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8、失火-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48、失火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48、失火

    真是活久見。

    沈眠沒想到楚遲硯有一天竟然也會跟他說這樣的話。

    若說剛才他還對這狗逼有點愧疚。

    現在就啥也沒有了。

    搞什麼?

    他又不知道這些事情, 又不是他主觀意見上想做的,他也是□□控了呀,這不道歉來了嗎?

    狗逼受傷了還是這樣咄咄逼人。

    一點都不會用理性的想法思考。

    “你夠了啊, 都說了我不是故意的, 我都不記得了,你也說了, 你也是第一次發現成渡會催眠,我意志力這麼差, 又沒有武功, 我肯定是堅持不住的, 而且我怎麼會殺你啊?我要真想殺你就不會來看你了,倒是你整天想著要殺我來著, 那、那我也沒怪你啊。”

    沈眠也不高興了,楚遲硯都想到了是成渡的問題,竟然還對他惡語相向。

    退一步說, 就算他有這樣的想法也不奇怪啊,狗逼哪一件事兒是人干的了?他只是想想而已, 從來都沒付諸行動,連想想也有錯?

    楚遲硯像是看笑話般的︰“你怪我?沈眠, 就算我想殺你,你以為你能阻止嗎?”

    沈眠︰“……”

    “那你是什麼意思?你也知道不是我的問題了,你到底還在糾結什麼?”

    楚遲硯也不知道自己在糾結什麼。

    他怪成渡, 也怪沈眠。

    如果小皇帝的意志力再堅定一點,對成渡的戒備心再強一點, 事情都不會如此發展。

    再者,這麼久了,難道自己對他什麼樣真的看不出來?

    沈眠心里對他還是怨恨。

    他何時這樣狼狽過, 這一切都拜小皇帝所賜。

    “所以讓你滾。”楚遲硯道︰“若是想死,哪里都是你的斷頭台。”

    “不管是不是受人操控,你犯得罪,早就不知道夠死幾回了。”

    沈眠真的被氣死了,肚子都在隱隱作痛,他強行令自己平靜下來,反正現在狗逼也听不進他說的話,走就走吧!

    哼!

    他沒再說什麼,轉過身直接走了。

    小皇帝走後,楚遲硯一人面對著空蕩蕩的房間,猛地,出手震碎了一旁的花瓶,一聲悶哼,嘴角印出些淡淡的血跡。

    -

    沈眠剛回去還沒兩分鐘,謝思年就來了。

    因為相親這事兒,謝思年不得已

    回封地躲了幾天,要不是這回楚遲硯受了重傷,他還準備躲兩天。

    “怎麼愁眉苦臉的?”謝思年笑了笑,沈眠臉上多了些肉,看來日子過得還不錯。

    “你不知道楚遲硯受傷了?”

    “我知道。”謝思年︰“不過他受他的傷,跟你開不開心有什麼關系?”

    沈眠︰“……”

    “哈哈哈哈……”謝思年拉過他坐在凳子上︰“行了小眠眠,你一苦著臉都不甜了,你擔心什麼,反正都是成渡的鍋,和你有什麼關系?”

    沈眠有些耿耿于懷︰“可是楚遲硯又不這樣想。”

    “那是他的事,”謝思年幫他把脈︰“隨他怎麼樣想都好,他要是趕你走,你來找我就行。就算不做小侯爺,憑我自己的積蓄,養幾個你都沒問題。”

    沈眠覺得謝思年腦子有些病病,先不說他現在懷著孩子,他不是楚遲硯的好基友嗎?這樣……怎麼更像是損友?

    謝思年絲毫不覺得有什麼問題︰“脈象有些弱,你最近不要情緒波動太大,放寬心,別郁結,要想清楚,你現在又不是一個人,他也能感知你的情緒的。”

    沈眠有些緊張︰“他沒事吧?”

    “沒事,挺健康活潑的。”謝思年笑道︰“挺像你。”

    “像我才好。”沈眠摸了摸肚子︰“要是遺傳到了楚遲硯那狗逼,出去可是要挨打的。”

    謝思年︰“……”

    就楚遲硯那個狗樣,動不動就喊打喊殺,好不容易去關心一下還不領情。

    真是嗶狗了。

    懷個孕還要心驚膽顫的,他不敢想象,要是以後被楚遲硯發現孩子的存在,自己會死的有多麼慘。

    算了,反正狗逼也不要孩子,現在又正恨著自己,說不定逃起來就容易了很多,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沈眠決定,找個機會,逃了!

    單親爸爸ing。

    -

    楚遲硯好了。

    謝思年可是神醫。

    不是吹的。

    沈眠還是出不去,被看得很緊。

    謝思年每天都會來他這里診脈,有時候也會告訴他狗逼的情況。

    雖然這件事並不是他的錯,但不管怎麼說,和自己也有點關系,問問總沒有問題。

    “快好了,三天後就能一樣欠揍了。”

    沈眠稍微放了點心,道︰“那你可真厲害。

    ”

    謝思年搖頭︰“不是我厲害。”

    他道︰“不是有個叫什麼成嫣的麼,畢竟是她們羌吾的毒,她有辦法能解。”

    成嫣?

    沈眠︰“什麼辦法啊?”

    謝思年︰“這個我也不清楚,听說是秘術,給了一個叫血凝丸的東西,楚遲硯吃了之後,毒倒是真解了。”

    沈眠由衷感嘆︰“那真是挺厲害的,不過為什麼不早點拿出來啊,楚遲硯都中了好多天毒了。”

    果然男女主總會靠一些特殊的辦法聯系起來,雖然這個橋段十分的狗血和老套。

    謝思年表情認真起來︰“因為那血凝丸制作復雜不說,材料也十分新奇。”

    他的表情有些冷︰“用的是羌吾王室的心頭血。”

    三天後,大部隊回宮。

    沈眠現在都是一個人坐馬車了。

    楚遲硯也沒騎馬,和成嫣坐一起去了。

    成嫣才用心頭血救了他,想必這狗逼現在正感恩戴德,恨不得把人往天上寵來著。

    氣死了。

    氣死了氣死了!

    沈眠說不準為什麼氣,但就是氣死了!

    按理說沒有狗逼的騷。擾他應該很開心,但不知是不是習慣了,心里倒還覺得空落落的。

    他強迫自己不再去想,反正以後也要離開的,可不能養成這種壞習慣。

    回了宮,沈眠就被送回了朝陽宮。

    下馬車的時候楚遲硯一眼都沒看過他,直接被成嫣扶著就走了。

    沈眠憤憤地瞪了他們一眼,然後眼不見心不煩,也轉身走了。

    日子還像往常一樣,沈眠也在慢慢習慣沒有楚遲硯的日子。

    自從回宮,左右也快十天了,他和楚遲硯沒有見過一面。

    這倒也不是什麼大事兒。

    雖說前幾天都還不習慣,但後面也還好。

    若說唯一的弊端,就是半夜的時候想吃東西沒人給他叫御膳房做了。

    晚上餓肚子還是很痛苦的。

    沈眠是個很善于調解自己的人,雖然所處的環境他不能選擇,但他至少知道怎麼樣能讓自己最開心。

    白天還是吃嘛嘛香,時不時的還和謝思年交流一下育兒經驗。

    他能感覺到有個小東西在自己的肚子里慢慢變大,突然就多了一種責任感,雖然不能給孩子完整的家庭,但他會給他全部的愛的。

    畢

    竟他的狗爹也沒什麼好說的,說不定瘋起來連他自己親兒子也殺。

    -

    “今日公子吃了三碗飯,喝了五杯水,和小侯爺吹了一下午的牛,然後就是睡覺、吃零食、喝水、睡覺。”

    楚遲硯懷里抱了只灰兔子靜靜听著,那兔子瑟瑟發抖一動不敢動。

    “你覺得他心情如何?”

    吳州摸不準︰“心情……屬下覺得公子的心情應該不錯,听人回稟,公子今日在和小侯爺交談時,笑得甚是開心。”

    “嘖。”楚遲硯不悅︰“以後除了給沈眠看病,不準謝思年再進宮來了,就算看病也不能讓他在朝陽宮里久待。”

    吳州心里忍不住腹誹,陛下真是越來越口是心非了。

    但他也只敢想想,等到說的時候就變成了︰“屬下遵旨。”

    門外有了敲門聲,有人稟報︰“陛下,成嫣公主求見。”

    “她來干什麼?”楚遲硯臉上肉眼可見的不耐煩︰“讓她進來吧。”

    成嫣換上了大周的服飾,她面容姣好,看起來盈盈動人。

    “參見陛下。”

    楚遲硯冷冷的︰“有事?”

    成嫣面色如常︰“我給陛下炖了湯,不知合不合陛下口味。”

    楚遲硯︰“不必多此一舉,你送來我也不會喝,倒是浪費糧食,若是沒事,給冷宮的太監宮女們送去,那群生活在最底層黑暗得東西們,想必很喜歡。”

    他這話說的難听,成嫣忍不住紅了眼眶︰“陛下……”

    “怎麼?”楚遲硯臉上浮上一層陰霾︰“你還不滿意?”

    “這是我的一片心意……”

    “你的心意值幾個錢?”楚遲硯打斷她︰“別以為你交出解藥就能讓我對你怎樣,我想殺你,你交與不交,結果都是一樣,別試圖在我身上動心思,你哥哥、你的族人,總有一天會死在我手里。”

    成嫣無動于衷,還是含著一層水光看著楚遲硯︰“成嫣自從被羌吾獻給陛下的那一天起就是陛下的人了,不論陛下承不承認,嫣兒活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

    楚遲硯只覺得惡心,不過要是換個人能這麼說,或許就不太一樣。

    “滾吧,你看的我想吐。”

    吳州︰“……”

    成嫣一瞬間臉色煞白,福了身︰“嫣兒告退。”

    這天晚上,

    正在睡夢中的沈眠迎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楚遲硯冷漠地看著熟睡還打著小鼾聲的小皇帝,一時不知道是氣得更多還是無奈更多。

    小皇帝睡得挺香。

    一點都沒有因為他不在身邊而不習慣。

    所以說自己是可有可無的麼?

    不知想到了什麼,他猛地一揮袖,然後憤然離開。

    來了個寂寞。

    第二天一早,沈眠按照生物鐘醒來,一醒來就听到了一個重磅消息。

    楚遲硯要封成嫣為妃了。

    說成嫣救駕有功,理應有賞。

    沈眠說不清听到消息後他是什麼感覺,說不在乎呢又有那麼一點在乎,但多在乎又說不上。

    這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兒,雖說書里的劇情變了又變,但男女主的感情線倒是沒怎麼變。

    沈眠知道自己做不了什麼,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愛護自己,愛護他肚子里崽子。

    封妃沒他什麼事,他就安安靜靜地待在自己的宮殿,等著每天最喜歡的時刻,吃飯。

    但今天好像沒等到。

    來的是成嫣。

    她臉上是壓抑不住的欣喜,精致的妝容看起來美若天仙。

    沈眠不知道這個時候她來這里是什麼意思。

    “有事嗎?”

    “大膽!”成嫣身旁的宮女喝道︰“這是麗妃娘娘,區區男寵而已,見了娘娘還不行禮?”

    沈眠當然不可能行禮。

    這女人一看就是來炫耀來了。

    他就算是看到楚遲硯都沒行禮,更不用說只是一個成嫣了。

    沈眠︰“你有事?”

    成嫣不生氣,得體地笑了笑︰“我知道你不開心,不過陛下不是你一個人的,身為皇家,開枝散葉才是大事,不過陛下畢竟將你收入後宮,雖然沒有名分,但今後我也會好好對你的。”

    沈眠︰“???”

    “哦。”沈眠︰“你不用這麼想,你想要楚遲硯給你就是,我感謝你還來不及呢,你當他是寶但我不是,我又不喜歡他,不管他納多少妃子,生多少孩子,和我都沒關系。”

    成嫣認為沈眠就是在嘴硬︰“何必如此,你就是說傷心想哭,我也不會笑話你。”

    沈眠︰“你才是笑話吧。”

    不知道為什麼,沈眠就是想懟她。

    這個女人,他真的一點好感都沒有。

    “陛下,

    咱還進去嗎?”吳州小心翼翼地問楚遲硯。

    楚遲硯臉上冒了些怒氣︰“回去。”

    “是。”

    -

    上午剛見過成嫣,晚上就見到了楚遲硯。

    這心塞的。

    沈眠差不多都有半個月沒看到這狗逼了。

    本來語氣該好些,但一想到今天成嫣的樣子,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你來干什麼?”沈眠不看他。

    楚遲硯︰“你問這句話,不覺得最沒有立場?”

    他走到沈眠面前,捏住他的下巴︰“整個大周皇宮都是我的,你才是最該感恩戴德的那個。”

    沈眠打掉他的手︰“我為什麼要感恩戴德,是你硬把我關在這里了,你要是不想見我,那放我走,反正我、我也不想待在這里!”

    楚遲硯︰“你憑什麼走?這都是你欠我的,你犯的錯就該你來彌補。”

    沈眠︰“我有什麼錯啊?!”他眼眶發紅︰“你就是怪我刺你的那一劍,要是氣不過,你也刺我一刀好了,我不欠你的,刺完不管我有沒有活著,你都要放我走!”

    “沈眠!”楚遲硯陰沉著臉︰“你以為我不敢殺你?”

    沈眠癟著嘴巴,哽咽道︰“你什麼都敢,不敢的只有我而已。”

    楚遲硯看小皇帝可憐兮兮的,可說出來的話卻也是一樣的氣人。

    他本來氣都消了,想著封成嫣來刺激一下沈眠,若是沈眠來找他哭鬧一番,說不讓他封妃,那他就不封了,可不僅什麼都沒等到,還听到這麼一堆話。

    楚遲硯去親沈眠,但小皇帝一直掙扎,楚遲硯狠心咬了他一口,道︰“成嫣確實比你溫柔,也比你更適合皇後之位。”

    沈眠心里有氣,嫌棄的擦了擦嘴巴︰“你放心,我也看不上做你的皇後,咱們只是簡單的rou體關系而已。”

    “你就這麼覺得?”

    “對!”

    “呵。”楚遲硯冷笑一聲︰“看來陛下還是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還是我對你太好了,供你好吃好喝,沒想到到頭來卻養了一個白眼狼。”

    沈眠剛想反駁,楚遲硯就道︰“來人——”

    他似笑非笑的看著沈眠,眼里一片冰冷︰“把公子送到冷宮。”

    -

    沈眠就這麼被送到了冷宮。

    和朝陽宮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而且這冷宮

    恰好就是小皇帝在宮里住過的。

    真是,轉來轉去都到一個地方了。

    楚遲硯沒有給他配備下人,所有的事情都要他自己做。

    這里灰又多,蜘蛛也多,蜘蛛網也多。

    陰森森的,就像鬼屋。

    沈眠很冷,也很累,但他不能睡,床都是髒的,他也害怕,不敢閉眼楮。

    找了個牆角蹲下,剛一蹲下腳背上就爬過了幾只嘰嘰喳喳地東西。

    “啊!”

    沈眠嚇了一跳,原來是老鼠。

    “呼。”沈眠自我安慰︰“小事小事。”

    他沒想到這狗逼真的這麼狠,哼,死磕就死磕!

    楚遲硯在暗處,想想還是覺得不放心,走了出去︰“知道錯了嗎?”

    沈眠沒想到這狗逼會跟來,心里一瞬間都有了點安全感,但這件事他不想服軟︰“我有什麼錯,我才沒有錯,只有你在無理取鬧!”

    楚遲硯皺眉,小皇帝真是嘴硬。

    但這次,他不會再慣著了。

    “這可是你說的,”楚遲硯冷笑︰“總有你求我的那一天。”

    沈眠也倔強的很︰“我才不會!”

    -

    人 起來的時候,就連冷宮也能待下去。

    比如沈眠。

    雖然人在冷宮,但吃的還是沒有變,所以除了睡覺不塌好睡,其余的時候,沈眠還是很開心的。

    但慢慢的,他發現,吃的食物越來越差,已經全部都是他不喜歡吃的了,還難以下咽。

    “為什麼又是這些啊?”沈眠問送飯的太監。

    “冷宮還配吃什麼好東西?有的吃就不錯了!”

    老太監尖酸刻薄,沈眠倒不至于跟他置氣。

    郁悶的接過飯菜,他真的很餓,就算自己不吃肚子里的那個也要吃,可是剛吃兩口就吐了。

    太難吃了。

    他看著那堆烏漆麻黑的東西,眼淚就這麼不爭氣的流下來,狗逼楚遲硯,竟然克扣他的吃食!

    老太監沒能活著走回房間,在一個轉角,被抹了脖子。

    “公子瘦了,因為飯菜不好吃還哭了。”

    楚遲硯︰“嗯。”

    吳州︰“要不要把公子接回來?”

    楚遲硯沒說話,他也不想這麼懲罰小皇帝,可誰讓沈眠不听話?

    沈眠沒想到有一天會看到成嫣和楚遲硯一起來。

    回想這幾天的悲慘日子,他真的快氣

    死了。

    吃不好穿不好睡不好。

    現在還要被氣!

    楚遲硯站在不遠處,似乎也對瘦了一大圈的小皇帝有些不滿︰“知道錯了嗎?”

    沈眠沒說話。

    楚遲硯︰“如果你跟我認個錯,我就什麼都不計較,還像以前那樣對你。”

    沈眠忍住想哭的沖動︰“我沒有錯。”

    他又倔強又脆弱,眼里包了一筐子眼淚,也堅決不流出來。

    成嫣道︰“沈公子,你就別惹陛下生氣了。”

    沈眠不再說話,把身體都轉過去了。

    拒絕的態度很明顯。

    “好。”楚遲硯很失望,也十分冷淡︰“那你就繼續待著吧。”

    從那天後。

    楚遲硯真的再也沒看過沈眠。

    他在跟自己置氣。

    也在和沈眠置氣。

    宴會上觥籌交錯,成嫣湊上去給他倒了杯酒︰“陛下。”

    楚遲硯臉色極冷,睨了她一眼︰“滾。”

    成嫣神色正常,退了一點。

    門外有人急急忙忙地沖進來。

    “陛下!”

    “春寒宮走水了!”

    春寒宮,冷宮。

    沈眠住在那里。

    作者有話要說︰這兩天真的非常忙,但我沒有請假的情況下,我一定會更,只是時間沒辦法保證,這個沒什麼好說的。

    這兩章會精修,不合理的地方會修改。

    明天開題答辯結束。

    吃不好穿不好睡不好。

    現在還要被氣!

    楚遲硯站在不遠處,似乎也對瘦了一大圈的小皇帝有些不滿︰“知道錯了嗎?”

    沈眠沒說話。

    楚遲硯︰“如果你跟我認個錯,我就什麼都不計較,還像以前那樣對你。”

    沈眠忍住想哭的沖動︰“我沒有錯。”

    他又倔強又脆弱,眼里包了一筐子眼淚,也堅決不流出來。

    成嫣道︰“沈公子,你就別惹陛下生氣了。”

    沈眠不再說話,把身體都轉過去了。

    拒絕的態度很明顯。

    “好。”楚遲硯很失望,也十分冷淡︰“那你就繼續待著吧。”

    從那天後。

    楚遲硯真的再也沒看過沈眠。

    他在跟自己置氣。

    也在和沈眠置氣。

    宴會上觥籌交錯,成嫣湊上去給他倒了杯酒︰“陛下。”

    楚遲硯臉色極冷,睨了她一眼︰“滾。”

    成嫣神色正常,退了一點。

    門外有人急急忙忙地沖進來。

    “陛下!”

    “春寒宮走水了!”

    春寒宮,冷宮。

    沈眠住在那里。

    作者有話要說︰這兩天真的非常忙,但我沒有請假的情況下,我一定會更,只是時間沒辦法保證,這個沒什麼好說的。

    這兩章會精修,不合理的地方會修改。

    明天開題答辯結束。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8、失火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8、失火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