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59、第二刀-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59、第二刀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59、第二刀

    楚遲硯一下就噤了聲。

    沒資格。

    小皇帝說他沒資格了。

    自從沈眠醒過來, 對他的抗拒就不是一般的大。

    楚遲硯心里再怎麼有底氣,以為沈眠只是鬧鬧小脾氣,多哄哄就好這樣的想法, 終于在他一次又一次的拒絕中慢慢瓦解。

    沈眠就像不怕他也不再對他有任何感情了。

    除了厭惡。

    沈眠知道自己是肯定要離開這狗逼的, 那件事真的徹徹底底寒了他的心, 他不會再像以前一樣,在楚遲硯的威逼利誘下妥協。

    就跟現在一樣,以前這種話他就算賭氣說完也會有些擔心, 畢竟狗逼不做人, 但現在他不怕, 左不過楚遲硯再喂他喝一次打胎藥。

    楚遲硯看了他半晌,眼楮里的情緒明明滅滅,但他最終什麼都沒說,只道︰“我知道了, 你想出去可以, 但外面真的不安全, 我陪你。”

    “不要。”沈眠出去的目的就是想躲掉這人的跟蹤控制︰“我不想和你一起, 我不願意, 和你在一起我會不舒服的。”

    楚遲硯皺眉︰“我就陪陪你都不行?”

    沈眠︰“對,就是不行。”

    楚遲硯沒辦法, 沈眠不同意,他現在居然束手無策。

    他給沈眠又多搭了一件披風, 自己親自幫他把系帶系上。

    沈眠全程無話可說,楚遲硯也不在意,在收拾完後,沈眠剛準備走,就被楚遲硯拉回去了。

    “你干什麼啊?”

    楚遲硯稍稍低頭, 笑道︰“陛下,你親我一下好不好?”

    “……”

    狗逼!

    “不好。”沈眠不耐煩了︰“你到底讓不讓我走啊?”

    “如果你喜歡這樣,極樂樓底下也有很多姑娘的,你去的話,只要有錢,她們肯定會很喜歡。”

    楚遲硯眼底有些落寞,不過他藏得太深,幾乎讓人看不出來,他道︰“她們怎麼能和你比。”

    沈眠心里悶著一股氣︰“你太高看我了,我只是一個小傀儡而已。”

    楚遲硯抱了抱他,想為自己以前的嘴欠做些彌補︰“你不是,以前我說錯了,你不是傀儡不是玩物,是我的陛下。”

    “不重要了。”沈眠推開他︰“隨便是什麼,我才不在乎。”

    楚遲硯不喜歡沈眠這樣無所謂的

    表情,他寧願沈眠跟他鬧、跟他吵,哪怕打他都可以,就是不喜歡這樣。

    他還想說些什麼,但沈眠已經不想再听,直接轉身離開。

    -

    沈眠是真的不想跟楚遲硯待在一起,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

    那狗逼以為假惺惺地服個軟就沒事兒了?

    和這種家暴男在一起,他遲早抑郁,早散早好。

    其實他也沒什麼好逛的,只是單純不想待在那個有楚遲硯的客棧里罷了。

    今天他也不打算回去了。

    沈眠隨便走走,突然就覺得不對,身後就像有人在跟著他。

    楚遲硯的人?

    除了他沈眠也再想不出第二個了。

    果然,這狗逼就是嘴上說著一套,背地里干得又是另一套了。

    他加快了腳步,然後走進了極樂樓。

    楚予聞斜躺在貴妃塌上,他這兩天一直在養傷,上次被楚遲硯那狗東西打傷了他的臉,氣的他幾天都沒出去見人。

    要不是擔心楚遲硯一死,他老楚家就沒了後代,他早就教楚遲硯那沒大沒小的狗東西做人了。

    當初他那爹臨死前死活求他,好說歹說讓他給留個種,雖然他不行,不過楚遲硯卻可以。

    就為著這事兒,楚予聞覺得自己可吃了大虧。

    所以脾氣燥得極樂樓上下都不敢說話。

    身後傳來聲響,楚予聞听著就煩躁︰“哪個不要命的,活膩了?”

    他惡狠狠的睜開眼,翻了個身,然後就看到了站在原地的沈眠。

    臉色一下就變了。

    “怎麼是你?”他翻身下來,把沈眠牽過去摸了摸他的肚子︰“我兒子最近怎麼樣?”

    沈眠打掉他的手︰“你不要亂說話!”

    楚予聞看沈眠氣色不錯,想必沒什麼大礙,他笑道︰“你覺得我亂說話?看來你也是個沒良心的,我為了你被楚遲硯那狗東西打傷了臉,連個便宜爹都不讓我當。”

    “楚遲硯把你打傷了?”

    這沈眠倒是不知道,他都不知道楚予聞來過。

    他來找楚予聞,只是覺得這麼大的地方,他除了找這個人,好像也找不到其他人幫忙了。

    “嗯,”楚予聞︰“就在前兩天,你被他帶回去的時候。”

    說到這兒,他又道︰“你怎麼樣?那天受傷了?”

    沈眠不想再說起那一

    天的事情,說一次他傷心一次︰“楚遲硯要、要給我灌打胎藥。”

    他眼眶都紅了,那件事真的是他的心理陰影。

    楚予聞什麼人,灌打胎藥的原因他用腳都想的出來,沒想到到頭來是他好心辦了壞事。

    沈眠癟著嘴,他這兩天為了冷臉對楚遲硯,都一直壓抑著自己,就是不想在那狗逼的面前展現出一點的軟弱。

    但現在不一樣,他就是委屈就是害怕就是想哭。

    他帶著哭腔︰“那狗東西,我這輩子都不會再原諒他的!”

    楚予聞心情突然間就不明媚了,想當初他知道沈眠懷了別人的種,都是想的對他好點,怎麼給他補身體,怎麼一到了楚遲硯那兒就變了?

    他弄不懂楚遲硯,看他也十分在意沈眠,就是不干人事兒。

    把沈眠摟進了懷里︰“別哭,不原諒就不原諒。”

    沈眠也不想哭,但他就是忍不住。

    遇到這樣的事,情緒沒崩潰都是萬事大吉了。

    他緩了緩,道︰“我不想回去,你幫我找個地方。”

    楚予聞幫他擦了擦眼淚,順道感受了一下小皇帝滑溜溜的皮膚,感嘆了一句年輕真好,然後笑道︰“怎麼這麼自信來找我了?”

    這一下倒把沈眠給問住了。

    因為他真的找不到還能和楚遲硯抗衡的人了。

    除了楚予聞。

    可楚予聞平白無故又為什麼會幫他呢?

    他突然就沒了什麼底氣,不怎麼確定道︰“那你能、能幫我嗎?”他有些緊張,眼楮還紅通通的︰“我也找不到別人了。”

    “嘖。”楚予聞揪了他一下︰“幫你就幫你,你哭什麼。”說著,他還摸了摸沈眠的肚子,半開玩笑道︰“我听別人說,懷孕的人若是經常哭,生出來的寶寶也是個小哭包。”

    沈眠不信,又有點信︰“才不會!”

    他小聲道︰“我的寶寶才不會是小哭包……”

    “我的兒子那肯定不是。”

    楚予聞也只是說說,其實小哭包像沈眠這樣也沒什麼不好,他就擔心生出來像楚遲硯,那狗逼玩意兒。

    沈眠想反駁,但又不知道從何反駁起,干脆瞪了楚予聞一眼,就不說話了。

    楚予聞道︰“你出來跟楚遲硯說過了嗎?”

    “當然了。”說完這句他覺得有什

    麼不對︰“楚遲硯憑什麼管我,我要去哪兒不關他的事,我要是有像他那樣的本事,早把他解決了!”

    “嗯,他就該。”楚予聞大為贊同,心里有種預感,那狗逼可能就快找過來了︰“那楚遲硯什麼時候回城?”

    沈眠搖頭︰“我不知道,只不過我是肯定不會跟他回去的。”

    “那是。”楚予聞笑著過去親他︰“你要給我生兒子。”

    沈眠︰“……”

    得擦干淨了。

    楚予聞頂著這樣一張臉再說出這樣色里色氣的話,他還是覺得有些不適應。

    本質上說來他和楚遲硯都差不多,不過相比之下,狗逼實在太不是人了。

    “你暫時住在這里,不過楚遲硯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等他回了城,我再重新給你找地方。”

    沈眠答應下來︰“好。”

    -

    楚遲硯在處理這幾天積壓下來的折子。

    不過總是心不在焉。

    他想著小皇帝,也心煩于沈眠對他的態度。

    說來說去還是丟不下沈眠。

    以前在宮里的時候,他覺得只要將小皇帝留在身邊,供他享樂消遣就可以了,但現在不同。

    他們之間有了孩子,而他對沈眠的感覺,也不單單只是玩樂而已。

    他要沈眠也給他同樣的回應,不僅僅是身體,還有心。

    可偏偏,現在兩樣都沒抓住。

    “沈眠到哪兒了?”

    吳州回稟︰“回陛下,暗衛來報,公子進了極樂樓。”

    “極樂樓?”楚遲硯皺眉,語氣冷了下來︰“楚予聞的地方?”

    “是。”

    沈眠在極樂樓里特別自在。

    因為無事可做,想著自己去賭場的時候輸了很多錢,便想著讓楚予聞教教他贏錢的訣竅。

    “訣竅?”楚予聞笑他天真︰“賭場里有什麼訣竅,賭,你靠不了運氣,就只有看手藝了。”

    “手藝?”

    楚予聞︰“出老千的手藝。”

    沈眠︰“……”

    “那不是騙子嗎?你都不管?”

    “我管什麼?”楚予聞道︰“你以為那些人不知道,我又不是觀音菩薩,有錢賺不就行了,別人怎樣跟我沒關系,我這人,最不喜歡的就是多管閑事。”

    還沒等沈眠說了什麼,楚予聞又道︰“不過你不是閑事。”

    “而且你要去玩,輸

    多少都沒關系,我有的是錢給你輸。”

    沈眠︰“……”哇哦。

    果然是大款。

    沈眠在極樂樓里待了一個下午,楚遲硯都沒有來找他。

    他松了口氣,看來今晚不用回去了。

    “是不是在想楚遲硯?”楚予聞問。

    沈眠點點頭,然後又搖搖頭,道︰“我只是覺得不用回他的那個客棧實在是太好了。”

    楚予聞︰“你現在知道我的好了?”

    沈眠︰“……”

    什麼跟什麼啊。

    沈眠果然是高興地太早了。

    他和楚予聞剛吃完晚膳,楚遲硯就來了。

    楚遲硯這次挺平靜,不是暴怒也不是什麼冷笑,就安安靜靜地走進來,周圍楚予聞的人將他圍了個水泄不通,他也不是很在意。

    只是靜靜地看著沈眠,像是完全當旁邊的楚予聞不存在一樣,道︰“陛下,跟我回去。”

    楚予聞一挑眉,去牽了沈眠的手︰“大佷子,你又想來拐你嬸嬸了?”

    楚遲硯有些不高興,在看到楚予聞牽沈眠的時候,沈眠現在對他的觸踫避如蛇蠍,但對別人就可以。

    他冷笑︰“皇叔說的什麼話,裝傻充愣可不像你。”

    楚予聞︰“可不就是我麼,你現在就看我闔家幸福你眼紅是不是?”

    楚遲硯不想再跟他說話了,視線投向沈眠︰“眠眠,過來。”

    沈眠肯定不,還朝楚予聞身後躲了躲︰“不要,我不會回去的,我就要在這里。”

    楚遲硯哄他︰“你听話,跟我回去,我不會踫你的。”

    沈眠︰“為什麼?你是我什麼人,我為什麼要跟你回去?”

    楚遲硯的臉色也沉了下來,但他並沒有動怒︰“你不要鬧,有什麼事我們回去再說。”

    “你听不懂人話?”楚予聞︰“人都說了不走不走,我這里住著,肯定要比你那里舒服。”

    楚遲硯受不了,他受不了小皇帝被別人牽著,自己就像個外人,明明什麼都是他的,沈眠也好,孩子也好,都是他的。

    “是嗎?”楚遲硯臉色微變,沈眠知道他生氣了,這狗逼一向如此,並不奇怪。

    沒受過挫折的人就是受不了一丁點的不如意。

    他想要自己順從,但他這次偏偏不。

    楚遲硯也不看沈眠,就盯著楚予聞︰“那我倒

    要看看,皇叔這次還有沒有命把人留下來了。”

    說著,他隨便抓了一個圍在自己身邊的人,不過並沒有殺人,只是搶了劍,然後朝楚予聞殺過去。

    沈眠有點害怕︰“他……”

    “沒事。”楚予聞安撫他說︰“你可以進房間,也可以站遠些,等我們把事情解決,上次是意外,你放心,楚遲硯傷不了我。”

    沈眠也不知道自己是在擔心什麼,但他就是挺擔心的。

    楚予聞和楚遲硯的武功不相上下,打起來真的誰也不讓誰,沈眠被一堵人牆保護著,但看得時候同樣也心驚膽顫。

    事情怎麼就這個樣子了呢?

    為什麼楚遲硯就像個狗皮膏藥一樣!

    他越想越生氣,越生氣就越不想跟楚遲硯回去。

    家暴只有一次和無數次。

    他傻嗎?

    兩人打得難舍難分,但楚遲硯顯然不準備繼續浪費時間。

    他知道楚予聞武功的破綻在哪里,雖然那樣自己受傷的風險也很大,但他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

    最後用盡全力一擊,楚予聞果真被震退好幾步。

    楚遲硯抓緊時機,朝沈眠的方向殺出了一條血路。

    但他都沒有殺人見血,不想讓小皇帝看著惡心。

    沈眠看楚遲硯都殺過來了,連忙朝後跑,結果卻被楚遲硯在後面抱了個滿滿當當︰“跟我回去,眠眠,先跟我走。”

    沈眠掙脫他︰“不要!我說了不會再跟你回去的!”

    楚遲硯用了點力氣,但又怕壓著他的肚子︰“那你就想跟他待在一起了,你覺得楚予聞是什麼好人嗎?”

    沈眠才不听,楚遲硯還有資格說別人不是好人︰“至少他不會給我灌打胎藥。”

    楚遲硯被哽了一下,隨即道︰“我再也不會了,那次是我的錯,你怎麼跟我鬧都可以,但必須跟我回去。”

    沈眠眼眶都紅了,就為不能徹底的擺脫楚遲硯︰“我就是不會跟你回去,我的話難道還說的不夠清楚嗎?我討厭你,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

    楚遲硯看著小皇帝紅眼楮,心里也不是滋味,他覺得他快抓不住人了,以前他習慣用威逼利誘加恐嚇,但現在這些辦法都不可以,他竟然都不知道該用什麼辦法面對小皇帝了。

    “不行,你不準討厭我

    ,”楚遲硯抱著他︰“我會對你好,我什麼都答應你,嗯?”

    沈眠往後退,哽咽道︰“我不會相信你的……”

    “你……”

    突然,楚予聞一腳自身後把楚遲硯踢開︰“狗東西,你玩兒陰的?”

    楚遲硯的心思都在沈眠身上,沒防備住,險些被踢出內傷。

    楚予聞︰“你是自己走還是要我請你出去?”

    楚遲硯沒搭理他,沈眠的臉一直看向別處,但就是不看他。

    他感覺自己的心就像被稍微刺了一下,雖然傷口小,卻尖銳非常。

    “沈眠……”

    “我想睡覺。”沈眠對楚予聞小聲道︰“我想睡覺了。”

    楚予聞看他臉色不太好,便找了兩個人讓他們帶沈眠去休息︰“好,你先去睡。”

    說完,沈眠真的走了,什麼都沒管。

    楚遲硯沖去把他拉住︰“不準走,要睡我們回去睡,不要在這里。”

    沈眠掙不開,楚遲硯力氣大,把他攥得很疼︰“你放開我……”

    楚遲硯意識到自己的力氣使大了,忙松了力道︰“怎麼了,弄疼你了?”

    沈眠趁機把手抽出,也不再看楚遲硯而是換了個方向離開。

    “眠眠……”

    楚予聞這回是看不下去了,攔著楚遲硯,然後嘲笑了一般︰“我說,你還是楚遲硯嗎?你那C天R地的勁兒呢?”

    楚遲硯的眼神一下就變得冰冷,不過他臉上帶笑,看起來總有幾分陰森森的︰“皇叔還是一如既往的不知死活,我要帶走他,你以為你攔得住?”

    “我當然攔得住。”楚予聞也笑,妖孽非常︰“不然你早就帶走他了,哪兒來的這麼多廢話?”

    他搖了搖頭︰“算了吧楚遲硯,不是誰都要圍著你轉,你看你干的混賬事兒,憑什麼認為沈眠還會原諒你?”

    楚遲硯沒說話。

    他跟沈眠說過自己很後悔。

    但小皇帝根本就不听他解釋。

    他要怎麼做?現在什麼都是隨著沈眠的,他還要怎樣?

    他不知道。

    但卻沒有再強行要將沈眠帶走了。

    沈眠一直等到楚予聞回來才放下心︰“他走了嗎?”

    楚予聞看他臉色煞白煞白的,過去摸摸他的額頭︰“放心,走了。”

    “就怕成這樣?”

    沈眠︰“我只是不想跟

    他回去,我不想看到他。”

    楚予聞嘆了口氣,楚遲硯那種偏執性子,多半是不好擺脫的。

    “那你準備一輩子都這樣躲?”楚予聞︰“你總要過自己的生活。”

    沈眠有些迷茫的看著他,他也想過自己的生活啊,但現在他還有別的辦法嗎?

    楚予聞看沈眠懵懵懂懂,笑了笑︰“別擔心,我會幫你。”

    -

    楚遲硯也就只來了那麼一天。

    往後的好幾天都沒再來。

    沈眠還一直擔心,楚予聞有時候也不能陪在他身邊,雖然依舊會派人守著他,但沈眠的心里總是不踏實。

    就在這天,楚予聞突然告訴他,楚遲硯走了。

    “真的?”

    “嗯。”楚予聞在喂他吃東西,道︰“大部隊都走了,就和上次一樣,他是皇帝,離開朝堂的時間也已經太久了。”

    沈眠還是很贊同的︰“那他還會回來嗎?”

    楚予聞︰“你問我?”

    “嗯嗯。”

    “那還不如問你自己。”楚予聞道︰“你覺得他會不會回來?”

    答案肯定是會。

    但說不定那狗逼被拒絕了多次以後就沒興趣了呢?

    沈眠也這樣竊喜著。

    “那你還是給我找一個他不知道的地方吧。”沈眠道︰“不然我擔心。”

    “嗯。”楚予聞︰“我還想讓你多陪陪我。”

    沈眠胡亂應著︰“以後……以後也有機會啊。”

    楚予聞也確實是在幫沈眠找一個絕佳躲避又好養胎的好地方。

    但哪兒能這麼好找。

    幾天下來也沒個結果。

    沈眠知道楚遲硯走了,整個人都放松了很多,月份大了以後,他的肚子越發顯懷了,現在穿著衣服一眼就能看出來。

    他沒了壓力,雖然知道楚遲硯可能會再回來,但至少現在不會就行。

    等狗逼再回來,說不定他早就已經躲得遠遠的了。

    吃過晚飯後,他躺在院子里的太師椅上看月色。

    一搖一搖的。

    臨近夏天,外面都開始有少許的蟬聲了。

    在寂靜的夜里尤為突兀。

    沈眠不禁唱起歌兒來。

    “只是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想你時你在天邊,想你時你在眼前……”

    只听一聲悶響。

    不知從何處飛來一顆小石子兒,打在了沈眠

    身上。

    然後沈眠就發現自己不能動了。

    他心中警鈴大作,可他不僅動不了,也發不出聲音。

    熟悉的氣味在慢慢靠近。

    黑金的袍角出現在面前。

    楚遲硯站定,看著搖搖椅里的小皇帝,他臉上帶了笑,然後彎下腰,雙手捧著沈眠的臉,湊上前吻他的唇。

    很輕。

    也很shen。

    沈眠根本動不得,只能被楚遲硯掐著腮幫隨便他怎麼吻。

    楚遲硯太想念這個感覺了,想到快發瘋。

    “唱的真好听。”

    楚遲硯淺淺的吻著︰“你是不是覺得我已經走了,所以很開心,嗯?”

    “我不把你帶走,我怎麼能走。”

    他沒把沈眠帶回去,是知道就算帶回去了小皇帝也不會听話的待在他身邊,反倒因為有楚予聞,所以一切事情做起來並不方便。

    沈眠沒辦法說話,但他不想讓楚遲硯親他,也不喜歡楚遲硯這樣對他,所以只能用眼神控訴。

    他知道狗逼不會這麼容易就善罷甘休,但誰知道他能來得這麼快?

    他的眼里慢慢聚起淚水,全是厭惡和怨恨。

    小皇帝的眼楮是很漂亮的,但楚遲硯現在卻不太敢看。

    每看一次,他就會知道沈眠現在是多麼討厭他。

    “只有這樣你才會听話點,不會說我不喜歡听的話。”

    “眠眠乖,我不能把你一個人留在這里,我要你,你必須跟我回去。”

    “回去隨你怎麼樣都好,哪怕你要做皇帝,我都給你行不行?”

    但沈眠的拒絕也很明顯,他不稀罕。

    楚遲硯︰“為什麼就不能允許我犯了錯?你要給我一個機會。”

    楚遲硯弄錯了一個事情。

    犯錯有分大小,有些人能被原諒,但有些人卻不能。

    比如他,他就不能。

    楚遲硯也不期望沈眠能回答,他看向沈眠的肚子,輕輕摸了摸,笑道︰“他好像又大了些。”

    沈眠眼里依舊沒什麼感情。

    得不到回應,楚遲硯最終還是決定把他的穴道解開。

    一解開,沈眠就立馬把他推開︰“你想干什麼?”

    楚遲硯︰“我來帶你走。”

    沈眠搖頭︰“不可能的,我說過,我不會跟你回去。”

    “你必須跟我回去。”他強硬的,非要去把沈眠抱著︰“陛下,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59、第二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59、第二刀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