成渡的暗殺。

    但他又不知道怎麼跟楚遲硯說,明白無故的,他又怎麼會知道?

    “我覺得這里好像有點危險啊。”

    “別走神,不是要找兔子嗎?”

    沈眠︰“我在找啊。”

    “那里。”楚遲硯附在他耳邊說︰“右前方。”

    沈眠定楮一看,躲在草叢中一動一動的,真的是一只兔子。

    還是一只灰色的!

    楚遲硯舉起弓箭。

    沈眠︰“你輕一點啊,別把它射死了。”

    楚遲硯︰“你試試?”

    沈眠搖頭︰“我不會。”

    楚遲硯︰“不是學過幾回嗎,我教你。”

    楚遲硯握著他的手,沈眠的掌心有些汗水,專心致志,突然,蹭——

    一箭射出。

    中了!

    “射中了!”

    楚遲硯跳下馬,伸手把沈眠抱下來︰“去抓吧。”

    沈眠興奮又激動,別人送的和自己射的就是不一樣。

    他小心地靠近那只小兔子,射中的是它的腿,受了一點輕傷,沈眠打算將他帶回去包扎一下。

    “你看……”

    話沒說完,沈眠突然就被楚遲硯撲到了。

    一支箭急馳而過,擦到了楚遲硯的手臂。

    沈眠有種很強的直覺,是成渡。

    周圍突然就站了很多人,楚遲硯也叫了暗衛,暗衛們將楚遲硯和沈眠圍起來,但人數顯然沒有對方多。

    楚遲硯臉色難看︰“有沒有受傷?”

    沈眠搖頭︰“你……”

    “我沒事。”他陰沉著臉,看著自不遠處來的成渡︰“你竟然早就知道我有埋伏,不過肯定沒想到我會帶這麼多人來。”

    “楚遲硯,我這次來,就是要取你性命的。”

    沈眠有種不詳的預感,書里面確實說楚遲硯識破了成渡的計謀,早在事發之前就將成渡的人馬一網打盡,所以成渡最後孤立無援,被楚遲硯殺死。

    但現在呢?

    他覺得劇情有些不同。

    “就憑你?”楚遲硯笑道︰“就是再給你十次機會,你也殺不了我。”

    成渡笑了笑,視線有些飄到了沈眠身上︰“是嗎?那還真要看我的幫手給不給力了。”

    “你不用想著你那群人來救你了,真以為他們都像你一樣?一群草包,”說著,他下令︰“給我上!”

    一群殺手蜂擁而上,刀劍無眼。

    沈眠一手抱著兔子,一手被楚遲硯牽著。

    他發現楚遲硯的手臂漸漸變黑了,那箭上有毒?!

    即便如此,暗衛和楚遲硯一起,那些人也傷不到他們,可是成渡也加了進來。

    楚遲硯並沒有感覺有什麼不妥,但他的手臂漸漸有些使

    不上勁,想必是那支箭的原因。

    擔心小皇帝害怕,他還安慰了一下︰“別怕,這次不要跑了。”

    成渡武功高強,穿過層層暗衛和楚遲硯撕打起來。

    楚遲硯相當于只有一只手卻也能讓成渡進退兩難。

    “你就這些本事?”楚遲硯嗤笑道︰“果然是廢物。”

    成渡︰“我是廢物,但我有寶物。”

    他看向楚遲硯身後,然後笑道︰“眠眠,動手吧。”

    誰都沒有來得及反應。

    匕首穿過了楚遲硯的胸口。

    上面滴著血。

    楚遲硯愣住了,牽著沈眠的手漸漸松開。

    硬生生用內力將匕首從自己的身體里逼了出去。

    他滿眼猩紅,奪過刀,抵在了沈眠脖子上。

    作者有話要說︰我愛狗血,狗血愛我。

    明天就開學了,盡量日更。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6、誤會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6、誤會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