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假死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49、假死

    等楚遲硯趕到春寒宮時, 那里早已經是一片火光了。

    大火沖天,破舊的宮殿早已不復往日模樣。

    到處是燃燒著的斷壁殘垣,煙味漫天, 現場救火的許多人都難以招架。

    宮女太監紛紛抱著水桶接水滅火, 但對于能燒透一座宮殿的火勢來說,那只能稱得上是杯水車薪。

    楚遲硯一去就拉住了一個人問︰“沈眠呢?!”

    那太監連忙跪下︰“回陛下, 這大火不知道為什麼就燒起來了,冷宮人少, 又是深夜, 所以未能及時被人發現。”

    楚遲硯不想听廢話, 一腳踹開那個太監︰“所以沈眠呢?”

    那太監吐出一口血來︰“我們沒看到公子跑出來,火勢沒那麼大時有人沖進去看過, 他看到公子在殿內,不過火還是太大了,根本不能把公子救出來……公子……公子……”

    根本不用听他接下來要說什麼。

    不過就是沒跑出來。

    這麼大的火, 燒了這麼久,小皇帝沒跑出來……

    沒跑出來麼?

    為什麼會跑不出來?

    火光把他的臉映得泛紅, 跳躍的火舌就是在給他最大的嘲笑。

    楚遲硯看著那漫天的火光,臉上無甚表情, 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吳州有些擔心陛下會跑進去,他當然知道小皇帝在里面,可是最佳的時間都麼有跑出來, 現在已經過去不知道多久了,要是還活著, 又怎麼會一點動靜都沒有?

    就算現在進去,也改變不了什麼。

    “這麼大的火,公子沒有武功, 可能撐不到這個時候……”

    “嗯。”楚遲硯神色淡淡,那麼大的火,如果沈眠真的在里面,他比誰都知道沈眠活不下來。

    也不能說是傷心,也不是說不傷心。

    沈眠是能帶動他的情緒,不管生氣也好,盡興也罷。

    所以現在真的人沒了,多少有點可惜。

    他只是想給小皇帝一點教訓而已,只要沈眠肯像以前一樣服個軟求求他,他肯定能消氣,他還會和以前一樣,給沈眠最好的生活。

    大火燒了一夜,再杯水車薪也還是被撲滅了。

    吳州看了看被燒得一團黑的宮殿,心里也不好過。

    坦白說,他覺得有沈眠在身邊,陛下還是不一樣

    的。

    雖然陛下老是威脅小皇帝要殺他,可那都不是真正的殺意。

    只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陛下,要派人進去看看有什麼東西嗎?”

    楚遲硯︰“去看看。”

    沒一會兒,幾人搬出了一具尸體。

    一具被燒得面目全非,已經完全成了一具焦尸的尸體。

    吳州不敢說話,楚遲硯也沒說話。

    從昨晚上他坐下開始,臉上就沒了表情。

    他靜靜地看著這具尸體,身形和沈眠極為的相似。

    他淡淡道︰“負責看著冷宮的人呢?”

    吳州︰“都捉起來了,會一個個審問。”

    “不用審問了”,楚遲硯站了起來,邊往回走,邊道︰“全部凌遲,株連九族。”

    -

    沈眠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一個山洞里。

    身下墊著稻草,身旁還點著一堆火。

    他有些懵,完全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怎麼一下就從冷宮轉移到這個地方了?

    楚遲硯那狗逼換陣地了?

    他稍微坐起來些,頭暈暈的,回想了一下之前發生的事。

    他像往常一樣接過太監手里的飯菜,還感嘆了一下今天的飯菜看起來都很不錯,吃的正香,吃完以後困的很就去睡覺了,然後一覺醒來就在這里了。

    ?

    那飯菜有問題。

    他現在才反應過來,那太監看起來特別眼生,以前都沒見到過。

    不過給他送菜的太監也換了好幾個了,他也就沒怎麼注意。

    原來宮里也早就混進了奸細?

    自己難道是被人給綁架了?

    如果是被人綁架,他想不出被綁架的理由。

    用他威脅楚遲硯是用不上了,自己都被打入了冷宮,這地位可想而知,那還能因為什麼?

    沈眠百思不得其解。

    不想了,不管原因是因為什麼,那人陰差陽錯倒也把自己給帶出來。

    沈眠趁機回想了一下時間線,按照書里說的,這段時間恰好就是書里的小皇帝郁郁而終的日子。

    原著里他也是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惹了楚遲硯生氣,周圍的人對他就開始變差了,經常惡語相向。

    小皇帝心理防線脆弱,陸準遠在邊關,他沒有一個能讓他感到感到安心的人,很快就崩潰,又染上風寒,不久就因為身體和心理的兩層攻擊

    ,英年早逝。

    不過沈眠覺得還好,至少他和小皇帝還是不一樣的。

    他不會郁郁,也不會這麼早死。

    他摸了摸肚子,除了有點餓,好像沒什麼事。

    這崽子可真堅強。

    干脆小名就叫金剛葫蘆娃好了。

    或者叫小金剛?

    可行。

    他也不打算再回皇宮里,楚遲硯反正也正煩他,回去也是心驚膽戰。

    只是以後有些困難,畢竟要養活自己,還要養活孩子。

    啊。

    為什麼穿個書還要帶娃,帶娃就算了還要他自己生?

    好在也不是捉襟見肘,他本來也打算找個機會逃跑,為了以防萬一,身上隨時帶了些值錢的小玩意兒,連那狗逼給自己的玉佩他也給帶出來了。

    可以賣錢。

    他收拾了一下,正準備往外走時,洞門口就走來一個人。

    背著光,沈眠看不大清,直到那人走近了,他才瞪大眼楮。

    楚懷逸?

    “怎麼是你?”沈眠有些驚訝,他還以為太子早死了。

    “你以為還有誰?”楚懷逸看起來變了很多,一點都不像以前那養尊處優的太子殿下。

    他的右眼戴了只眼罩,整個人瘦骨嶙峋,看起來虛弱不堪。

    氣質看起來也比以前更加的猥瑣了。

    沈眠看他這樣子,不知道為何心里就涌出了一個猜想,這人……好像吸了du啊。

    不過古代應該沒有那東西吧,楚懷逸在外逃竄的這些日子發生了什麼,為什麼能出現在這里?

    沈眠對他還是非常警惕的︰“是你把我帶出來的?”

    楚懷逸笑了笑,一點都不好看,他道︰“是啊,沒想到吧,不過我更沒想到,楚遲硯都那樣對你了,你竟然還願意呆在他身邊,哪怕是在冷宮過那種豬狗不如的日子都行,”他臉上帶了些嘲意︰“沈眠,你也不過如此嘛,成渡說你人盡可夫,如今看來,真像是在裝清純。”

    沈眠對他的嘲笑無動于衷,md,原來成渡畜生還這麼說過自己,果然不是人!

    他道︰“你管我是不是在裝,反正和你都沒關系,你把我帶出來干什麼?”

    要說出于好心,他打死也不信。

    楚懷逸像是沒達到自己的目的,仍舊自顧自道︰“你現在對楚遲硯來說已經算一個死人了。”

    沈眠

    ︰“你什麼意思?”

    楚懷逸︰“我放了一把火,找了個尸體進去,讓楚遲硯認為那是你。”

    “楚遲硯知道你死了,他以為你被大火燒死了,但他任何表示都沒有,該吃吃該喝喝該睡睡,你對他就是一個可有可無的東西,所以你也別幻想著他會來救你。”

    事實如此,沈眠也不是多意外。

    只是狗比真的好狠啊,就沒有心。

    沈眠也想得通,他不是那種非要死去活來死纏爛打的性子︰“哦,所以呢?我又不在乎,本來我和楚遲硯就沒什麼關系,所以你把我帶出來做什麼?”

    楚懷逸憤憤地看了他一眼,若不是現在形勢所逼,成渡手里又握著他的命脈,他早就把沈眠給上了,哪兒能容忍他這麼張狂!

    不得不說,即便知道沈眠人盡可夫,又被楚遲硯唾棄,但那張臉,膚白如瓷,明眸皓齒,不管什麼時候都能吸引著他。

    罷了,只要人出來,就還有機會。

    “成渡讓我帶你去見他,他現在受了重傷,不然就親自來抓你了。”

    “成渡?”沈眠對他深惡痛絕︰“我去見他干什麼,我又沒病,話說你現在已經給成渡賣命了嗎?”

    “那又如何?”說到這事兒,楚懷逸臉上都是憤恨︰“要不是楚遲硯我會淪落到這種地步嗎,都是你們逼的!遲早有一天,我一定會讓楚遲硯後悔的!”

    世上總有那麼些人,自己沒用還要怪罪在別人身上。

    沈眠真想告誡他,楚遲硯是男主,你一個男七男八,蚊子腿能比的過大象腿嗎?

    他不怎麼想爭論這些,也不想幫楚遲硯說話。

    “隨你怎麼想吧,不過我是不會和你去見成渡的,我要走了。”

    楚懷逸攔住他︰“你以為你走的掉?”

    沈眠不敢跟他硬踫硬,怕楚懷逸下手沒輕重傷到崽子︰“干嘛,你想怎麼樣?”

    楚懷逸︰“我說了,和我去見成渡。”

    沈眠︰“不去會怎樣?”

    楚懷逸︰“那你就要吃些苦頭了。”

    沈眠︰“……”

    —

    成渡也不知道在哪個犄角旮旯里養傷,沈眠和楚懷逸走了幾天,都沒到達目的地。

    沈眠一直在找機會逃跑,但一直沒成功。

    楚懷逸看人還真有一套,沈眠都快懷疑

    他在自己身上安監控器了。

    今天他們又到了一個陌生的城市——滿月城。

    滿月城倒是非常富庶,一片祥和。

    但就有一件事很奇怪——紅衣至上。

    到處都能看到飄飄的紅衣。

    而且很多東西都是紅色。

    沈眠出于好奇,逮了一個人問︰“誒,兄台,為什麼你們這里的人都喜歡穿紅衣服啊?是因為城主有什麼喜事了嗎?”

    那人看沈眠面生,笑道︰“你新來的吧。”

    沈眠︰“對,我來旅游的。”

    那人道︰“原來如此,我們這里紅衣至上,不過不是因為什麼城主,你知道極樂樓嗎?”

    沈眠搖頭。

    那人又絮絮叨叨地和他解釋了一通。

    原來滿月城里最厲害的不是城主,而是包攬了滿月城所有大小產業,擁有整座城極大部分財富的極樂樓。

    樓主喜好紅衣,若誰穿的讓他覺得滿意,說不定就能獲得一筆意外之財,這輩子就不用愁了。

    沈眠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好事︰“這個樓主這麼好的麼?”

    那人嘆了口氣︰“好什麼啊,你以為誰都能入樓主的眼嗎?”

    “那位可喜怒無常了,滿意的時候自然能給你萬貫家財,不滿意,就讓你血濺當場!”

    作者有話要說︰新人物出場

    今天他們又到了一個陌生的城市——滿月城。

    滿月城倒是非常富庶,一片祥和。

    但就有一件事很奇怪——紅衣至上。

    到處都能看到飄飄的紅衣。

    而且很多東西都是紅色。

    沈眠出于好奇,逮了一個人問︰“誒,兄台,為什麼你們這里的人都喜歡穿紅衣服啊?是因為城主有什麼喜事了嗎?”

    那人看沈眠面生,笑道︰“你新來的吧。”

    沈眠︰“對,我來旅游的。”

    那人道︰“原來如此,我們這里紅衣至上,不過不是因為什麼城主,你知道極樂樓嗎?”

    沈眠搖頭。

    那人又絮絮叨叨地和他解釋了一通。

    原來滿月城里最厲害的不是城主,而是包攬了滿月城所有大小產業,擁有整座城極大部分財富的極樂樓。

    樓主喜好紅衣,若誰穿的讓他覺得滿意,說不定就能獲得一筆意外之財,這輩子就不用愁了。

    沈眠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好事︰“這個樓主這麼好的麼?”

    那人嘆了口氣︰“好什麼啊,你以為誰都能入樓主的眼嗎?”

    “那位可喜怒無常了,滿意的時候自然能給你萬貫家財,不滿意,就讓你血濺當場!”

    作者有話要說︰新人物出場

    今天他們又到了一個陌生的城市——滿月城。

    滿月城倒是非常富庶,一片祥和。

    但就有一件事很奇怪——紅衣至上。

    到處都能看到飄飄的紅衣。

    而且很多東西都是紅色。

    沈眠出于好奇,逮了一個人問︰“誒,兄台,為什麼你們這里的人都喜歡穿紅衣服啊?是因為城主有什麼喜事了嗎?”

    那人看沈眠面生,笑道︰“你新來的吧。”

    沈眠︰“對,我來旅游的。”

    那人道︰“原來如此,我們這里紅衣至上,不過不是因為什麼城主,你知道極樂樓嗎?”

    沈眠搖頭。

    那人又絮絮叨叨地和他解釋了一通。

    原來滿月城里最厲害的不是城主,而是包攬了滿月城所有大小產業,擁有整座城極大部分財富的極樂樓。

    樓主喜好紅衣,若誰穿的讓他覺得滿意,說不定就能獲得一筆意外之財,這輩子就不用愁了。

    沈眠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好事︰“這個樓主這麼好的麼?”

    那人嘆了口氣︰“好什麼啊,你以為誰都能入樓主的眼嗎?”

    “那位可喜怒無常了,滿意的時候自然能給你萬貫家財,不滿意,就讓你血濺當場!”

    作者有話要說︰新人物出場

    今天他們又到了一個陌生的城市——滿月城。

    滿月城倒是非常富庶,一片祥和。

    但就有一件事很奇怪——紅衣至上。

    到處都能看到飄飄的紅衣。

    而且很多東西都是紅色。

    沈眠出于好奇,逮了一個人問︰“誒,兄台,為什麼你們這里的人都喜歡穿紅衣服啊?是因為城主有什麼喜事了嗎?”

    那人看沈眠面生,笑道︰“你新來的吧。”

    沈眠︰“對,我來旅游的。”

    那人道︰“原來如此,我們這里紅衣至上,不過不是因為什麼城主,你知道極樂樓嗎?”

    沈眠搖頭。

    那人又絮絮叨叨地和他解釋了一通。

    原來滿月城里最厲害的不是城主,而是包攬了滿月城所有大小產業,擁有整座城極大部分財富的極樂樓。

    樓主喜好紅衣,若誰穿的讓他覺得滿意,說不定就能獲得一筆意外之財,這輩子就不用愁了。

    沈眠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好事︰“這個樓主這麼好的麼?”

    那人嘆了口氣︰“好什麼啊,你以為誰都能入樓主的眼嗎?”

    “那位可喜怒無常了,滿意的時候自然能給你萬貫家財,不滿意,就讓你血濺當場!”

    作者有話要說︰新人物出場

    今天他們又到了一個陌生的城市——滿月城。

    滿月城倒是非常富庶,一片祥和。

    但就有一件事很奇怪——紅衣至上。

    到處都能看到飄飄的紅衣。

    而且很多東西都是紅色。

    沈眠出于好奇,逮了一個人問︰“誒,兄台,為什麼你們這里的人都喜歡穿紅衣服啊?是因為城主有什麼喜事了嗎?”

    那人看沈眠面生,笑道︰“你新來的吧。”

    沈眠︰“對,我來旅游的。”

    那人道︰“原來如此,我們這里紅衣至上,不過不是因為什麼城主,你知道極樂樓嗎?”

    沈眠搖頭。

    那人又絮絮叨叨地和他解釋了一通。

    原來滿月城里最厲害的不是城主,而是包攬了滿月城所有大小產業,擁有整座城極大部分財富的極樂樓。

    樓主喜好紅衣,若誰穿的讓他覺得滿意,說不定就能獲得一筆意外之財,這輩子就不用愁了。

    沈眠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好事︰“這個樓主這麼好的麼?”

    那人嘆了口氣︰“好什麼啊,你以為誰都能入樓主的眼嗎?”

    “那位可喜怒無常了,滿意的時候自然能給你萬貫家財,不滿意,就讓你血濺當場!”

    作者有話要說︰新人物出場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9、假死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9、假死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