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扎心(大修)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58、扎心(大修)

    謝思年看了一眼, 然後道︰“他走了,你喝吧。”

    沈眠端過藥碗,皺著鼻子幾下就灌下去了。

    以前喝藥還嫌苦, 現在都沒什麼感覺了, 喝藥竟然也能喝出習慣來, 真是絕了。

    沈眠︰“寶寶有沒有事啊?”

    謝思年︰“放心吧,以後你少動點氣,不會有意外的。”

    沈眠放了心, 他倒是想不動氣, 唯一的辦法就是別讓他看到楚遲硯這個傻逼。

    “話說, 你真跟他鬧呢?”謝思年道︰“看把楚遲硯給氣的,我就從沒見過他這麼憋屈的時候。”

    聞言,沈眠轉過頭看他︰“你也覺得我只是在跟他鬧脾氣?”

    謝思年一時半會還沒反應過來︰“難道不是?”

    沈眠︰“……”

    真是太卑微了,他就不該問。

    就謝思年這腦子, 能想出個什麼事兒來?

    其實都不用解釋, 從表情就能看得出來, 他有些心酸, 就書里的每一個人好像都高高在上, 就他一個弱小無助的感覺。

    為什麼呢,他一個穿書的, 放到哪本書里都是天選之子,怎麼就到他這兒就變了呢?

    “我才不是鬧脾氣, 我每次說的都很認真,只是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從來沒有人把它當真而已。”

    沈眠道︰“我是真的很生氣,已經氣到恨不得殺了他的地步,雖然听起來不可能, 做起來也不太可能,但我是不會原諒他的,我要離這個狗比遠遠的,我早就做好一個單親爸爸的準備了。”

    謝思年一挑眉︰“真的?雖然說我也對不起你,不過你要是願意給我一個補償的機會也可以。你不原諒楚遲硯,總得原諒我吧,這樣,我帶你遠走高飛,孩子生下來管我叫爹怎麼樣?”

    沈眠︰“……”他真的想看看謝思年這臉皮到底是什麼做的。

    “神經病。”沈眠白了他一眼︰“我要把你們弄決裂,我要告訴楚遲硯,你想當孩子爹,然後讓你們自相殘殺。”

    謝思年笑了笑,那雙桃花眼里也多了幾分讓人看不懂的情緒︰“那我真是有點怕了。”

    沈眠真是沒看出來謝思年害怕。

    怎麼說這人怎麼說也比自己大了七八歲吧,還以為年歲擺在那里,他們看人想必就會不同

    。

    原來確實有不同,就跟一個智障一樣。

    反正他已經下定決心要擺脫楚遲硯了。

    傷心的事情已經過去,他不能停步不前,他要擺脫狗男人,獨自美麗。

    不會任由楚遲硯威脅恐嚇。

    大不了就是一死。

    謝思年道︰“不過我那個建議,是認真的。”

    “我也是認真的,”沈眠不知想到什麼,又道︰“別以為這件事你就這麼糊弄過去了,你們都一樣的,都在耍我。”

    他委屈到想哭︰“我真的這麼笨,耍我很好玩兒嗎?”

    謝思年︰“……”

    “那件事……確實是我不好,不過誰讓楚遲硯那麼欠,這樣,我還是答應你,只要你有要求,我能做的,都會盡力幫你做到。”

    沈眠等的就是他的這句話︰“這可是你說的。”

    “自然。”

    沈眠擔心隔牆有耳︰“你把耳朵湊過來。”

    謝思年不疑有他,湊過去後沈眠便跟他說了計劃。

    臉色逐漸變得驚訝,沈眠說完,問他︰“可以嗎?”

    謝思年︰“你……確定?”

    “確定。”沈眠的眼神很堅定︰“我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

    謝思年︰“你準備什麼時候?”

    沈眠︰“當然是看我心情了。”

    謝思年看著小皇帝白嫩的側臉,突然道︰“看不出來,陛下也蠻有心計的。”

    “這也叫心計?”沈眠眼里是明晃晃的嘲笑︰“比起你們騙我的怎麼樣?”

    謝思年︰“……”這小皇帝說耍真是……帶刺兒啊。

    他有種預感,楚遲硯這次,可能真的完了。

    不出意外楚遲硯一直在外面等著,謝思年一出來,他就趕緊上前︰“人怎麼樣?”

    “沒什麼大礙。”謝思年好像有點走神︰“不過我不是交代過你不要讓他動氣?”

    楚遲硯︰“……”

    謝思年︰“如果你不想要孩子,不想要沈眠,就繼續作吧,反正到時候一尸兩命,是你的責任。”

    楚遲硯沒狡辯︰“是我的問題,他有些怪我,以後我會注意。”

    有些?

    這狗逼可真會避重就輕。

    “你本來就該被埋怨。”謝思年道︰“就算他想要你去死,你也是該得的。”

    這話說出來或許有些大逆不道,楚遲硯畢竟是

    一國皇帝。

    即便沈眠懷了他的孩子,但哪兒有這麼比喻的道理。

    謝思年又道︰“不過要我說,你要是真的不是非他不可,干脆放了他算了。”

    楚遲硯並沒生氣,但也說不出他現在是個什麼表情,只淡淡道︰“對啊。”

    “不過不可能。”

    “他可以讓我去死,但就是不能離開我。”

    謝思年沒想到他回答得這麼順溜,還被哽了一下,繼續道︰“但前提是他還願意讓你去死,你覺得他這次還是普通的鬧脾氣嗎?”

    楚遲硯沒說話,表情凝重。

    謝思年嘆了口氣︰“小時候我父王說你的性子天生就是個帝王相,當時我也是這麼想的,而且我現在也是這麼想的,只是可惜了,楚遲硯,我覺得,你腦子有點問題。”

    “不適合去愛人,至少不適合愛沈眠,當然或許你也並不愛他,你只是習慣佔有。”

    謝思年真覺得自己是個戀愛專家,瞧這大道理說的一套一套的。

    他本來是不想跟楚遲硯說這些的,但這狗逼什麼樣他也清楚,從小到大都是一言不合就砍人腦袋,只有沈眠是個例外。

    例外偏偏又遇上楚遲硯,這人冷血又自我,即便喜歡一個人自己也反應不過來,愛他就是要佔有他、將他牢牢的拴在身邊,做事只憑自己喜好,隨心所欲,但這次算是踢上石頭了。

    他看楚遲硯要栽。

    楚遲硯沉默了很久,最後謝思年都走了。

    愛?

    他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佔有,他確實是挺想佔有的。

    小皇帝太好了,好到他想藏起來,不讓任何人看到,也不讓任何人知道,他只屬于自己。

    他離不開沈眠,把小皇帝看那麼緊的原因就是因為他離不開。

    從里都不是沈眠離不開他。

    所以不夠。

    他必須要讓沈眠也離不開他。

    永遠。

    半夜。

    沈眠進入了熟睡。

    楚遲硯放輕腳步進入房里,不敢吵醒他。

    一丁點的聲音都不敢發出來。

    他要看看小皇帝有沒有蓋好被子,有沒有做噩夢。

    在床邊坐了很久,靜下心來听沈眠的呼吸聲。

    沈眠是側著睡的。

    面朝著他。

    楚遲硯用手輕輕摸了摸微微鼓出的肚子,是不是因為沒有營

    養,所以都五六個月了才這麼大點?

    他不知道。

    不過有一瞬間福至心靈,不知想到哪兒去了,他蹲了下去,然後把耳朵貼在了沈眠的肚子處。

    听了一會兒,好像什麼都沒听到。

    即便如此,但楚遲硯心里頭還是挺高興的。

    以後會听到的。

    謝思年的話他不能回答,但從今往後,只要沈眠不再想著逃跑和離開,他會給他絕無僅有的寵愛。

    包括肚子里的孩子。

    他們會是他的全部的。

    楚遲硯沒多留,進來看了一眼就出去了。

    等他出去後,沈眠才慢慢睜開眼楮。

    翌日。

    沈眠吃了早飯以後就可以下床走動了,老窩在床上也不好,總要運動運動。

    這個客棧被楚遲硯包下來了,所以隨處可見到處都是士兵。

    守著他這麼一個人真的是有點大材小用了。

    他隨意瞎逛,吳州就在不遠不近的地方跟著,沈眠問他︰“你跟著我干什麼?”

    吳州恭敬道︰“屬下擔心公子安危。”

    沈眠卻不太相信,自從下了決心,他就會戴著有色眼鏡看所有人︰“監視的話也能說的這麼好听?吳洲,我覺得你適合去上脫口秀節目。”

    小皇帝又說了些他听不懂的,不過是嘲諷沒錯了,吳州有些沒反應過來,但等他再反應過來時,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我要出去。”

    吳州︰“公子,外面危險,還是盡量不要出去的好。”

    沈眠看著他,才不管那麼多︰“盡量不要出去還是可以出去的。”

    吳洲︰“……”

    攔不攔?

    那肯定得攔,除非吳州不想活了。

    雖然覺得這樣不太好,但他還是恪守自己的職責,自己不能解決的事情,還是交給那位好了,他跪下,道︰“陛下有旨,您出去一定要請示他,我們不能放您出去。”

    沈眠毫不意外︰“楚遲硯在哪里?”

    楚懷逸奄奄一息。

    頭被楚遲硯踩進了土里。

    血混著泥巴,看起來又髒又惡心。

    楚遲硯臉上帶著冷冷的笑意,好像腳下踩的是什麼天理不容的畜生,而不是他的皇兄。

    他穿著黑色的袍子,蒼白修長的手指敲擊著椅子扶手,愜意中又透著陰狠。

    “本來都打算讓你死

    得痛快點的,但你卻把我的小皇帝帶走了。”

    “皇兄。”楚遲硯腳下用力,搖了搖頭︰“你還真是害我傷心了那麼一小會兒,可惜你還是一如既往的愚鈍,破綻實在太多。”

    楚懷逸手腳都以一種奇怪的姿勢彎曲著,具體是怎麼斷的已無人知曉,但有些傷口甚至都露出了里面森白的骨頭。

    可他就是死不了。

    只要楚遲硯不點頭,他就會永遠這麼痛苦下去。

    “你、你給我個痛快的……”

    “呵,”楚遲硯冷笑道︰“你也配?”

    他拿出一把匕首,然後把它插。在了楚懷逸的手腕,直接削了,

    楚懷逸痛得連叫都叫不出來,直接昏死過去。

    鮮血濺到了楚遲硯臉上,他笑得有幾分森然︰“我會給你最好的體驗,畢竟,你是我的皇兄啊……”

    話音剛落,不遠處就有一道聲音傳過來︰“參見陛下。”

    是吳州,楚遲硯正皺著眉滿臉戾氣的抬頭,隨之又看到了旁邊的沈眠。

    小皇帝不知道為什麼出來了。

    他的表情來不及收回,但還是僵硬的轉而笑了笑,扔了刀,擦了擦手朝沈眠走過去,有些小心地問︰“怎麼出來了,身體好些了?”

    沈眠沒回答他,視線看著地上的楚懷逸。

    楚懷逸的樣子很慘烈,楚遲硯怕小皇帝看了想吐,蒙了他的眼楮︰“乖,先不要看,有些惡心,會吐。”

    沈眠拿掉他的手,楚遲硯的臉上也有血,他沒什麼表情︰“會有你惡心嗎?”

    吳州沒想到沈眠竟然說出這樣的話,畢竟以前還會注意注意,可他感覺現在他什麼都不怕了。

    可這是陛下啊,唉,看來小皇帝又要吃苦頭了。

    可讓他更驚訝的是,楚遲硯看了他一會兒竟然笑起來,一點都沒有生氣的跡象,他在身上擦了擦手,又用袖子擦了擦臉,逗著沈眠道︰“這樣行不行,嗯?陛下?”

    沈眠依舊無動于衷,實際上他確實很想吐,血腥味太重,但他不想讓楚遲硯看他的好臉色,所以不管楚遲硯做什麼,他都很冷淡,道︰“有些東西是擦不掉的,不管你怎麼擦,都不能改變我討厭你的事實。”

    他都這樣說了,楚遲硯的笑也慢慢淡下來,心里感覺被人悶著打了一拳

    ,不是很疼,但後勁很足。

    外面風大,他牽了沈眠的手︰“外面冷,先進去再說。”

    沈眠甩開他︰“不用了,我要出去。”

    楚遲硯好脾氣︰“出去干什麼?有想買的東西我可以……”

    “你要限制我的自由?”沈眠問他︰“我現在出去還是要征得你的同意?”

    “不是。”楚遲硯解釋道︰“只是你現在懷著身孕,外面人多,你出去不安全。”

    “最不安全就是待在你身邊,”沈眠就是要說楚遲硯最不愛听的,就是要扎他的心︰“楚遲硯,你沒資格管我。”

    作者有話要說︰上兩章針對問題做了修正,大家可以再看看。

    外面風大,他牽了沈眠的手︰“外面冷,先進去再說。”

    沈眠甩開他︰“不用了,我要出去。”

    楚遲硯好脾氣︰“出去干什麼?有想買的東西我可以……”

    “你要限制我的自由?”沈眠問他︰“我現在出去還是要征得你的同意?”

    “不是。”楚遲硯解釋道︰“只是你現在懷著身孕,外面人多,你出去不安全。”

    “最不安全就是待在你身邊,”沈眠就是要說楚遲硯最不愛听的,就是要扎他的心︰“楚遲硯,你沒資格管我。”

    作者有話要說︰上兩章針對問題做了修正,大家可以再看看。

    外面風大,他牽了沈眠的手︰“外面冷,先進去再說。”

    沈眠甩開他︰“不用了,我要出去。”

    楚遲硯好脾氣︰“出去干什麼?有想買的東西我可以……”

    “你要限制我的自由?”沈眠問他︰“我現在出去還是要征得你的同意?”

    “不是。”楚遲硯解釋道︰“只是你現在懷著身孕,外面人多,你出去不安全。”

    “最不安全就是待在你身邊,”沈眠就是要說楚遲硯最不愛听的,就是要扎他的心︰“楚遲硯,你沒資格管我。”

    作者有話要說︰上兩章針對問題做了修正,大家可以再看看。

    外面風大,他牽了沈眠的手︰“外面冷,先進去再說。”

    沈眠甩開他︰“不用了,我要出去。”

    楚遲硯好脾氣︰“出去干什麼?有想買的東西我可以……”

    “你要限制我的自由?”沈眠問他︰“我現在出去還是要征得你的同意?”

    “不是。”楚遲硯解釋道︰“只是你現在懷著身孕,外面人多,你出去不安全。”

    “最不安全就是待在你身邊,”沈眠就是要說楚遲硯最不愛听的,就是要扎他的心︰“楚遲硯,你沒資格管我。”

    作者有話要說︰上兩章針對問題做了修正,大家可以再看看。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58、扎心(大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58、扎心(大修)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