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60、心計-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60、心計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60、心計

    沈眠沒法兒說話。

    鮮血的味道很重, 他有點想吐,又因為被自己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他殺人了……

    他怎麼可以殺人呢?

    楚遲硯沒听到回答, 因為他穿的是黑色的袍子所以有血也看不太出來。

    但他的手上沾的有, 小皇帝的手上也沾的有。

    他過去攥住沈眠的手腕,眼里有痛心的神色︰“我問你,你是想殺我嗎?”

    沈眠覺得楚遲硯的靠近帶給他很大壓力, 他全身都在發抖,看著楚遲硯和自己手上的血也覺得鮮紅刺目。

    他哭著︰“我說了讓、讓你走開的,是你不听……”

    “所以你就想殺我?”楚遲硯打斷他︰“已經惡心到不想被我觸踫, 而想殺我嗎?”

    沈眠被他逼得後退, 但又被拉回來, 楚遲硯的眼神近乎狠戾,他冷笑著︰“刺那里我怎麼能死呢,你要刺這里……”

    說著, 直接就著沈眠的手, 又刺了一刀在他的心髒位置。

    楚遲硯用的力氣比沈眠大,這一下刺得深, 血一下就出來了, 沈眠愣住, 反應過來想把手抽出來但楚遲硯卻死死摁住他︰“不要怕,再用點力刺進去我就能死了, 只要我死了就再也沒有人能糾纏你了陛下, 你不開心?”

    沈眠搖頭︰“不……不……”

    楚遲硯卻像絲毫沒有感覺似的,反倒自己走近了幾分,讓那刀cha得更深,他笑著, 眼里卻沒多少暖意︰“我給你這次機會,也是你唯一的一次。”

    “過了這次,我不會再給你機會殺我。”他嗓音沙啞,帶著冷意︰“要麼現在就殺了我,不然,你這輩子都沒辦法擺脫我,只要我活著,你就永遠都是我的。”

    沈眠早就被嚇壞了,哪里還管楚遲硯說了什麼,他只知道自己不能殺人。

    殺人,那是犯法的。

    他哭得厲害,一直在搖頭︰“我、我不要……對……對不起,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你不該親我的,我、我只是想讓你走開……”

    “我不殺人,我、我不要殺人……”

    沈眠哭得傷傷心心,他不明白事情怎麼就變成了這樣,明明是楚遲硯先犯了錯誤來糾纏他,到頭來還要讓他道歉

    。

    楚遲硯看小皇帝嚇得臉色都白了,悶哼一聲把刀抽出, 當一聲,沈眠也把刀扔在了地上。

    “嗚……”沈眠不知道該怎麼辦,那把 亮的刀上現在都是血,他不敢看。

    就像在彰顯他的惡行一般。

    楚遲硯去把他摟進懷里,將沈眠的頭壓在自己胸口,拍著人的背哄著︰“沒事,沒事,不怕,沒事了。”

    不管楚遲硯是做了多混賬的事情,但現在沈眠一件事兒都想不起來了,他害怕,身上都沒有什麼力氣,被抱著就被抱著,還真埋在楚遲硯身上哭了一會兒。

    他真的好怕,急于尋找一個依靠。

    楚遲硯樂意之至,耐心的哄了會兒人,看時間差不多了,便道︰“陛下,你果然還是舍不得我死的對嗎?”

    雖然吃了點苦頭,但沈眠為他擔心的樣子真的太稀罕了。

    他太喜歡了。

    以前沒這樣的機會,他也不是很在意,但沒想到被人惦記著,竟是件這麼好的事。

    有些新奇,又有點驚喜。

    像是發現了一個寶藏。

    沈眠現在也緩了過來,他感覺丟臉又無用。

    丟臉的是他,沒用的也是他。

    甚至有種冥冥之中又被這人耍了的感覺,但有人還會自己把自己刺傷嗎?

    楚遲硯會不會是這樣的心機狗?

    他抬起頭,臉色已經冷了下去,但畢竟這狗逼還受了傷,他不好再說出什麼惡言,只道︰“我讓人去給你找大夫。”

    小皇帝的態度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楚遲硯可不滿意了,把沈眠拉回去,摸了摸他的臉蛋兒,道︰“怎麼了,我又惹你不高興了?”

    “沒有。”

    “陛下是不是還沒刺盡興?”

    他作勢又要去拿地上那把匕首,沈眠急的︰“你干什麼?”

    楚遲硯︰“你不高興。”

    沈眠突然覺得又氣又無語︰“你覺得我該高興?我有什麼好高興的?我給你找大夫有什麼不對?你是不是就是想死?!”

    他說著說著又要哭︰“你就是故意的是不是,你想讓我愧疚一輩子……我告訴你,你休想!”

    “不是,”楚遲硯幫他擦眼淚,笑道︰“陛下別哭,我不去撿了。”

    沈眠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眼眶紅紅的,看起來很有幾分可愛

    。

    楚遲硯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道︰“我有點痛,嘖,真是痛的很。”

    沈眠心想痛死你算了,但又怕楚遲硯真的出點什麼事,畢竟人都是肉長的,他再怎麼是主角,那也不是神仙。

    “那、我去找大夫。”

    楚遲硯︰“你讓別人去,我不想你離開。”

    “你一走我就覺得痛得要死。”

    沈眠︰“……”

    他帶著楚遲硯去床上躺著,然後叫了一個人去請大夫來看。

    房里只剩他們兩個,楚遲硯在床上躺著,沈眠就在隔得老遠的椅子里坐著。

    一晚上的好心情都沒有了。

    可惡!

    楚遲硯觀賞著小皇帝氣鼓鼓的腮幫子,對自己今晚上的行為也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他竟然能做到這種地步?

    連他都沒想到。

    要是那一刻沈眠真的想殺他,那他可能真的沒命了。

    不過小皇帝是什麼樣的人,他再清楚不過了。

    膽小又心軟。

    因為自信,所以有恃無恐。

    “……陛下。”

    沈眠猛地一回頭,有點怒氣沖沖的,但看在楚遲硯是個傷員的份上還是算了︰“你不要說話,我不想听。”

    “我……”

    沈眠︰“你再說我就走了。”

    楚遲硯︰“……”

    大夫很快就來了,來的還有楚予聞。

    他一進來首先就看到了沈眠手上的血,皺眉︰“怎麼了,哪兒受傷了?那些人都是干什麼吃的,我看都不想活了!”

    沈眠拉住他︰“這不是我的血。”

    楚予聞一愣︰“不是你的?”

    沈眠點頭。

    他這才將視線轉到了床上的楚遲硯身上,冷冷的︰“大佷子深更半夜不睡覺,又來搞夜襲?”

    “就這麼惦記你嬸嬸?”

    楚遲硯也毫不示弱︰“大半夜的,我老婆孩子在這兒,皇叔讓我上哪兒去?”

    楚予聞︰“……”

    大夫已經上手,拔了一會兒脈以後,道︰“老爺身體強勁,內力渾厚,這點小傷,只需修養幾日便好。”

    楚予聞嘲笑道︰“雷聲大雨點小,干嘛非要大夫跑一趟?”

    沈眠听到是小傷,看樣子沒大礙,倒松了一口氣。

    至少他不欠楚遲硯的。

    “小傷?”楚遲硯臉色冷了下來,看著那大夫,陰測測地︰“大夫,你怕

    是年紀大了,你確定我這個只是小傷?”

    大夫被他的氣勢嚇了一跳,然後又趕緊給他診脈看傷口,楚遲硯淡淡的︰“是小傷嗎?”

    那大夫嚇得一哆嗦︰“啊,剛、剛才老夫沒弄清楚,這位老爺氣血不足,腎虛虧損過度,那一刀位置刁鑽,傷及了五髒六腑,恐、恐怕……”

    “咳咳……”

    “……恐怕需要好好照料靜養,保持心情愉悅,切不可發怒上火。”

    沈眠︰“……”

    “這麼、嚴重嗎?”

    大夫昧著良心說了大實話︰“是啊,極為嚴重。”

    楚予聞半天不搭腔,拍了拍沈眠的肩膀︰“今天太晚了,你先去洗個澡休息,不要累著我寶貝兒子。”

    楚遲硯︰“……”

    沈眠心不在焉,也沒怎麼注意到楚予聞的用詞,但他折騰了這麼久,確實是有點累了,便點點頭︰“好。”

    楚遲硯的視線一直追隨著他,但很可惜,沈眠壓根兒沒朝他那邊看過。

    人一走,房里的氣氛就冷了下來。

    楚予聞︰“你先下去吧。”

    大夫早已滿頭大汗︰“是。”

    房間里只剩下二楚。

    “大佷子身體這麼虛,可真要好好補補。”

    這點傷對楚遲硯來說確實算不了什麼,他理了理衣領坐起來,沾著血的臉上看著比楚遲硯還要邪肆幾分,勾了勾唇︰“皇叔有心了。”

    楚遲硯皮笑肉不笑︰“對沈眠使苦肉計,你也真是夠可以的。”

    “再可以也比不過皇叔,”楚遲硯道︰“認孫子當兒子。”

    楚予聞沒再說話。

    這狗東西唯一的優勢,大概就只有沈眠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種。

    媽的,越想越氣,是誰的不好,偏偏就是這狗東西的!

    -

    沈眠一晚上都沒睡好,夢到的都是楚遲硯滿身是血的畫面。

    太可怕了。

    他收拾了一下起床,然後去吃早飯。

    楚予聞早就在等他了,楚遲硯“傷重”不能下地,所以沒來。

    “昨晚上是怎麼回事?”

    “嗯?”

    楚予聞問的是昨天晚上楚遲硯為什麼會進來。

    沈眠︰“他要來我也攔不住啊,你不是說他已經走了嗎?”

    楚予聞︰“照現在看,他要是不把你帶走,一時半會兒也不會走了。”

    沈眠

    有件事情還是很佩服楚遲硯的,人都說當皇帝忙的不行,每天除了看折子還是看折子,書里也說楚遲硯好戰,趁著年輕到處攻佔國家和領地,可除了大越滅了以後,沈眠都沒看到楚遲硯出去打過仗了。

    而他出來這麼久,朝堂都不會動亂的嗎?

    他有這樣的疑問,也說了出來。

    楚予聞笑了一聲,道︰“你覺得現在大周除了楚遲硯,還有誰能當皇帝,且不說除了個楚雲昭他沒有別的兄弟,有也被他殺干淨了,沒有合適的宗親,朝堂人人自危,怕他都來不及,若論功高震主,沒誰比他的功勞高,就這個情況,你說說,誰能篡位?”

    他想了想︰“只能等到十幾年後他死了……”

    “十幾年?”沈眠開口打斷︰“可是楚遲硯不也才三十歲嗎?”

    楚予聞︰“世上哪兒有這麼多好事都被楚遲硯佔了,總該平衡平衡,他是個短命鬼。”

    “有人給他算過,他活不過四十。”

    沈眠︰“……”

    什麼?暴君活不過四十?男人四十剛剛一枝花啊。

    如果連四十歲都活不到,那他的千秋霸業千古一帝呢?

    沈眠沉默了。

    他不是很信。

    只能想,禍害遺千年,封建迷信要不得。

    吃了早飯,他就去了房里看書。

    沒一會兒,就來了兩個人敲門。

    “公子。”

    沈眠︰“怎麼了嗎?”

    听了一會兒,才知道是楚遲硯又出ど蛾子了。

    他脾氣差,去了好幾個伺候的人都嫌不滿意,有幾個還被楚遲硯給嚇哭了,然後被叫去叫沈眠。

    沈眠皺眉,不太想過去。

    反正他也沒傷著楚遲硯,自己還做了一晚上噩夢呢。

    他就是不想看到那個狗逼。

    也不是什麼聖母心,不過他也覺得做下人的不太容易,楚遲硯還是因為自己的原因才留下來給他們造成麻煩的。

    最終他還是去了。

    打開門,楚遲硯淡漠又富有侵略性的眼神就看了過來,不過當看到來的人是沈眠時,他又立馬變了︰“陛下?”

    沈眠過來是說事情的,不是看他的︰“有什麼事嗎?”

    楚遲硯的笑容淡了些︰“怎麼和我這麼生分?”

    沈眠︰“本來我們也不熟。”

    楚遲硯沒與他計較這些

    ,招了招手︰“過來。”

    沈眠搖頭︰“不了,你有什麼事就說吧,說了我要走了。”

    楚遲硯沒再說話,沉默的看著他。

    是一種無聲地壓迫。

    沈眠不是很舒服︰“既然你沒事,那我就……”

    剛一轉身,門就被關上了。

    楚遲硯朝他走來,他很高,又比沈眠高大,靠過來的時候就像能把他整個人都罩在懷里似的。

    他幫沈眠理了理碎發,食指曲起踫了踫他的臉︰“急什麼?”

    沈眠不喜歡楚遲硯踫他,因為沒有經過他的同意,他朝後退了一步,發現背後已經是門了,一時氣悶,問他;“你到底想怎麼樣啊?”

    楚遲硯︰“想見你。”

    他摸摸沈眠的肚子︰“昨天晚上他好嗎?有嚇到你沒有,做噩夢了?”

    沈眠覺得這狗逼真的有點馬後炮,如果真的怕嚇到他,為什麼昨晚上還要做那種事?

    “關你什麼事,”沈眠打掉他的手︰“只要你以後不要再做昨晚上那種傻逼事,我就不會做噩夢。”

    “我那不是要圓你的心願?”楚遲硯︰“畢竟你一直想殺我。”

    沈眠︰“我……”

    他什麼時候想殺楚遲硯了?

    算了,和這狗逼說不清楚,沈眠狠狠地瞪著他。

    楚遲硯覺得好笑︰“好了,不說這個,給我親親。”

    他裝作什麼事都沒有一樣想去親沈眠,但沈眠卻躲開了。

    楚遲硯一愣,皺眉︰“你還是不願意?”

    沈眠覺得他這話說的莫名其妙的︰“我為什麼要願意?”

    他覺得有必要跟楚遲硯解釋清楚︰“不是說我昨天刺了你,就是欠你的,我是有不對,但我們也算是兩清了,你不要再纏著我了,回去吧,放我一個人好好的不行嗎?”

    他在好好的講道理,但楚遲硯根本听不進去︰“放你?那我怎麼辦?”

    “你一個人能養的好孩子?他是我的種,是太子,以後會繼承我的皇位。”

    沈眠︰“你也、可以找別人跟你生啊。”

    “你都有了我為什麼要找別人跟我生?”

    沈眠︰“……”

    “那我要沒有孩子呢?反正你也是想將他打掉的。”

    楚遲硯不喜歡沈眠老揪著這個事情不放。

    他做了那麼多的讓步,這樣哄著他,慣

    著他,難道他都看不見的嗎?

    “這件事就不能翻篇?我承認當時沖動灌你喝藥是我的錯,我不辯解,但你總要給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不是嗎?你也一直在騙我,大事小事,我不都原諒你了?”

    沈眠覺得不僅僅是這個問題,楚遲硯只是覺得差點把孩子弄沒了心里有愧疚,但不是把他放在一個平等的地位對待。

    在他心里,還是當自己是男寵,只是現在這個男寵的位置可能高了一點。

    他好難,楚遲硯的人設就是這樣,他沒辦法說明白的。

    “可是我有陰影……不是說說就能過去的,我也愛騙你,你也知道了,我們真的不適合待在一起。”

    楚遲硯︰“你說不適合就不適合?”

    沈眠突然反應過來,他現在已經沒必要再害怕和順著楚遲硯了︰“對,就是不適合,我就是不願意,我又不喜歡你。”

    “那你喜歡誰?”楚遲硯突然朝他逼近,臉色都沉了下來。

    沈眠背後是門,根本避無可避。

    他的肚子有些鼓鼓的,楚遲硯沒壓著他,倒是留了一點縫隙。

    “跟你沒關系。”沈眠︰“你干什麼?”

    楚遲硯︰“是陸準還是楚予聞又或者還有成渡?楚懷逸?”

    沈眠︰“你胡說什麼?!”

    什麼有的沒的,這里面也就陸準值得喜歡好嗎?

    可惜就是陸準走了以後,他就只收到了楚雲昭給他寫的一封信。

    “我沒有胡說。”楚遲硯道︰“你別喜歡他們,成渡和楚懷逸是肯定要死的,如果你喜歡其他兩個,那他們也會死。”

    “陛下,跟我回去,我這輩子只寵你一個,想要什麼我都給你,天上飛的地上跑的,只要我找得到。”

    甭管他的話說的多麼好听。

    還不是會反悔。

    沈眠根本不信。

    “那我不想回去你為什麼不答應我?”

    “只有這個不行。”

    楚遲硯︰“你乖乖的,只需要待在我身邊就好,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不用在外面擔驚受怕,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這樣都不行?”

    沈眠︰“這些都是你給的,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不乖,你隨時都可以收回去的不是嗎?”

    楚遲硯︰“那你為什麼會不乖?”

    沈眠︰“……”

    他再一

    次感受到了他和楚遲硯難以溝通的地方。

    比如他想要的是楚遲硯的尊重和平等,但楚遲硯永遠就只是想掌控他。

    眼眶莫名其妙的就發熱,沈眠有些哽咽︰“你不用說了,反正我是不會跟你回去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楚遲硯其實很生氣,當一件事超出他的掌控,他做了很久又沒有成效的時候,他就會感到格外的不耐煩。

    比如現在。

    沈眠的態度依然沒有軟化。

    但他不敢發火。

    就再等等。

    “好了,別哭。”楚遲硯伸手將他抱住︰“你再哭我兒子也要變成小哭包了。”

    沈眠惱羞成怒,用力打他︰“走開,他不是!”

    不是小哭包還是不是兒子?或者不是楚遲硯的兒子?

    “嘶——”楚遲硯皺眉,聲音都沉了︰“好痛。”

    這狗逼太欠,沈眠竟然都忘記他有傷了。

    “你活該!”沈眠︰“我要出去,你把門打開!”

    “陛下好狠心。”楚遲硯見裝慘不成,只能來硬的,他笑了一聲︰“竟然不管我死活。”

    “楚遲硯!”沈眠很氣︰“你是不是有病啊!”

    楚遲硯︰“你怎麼知道?算命的都說我活不過四十,不過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守寡的。”

    他笑了笑︰“——你給我陪葬吧。”

    作者有話要說︰不換攻不be.

    感謝大家我愛你們,今天發100個紅包麼麼麼噠。

    比如他想要的是楚遲硯的尊重和平等,但楚遲硯永遠就只是想掌控他。

    眼眶莫名其妙的就發熱,沈眠有些哽咽︰“你不用說了,反正我是不會跟你回去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楚遲硯其實很生氣,當一件事超出他的掌控,他做了很久又沒有成效的時候,他就會感到格外的不耐煩。

    比如現在。

    沈眠的態度依然沒有軟化。

    但他不敢發火。

    就再等等。

    “好了,別哭。”楚遲硯伸手將他抱住︰“你再哭我兒子也要變成小哭包了。”

    沈眠惱羞成怒,用力打他︰“走開,他不是!”

    不是小哭包還是不是兒子?或者不是楚遲硯的兒子?

    “嘶——”楚遲硯皺眉,聲音都沉了︰“好痛。”

    這狗逼太欠,沈眠竟然都忘記他有傷了。

    “你活該!”沈眠︰“我要出去,你把門打開!”

    “陛下好狠心。”楚遲硯見裝慘不成,只能來硬的,他笑了一聲︰“竟然不管我死活。”

    “楚遲硯!”沈眠很氣︰“你是不是有病啊!”

    楚遲硯︰“你怎麼知道?算命的都說我活不過四十,不過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守寡的。”

    他笑了笑︰“——你給我陪葬吧。”

    作者有話要說︰不換攻不be.

    感謝大家我愛你們,今天發100個紅包麼麼麼噠。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60、心計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60、心計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