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7、傷心-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47、傷心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47、傷心

    鋒利的刀緊挨著一層薄薄的皮肉, 楚遲硯力氣大,沈眠的脖子上立馬就出現了一道血痕,好像只需再進一步, 就能刺穿。

    聲音嘶啞, 又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絕望︰“沈眠, 你背叛我?”

    沈眠的表情有一些呆滯, 是有些驚恐的, 但他什麼都沒說,楚遲硯的眼楮紅的像是能滴出血來似的。

    他的手緊緊地握住刀柄, 神情狠戾, 不過不管再如何可怕,匕首的位置始終沒有再進一步。

    成渡也怕楚遲硯傷到小皇帝,現在正是最好的行刺時機, 他一鼓作氣,朝著楚遲硯揮掌而去!

    拼盡全力的最後一擊,凌厲的掌風自身後襲來, 楚遲硯到底還是沒下手,轉身和成渡廝殺。

    成渡元氣大傷, 操控人本來就非常耗費精力和功法, 要不是有成嫣的相助, 他說不定都不會這麼簡單的就成功。

    如今楚遲硯受傷, 他也好不到哪兒去。

    身體的負荷已達極限,可他卻覺得楚遲硯好像絲毫沒受影響似的。

    招招快準狠,每一下都直取他的命門。

    兩人的交戰慢慢的進入尾聲,成渡速度慢了下來,一個不留神,當胸被楚遲硯拍了一掌, 吐出一口老血!

    成渡毫不在意,這次殺不了楚遲硯就不殺,但沈眠,他一定要帶走!

    他以最快的速度朝著沈眠奔去,速度快到楚遲硯阻攔不及,沈眠被成渡拉住手腕︰“跟我走!”

    沈眠的神志似是還沒恢復,但成渡也分不出精力去控制他了。

    “不……”

    拒絕的動作雖小,但成渡卻看的清清楚楚。

    他一瞬間臉色煞白,比方才被楚遲硯打傷都還要慘白,但很快,他的臉上就被惱怒和憤恨取代︰“由不得你!”

    說著,他抱起沈眠就想跑,可手都還沒來得及踫上沈眠的腰際,就被一道劍氣砍斷了。

    “啊!”

    他沒忍住痛叫出聲,楚遲硯舉著劍,臉上有些像是走火入魔的癲狂︰“放開他。”

    成渡終是有些退卻了,他松開了沈眠的手,突然,嘈雜聲響起,吳州帶著人馬到了。

    “保護陛下!”

    楚遲硯的軍隊沖了過來,那一刻,成渡知道,自己輸了。

    他不再戀戰,撿起自己的斷臂,看

    了坐在地上的沈眠一眼,然後對著他的人喊道︰“撤!”

    吳州︰“攔住他們!”

    成渡養的都是些死士,雙方力量以及人數的懸殊讓成渡方只能棄車保帥。

    死士一個個死,掩護成渡成功逃走。

    窮寇莫追,吳州連忙去看楚遲硯。

    楚遲硯的臉色也好不到哪兒去,他面色灰白,胸口中了刀傷,手臂上又中了毒箭。

    他用劍抵地,死死盯著沈眠的方向,卻也不說話。

    沈眠也慢慢轉過頭看著他,眼楮里慢慢涌出淚水,他動了動嘴巴,然後暈了過去。

    吳州過去將楚遲硯扶起,雖然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他也有錯︰“陛下,屬下救駕來遲,求陛下……”

    “好了。”楚遲硯的聲音帶著濃濃的倦意,他還是頭一次這麼虛弱,不過周身的肅殺氣勢依舊很強,他眼神陰騖︰“我沒事,先帶他回去。”

    -

    沈眠醒過來的時候在行宮。

    他身上很不舒服,頭也很痛。

    完全記不起之前發生的事情了。

    摸了摸肚子,一切正常。

    只要崽子沒事兒就好。

    皺起鼻子聞了聞,然後他發現自己手上和衣服上都有些血跡,是誰的?

    嗯?他一摸自己的脖子,竟然有繃帶?

    難不成他被人割喉了臥槽?!

    他隱隱能察覺之前肯定發生了什麼大事,大到能掉腦袋的那種,但是他忘記了。

    能有什麼事?

    楚遲硯帶他去射兔子,他們射到了一只灰兔子,然後他下去抓……

    成渡?!

    成渡帶了人刺殺楚遲硯!

    那之後呢?

    沈眠腦袋一片空白,之後楚遲硯怎麼樣,成渡到底殺沒殺成功,他都記不大請了。

    他趕緊下床,先去看看狗逼怎麼樣了。

    剛走到門口,就被士兵攔住了。

    沈眠莫名︰“干嘛啊?我去找楚遲硯。”

    其中一個士兵道︰“陛下吩咐,不許公子離開殿里。”

    沈眠︰“??”

    搞什麼?以前都不的。

    “為什麼?”

    士兵冷冷的︰“陛下吩咐,屬下不知,屬下只負責看好公子。”

    這回沈眠沒辦法了,楚遲硯又在發什麼瘋呢。

    不過看這兩人也不像是好說話的,他暫時壓住了心思,準備等晚上楚遲硯來的時候再問。

    等了一天,到最後吃過晚膳,一等再等,都沒等到楚遲硯來。

    沈眠察覺到不對勁。

    就在這時,王王懷義來了,說是給他請脈。

    這是沈眠被困在這里之後看到的第一個外人,他也顧不上請脈了,忙拉著王懷義問︰“王太醫,你知道陛下怎麼樣了嗎?”

    王懷義本著對沈眠的惻隱之心,又見他問的表情不似作假,心中篤定此事指不定有蹊蹺。

    他臉色沉重,含蓄道︰“陛下情況堪憂,那羌吾的毒罕見非常,謝小侯爺已經在往這邊趕了。”

    “毒?”沈眠驚訝︰“什麼毒?楚遲硯中毒了?怎麼中的?”

    王懷義挺有深意地看了什麼一眼,道︰“公子……當真什麼都不記得了?”

    沈眠奇怪道︰“記得什麼?我應該記得什麼嗎?”

    王懷義也不知道該不該說,他活了大半生,看人臉色的事每天都在做。

    “陛下……自然不會被平常人所傷,羌吾王子膽大包天,行刺聖上,最後也沒討得好,至于陛下……公子大可再想想,到底陛下是怎麼受的傷。”

    “只有毫不設防,才能一擊致命,往往越親近之人,傷得才越深。”

    沈眠︰“……”

    王太醫走後,他坐下來認真想了一會兒。

    但想了很久,他還是什麼都沒想出來,頭還越來越痛。

    王太醫的話是什麼意思?

    楚遲硯會對誰毫不設防?

    不知為何一瞬間福至心靈,沈眠突然想到了自己。

    聯想到了自己身上的血漬,包括脖子的傷口。

    -

    沈眠三天都沒見到楚遲硯。

    三天。

    每天只有這麼大的一點方寸之地,有太醫會定時進來為他把脈,吃的東西也會先征求他的意見。

    每天過得就像行尸走肉般,他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但除了王太醫,沒有誰來告訴他發生了什麼事。

    那天以後,不管他再問什麼,王懷義都閉口不談了。

    沈眠現在是毫無頭緒。

    畢竟這段劇情,小皇帝是沒有參與的。

    而且楚遲硯還受傷了。

    他終于坐不住。

    第五天的時候拼死拼活的,要去見楚遲硯。

    來的人是吳州。

    “公子何事?”

    他不知道該以什麼樣的態度面對沈眠,要不是親

    耳听到,他是怎麼都不會相信小皇帝會殺陛下。

    沈眠感覺到吳州態度的冷淡,也沒辦法︰“到底發生了什麼啊,我真的什麼都記不起來了,楚遲硯為什麼會中毒,是受了很重的傷嗎?”

    吳州︰“公子什麼都忘了?”

    都說自己忘了,可沈眠真的記不起自己忘了什麼︰“我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你就告訴我吧。”

    吳州很奇怪,便如實道︰“公子……刺了陛下一刀,用匕首,刺穿了陛下的胸口。”

    沈眠愣了。

    吳州在開玩笑嗎?

    他?

    他用匕首?

    “我……”

    沈眠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吳州不會騙他的,而且楚遲硯很多天沒有見他了,自然不會用這個開玩笑。

    可是……

    他什麼都不知道。

    吳州看小皇帝臉色不對,心一軟︰“陛下的毒雖然還未解,不過胸口的傷已經好了許多,公子不用擔心。”

    沈眠心里難受︰“那我……能見見他嗎?”

    吳州︰“這事屬下也做不了主,陛下說了不讓您離開殿里,也說過不見你。”

    沈眠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一樣,又悶又疼。

    楚遲硯還從未說過不想見他。

    從來都是他躲著楚遲硯,現在卻變了。

    肚子隱隱有些痛感,沈眠猛地反應過來,不能動氣,不能動氣,他現在並不是一個人。

    “我知道了。”沈眠說話的時候鼻子有些堵,听起來甕聲甕氣的︰“你走吧。”

    到門口時,吳州猶豫了一下︰“晚上陛下吃了藥會睡著,你可以那時候去看他。”

    沈眠心里確實掛念,楚遲硯不常受傷,這次更是意外之中的意外,許多事情超出掌控,沈眠更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殺他。

    但這事兒指定和成渡脫不了干系。

    他再笨也知道,成渡肯定對他下了什麼巫術!

    晚上的時候,沈眠真的去看楚遲硯了。

    吳州在門外守著,看到他來,也沒說什麼。

    沈眠一進去就聞到了一股濃濃的藥味。

    里面光線不強,他有些磕磕絆絆,踫到了凳子來不及疼就要趕緊扶好,生怕把楚遲硯吵醒了。

    好不容易走到了床前,沈眠也時隔了好幾天後,第一次看到楚遲硯的臉。

    他好像瘦了許多,臉上蔓延著一團黑

    氣一樣的,唇色蒼白,呼吸都很淺。

    沈眠內心沒來由的愧疚,狗逼這麼虛弱,都不像狗逼了。

    他在原地站了會兒,不知道該做什麼,就靜靜看著。

    謝思年都來了,應該能好的吧。

    楚遲硯可是主角啊,主角怎麼可能會死。

    他嘆了口氣,然後往回走。

    剛走了兩步,身後就有聲音傳來︰“你來干什麼?”

    楚遲硯早就醒了。

    他就想看看小皇帝要做什麼,但很令人失望。

    沈眠有些被嚇到,他在想是不是自己吵到了楚遲硯休息。

    “我、我就是想來看看你。”

    楚遲硯冷笑道︰“看我干什麼?看我有沒有早點死?”

    他說話尖酸刻薄,沈眠听著心里就跟被針扎了一樣。

    “不是……”沈眠慌亂的解釋道︰“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真的不記得我做過的事情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那樣,但我不是真的想殺你的。”

    “是嗎?”楚遲硯並沒有露出多驚訝的表情。

    “是啊。”沈眠︰“我肯定是被控制了,我真的不知道,我的意識都不是我自己的。”

    “成渡的眼楮有催眠的能力,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楚遲硯早就發現了不對,小皇帝平時是什麼樣,他都清楚,他淡漠道︰“不過陛下,如果不是你早就有殺我的心思,又怎麼會受他操控?”

    楚遲硯冷冷的,臉上都是失望︰“與其說是他操控了你,倒不如說是……圓了你的心願。”

    沈眠不喜歡楚遲硯用這樣的表情看他。

    雖然狗逼平時也很狗很討厭,但他更不喜歡這樣。

    這樣讓他透不過氣來。

    “不是這樣的……”

    沈眠想解釋,但又不知道從何說起,楚遲硯好像篤定了他的想法一樣。

    他急得想哭。

    楚遲硯無動于衷,也不想听︰“你滾吧,我不想看到你。”

    作者有話要說︰下一章,請期待。

    今天沒了,今天開學,忙。

    沈眠內心沒來由的愧疚,狗逼這麼虛弱,都不像狗逼了。

    他在原地站了會兒,不知道該做什麼,就靜靜看著。

    謝思年都來了,應該能好的吧。

    楚遲硯可是主角啊,主角怎麼可能會死。

    他嘆了口氣,然後往回走。

    剛走了兩步,身後就有聲音傳來︰“你來干什麼?”

    楚遲硯早就醒了。

    他就想看看小皇帝要做什麼,但很令人失望。

    沈眠有些被嚇到,他在想是不是自己吵到了楚遲硯休息。

    “我、我就是想來看看你。”

    楚遲硯冷笑道︰“看我干什麼?看我有沒有早點死?”

    他說話尖酸刻薄,沈眠听著心里就跟被針扎了一樣。

    “不是……”沈眠慌亂的解釋道︰“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真的不記得我做過的事情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那樣,但我不是真的想殺你的。”

    “是嗎?”楚遲硯並沒有露出多驚訝的表情。

    “是啊。”沈眠︰“我肯定是被控制了,我真的不知道,我的意識都不是我自己的。”

    “成渡的眼楮有催眠的能力,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楚遲硯早就發現了不對,小皇帝平時是什麼樣,他都清楚,他淡漠道︰“不過陛下,如果不是你早就有殺我的心思,又怎麼會受他操控?”

    楚遲硯冷冷的,臉上都是失望︰“與其說是他操控了你,倒不如說是……圓了你的心願。”

    沈眠不喜歡楚遲硯用這樣的表情看他。

    雖然狗逼平時也很狗很討厭,但他更不喜歡這樣。

    這樣讓他透不過氣來。

    “不是這樣的……”

    沈眠想解釋,但又不知道從何說起,楚遲硯好像篤定了他的想法一樣。

    他急得想哭。

    楚遲硯無動于衷,也不想听︰“你滾吧,我不想看到你。”

    作者有話要說︰下一章,請期待。

    今天沒了,今天開學,忙。

    沈眠內心沒來由的愧疚,狗逼這麼虛弱,都不像狗逼了。

    他在原地站了會兒,不知道該做什麼,就靜靜看著。

    謝思年都來了,應該能好的吧。

    楚遲硯可是主角啊,主角怎麼可能會死。

    他嘆了口氣,然後往回走。

    剛走了兩步,身後就有聲音傳來︰“你來干什麼?”

    楚遲硯早就醒了。

    他就想看看小皇帝要做什麼,但很令人失望。

    沈眠有些被嚇到,他在想是不是自己吵到了楚遲硯休息。

    “我、我就是想來看看你。”

    楚遲硯冷笑道︰“看我干什麼?看我有沒有早點死?”

    他說話尖酸刻薄,沈眠听著心里就跟被針扎了一樣。

    “不是……”沈眠慌亂的解釋道︰“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真的不記得我做過的事情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那樣,但我不是真的想殺你的。”

    “是嗎?”楚遲硯並沒有露出多驚訝的表情。

    “是啊。”沈眠︰“我肯定是被控制了,我真的不知道,我的意識都不是我自己的。”

    “成渡的眼楮有催眠的能力,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楚遲硯早就發現了不對,小皇帝平時是什麼樣,他都清楚,他淡漠道︰“不過陛下,如果不是你早就有殺我的心思,又怎麼會受他操控?”

    楚遲硯冷冷的,臉上都是失望︰“與其說是他操控了你,倒不如說是……圓了你的心願。”

    沈眠不喜歡楚遲硯用這樣的表情看他。

    雖然狗逼平時也很狗很討厭,但他更不喜歡這樣。

    這樣讓他透不過氣來。

    “不是這樣的……”

    沈眠想解釋,但又不知道從何說起,楚遲硯好像篤定了他的想法一樣。

    他急得想哭。

    楚遲硯無動于衷,也不想听︰“你滾吧,我不想看到你。”

    作者有話要說︰下一章,請期待。

    今天沒了,今天開學,忙。

    沈眠內心沒來由的愧疚,狗逼這麼虛弱,都不像狗逼了。

    他在原地站了會兒,不知道該做什麼,就靜靜看著。

    謝思年都來了,應該能好的吧。

    楚遲硯可是主角啊,主角怎麼可能會死。

    他嘆了口氣,然後往回走。

    剛走了兩步,身後就有聲音傳來︰“你來干什麼?”

    楚遲硯早就醒了。

    他就想看看小皇帝要做什麼,但很令人失望。

    沈眠有些被嚇到,他在想是不是自己吵到了楚遲硯休息。

    “我、我就是想來看看你。”

    楚遲硯冷笑道︰“看我干什麼?看我有沒有早點死?”

    他說話尖酸刻薄,沈眠听著心里就跟被針扎了一樣。

    “不是……”沈眠慌亂的解釋道︰“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真的不記得我做過的事情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那樣,但我不是真的想殺你的。”

    “是嗎?”楚遲硯並沒有露出多驚訝的表情。

    “是啊。”沈眠︰“我肯定是被控制了,我真的不知道,我的意識都不是我自己的。”

    “成渡的眼楮有催眠的能力,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楚遲硯早就發現了不對,小皇帝平時是什麼樣,他都清楚,他淡漠道︰“不過陛下,如果不是你早就有殺我的心思,又怎麼會受他操控?”

    楚遲硯冷冷的,臉上都是失望︰“與其說是他操控了你,倒不如說是……圓了你的心願。”

    沈眠不喜歡楚遲硯用這樣的表情看他。

    雖然狗逼平時也很狗很討厭,但他更不喜歡這樣。

    這樣讓他透不過氣來。

    “不是這樣的……”

    沈眠想解釋,但又不知道從何說起,楚遲硯好像篤定了他的想法一樣。

    他急得想哭。

    楚遲硯無動于衷,也不想听︰“你滾吧,我不想看到你。”

    作者有話要說︰下一章,請期待。

    今天沒了,今天開學,忙。

    沈眠內心沒來由的愧疚,狗逼這麼虛弱,都不像狗逼了。

    他在原地站了會兒,不知道該做什麼,就靜靜看著。

    謝思年都來了,應該能好的吧。

    楚遲硯可是主角啊,主角怎麼可能會死。

    他嘆了口氣,然後往回走。

    剛走了兩步,身後就有聲音傳來︰“你來干什麼?”

    楚遲硯早就醒了。

    他就想看看小皇帝要做什麼,但很令人失望。

    沈眠有些被嚇到,他在想是不是自己吵到了楚遲硯休息。

    “我、我就是想來看看你。”

    楚遲硯冷笑道︰“看我干什麼?看我有沒有早點死?”

    他說話尖酸刻薄,沈眠听著心里就跟被針扎了一樣。

    “不是……”沈眠慌亂的解釋道︰“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真的不記得我做過的事情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那樣,但我不是真的想殺你的。”

    “是嗎?”楚遲硯並沒有露出多驚訝的表情。

    “是啊。”沈眠︰“我肯定是被控制了,我真的不知道,我的意識都不是我自己的。”

    “成渡的眼楮有催眠的能力,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楚遲硯早就發現了不對,小皇帝平時是什麼樣,他都清楚,他淡漠道︰“不過陛下,如果不是你早就有殺我的心思,又怎麼會受他操控?”

    楚遲硯冷冷的,臉上都是失望︰“與其說是他操控了你,倒不如說是……圓了你的心願。”

    沈眠不喜歡楚遲硯用這樣的表情看他。

    雖然狗逼平時也很狗很討厭,但他更不喜歡這樣。

    這樣讓他透不過氣來。

    “不是這樣的……”

    沈眠想解釋,但又不知道從何說起,楚遲硯好像篤定了他的想法一樣。

    他急得想哭。

    楚遲硯無動于衷,也不想听︰“你滾吧,我不想看到你。”

    作者有話要說︰下一章,請期待。

    今天沒了,今天開學,忙。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7、傷心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7、傷心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