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胡鬧(修)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57、胡鬧(修)

    楚遲硯出去之後並未離開。

    他就等在門口, 自然也听到了沈眠撕心裂肺的哭聲。

    這次真的錯了,但他沒有辦法。

    小皇帝哭過很多次,每一次倒也哭哭就過了, 這次恐怕沒那麼容易。

    不過不管如何,楚遲硯心里是高興的,甚至可以稱得上是狂喜,至少沈眠懷的是他的孩子, 他們之間終于有了羈絆, 雖然有些誤會,小皇帝發點脾氣也正常, 這次事情比較嚴重, 所以沈眠多半也會氣得久一點。

    但一切都會好的。

    畢竟這次真的有傷到他, 也嚇到了他, 還差點把寶寶給弄沒了。

    他會多做些讓步的, 小皇帝驕縱歸驕縱, 以前楚遲硯逼他服軟, 這次反過來, 沈眠該會體諒自己。

    從這之後,他會對沈眠好, 封他為後, 只要他一人。

    暢快的痛哭之後沈眠覺得自己的頭腦格外清醒。

    雖然還不是很舒服, 心里面傷傷心心,一想起被灌藥就疼得抽氣。

    但為那狗逼哭真的是太不值得了, 他算個什麼東西?

    為一個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人,不僅傷身體,還傷神。

    自己本來就不屬于這個世界。

    討好楚遲硯也只是因為受到了書里的影響,先入為主, 怕死。

    但現在他有了寶寶,那是他和這里唯一的聯系,楚遲硯卻差點把他殺了。

    “寶寶……”

    那狗逼沒有心。

    他冷血又殘暴,不听人解釋,手段狠毒,即便自己去討好他又怎樣,高興的時候給兩顆甜棗,不高興的時候別說巴掌了,就是刀子也會給你送下來。

    沈眠覺得自己真的是太慘太慘了,無依無靠孤苦伶仃。

    既然將他當一個玩物為什麼要來找他?玩物就不是人嗎?

    他不奢求楚遲硯能尊重他,但楚遲硯根本就沒有把他當人。

    就算知道了喝打胎藥有生命危險還是會硬灌,只是以為他肚子里的孩子是別人的,他不會管自己的死活,沒了他可以去挑選下一個,反正他是這個世界的龍傲天,會有源源不斷的人前僕後繼的想要上他的床。

    他可以喜歡成嫣,但自己卻不能和陸準離開。

    沈眠不是不知道楚遲硯的性子,所以不管狗逼以前對他做什麼不好的,他

    都覺得書里的人設就是這樣的,人家都定了你還能怎麼改變。

    但不管怎麼說自己這次是有了他的骨肉,本來就夠害怕的了,他卻只關心孩子是不是他的……

    想起楚遲硯那時候的狠絕沈眠還在後怕,那時候是真的比死了還難受的,他從來沒有過的這麼窩囊。

    就像賭上所有的籌碼,卻還是不堪一擊,人家根本看不上。

    他的性子太軟了,不僅是小皇帝的性格原因,因為從小的生長環境,沈眠自己的性格也有缺陷。

    但他這次說什麼都不會再原諒楚遲硯,不會跟他回去,他再也不想過那種心驚膽顫,苟延殘喘的日子了。

    -

    大廳里,楚遲硯安安靜靜地坐著。

    謝思年跟他說著沈眠的情況︰“反正這是最後一次受驚了,我再怎麼像神醫我也不是神醫,師父也不知道死沒死,我又是第一次面對沈眠這樣的情況,不好把握,接下來只能將他好好養著,說供起來都不為過,他的身體再也經不住第二次波動了,你要不想絕後,就好好想想吧。”

    楚遲硯神色淡淡︰“我記得你師父有過預言,說過我不會有子嗣。”

    謝思年︰“你不會還懷疑沈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吧?”

    “自然不是。”楚遲硯道︰“雖說老頭子神神叨叨,但話卻有幾分可信,他說我此生沒有子嗣,如若沈眠強行生下來,我怕會對他造成什麼影響。”

    雖說楚遲硯現在已經和謝思年決裂,但听到這句話,謝思年還是忍不住白了楚遲硯一眼︰“你現在怕對他有影響了,早點灌打胎藥的時候怎麼就沒覺得?”

    楚遲硯的臉色立馬陰沉下來︰“怎麼,我做事輪得到你說?”

    謝思年︰“……”

    威脅誰呢這是,自己干的混賬事兒還不許別人說了?

    “得了,我不跟你爭論這些。”謝思年也不爭強好勝︰“我師父是說過你不會有子嗣,但我記得他說的是這輩子沒有女人會為你生孩子,不過沈眠是男人,這話自然也做不得數了。”

    這話倒是提醒了楚遲硯,他臉上竟也滑過一絲喜色︰“也是。”

    沈眠還不能下床,這次真的是大傷,孩子差一點就沒保住。

    床上挺無聊的,也沒人跟他說話。

    房里很暗,他也沒讓人點燈。

    總之他現在的心情就跟這昏暗的房間一樣,低沉得不得了。

    但有一個念頭卻很堅定,因為自己昏迷時做的那個夢,他覺得自己不該活得那樣失敗。

    他是沒有錯的,穿過來就是滅了國的小皇帝,什麼都沒來得及做,就要接受這個世界所有的惡意和迫害,憑什麼?

    他要重新做人,重新做人的第一步就是要做自己喜歡的,不要勉強自己。

    逃離一切痛苦的根源。

    晚上的時候謝思年來給他診脈。

    沈眠一言不發。

    書里的男人們除了陸準和楚雲昭,他對誰都沒好感。

    謝思年就是好人了嗎?

    不是。

    他同樣惡劣和自私。

    謝思年倒也知道沈眠怪他什麼,不多解釋,把了一會兒脈,道︰“你不要想太多了,事情都已經過去了,這件事我也有錯,是我不該騙你。”

    “你當然有錯,你不是好人。”沈眠臉色不太好,說話都像要花很大的力氣似的︰“不過如果楚遲硯是因為孩子是他的才不打掉,對我來說也沒什麼意義。”

    謝思年覺得有些愧疚,但他說不出別的︰“我會幫你保住孩子的。”

    沈眠沒說話。

    謝思年走後不久,楚遲硯便來了。

    沈眠剛躺下休息不過一盞茶的時間。

    他來的時候手腳很輕,但沈眠根本沒睡著所以听得見。

    屋子里沒有點燈,當然楚遲硯也不需要。

    因為有上午的教訓,所以他只是隔著被子將沈眠抱住,貪婪地汲取著小皇帝身上的氣味︰“肚子好點了嗎,還有沒有疼?”

    沈眠的臉在黑暗中沒有表情,他對楚遲硯現在的溫情根本毫不在意,要不是有點不舒服懶得動,他都不想跟這狗比有這麼近距離的接觸。

    他沒說話,連開口都費勁。

    楚遲硯也不管,繼續道︰“晚上怎麼沒吃飯,最近不是食量大增,現在不吃也行?”

    “你現在有寶寶,不要這樣不愛惜身體。”

    沈眠還是沒說話,寶寶?真是太太太可笑了。

    貓哭耗子假慈悲。

    他倒要看看楚遲硯能忍到什麼程度。

    果然,在兩次問話沈眠都沒有開口後,楚遲硯就道︰“陛下,我知道你沒有睡著。”

    “你先跟

    我說說話,嗯?”

    沈眠依舊沉默。

    周圍安靜了一會兒,連楚遲硯都沒有在繼續說,空氣仿佛都靜止了,不過沒過多久,他便嘆了口氣,喚人點了燈,把早就熱好的東西端了上來。

    屋子一下亮起來,楚遲硯將沈眠抱起,然後喂他吃東西。

    勺子剛一喂到嘴邊,沈眠把臉轉到一邊去了,不吃他的。

    楚遲硯現在好脾氣,再怎麼想發火也忍著︰“乖,不要鬧,不管怎麼說先吃點東西。”

    沈眠無動于衷。

    “你不餓?”

    “別鬧了,餓壞了身體對你沒好處。”

    沈眠依舊看著別處,面無表情,不搭理他。

    楚遲硯數次努力未果,終于忍無可忍,聲音都沉了下來︰“眠眠。”

    他壓著自己的怒火,偏偏是他有錯在先傷了沈眠,打不得罵不得,語氣還不能重了︰“我說過,你可以鬧脾氣,這件事是我對不起你,我誤會了你,隨你怎麼樣都好,打我罵我都無所謂,但你不準不吃飯,別在胡鬧了。”

    他可以慣著小皇帝,可以由著他鬧脾氣,但沈眠不拿自己的身體當回事兒,就不行。

    “胡鬧?”沈眠臉色白,顯得眼珠子特別的黑,一眼望去澄澈無暇,平添了幾分可憐,他問楚遲硯︰“你覺得我是在胡鬧嗎?”

    沈眠對楚遲硯徹徹底底失去信心,但盡管他在心里都告訴自己要堅強,可他就是個憋不住情緒的人,一說話就是哭腔︰“如果這個孩子不是你的,你還會留他嗎?”

    楚遲硯︰“他是龍種。”

    沈眠搖頭︰“不,他只是個孽種。”

    沈眠的眼淚要掉不掉,眼神卻十分堅決,他的恐懼在慢慢減少,取而代之的是一種以死為代價的決絕。

    楚遲硯听得心里頭五味雜陳,小皇帝嘴更像是一把尖刀,刺得他的心髒也不好過,他道︰“是我不對,以後不要再這樣說了,我封他為太子,我會對你好,他會是我這輩子唯一的孩子,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好不好?”

    沈眠從未听過楚遲硯用這樣的語氣跟他說過話,但現在不管楚遲硯說什麼他都不會再相信了,狗改不了吃屎,說要對他好這句話,他都已經听膩了。

    一次兩次他或許可能會當真,但楚遲硯的承諾太

    不值錢了,他隨心所欲,想當然的做著一切事情,答應也可以答應,反悔也是一瞬間的事。

    沈眠不想再經歷一次那樣的絕望了。

    他是很笨,但也不是傻子,他是怎麼求楚遲硯的,是怎麼沒有尊嚴的,他都記得一清二楚。

    沈眠面相太柔和了,想冷漠也冷漠不起來,看著就是有一種在生悶氣的感覺,乖乖的。

    但他知道自己是怎麼想的,他現在對待楚遲硯,連一個陌生人都不如。

    他道︰“楚遲硯,不是誰都要求你的恩寵,至少我不是,你從來沒有尊重過我的意願,對我好之類的話也沒必要再說,我根本不稀罕。”

    楚遲硯听著這話覺得異常刺耳。

    不稀罕。

    他竟然說不稀罕。

    明明以前小皇帝撒嬌的時候那麼可愛,有些時候也會流露出對自己的依賴。

    現在是什麼意思,想脫離自己嗎?

    楚遲硯突然覺得有種莫名地恐慌,活了差不多三十年,除了沈眠,沒誰能在他心里有不一樣的位置。

    所以他不準沈眠離開、躲避,他要來找他。

    他原諒小皇帝所有的過失,因為他懷了自己的種。

    他太開心了,以至于以前的種種都可以抹去,他們會重新開始。

    小皇帝永遠陪著他,他也會寵愛沈眠。

    可現在沈眠卻說不稀罕。

    這不可能。

    他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楚遲硯知道這次是自己的錯,他做過頭了,沈眠那時候帶著希冀的眼神以為自己會留下他們的孩子,如果那時候自己做了不一樣的選擇,現在是不是就不是這樣了。

    可惜,千金難買早知道,他只知道不管怎麼樣,沈眠不能離開他,他哄著︰“你乖一點,我保證以後不這樣,這次是我的不好,我只是不喜歡我的東西被別人玷污。”他摸著沈眠的臉,道︰“你不該跑的,陛下,你是我的,我說過,就算你死,也是我的,現在你又懷了龍種,你放心,想要什麼我都答應你。”

    沈眠听著這話,狗逼還是狗逼,不會改變的︰“我要走。”

    楚遲硯︰“除此之外。”

    沈眠一下就打翻他的東西,氣得眼眶都紅了︰“你從來都只顧著你自己,有問過我想不想要嗎?我到底做錯了什

    麼你要這麼對我啊,我明明已經走掉了,是你偏要來找我的!”

    他說的時候都感到了一種無力︰“你都那樣對我了還期待我做什麼?我就這麼下、賤?我只是一個東西嗎?我是一個人,不是你的所有物,我要的是平等,不是你給的施舍,難道我一定要仰著你的鼻息才能活著嗎?”

    楚遲硯還是第一次听到這種話。

    平等?

    他可以寵著慣著小皇帝,但為什麼要平等?

    他要侵入沈眠的生命的一點一滴,讓沈眠所有的來源都來自于他,他要讓小皇帝離開他就不能活,所以永遠不能給沈眠平等。

    因為他知道,一旦給了平等,沈眠一定會離開自己。

    東西被打翻,好在粥已經涼了。

    沈眠微微喘氣,情緒有些激動,楚遲硯給他拍背︰“乖,慢一點,不要急,當心動了胎氣。”

    沈眠故意激他,說話都像帶著刺一樣︰“動了胎氣讓他流掉不是更好?正好合了你的心意,反正他都是孽種,是不該存在在這個世上的。”

    “沈眠!”楚遲硯不喜歡他用這樣尖銳的語氣,聲音不可控制的大了些,但又怕嚇著他,態度還是軟了下來,雙手捧著他的臉,以一種無奈又寵溺地語氣說道︰“你非要氣我?”

    沈眠︰“听實話就讓你這麼難受?可是你明明做得挺開心的。”

    楚遲硯簡直被氣得想吐血,也只有小皇帝能這麼氣他。

    他有些無奈,不打算跟沈眠爭︰“罷了,我讓著你,是我的錯,陛下說的都對。”

    沈眠真想呼他幾個大嘴巴子,原來當你真的討厭一個人時,不管他做什麼你都是討厭的。

    就像他對楚遲硯一樣。

    楚遲硯又讓人端來了新熱好的燕窩粥,熱氣騰騰冒著香味,以前在宮里,沈眠是最喜歡吃的,楚遲硯就是想到了這一點。

    但他的算盤好像打錯了。

    當他剛把碗端到沈眠面前,準備吹冷了喂他,沈眠突然傾身上前,一把將那碗推了出去。

    碗中的東西很燙,有一大半都澆在了沈眠的手上。

    他被燙得不輕。

    楚遲硯身上也有,但他顧不上,一句話沒說立即拿起沈眠的手看了看︰“怎麼樣?有沒有被燙到?給我看看!”

    他眼中的關心不

    似作假,但沈眠卻像瞎了一樣,他把手抽出,冷冷的︰“和你沒關系,不用你假惺惺。”

    楚遲硯擔心他被燙傷,又生氣小皇帝的態度,他知道沈眠是故意的。

    但他氣不過,伸手把沈眠的手抽了出來,小皇帝手指蔥白,已經有點泛紅了。

    沈眠把手指蜷縮著不讓他看,楚遲硯沉著臉色︰“給我看看,燙到了沒有。”

    沈眠也痛得狠,但他強忍著,楚遲硯越不喜歡的,他就越要做︰“燙到了就燙到了,反正是我痛,又不是你,我要你滾,我不想看到你,看到你我就惡心。”

    楚遲硯好半天沒說話。

    “呵,”半晌,他冷笑一聲,眼里的寒意嗜血,又被他生生壓了下來︰“你是不是非要跟我對著干?”

    沈眠覺得痛死了,狗逼說話一向如此,他又不是沒習慣,但他還是流了眼淚︰“是又怎麼樣?反正現在我也不怕,有本事你就殺了我。”

    “你!”

    楚遲硯簡直覺得氣急攻心,但手就是抬不起來,他下不去手的,他怎麼可能下得去手。

    他死死地盯著小皇帝,一言不發,沈眠也不怕他,大著膽子回瞪。

    楚遲硯妥協,用唇踫了踫沈眠的手背︰“你是不怕,但我沒本事,我不敢殺你。”

    本來是一句好話,但偏偏沈眠听著就是覺得厭煩。

    他本來就還沒好,現在又被燙了一下,眼淚流了滿臉,臉色都不好了。

    楚遲硯皺眉,把手伸到了沈眠的腹部︰“肚子疼?”

    沈眠推他︰“不關你的事,我不要你管,你滾開。”

    楚遲硯擔心的很,現在不是置氣的時候,他讓人去找謝思年,然後想用內力幫沈眠減少一下痛苦。

    但小皇帝不肯靠近他,自己縮在最里面。

    楚遲硯不敢動粗了,只好哄著︰“你先出來,我不踫你,只傳些內力給你,手疼還是肚子疼?”

    沈眠就算痛得臉色慘白也還是不願意︰“我不需要。”

    楚遲硯還在哄,沈眠的手已經開始紅腫了,他去抱沈眠︰“別怕,乖,快出來,我……”

    沈眠一把推開他,又痛了一下,他的眼眶都紅透了,還是憤恨的盯著楚遲硯︰“既然你不走,那我就走!”

    楚遲硯怎麼可能再讓沈眠下床,他忙

    退了出來,算是做出讓步︰“好,我走,我走……你乖乖躺好,不要下來,我走。”

    沈眠看他消失在房里,才又躺了下來。

    謝思年很快就來了︰“怎麼了怎麼了?”

    楚遲硯︰“你先去看看他。”

    謝思年去給沈眠診脈,然後又讓人把廚房的藥端出來,沈眠看到楚遲硯也在,他就不喝。

    謝思年︰“……”

    楚遲硯臉色極為難看,但還是道︰“你先把藥喝了,我不放心,你喝了我就走。”

    沈眠不听︰“喝不喝都跟你沒關系。”

    楚遲硯不動,手已經漸漸握緊了。

    他道︰“眠眠,不要這樣。”

    “你這樣不是在跟我作對,是在跟你自己作對。”

    沈眠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大概意思就是“那又怎麼樣?和你有什麼關系?”

    倆人就這麼一直僵持著。

    謝思年剛想說一聲你還是先出去吧,就看楚遲硯又瞥了沈眠一眼,但小皇帝的臉已經轉向里面了,根本沒看他。

    楚遲硯好像有些失望,于是一言不發的出去了。

    作者有話要說︰每天晚上十點更新。

    沈眠看他消失在房里,才又躺了下來。

    謝思年很快就來了︰“怎麼了怎麼了?”

    楚遲硯︰“你先去看看他。”

    謝思年去給沈眠診脈,然後又讓人把廚房的藥端出來,沈眠看到楚遲硯也在,他就不喝。

    謝思年︰“……”

    楚遲硯臉色極為難看,但還是道︰“你先把藥喝了,我不放心,你喝了我就走。”

    沈眠不听︰“喝不喝都跟你沒關系。”

    楚遲硯不動,手已經漸漸握緊了。

    他道︰“眠眠,不要這樣。”

    “你這樣不是在跟我作對,是在跟你自己作對。”

    沈眠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大概意思就是“那又怎麼樣?和你有什麼關系?”

    倆人就這麼一直僵持著。

    謝思年剛想說一聲你還是先出去吧,就看楚遲硯又瞥了沈眠一眼,但小皇帝的臉已經轉向里面了,根本沒看他。

    楚遲硯好像有些失望,于是一言不發的出去了。

    作者有話要說︰每天晚上十點更新。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57、胡鬧(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57、胡鬧(修)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