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51、真相-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51、真相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51、真相

    沈眠︰“……”

    WTF?!

    所以這是算計到正主身上了嗎?

    短暫的空白期後, 腦子里就剩兩個字︰哦豁。

    翻車往往會遲到,但絕對不會缺席。

    他一瞬間都沒了動靜,保持著原有的姿勢, 眨了眨眼楮。

    楚予聞也笑著看他,並沒有什麼動作。

    突然——

    沈眠猛地朝後退, 鈴鐺叮叮作響,但身後的那人更快, 攔住他的腰,直接就把他翻到了床上。

    倒上床時沈眠手快的將肚子護住, 只抖了一下,然後他迅速縮到了最里面,像只炸毛的小貓咪︰“你想干什麼?”

    剛剛還一臉笑意的跟他密謀大事, 現在說變臉就變臉了。

    楚予聞還是笑,看不出真情還是假意︰“你不是要挾持我,還要割了我的唧唧, 霸佔我的家產, 怎麼, 現在不想了?”

    沈眠真想回到十幾分鐘前的自己, 干嘛嘴賤,干嘛要開口!

    啊啊啊啊啊!

    為什麼他就沒有那種火眼晶晶, 一眼就看出來這人根本特麼的就不是什麼失足少男啊!!

    “我是開玩笑的,”沈眠心里直發虛︰“誰知道你就是那個誰啊, 再說了, 你們拐賣鵝童,做這種black交易,本來就不對啊。”

    楚予聞的眉尾上挑,眼角的胭脂透著一股邪氣, 他道︰“有什麼不對,在滿月城,我說什麼都是對的。”

    沈眠直覺這個樓主不是什麼好人,反駁道︰“你不講道理!”

    楚予聞︰“我為什麼要講道理?”

    沈眠︰“……”

    算了算了,大丈夫能屈能伸。

    “那我說錯了,我跟你道歉,我又沒惹你,你放我走。”

    楚予聞沒應聲,沈眠的衣服本來就遮不了什麼,紅色下面是若隱若現的雪白,手腕腳腕上的紅色系帶看起來有種束縛的美感,輕輕一動,那鈴鐺就響了。

    他不知道這個人下面穿了什麼,不過大概的也能猜到。

    穿了什麼?沒有人能比沈眠更清楚了,特麼的他里面除了一件肚兜,什麼都沒有!!!

    好在這萬金樓還算有那麼一點人性,沈眠在年少輕狂時也看過那方面的小皇蚊,一般送到這種地方都要經過清洗,過程就不方便贅述了,反正慘烈。

    他連狗逼給他

    塞玉都不能忍受,更不用說還要洗了。

    思緒回籠,沈眠被楚予聞看得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雖然這個樓主長得確實好看,不過也太嚇人了吧,眼楮直勾勾就像是要把他吃了一樣。

    他不動聲色地想拉過一旁的蠶絲被蓋住自己的身體,楚予聞先他一步將被子震的七零八碎的,沈眠一下伸回手,有些埋怨道︰“你干嘛啊,我想蓋被子不行嗎?”

    委屈。

    弱小。

    無助。

    楚予聞︰“這麼好看,蓋起來我還看什麼?”

    沈眠︰“!!!”

    全身的寒毛都豎起來了︰“你、你有病啊,我又沒招你惹你,你憑什麼這樣對我,我的衣服呢,我不要穿這個!”

    “要麼穿這個,要麼就不穿。”楚予聞︰“跟了我,我可以給你享不盡的榮華富貴,怎麼樣?”

    沈眠突然記起第一天來的時候那個兄台說的,極樂樓樓主喜好紅色,穿的合他心意就有享不盡的富貴榮華,不合他心意,就能立馬血濺當場。

    算了算了,如此朝不保夕的日子有什麼好的,他可再也不要過了。

    沈眠︰“我才不要,我就是來這里玩兒的,其實我視金錢如糞土,而且我早就娶了老婆了,不過他脾氣差,我們只是吵架了,我一氣之下就離家出走。”

    楚予聞︰“你成親了?”

    “嗯嗯,”沈眠︰“我還有孩子了,要是我不回去,我的寶寶會沒有爹的。”

    沈眠覺得自己的臉皮越來越厚了,編起謊話來一點都不臉紅。

    楚予聞盯著他看,也沒說信不信,只道︰“既然如此,那我便讓人去殺了你的妻子和孩子,我看上的人,從來沒有要不成的道理。”

    沈眠︰“……”

    楚予聞︰“如若你不同意,那我就將你也殺了,反正留著也沒什麼作用。”

    沈眠︰“……”

    這人的德行怎麼跟狗逼一模一樣?!

    草草草!果然是一個披著好皮囊的變態!

    那臉是他的嗎?不會是從別人臉上扒下來的吧,就像電影里的畫皮一樣?

    這書里除了陸準和楚雲昭他就沒遇上幾個正常人。

    沈眠氣死了!

    一氣眼眶就開始泛紅,無能為力的感覺太難受了。

    要是老是踫上這種變態,那他的崽子可就真

    的保不住了。

    楚予聞覺得他好笑又有趣,這城里的誰不想爬上他的床,清高的、浪、蕩的,什麼樣的沒見過。

    他的手踫上沈眠的腳腕,湊過去挑起美人的下巴︰“你叫什麼名字?”

    沈眠有些哽咽,這人的手好冰啊︰“沈眠。”

    “從哪兒來的?”

    沈眠︰“王城。”

    “大周王城?”

    沈眠︰“對啊,怎麼啦?”

    楚予聞沒答,只道︰“換個名字,你這名字不好听。”他的臉色冷了些︰“以後你就叫時玉,不管誰問你,都是這個,懂?”

    時玉?

    什麼鬼。

    “為什麼啊,我這個名字有什麼不好的?”

    幾秒鐘後。

    沈眠︰“……哦。”

    楚予聞笑了笑,他真的太好看了,沈眠雖然是怕他,但也看愣了。

    等回過神來時,身上的肚兜已經被人解掉了。

    冰涼的手踫到溫熱的皮膚,沈眠覺得這人身上的溫度就跟僵尸一樣。

    冷的凍人。

    emmmm,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美麗凍人?

    他不再走神,擋住楚予聞的手︰“你、你要干什麼?”

    楚予聞笑︰“我要干什麼你看不出來?”

    沈眠︰“我不要!”

    他想跑,但根本出不去︰“我、我真的不行,你找別人吧,有很多人喜歡你的。”

    “喜歡我有什麼用,我只想找我喜歡的。”

    沈眠簡直想哭,他不敢太用力掙扎,身上的衣服根本不禁脫,輕輕一拉就下來了︰“嗚嗚嗚嗚……”

    他傷心的哭出來,懷了個崽子還要面對這樣的事情,他又不敢說,怕這人真的像說的那樣把他殺了。

    楚予聞手一頓,身下的這身皮肉手感是真的好,他皺眉︰“你哭什麼?”

    沈眠︰“我就是傷心,我就是想哭……嗚嗚嗚嗚……”

    他哭得活像是遇到了什麼天大的委屈,不僅紅了臉和脖子,身上眼慢慢紅了。

    像只煮熟的蝦米。

    楚予聞真能感到沈眠的抗拒,他眼高于頂,石更上是一種情趣,不過他也挑人。

    沈眠是個再合適不過的選擇。

    可楚予聞害怕上到一半,這人就哭死過去了。

    到時候跟個尸體一樣可沒什麼意思。

    “行了,”他從沈眠身上下來︰“今天放過你,不準哭了。”

    沈眠立馬收住,眼里還噙著淚︰“真、真的?”

    “嗯。”楚予聞拍了拍手,門就開了,有人送上衣服,紅色的。

    “穿上,跟我回極樂樓。”

    沈眠盯著那堆衣服,不是很想穿。

    但比起果體,他還是接了過來。

    衣服還算合身,襯得他面色白皙,盈盈動人。

    楚予聞稍微勾起了一點弧度,沈眠果然很適合紅色。

    “走吧。”

    他拉過沈眠的手,朝外走的時候沈眠突然道︰“我、我以前的衣服呢?”

    楚予聞︰“要那個做什麼?”

    “我有一個玉佩,很重要很值錢的,我想拿回來。”

    楚予聞問了身旁的下人︰“東西呢?”

    “回樓主,衣服在洗衣房,不過我們並沒有看到什麼玉佩。”

    “不可能的,”沈眠︰“我是隨身帶著的。”

    那人看了他一眼,不怎麼在意,道︰“我們真的沒有看到。”

    沈眠有些不信,那玉佩是楚狗給他的,以後還可以賣錢的。

    “怎麼會呢……”他想不通,難不成是丟哪兒了。

    耳邊忽然響起了一陣慘叫聲,楚予聞手里握著一根細線,直接割破了方才那人的脖子,他笑道︰“東西呢?”

    幾人都被嚇壞了,忙跪著求饒︰“樓主饒命樓主饒命啊!”

    “這是怎麼了?”一美艷女子走來,在沈眠臉上稍稍停留,便看向楚予聞道︰“他們惹你生氣了?”

    楚予聞︰“手腳不干淨。”

    沒過一會兒,沈眠就看到了自己的玉佩。

    原來是那些人見財起意,準備私吞。

    可他還沒在手里捂熱呢,就被楚予聞搶走了。

    楚予聞拿著看了看,問道︰“你的?”

    沈眠點頭︰“對啊,是我的。”

    “這上面是一個楚字,你不是姓沈?”

    沈眠︰“別人送的不行嗎,我的人緣也挺好的好不好。”

    “這玉材質罕見,尋常人可得不到。”楚予聞別有深意道︰“看來你那位朋友,不是一般人啊。”

    沈眠心道,皇帝誒,那當然不是一般人了,算你識貨。

    “你還我。”

    楚予聞︰“先在我這里放著,等以後有人來取再說。”

    “可這是我的啊,哪有人會來取,”他覺得自己真相了︰“你、你是不是想私吞……

    ”

    楚予聞笑,刮了一下沈眠的臉︰“是啊,想私吞。”

    “你有辦法?”

    沈眠︰“……”淦!

    方才的那美艷女子站在一旁,神色略為驚奇,又重新在沈眠臉上多看了兩眼。

    -

    沈眠坐上了楚予聞的大轎子。

    那轎子極近奢華,周圍瓖的都是寶石,隨便扣一個下來都價值連城。

    他坐在上面,感覺這可能是自己的人生巔峰了。

    街道上許多人,似乎對樓主這每日一巡視見怪不怪了,他們都穿著紅衣,男男女女,跟著轎子一路走,都想得到楚予聞的注意。

    而楚予聞……

    此刻正在閉目養神,壓根兒沒心思看。

    “我眼楮花了嗎?樓主今日帶了個人?”

    “什麼?!那是誰?竟然能和樓主坐在一個轎子上!”

    “為什麼不是我!我比那人好千萬倍!”

    沈眠听得簡直想捶地,啊!這個什麼樓主,連個名字都沒有,就是有錢有顏還有權,怎麼好啦!

    他憤憤不平,原來拜金和顏控古代就有了。

    “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幸運?”楚予聞閉著眼楮說到。

    沈眠︰“幸運,我可幸運死了。”

    話音剛落,楚予聞突然握住了他的手,沈眠還嚇了一跳,剛想說自己是開玩笑的,就見他的視線看著另外的地方。

    楚懷逸一早起來發現沈眠不見了,找遍了整個客棧又找了大半個城,一直沒找到,他若思帶不回沈眠,成渡答應給他的東西就沒了,那種生不如死的日子,他再也不想熬了。

    正當他一籌莫展時,跟著竄動的人群來到了這里,果然看到了沈眠。

    他想都沒想,直接攔在了轎子面前︰“沈眠,下來!”

    沈眠都快忘了楚懷逸這茬了,不過在楚懷逸身邊肯定更容易跑掉,他隱隱期待著真的被救走。

    楚予聞視線鋒利,盯著楚懷逸看了會兒,問︰“這誰?”

    沈眠︰“這是……嘔——”

    他心里有些惡心,該是正常孕吐,加上沒吃飯,就很餓。

    “怎麼了?看到他你反應這麼大?”

    沈眠︰“我看到他就惡心。”

    楚予聞︰“他叫什麼?”

    沈眠還沒來得及說話,楚懷逸已經上來了,他不會什麼武功,楚予聞身邊的卻都是些絕頂高手

    ,一時間,他很難再進一步,只能惡狠狠的威脅沈眠︰“你沒听到,我讓你下來!”

    沈眠沒理他,回答了楚予聞的問題︰“他叫楚懷逸。”

    “楚懷逸?”楚予聞微一皺眉,再看向楚懷逸時眼里多了些嘲諷和不屑。

    “怎麼就成了這副狗樣子?”

    楚懷逸對上他的眼神,一時竟然有些害怕,但他更怕成渡不給他東西︰“識相的,放人!”

    沈眠覺得楚懷逸真的太不自量力了,開始有些擔心他的處境。

    果然,下一刻,楚予聞手里就飛出了金線,纏在了楚懷逸脖子上。

    楚懷逸動彈不得,那金線十分鋒利,稍稍一動就能割喉。

    他臉色漲得通紅,楚予聞神色淡淡︰“想死還是滾?”

    楚懷逸的臉已經漲成了豬肝色,像是認出了什麼︰“皇、皇……”

    楚予聞將他甩了出去,然後收回手,嗤笑一聲︰“混賬東西。”

    -

    皇家水牢。

    這里陰暗潮濕,周圍都透著一股陰氣,陰氣浸透到骨子里。

    成嫣已經不知道被關在這里多久了,身上早已沒了知覺,她早已不復當初光鮮亮麗的樣子,反倒形同枯槁,身上的膿包到處都是,潰爛生蛆,被折磨的不成人樣。

    腳步聲在空曠的長廊中產生回響,她止不住的就開始發抖,身上的鐵鏈  作響。

    楚遲硯一襲黑金長袍,臉隱匿在黑暗里看不清神色︰“想清楚了嗎?”

    成嫣開始後悔,為什麼她當初會覺得這個男人會比成渡好,他比成渡恐怖千百倍!

    “我沒有……沈眠失蹤不是、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求求你,求你放了我吧,我真的不知道,肯定是我哥哥做的,我什麼都不知道……”

    楚遲硯蹲下,他的表情十分冷淡,看著成嫣的時候就像是在看螻蟻一般︰“我說過,他出事,你也活不了,你會死,成渡也會,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成嫣搖頭,她現在的樣子倒還不如死了︰“我錯了,你給我個痛快的吧,我求你,我什麼都能告訴你。”

    楚遲硯笑,看起來有些森然︰“那你說說,看能不能讓我高興。”

    成嫣心里直打顫,楚遲硯就是惡鬼,來索她命的惡鬼!

    “那次的刺殺,不僅有成渡催

    眠的作用,是、是我……是我用般若花給沈眠下了蠱,那東西只要一成功,加上成渡的催眠,沈眠如果越不想,兩者的功效就會越顯著,所以沒有人能抵擋的住那個東西……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實在是受不了了,是成渡威脅我的,如果我不照做他就會殺了我……”

    楚遲硯沒想到當初的真相是這個樣子的,雖然他現在也不是特別在乎,畢竟沈眠不在,事情也過去了。

    但在知道以後,知道錯怪小皇帝以後,竟然也會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成嫣沒听到楚遲硯說話,還以為有了作用,繼續說道︰“還有,楚懷逸沒有死,他知道你在追殺他,所以去投靠了成渡,成渡將他易容帶進了宮,挖了冷宮的地道,那種地方你一向不怎麼去……沈眠……沈眠說不定是被他帶走的!”

    楚遲硯下令殺了冷宮所有人,發現有一個小太監不在,並且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經死了,那時候他就知道宮里混進了其他人。

    但確實沒想到是楚懷逸。

    他看不上楚懷逸,自然不覺得那草包有這樣的本事。

    成嫣楚楚可憐,紫色的眼楮閃著奇異的光芒︰“陛下……嫣兒真的是向著你的,沈眠早在您還未做皇帝時就和成渡有牽扯了,成渡回去日日思念他,甚至遣散了自己的妃子,就是為了將沈眠帶回羌吾。”

    這些事情對楚遲硯來說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別人覬覦小皇帝他不能控制,只能挨個把人給殺了。

    “你很不錯。”

    楚遲硯淡淡笑了笑,眼里卻是一片血腥,他抬起手,看似要輕柔的撫上成嫣的臉,實際只是哇了她的眼楮。

    “啊——不——”

    慘叫聲回蕩,楚遲硯笑得有些病態︰“可惜,胡亂催眠真的不是一個好習慣。”

    謝思年已經等了很久了,有些不耐煩︰“楚遲硯到底干什麼去了?!”

    吳州為難︰“小侯爺,這……陛下的行蹤,我們哪里敢過問啊……”

    謝思年氣死了︰“神龍見首不見尾,難道還學會隱身了不成?”

    話音剛落,就見吳州看著外面驚喜道︰“陛下!”

    楚遲硯一臉陰寒︰“什麼事?”

    謝思年其實也沒什麼,沈眠以那樣的方式失蹤,他那

    天去看過尸體,不是小皇帝的。

    也不知道這狗逼是不是已經看出來了,但他沒說,不管是死了還是沒了,反正人就是不見了。

    他也擔心楚遲硯一蹶不振,沒有將小皇帝懷孕的事兒再告訴他雪上加霜。

    雖然楚遲硯沒什麼異常,但整個人卻變得更加殘暴了。

    以前殘暴他都習慣了,現在卻比遇到小皇帝以前還要嚴重。

    簡直是病入膏肓。

    “你這燥熱之疾最忌脾氣暴躁。”

    楚遲硯不想听他廢話︰“有話就說。”

    謝思年被哽了一下,然後嘆了口氣︰“你這是個什麼樣子,這病難道是我的?人在的時候你不好好珍惜,不好好愛護,把他關到冷宮,眼不見心不煩,現在好了,等到人真的沒了,你現在的這副樣子又做給誰看?”

    吳州真為這小侯爺捏一把冷汗,最近的陛下誰都不敢惹,雖然以前也不敢惹,但至少沒那麼嚇人。

    楚遲硯倒是沒什麼反應,只過了會兒,突然道︰“你覺得沈眠死了?”

    謝思年︰“……”

    “當……”

    “謝子安。”楚遲硯帶了些冷冷的嘲意︰“你也認為他沒死不是麼?那具尸體根本就不是他的。”

    謝思年覺得自己就像是在被楚遲硯牽著走,有些不服︰“你憑什麼這麼認為?!”

    “我比你清楚。”楚遲硯道︰“我了解你,也相信自己的判斷。”

    謝思年憋著一股氣︰“所以呢,反正你也不喜歡他,當人家是玩物,我看他跑了也沒什麼不可以的,說不定人家在外面更加逍遙自在。”

    “砰!”

    茶杯飛在眼前應聲而碎。

    謝思年皺眉︰“你瘋了?”

    楚遲硯冷冷的看著他,眼里沒有一絲感情︰“只是警告你,沈眠是我的。”

    “我說過,從小到大你沒有哪樣東西搶的贏我,這次也一樣。”

    “不論我當他是玩物還是什麼,我的東西,管他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會抓他回來。”

    “他這輩子,只能死在我身邊。”

    與此同時,遠在天邊的沈眠打了個噴嚏。

    “阿嚏!”

    楚予聞︰“又怎麼了?”

    沈眠瞪了他一眼︰“這個肯定怪你,要不是你讓我穿那麼少的衣服,我都不會感冒。”

    楚予聞︰“天氣不都轉暖了麼,是你自己弱。”

    “我不弱!”

    楚予聞笑︰“你弱不弱,看看能在床上堅持多久就知道了。”

    沈眠︰“……”

    淦!

    作者有話要說︰楚遲硯︰“听說我最近沒什麼戲份,你們都打算爬牆了?”(威脅)

    今天發100個小紅包

    “我不弱!”

    楚予聞笑︰“你弱不弱,看看能在床上堅持多久就知道了。”

    沈眠︰“……”

    淦!

    作者有話要說︰楚遲硯︰“听說我最近沒什麼戲份,你們都打算爬牆了?”(威脅)

    今天發100個小紅包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51、真相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51、真相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