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50、出場-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50、出場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50、出場

    “啊?”沈眠沒想到這轉折來的這麼大。

    因為這時候書里面小皇帝早就死了, 他也沒再繼續看下去。

    現在的劇情都是全新的,他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話說這位樓主書里還沒出現過,至少他還沒看到。

    不曉得是個什麼樣的人。

    不過這人脾氣這麼奇怪, 倒是挺特立獨行的。

    那人見沈眠長得白淨,乖乖巧巧的, 話多了些︰“我看你就得小心了, 雖說極樂樓樓主富可敵國武功高強, 不過那位的脾性可一點都不好,多少人死在他手下啊, 喜怒無常又乖張, 而且他最喜歡你這種白白嫩嫩的粉面小公子, 都不知道有了多少個男寵了。”

    沈眠一挑眉︰“那既然待在他身邊這麼不安全,為什麼城里的人還都穿紅衣引起樓主的注意啊?”

    “害, ”那人笑道︰“這不有錢麼, 有些時候你與其窮困潦倒的過一生, 還不如醉生夢死有一刻是一刻,反正人最後也是要死的,早死晚死都是死。”

    沈眠︰“……”真有道理。

    隨處可見哲學家啊。

    就該讓這種人跟楚遲硯那狗逼講道理的。

    ?

    怎麼又想起狗逼了?

    他搖搖頭, 正想感謝一下這位兄台,就被人扯到一邊去了,楚懷逸拉的他一個踉蹌︰“亂跑什麼?!你以為你還能跑得掉?就你這個樣子, 出去也是個死!”

    沈眠發現這楚家人說話都是一個樣,刻薄還難听。

    “誰跑啦, 我就是打探一下情況不行嗎?”

    楚懷逸︰“你能打探什麼情況?別整天想的有的沒的。”

    沈眠也不想跟他爭論,反正只要人多他就有跑掉的機會。

    “我們先去吃飯吧,我餓了,今天我們能吃一頓好的嗎?”

    楚懷逸發現小皇帝的食量尤其大, 跟著他這麼些天好像還長胖了。

    沈眠倒是長得白白胖胖,他卻越來越面黃肌瘦。

    而且沈眠每天除了吃就是睡,過得比他還好,逃跑都是次要的。

    楚懷逸心里沒來由的不平衡,就不合小皇帝的心意︰“你給我操一頓,我就帶你去吃好的。”

    沈眠︰“……”

    “你有病病嗎?”

    楚懷逸冷笑一聲︰“那還有什麼好說的,最近我手

    頭也不寬裕,你也別想吃好的,等你以後到了成渡那兒,不僅能吃好吃的,還有可能被吃,豈不是更好?”

    沈眠越來越覺得楚懷逸惡心了,听他說話就像吞了一個毛毛蟲,還只是吃一半的那種。

    不過他也只能作罷,不給吃就不給吃吧,反正他要逃跑的。

    他們找了間客棧休息。

    因為楚懷逸沒有錢,所以他們就只能找一個中等偏下的客棧。

    不過盡管這里等級不高,不過該有的紅色倒是一個都不少。

    紅桌子紅凳子紅椅子。

    小二臉白跟仙劍里的趙無延一樣,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

    客房的被子都是一股潮味兒。

    沈眠睡在那上面都感覺自己身上像長霉了似的,這時候他又有些懷念狗逼帶他出去住的日子了。

    住的都是豪華大套房。

    和這種三無黑旅館是不一樣的。

    楚懷逸睡在旁邊的木板上,起初他還非要跟沈眠睡在一起,沈眠拼死不同意,好在最後抗爭成功了。

    不過他沒有睡意,楚懷逸倒是睡得很沉。

    月色被烏雲遮蓋,冷風陣陣,門外有兩個人影閃過。

    一人道︰“確定都睡著了嗎?!”

    “不會醒吧?”

    另一人道︰“我辦事兒你還不放心嗎,放心,都是最大的劑量,甭管是頭牛都給迷倒了。”

    回答的正是今日白天的店小二,而問話那人也是一臉猥瑣,還是一個駝背。

    駝背那人道︰“這回的貨色可以吧,別什麼歪瓜裂棗都朝咱們萬金坊送,樓主來了幾次都不滿意,我們坊主大發雷霆,你們倒是沒什麼,我們這群人可就慘了!”

    小二信誓旦旦︰“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這回絕對是個萬里挑一的好貨色,長得跟當今聖上的男寵有的一拼!”

    當初楚遲硯通緝沈眠,他們這座城因為有極樂樓樓主的緣故,沒受多大影響,不過到底還是傳了幾張畫像進來,眾人都在驚嘆與這男寵的美貌,沒過幾天,畫像就被一群神秘的人給毀了,一張剩的都沒有。

    張四恰好有幸看過,那相貌雖然記不大請了但也知道是個絕頂頂的美人。

    “真的?”

    小二道︰“那是自然,到時候你看了就知道了。”

    張四點頭︰“行吧,

    姑且再信你一次,若是這次真的能讓樓主滿意,好處自然少不了你的。”

    “得 !”

    兩人偷摸進去,屋子里寂靜無聲。

    小二將蠟燭舉在了沈眠的臉上方︰“看吧,這個不錯吧。”

    張四一看,果然長得好看,他連連點頭︰“確實不錯,算你這次有眼光。”

    “不過還是要看樓主滿不滿意,你也知道那位的性子。”

    小二信心十足︰“肯定滿意。”

    -

    沈眠睡了個好覺。

    一夜無夢,還特別輕松。

    他坐起來伸了個懶腰,嗅到了香香的脂粉味和幾聲叮叮當當的聲響。

    嗯?

    他這才睜開眼楮,察覺不對。

    房間是一片紅,紅暖芙蓉帳,地上是鋪的一層小毛毯,踩在上面松松軟軟的,旁邊有一個貴妃塌,再後面是一個澡池。

    整個房間都非常香,布置的就跟某些風月場所一樣。

    好像妓。院里姑娘們的房間啊。

    自己怎麼會在這兒?

    他猛地看向自己。

    天。

    他穿的這是個什麼玩意兒?

    一身鮮艷的紅紗衣,倒是遮住了身體的大部分地方,不過那紗衣是透的,隱隱還能看見里面雪白的皮肉。

    手腕和腳腕都帶了紅色的帶子,上面系了一個鈴鐺,稍稍一動便叮叮作響。

    沈眠還覺得有些不對勁,伸到里面……

    媽媽呀,他竟然還特麼穿了個肚兜?!

    這到底是哪兒?

    真是那啥?

    不會是楚懷逸沒錢了所以把自己給偷偷賣了吧,不會吧不會吧,那腎虛惡心鬼不會這樣吧?

    沈眠過去開門,但門從外面被鎖住了,他大聲呼喊︰“有沒有人啊喂,你們拐賣鵝童是犯法的!”

    沒人應。

    他現在急得就跟那熱鍋上的螞蟻似的,怎麼看自己都像是要接客的樣子了,他這個樣子怎麼能接客?難道都不會戳到崽子嗎?

    他可憐的崽子。

    草草草!!

    更壞的情況是說不定他接的那個人還是個變態,不然怎麼會把他打扮成這個樣子?

    他坐立難安,走來走去地焦灼。

    終于,門外傳來了響聲。

    然後開門的聲音響起。

    進來的是一個穿著紅衣服的男子。

    沈眠驚訝了。

    怎麼說呢……這個人……

    也太特麼好看

    了。

    那人穿一身絳紅長袍,身量頎長,長發如瀑,皮膚極白,白得甚至能稱得上是病態的白。

    但他的嘴唇又很紅,活像染了血一樣,眼尾微微挑,多情又涼薄。

    他的眉目極為艷麗,甚至還抹了胭脂,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妖孽,委實有些男女莫辯。

    沈眠摸不準這人是誰,不過只有他一人進來。

    沈眠有了計較,那人一進來就直勾勾地看著他,一想到自己穿的這一身,他就有些別扭。

    斟酌了一下,問了句︰“你、你也是被拐,賣的嗎?”

    那人沒說話。

    沈眠覺得這人長得這麼好看,又是被送到這里,怎麼看都是跟他一樣的失足少男。

    嗯,難兄難弟。

    世風日下,現在仁口買賣都這麼明目張膽了嗎?

    那個客人一個還不夠,竟然點了兩個?

    不過好歹來了個人,沈眠覺得有了幫手,二對一,應該能贏。

    “你不是自願的吧,我也是。”

    他還有些拘謹,因為他穿的確實不怎麼正經,還有就是他覺得這人身上的氣場好強。

    很像那種被逼無奈落入魔窟的冰美人。

    那人一直盯著他看,從頭看到尾,臉上還帶了些戲謔的笑意。

    小皇帝的膚色也非常白,又白又嫩,像剝了殼的雞蛋一樣。

    紅衣很襯膚色,他頭發又黑,眼楮像寶石,整個人看起來又嫩又水靈。

    沈眠自然也看出來了,臉上突然就染上了幾團紅暈,不怎麼好意思道︰“你看什麼啊,為什麼他們給你找的衣服就這麼正常,給我找的就是這樣的啊,一點都不好看。”

    “好看。”那人的聲音很好听,音色奇特,不過听起來還是偏男性多一點。

    怎麼會有人覺得這樣的衣服好看?

    沈眠不知道這人到底在安慰他還是笑話他、不過他不想糾結這個問題︰“你是怎麼進來的啊,不如我們逃吧?對了,你知道要接的那個客人是誰嗎,不過也沒事,我們兩個人,他才一個,我們可以聯合把他的唧唧給割了,怎麼樣?”

    那人還是看著他︰“割唧唧?”

    沈眠很堅定,鼓著的腮幫子都在用力︰“嗯!干這種勾當的肯定不是什麼好人,說不定我們還可以為民除害!”

    那人笑了笑︰“

    可是我听說,萬金坊的主人是極樂樓的樓主。”

    “樓主?”沈眠皺了眉,本來高富帥的樓主現在在他心里就變成了一個錢多短命、縱、欲過度的腎虛老男人了。

    他義憤填膺︰“我就知道,那就更不是什麼好東西了!”

    他又心生一計,湊過去和那人商量道︰“他不是很有錢嗎,我們可以挾持他,然後霸佔他的家產!到時候你一半我一半。”

    “這樣啊……”楚予聞微微前傾,伸手摟住了沈眠的腰,眸色漸漸變沈︰“那你說說,想怎麼挾持我?”

    作者有話要說︰前面章節會有一些大大小小的修改哈,但大的劇情不會變的。

    接下來好好日六!

    “樓主?”沈眠皺了眉,本來高富帥的樓主現在在他心里就變成了一個錢多短命、縱、欲過度的腎虛老男人了。

    他義憤填膺︰“我就知道,那就更不是什麼好東西了!”

    他又心生一計,湊過去和那人商量道︰“他不是很有錢嗎,我們可以挾持他,然後霸佔他的家產!到時候你一半我一半。”

    “這樣啊……”楚予聞微微前傾,伸手摟住了沈眠的腰,眸色漸漸變沈︰“那你說說,想怎麼挾持我?”

    作者有話要說︰前面章節會有一些大大小小的修改哈,但大的劇情不會變的。

    接下來好好日六!

    “樓主?”沈眠皺了眉,本來高富帥的樓主現在在他心里就變成了一個錢多短命、縱、欲過度的腎虛老男人了。

    他義憤填膺︰“我就知道,那就更不是什麼好東西了!”

    他又心生一計,湊過去和那人商量道︰“他不是很有錢嗎,我們可以挾持他,然後霸佔他的家產!到時候你一半我一半。”

    “這樣啊……”楚予聞微微前傾,伸手摟住了沈眠的腰,眸色漸漸變沈︰“那你說說,想怎麼挾持我?”

    作者有話要說︰前面章節會有一些大大小小的修改哈,但大的劇情不會變的。

    接下來好好日六!

    “樓主?”沈眠皺了眉,本來高富帥的樓主現在在他心里就變成了一個錢多短命、縱、欲過度的腎虛老男人了。

    他義憤填膺︰“我就知道,那就更不是什麼好東西了!”

    他又心生一計,湊過去和那人商量道︰“他不是很有錢嗎,我們可以挾持他,然後霸佔他的家產!到時候你一半我一半。”

    “這樣啊……”楚予聞微微前傾,伸手摟住了沈眠的腰,眸色漸漸變沈︰“那你說說,想怎麼挾持我?”

    作者有話要說︰前面章節會有一些大大小小的修改哈,但大的劇情不會變的。

    接下來好好日六!

    “樓主?”沈眠皺了眉,本來高富帥的樓主現在在他心里就變成了一個錢多短命、縱、欲過度的腎虛老男人了。

    他義憤填膺︰“我就知道,那就更不是什麼好東西了!”

    他又心生一計,湊過去和那人商量道︰“他不是很有錢嗎,我們可以挾持他,然後霸佔他的家產!到時候你一半我一半。”

    “這樣啊……”楚予聞微微前傾,伸手摟住了沈眠的腰,眸色漸漸變沈︰“那你說說,想怎麼挾持我?”

    作者有話要說︰前面章節會有一些大大小小的修改哈,但大的劇情不會變的。

    接下來好好日六!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50、出場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50、出場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