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相遇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52、相遇

    本來沈眠覺得這個樓主的馬車已經夠奢侈的了, 但當他看到所謂的極樂樓時,才知道什麼叫奢靡。

    極樂樓並不只是一座樓,以沈眠的話來說, 它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別墅群,不過在這個別墅全部是古代的建築。

    這里極近奢華, 一磚一瓦都是紅色的還泛著細細的光,莫不是瓖金了?

    每個門口都有守門的侍衛,他們穿著紅色盔甲,帶著面具。

    地上是紅色的磚, 看起來真的都是價值不菲的那種,以前沈眠覺得楚遲硯有錢, 畢竟他是皇帝,坐擁國庫, 但他現在有些動搖了,他感覺某樓主好像更有錢一點。

    真真的富可敵國。

    這樣的人在書里肯定是佔頁數的, 可惜沈眠沒有再繼續往下看,所以並不知情。

    “是不是覺得跟著我不虧?”楚予聞看沈眠一臉呆滯,知道他心里在想什麼, 不由得就想打趣︰“別說一個你, 十個你我都養的起。”

    沈眠故作鎮定︰“我的朋友, 也、也很有錢的。”

    “送你玉佩的朋友?”楚予聞道︰“雖然那玉佩價值連城, 但我向你保證,他沒有我有錢。”

    沈眠︰“……”

    路上的時候, 楚予聞跟他說了一些情況。

    這個別墅群每一棟樓都有他自己的去處, 開客棧的、開酒樓的、開窯子的、還有開賭場的。

    極樂樓的產業遍布整個滿月城,這里一半以上的收入都由樓主來帶動。

    沈眠除了羨慕就無話可說了。

    他要是能有這麼一堆產業,直接什麼都不干, 就躺在床上數錢了。

    楚予聞先帶著沈眠去吃飯。

    樓主自己住的地方是這一片最豪華最精美的樓,在這麼多不菲的大樓里也能脫穎而出。

    沈眠早就餓了,肚子咕咕的響,不過不好意思說。

    樓里面的裝修更為豪華,豪華到難以用語言來形容。

    沈眠目瞪口呆,然後一大聲整齊洪亮的聲音就把他拉回了現實︰“拜見樓主!”

    過道兩旁有下人侯著,他們無一例外全部帶著面具,動作整齊劃一,看起來訓練有素,就像一個個機器人似的。

    沈眠有些奇怪,真的可以把人訓練成這個樣子嗎?

    吃飯的地方有一張很大很圓的紅

    木桌子,上面鋪著一張由金線繡制而成的桌墊,無所不見的豪氣。

    沈眠去洗了手,清水繞過蔥白的指尖,他玩兒心一起,就玩兒了一會兒水。

    楚予聞︰“過來。”

    “哦。”

    沈眠擦了擦手,然後過去坐著。

    他發現這里所有的人都戴面具,沒有一個是露臉的。

    好奇心驅使他想問,但又不敢問。

    這樓主看起來也是個狠人,財大氣粗,長相妖孽,武功還高,這樣的角色,不可能不在書里擁有姓名的。

    楚予聞看沈眠的眼楮轉了又轉,不由道︰“喜歡?”

    沈眠搖頭。

    楚予聞︰“那你在看什麼?”

    沈眠覺得這人也有讀心術︰“我在想,他們為什麼都戴著面具啊,是這里的規矩嗎?”

    楚予聞臉色很淡,非常的無所謂,略帶邪氣的臉上還有些不耐煩︰“因為丑。”

    沈眠︰“……”

    丑……

    他驚訝了。

    這人好不講道理啊。

    “不過還好你不丑,”楚予聞重新帶上笑︰“若你長得也是一般般,在我進到房里的那一刻起,你就沒命了。”

    沈眠真是想呵呵冷笑︰“可是長成什麼樣也不是別人自願的啊,你這樣未免也……”

    “怎麼?”楚予聞饒有性,趣的看著他︰“玉兒還不服氣?”

    他朝著沈眠招手,沈眠並不是很想過去,不過現在寄人籬下,也沒別的辦法。

    楚予聞將沈眠抱在腿上︰“別動。”

    沈眠如坐針氈,這人身上有股特別的香氣,而且又冷,毫不夸張,沈眠覺得他身上就沒有溫度的,手就跟冰似的。

    “你要說什麼啊?”

    楚予聞踫上他的臉,道︰“你這麼愛多管閑事,以前是怎麼活下來的?”

    沈眠︰“???”

    他的眼楮像黑曜石,膚白肉嫩,有些得意︰“正義的使者到哪里都能活下來。”

    “哈哈哈哈……”楚予聞大笑︰“你倒是有趣。”

    “不過我猜——”楚予聞拖長了聲音,湊到沈眠耳邊,低聲道︰“你肯定是靠美貌和你的床上功夫。”

    沈眠的臉蹭的一下就紅了︰“你!”

    楚予聞︰“我想試試。”

    沈眠無話可說,為什麼他遇到的男的不是已經上了他,就是在想上他的路上。

    就在這時,菜來了。

    楚予聞把人放開,道︰“先吃飯。”

    沈眠簡直巴不得,反射性的立馬就從楚予聞身上下來了。

    菜品十分的豐盛,想必這就是這人的生活,大魚大肉,日子過得就跟神仙似的。

    楚予聞倒是沒什麼胃口,問沈眠︰“吃吧。”

    沈眠是很餓,不過這些菜都沒什麼是他喜歡吃的。

    而且最近他的胃口也變挑了,吃東西挑三揀四,一有不對就想吐。

    就像現在。

    他看著這桌飯菜,心里真的有些不舒服。

    楚予聞看他沒動筷子︰“怎麼?要我喂你?”

    “不是!”他能說不合胃口嗎?

    強撐著吃了兩口。

    “嘔——”

    “嘔——咳咳——”

    胃里面翻江倒海,想吃又吃不進去。

    楚予聞察覺不對,讓人上前去看看。

    沈眠喝了水擦了嘴,又坐回了原位置。

    “我、我有點不舒服。”

    楚予聞︰“不合胃口?”

    “嗯……”

    楚予聞皺眉︰“那你怎麼不早說?”

    沈眠抿了抿唇,沒說話。

    他吐的有些難受,眼角都是紅的。

    “罷了。”楚予聞嘆了口氣︰“我讓人帶你去休息,待會兒給你做些清淡的來。”

    听著這話,沈眠甚至覺得這人好像還不錯。

    所以楚予聞下一句話就道︰“明天晚上做好準備,來尋月閣找我。”

    -

    樓主有事,沈眠便跟著下人去他休息的地方。

    “這一處是公子們的住處,您的房間在那里。”

    下人好像已經見怪不怪了,說話的聲音都沒有一點起伏。

    沈眠下意識問道︰“公子們?”

    下人回答︰“您是樓主的第18個男寵。”

    沈眠︰“……”日哦,這個樓主不怕得艾滋病嗎?

    “那他們待在這里多久啦?”

    隨行的下人道︰“很多人來這里不超過半年,但半年後總會有人陸陸續續的死去。”

    沈眠︰“……”突然就覺得脊背發涼。

    “那、那人死了,樓主都不會調查的嗎?”

    “樓主為什麼要調查?”下人的聲音沒有任何起伏︰“那些人的死活樓主根本就不在乎。”

    沒一會兒,周圍的個個房間都打開了。

    里面走出了各式各樣的……美男子。

    真是全員

    美男,他們臉上有嫉妒、嘲笑、甚至有的還挺傷感。

    但不管是什麼表情,沈眠都從中讀出了一個意思——寂寞。

    唉,看來這個樓主還做不到雨露均沾啊。

    房間倒還是寬敞,該有的東西都有,甚至還有梳妝台。

    沈眠其實不困,他就是有點餓,餓的時候睡肯定是睡不著的。

    他坐在了那梳妝鏡前,看著銅鏡里的自己。

    也就是皮膚白一點、眼楮大一點、嘴巴小一點,鼻子挺一點……還真是挺好看的。

    那他的寶寶應該也會挺好看的吧?

    最好不要像那個狗逼!

    狗逼現在說不定已經在和成嫣你儂我儂了,沒了宋靈夕的打擾,指不定現在孩子都有了!

    這些日子,楚遲硯對他算不上不好,但也絕對算不上好,沈眠的痛苦都來自楚遲硯,開心都沒幾回。

    離開之後不能說輕松,但如果不是遇到這什麼樓主,至少他覺得比待在宮里要好。

    他知道楚遲硯是個什麼樣的性子,就算會變溫柔也不會輪上他,不過他也並不期待,也不打算去改變,沒什麼遺憾的,畢竟他也不怎麼喜歡狗逼。

    一想到他把自己關在冷宮里,克扣他的吃食還讓那些太監欺負他,他就氣得要死!

    果然狗逼就是狗逼!

    小皇帝生命的後半段,已經完全成為了狗逼一個人的禁。臠,所以後來他是在怎樣的絕望和憂郁中死去,沈眠已經不想再去細想了。

    反正他和楚遲硯已經不會有交集,他也不會過那樣的生活。

    門外有人敲門。

    沈眠還以為是給他送飯的來了,結果沒想到是一位青衫公子。

    樓主的十八……哦不,十七男寵之一。

    “在下青合,不知公子怎麼稱呼?”

    沈眠︰“我叫沈……哦,時玉。”

    “時玉公子。”青和的臉上帶了些笑意,他長得不算特別精致,但看起來卻讓人覺得非常舒服,他從懷里拿出一個吊墜送給沈眠,道︰“能一同伺候樓主就是緣分,一點小心意,希望時玉公子不要嫌棄。”

    沈眠將那東西接過,那就是一個非常精巧的小吊墜。

    “謝謝啊。”

    雖然他不會去伺候什麼樓主,但伸手不打笑臉人,沈眠自然不會拂他的面子。

    青合垂

    下眼簾,道︰“不必客氣。”

    夜深。

    尋月閣。

    楚予聞坐在軟榻上,閉著眼享受。

    青合的活一向不錯,這也是他為什麼會留的這麼久的原因。

    他十分賣力,楚予聞抓住他的頭發,然後把他提起來。

    青合的臉上還帶著些情、欲的潮紅,嘴唇也有些紅、中,眼神迷離又痴迷︰“樓主……”

    楚予聞臉上還是淡淡的︰“今天你去給了時玉什麼?”

    青合一頓,隨即道︰“只是一個小禮物。”

    “小禮物?”楚予聞笑,手上卻慢慢用力︰“浸毒了嗎?”

    青合愣住了︰“樓主……我……”

    “你從三年前就來了這里,我將你留著,你把那些人毒死,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這次不行,他不一樣。”

    楚予聞說的很清楚︰“你要害他,就得死。”

    -

    翌日。

    沈眠走出房門想曬曬太陽。

    看到有幾人圍在一起討論著事情。

    “青合死了。”

    “明明昨日還被喚去伺候樓主的。”

    “許是做錯了什麼事。”

    沈眠听得一知半解,青合死了?

    青合……不是昨天的那個人?

    就死了?

    這事看起來好像並沒有什麼,幾位公子感慨完看到沈眠,視線里多了幾分審視,但誰也沒說話,就回去了。

    沈眠突然覺得有些冷,青合昨晚上還去伺候了樓主,但今早上就死了。

    或許他昨晚上就死了。

    沈眠又有點想吐了。

    算了,還是得走。

    晚上的時候沈眠被帶去洗澡。

    就是單純的洗澡。

    還是花瓣配精油。

    洗完以後全身都是香噴噴的。

    下人給他拿了一件衣服放在屏風上,沈眠不太好意思在別人面前果體,道︰“幫我放在那里吧,我自己來穿。”

    伺候的下人道︰“此物設計復雜,公子第一次穿,怕是不太會,還是由我們伺候吧。”

    沈眠心想還有衣服是我不會穿的?

    不過這些人帶著面具,說話又像機器人似的,他也沒那麼難為情。

    然後,一失足成千古恨。

    這衣服……他還真的不能穿!

    “我、我……你們去拿一件正常一點的來。”

    下人︰“這是樓主安排的。”

    “我不要!”沈眠剛泡過澡,臉

    本來就是紅的,現在就像在氣得冒煙似的︰“不、不穿這個。”

    兔女郎啊!

    這個衣服就跟兔女郎一個款式的。

    為什麼這什麼樓主的思想這麼超前?

    那幾個伺候的人像是早有預料,不過還是恭敬道︰“這是樓主的意思,公子若是違背,咱們可就不客氣了。”

    沈眠︰“……”

    屈辱。

    無助。

    想哭。

    身上都有些勒,沈眠怕勒著肚子,所以後面的綁帶都沒有綁。

    他用被子蓋住了自己的身體,在想著找什麼辦法躲過這一次的災難。

    不過還沒等他想出個所以然來,楚予聞就來了。

    沈眠靜靜地看著他走近,藏在被子里的手慢慢握緊。

    他拿著一把匕首。

    若是真到了萬不得已的地步……

    楚予聞沒有察覺似的,看著躺在床上的沈眠很是開心︰“很乖,我還以為你今天不會穿。”

    沈眠對他的惡趣味感到不齒︰“我本來就不想穿。”

    楚予聞笑道︰“所以看在你這麼乖的份上,我打算給你一個禮物。”

    說著,便有人送了一個盒子進來。

    沈眠︰“這是什麼?”

    “打開看看。”

    沈眠手里拿著匕首呢,而且他也怕有詐︰“你幫我打開。”

    楚予聞使了個眼色,那人上前來,給沈眠打開了盒子。

    撲面而來的血腥味,沈眠定楮一看,那是青合的頭。

    “啊——”

    他嚇得臉瞬間慘白︰“你、你……”

    楚予聞似乎對他的反應特別滿意,燭光在他臉上照出了一絲鬼魅的感覺︰“怕?”

    揮手讓人退下,然後靠近沈眠,將他的臉抬起,細細的吻了上去︰“我在幫你報仇,昨天他給你的吊墜是有毒的,若是長期戴著,你活不過半年。”

    沈眠想躲,他的聲音有些發抖︰“那、你那些死了的男寵……”

    “嗯,是他做的。”

    “不過我不在乎,但你不行。”楚予聞︰“以後不要亂收別人的東西。”

    沈眠不知道是該感謝還是該覺得可怕,為什麼這些人的心腸都這麼狠毒?

    動不動就殺人。

    這就是禮物嗎?

    “我不喜歡這樣的禮物。”

    楚予聞︰“以後你會習慣的,這是我喜歡的。”

    沈眠想哭。

    眼里

    有些濕潤,他把人推開︰“你、你那麼多男寵,有、有看大夫嗎?”

    楚予聞想笑︰“你怕我有病?”

    當然。

    不過沈眠不敢說。

    楚予聞︰“我沒有上過他們,只讓他們給我口過。”

    沈眠︰“……”

    “那、那我……”

    “我想上你。”

    沈眠︰“……”

    楚予聞的動作很悠閑,像是一點都不急似的,但沈眠可怕死了,手里的刀都在發抖。

    楚予聞的手摸進被子里,沈眠沒躲開,被他握住手腕把刀拿了出來。

    “你覺得這種程度就能殺了我了?”楚予聞笑得有幾分邪肆︰“你太天真了沈眠。”

    沈眠被抓包,其實他也不相信自己會成功,有些害怕楚予聞把他殺掉︰“我、我不想……我現在真的不可以的。”

    楚予聞擦掉他的眼淚︰“但我想要的,從來沒有不可以,從來都是我樂意。”

    話音剛落,沈眠就劇烈的嘔吐起來。

    他早就想吐了,剛才看到那麼血腥的東西,心里面害怕又惡心。

    可他還是什麼都吐不出來。

    楚予聞就在一旁靜靜看著,沈眠嘔了好一會兒,慢慢緩了過來。

    他擦了擦嘴,決定了什麼。

    “若你能說出一個讓我不上你的理由,我就答應你。”

    沈眠的眼楮又蓄起淚水︰“我、我有寶寶……我真的不能做……”

    楚予聞︰“……”

    -

    御書房。

    從沈眠失蹤那天起,影衛已經不眠不休找了很多天了,現下終于有了線索。

    楚遲硯︰“滿月城?”

    影一︰“是的,屬下在那發現了前太子的蹤跡,經過詢問,前太子身邊本帶著一個人,不過後來不知為何兩人就散了。”

    楚遲硯陰沉著臉,不管如何,人還在。

    “活捉楚懷逸,至于沈眠,我自己去找。”

    “是。”

    -

    “當真?”

    饒是楚予聞見過這麼多大風大浪,此時也是驚訝偏多。

    大夫道︰“千真萬確,雖然老夫從醫四十年來從未見過這樣的病歷,但這位公子的的確確是喜脈啊,恭喜樓主賀喜樓主。”

    沈眠︰“……”

    楚予聞︰“……”

    楚予聞臉色說不出的怪異,揮揮手︰“你先下去,此事暫不要跟任何人說起。”

    “

    是。”

    大夫走後,就剩兩人大眼瞪小眼了。

    沈眠本來也是不想說的,要不是這個人非得拉住他做那種事,那事兒做完他崽子還能在嗎?現在差不多也就四五個月吧。

    他有些心虛︰“我沒有騙你,你、你也不能騙我……”

    楚予聞沉默了一會兒,問他︰“誰的?”

    “嗯?”

    楚予聞︰“我說這是誰的種。”

    沈眠有些遮掩,要是這人知道是楚遲硯的,把他交給楚遲硯怎麼辦?那他不就玩完兒?

    “你、你听過孤雄繁殖嗎?就……男子懷孕不用那個啥,我、我自己就能懷。”

    楚予聞看向他的肚子,確實有那麼一點點弧度,他道︰“你覺得我是傻子還是你是傻子?”

    沈眠︰“……”

    “快說。”

    沈眠︰“我真的是自己懷的。”

    楚予聞“不然就剖了。”

    沈眠︰“不要!”

    他又掛著眼淚︰“我、我說了的話,你不能把我交出去……”

    楚予聞嘆了口氣,他倒是能想到是誰的,但就是想听沈眠自己說。

    他過去把人摟著︰“不要動不動就哭,只要你不想走,誰都帶不走你。”

    沈眠好像安心了點,這人有這麼多錢,應該也不在乎那麼一點吧。

    他垂下頭,小聲道︰“是、是……狗逼的。”

    “狗逼?”

    沈眠︰“啊不是,他叫……”

    “行了。”楚予聞揉揉眉心︰“不用說了,我知道。”

    沈眠︰你知道了什麼?

    楚予聞面色不善,盯著沈眠的肚子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怎麼就讓人給先種了呢?

    沈眠以為他還想把自己剖了,都抬手把這肚子擋住,楚予聞拿開他的手,語氣緩了許多︰“別擔心,不剖你,好好養著吧,今晚讓大夫給你開安胎藥。”

    沈眠︰“你不怪我嗎?”

    “我怪你什麼?”楚予聞︰“懷都懷了能有什麼辦法?”

    沈眠一想︰“也是。”

    楚予聞想到自己剛才想干什麼,一時有些頭疼。

    他道︰“就在這休息吧,明天我再讓人給你換住的地方。”

    -

    楚遲硯一行人來到了滿月城。

    不過暫時沒有發現沈眠的蹤跡。、

    幾日下來,楚遲硯早就沒耐心了,恨不得把這里的人全部都抓起

    來。

    但他又害怕打草驚蛇,把沈眠給嚇怕了。

    今日他們在滿月城里最大的酒樓玉食記吃飯。

    在一堆紅衣服里,他們兩個的黑衣服格外鶴立雞群。

    吳州︰“陛下,會不會公子早已不在這里了?”

    楚遲硯︰“別處也派人去找了,有消息我自會知曉。”

    自從知道沈眠懷了孕以後,楚予聞對他十分不錯。

    沈眠想吃外面的菜,他也帶他出來。

    “這里好多人啊,”沈眠聞到了一股飯菜的香味︰“一定很好吃。”

    楚予聞︰“只要不吐,想吃什麼都可以點。”

    沈眠有些不開心︰“我又不是故意的。”

    他們找了個位置坐下來,為了避免麻煩,楚予聞給沈眠做了張人and皮面具,面具也是個美男。

    他們點了很多的菜,沈眠早就饞的口水直流了。

    這邊,楚遲硯對一桌子的菜沒什麼胃口,他對吃食沒要求,扔了筷子︰“走吧。”

    剛走了幾步,不知從哪兒傳來一聲帶著一點嬌氣和抱怨的聲音,透過他的耳膜︰“這是我的!”

    楚予聞︰“喂我一個有什麼不行?”

    沈眠剛想說吃別人的筷子不干淨,手腕就被一股強有力的力道攥住了。

    聲音咬牙切齒,像生生從牙縫中擠出來似的︰“沈、眠。”

    作者有話要說︰大夫︰“恭喜樓主,賀喜樓主,您有兒子啦!”

    楚予聞︰“謝謝,不瞞你說,這我孫子。”

    楚遲硯:感覺頭頂有點green

    楚予聞不是狗比的爹!!!人家只是輩分大!年紀和狗比差不多!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52、相遇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52、相遇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