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失蹤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61、失蹤

    沈眠瞪大了眼楮。

    狗逼說什麼?

    要他陪葬?

    “你做夢!”他氣得臉都紅了︰“我要長命百歲, 才不要這麼早死!”

    他算清楚了,等楚遲硯四十歲了,他才三十啊, 三十就要死?

    楚遲硯也沒在意,還擔心沈眠氣壞身子, 道︰“一直和我在一起有什麼不好,留你一個人在這世上, 這麼多豺狼虎豹,沒我, 你早就被吃得連骨頭渣都不剩了。”

    “不過這事兒你也可以先考慮考慮,畢竟時間還長呢陛下。”

    沈眠不想考慮,身後的門松動了,他能拉開,不想再跟楚遲硯這腦子有病的人繼續待著, 就把門打開跑了出去。

    他一走。

    楚遲硯嘴角的笑意就立馬消失不見, 換之臉色陰沉, 眸色幽深。

    周身都透著一股寒氣。

    這才是他該有的樣子。

    -

    因為那事兒把沈眠氣得不行, 他好多天都在躲著楚遲硯。

    不想見他,但那狗逼養病也養了好幾天了, 硬是不走。

    郁悶的又吃了一個葡萄!

    “有這麼生氣?”

    楚予聞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他身邊, 就著坐在了搖搖椅的扶手上。

    沈眠︰真擔心搖搖椅啊。

    “你干什麼啊?待會兒搖搖椅要壞了。”

    楚予聞︰“你是看我還是看這東西?”

    沈眠︰“……”

    “當然是看你了, 我怕你摔著,畢竟搖搖椅的承重有限。”

    他乖乖巧巧忽悠人地樣子可真是有趣。

    楚予聞摸了摸他的臉︰“還算你識趣。”

    他道︰“地方我已經給你找好了, 不想跟楚遲硯回去就找個機會去住幾天。”

    沈眠︰“這麼快就找好了嗎?”

    “嗯。”

    “不過你確定不跟楚遲硯回去?”楚予聞︰“他看著可不是會善罷甘休的類型。”

    沈眠果斷拒絕,誠然楚遲硯現在沒動不動就嚇他威脅他,但那都只是一時的,他對自己可能有點愧疚, 等愧疚的時間一過,以前是什麼樣子,到時候就是什麼樣子。

    他要的是長久。

    他和楚遲硯相處不來,暴君身處高位佔有欲強,而他又不喜歡被強迫。

    怎麼看他倆都不能生活在一起。、

    沈眠搖頭︰“不了。”

    楚予聞也

    不說什麼,出于私心,他是很想把沈眠留在身邊的,哪怕給楚遲硯養兒子也沒什麼,說來說去那還不是都姓楚?

    既然小皇帝也不願意回去,那就更好了。

    晚上沈眠洗了澡,躺在床上拿起了許久未看的話本。

    正看的津津有味,突然听見了敲門聲,他以為是侍女給他送吃的來了,也沒抬頭,就隨意道︰“把東西放在桌上吧,我待會兒再吃。”

    沒听見應答,倒感覺有個人影在自己的上頭晃悠。

    他抬頭——

    狗逼!

    “你來干什麼?!”

    沈眠立即坐起來,拉過被子把自己蓋住。

    楚遲硯看他一副警惕小心的樣子,又氣又想笑︰“我是要來殺你還是怎麼,對我這麼防備干嘛?”

    沈眠︰“反正你來準沒有好事,你走開,我要睡覺。”

    楚遲硯把手伸進被子里,抓住了沈眠的腳。

    “這麼冰?”他皺眉,像一個長輩︰“凍感冒了怎麼辦?”

    沈眠想把自己的腳掙脫出來,但沒有哪一次是成功了的,他干錯放棄。

    “關你什麼事,你現在有什麼資格管我?”

    楚遲硯又用內力幫他暖著腳︰“現在沒資格,那以前就是有資格了?”

    “以前也沒資格,以後更沒資格,總之我現在做什麼你都管不著!”沈眠反駁他。

    楚遲硯嘆了口氣,靠近了一些︰“陛下,你到底要怎樣才能原諒我?”

    “不可能,”沈眠道︰“我是不會原諒你的,你對我做過的壞事可太多太多了,簡直罄竹難書。”

    楚遲硯是真不知道自己竟然有這麼多罪,原來他在小皇帝心目中就是這樣一個形象?

    有些棘手。

    “我想看看我兒子。”楚遲硯道︰“讓我看看。”

    沈眠的肚子已經快七個月了,現在顯懷了,他骨架小,縮在一起更容易看出來。

    “你沒有兒子,他不是你的。”

    楚遲硯不理會他此刻的小脾氣︰“乖,听話。”

    說著,他就把沈眠的被子給半強制地拉開了。

    沈眠保不住被子,總得抱住自己的肚子。

    雙手環在肚皮上,攔著不讓看。

    楚遲硯看著那圓鼓鼓的小肚皮,不知道為什麼心情很好。

    懷孕的樣子也可愛。

    沈眠有些臊得慌,因為他

    覺得自己是個男的,然後現在大著肚子,怎麼看都有點……

    難以接受。

    肯定很奇怪。

    這狗逼還盯著看。

    “你走開!”

    楚遲硯湊上去在沈眠的手上親了一口,道︰“我回去給他想名字,你可以給取一個乳名。“

    沈眠不想理會楚遲硯的自言自語。

    楚遲硯親了他的手,又湊上去親沈眠︰“後天啟程回去,你收拾一下,我來接你。”

    沈眠︰“???”

    “我說了不回去,我不是開玩笑的。”

    楚遲硯︰“我說了帶你回去,也不是開玩笑的。”

    沈眠︰“……”

    “不可能!”沈眠實在是太生氣了︰“你以為我每次的話都是說說而已嗎?這次我說了不回去就是不回去!”

    “我跟你回去干什麼?被你關起來嗎?讓你想什麼時候操就什麼時候操?”

    “你給我灌了打胎藥,你不听我解釋,卻一定要我原諒你,我就必須要乖,但你做什麼就都可以,憑什麼!”

    沈眠微微喘氣,現在真是越來越不行了,稍微情緒激動一點就很累。

    楚遲硯靜靜听完,臉色也變得不太好看。

    那件事是他的錯,他承認,所以他在想辦法補救,放低姿態慣著小皇帝,讓他開心,甚至還給了他一次刺他出氣的機會。

    他放著朝堂不管,跑出來陪沈眠,結果沈眠還是不滿意。

    那他到底想要什麼,非得要自己去死?

    “你不回去,那你覺得我放著朝堂上那麼多事不做,跑來跟你在這兒是玩過家家嗎?”

    楚遲硯︰“我說了,那件事我錯了,傷了你的心,我也一直在補救,只要你跟我回去,我會好好對你,不強迫你,我這輩子都不會有別人,只要你一個,我們的孩子會是太子,將來整個天下都是他的。”

    他實在是不解︰“陛下,你還想怎樣?”

    “不如告訴我想要什麼,我給你。”

    他想要什麼,他想要楚遲硯听得懂人話。

    沈眠眼眶微微發紅,他發現他和楚遲硯永遠都不能在一條線上。

    “你覺得你對我好嗎?”沈眠問他。

    楚遲硯︰“自然好。”

    “是我將你帶回大周的,大越亡國,如果沒有我,你在宮里的日子會寸步難行,生不如死,人人

    都可欺辱你,而你求救無門。”

    沈眠覺得大概楚遲硯覺得的好,就是給你榮華富貴,吃穿不愁。

    小皇帝確實也像他那樣說的,生不如死,求救無門,最後郁郁而終。

    可自己又何嘗不是?

    “如果你對我好的話,那我為什麼要跑呢?”沈眠想好好的跟他講道理︰“你只會強迫我,你覺得你救了我,你高高在上,做什麼都只憑你自己的心情,從來沒有問過我想不想要,喜不喜歡,你覺得我做錯了事,你就可以用一切辦法懲罰我折磨我,所以我怕你,我小心翼翼,我壓抑,不想跟你待在一起。”

    他有點想哭,想著自己悲慘的日子,緩了緩,才道︰“我要的是你尊重我,不是你自以為地寵愛,就算你這次又把我抓回去,我以後找到機會,也還是會跑的,總有你找不到我的時候。”

    沈眠說︰“所以我是不會跟你回去的,你可以就當我死了。”

    他說完,又是一片寂靜。

    楚遲硯也沒說話。

    這是沈眠第二次跟他提起尊重平等之類的話。

    他還是有些不明白。

    為什麼小皇帝一定要追求平等?

    有了自己的寵愛難道還不夠?他又不是那種會變心的人。

    他想不清楚,所以沒說話。

    沈眠看他沒回答,心也漸漸沉了下去。

    人設真的比什麼都重要。

    楚遲硯不會听他的。

    他倒了下來,拉過被子蓋住,聲音有些悶悶的︰“我想休息了。”

    楚遲硯應了一聲,低下頭親吻了沈眠的側臉,道︰“我會對你好。”

    “早點休息,後天你還是要隨我回去。”

    -

    楚遲硯回客棧了。

    在啟程之日到來之前,他也讓人將極樂樓層層圍了起來。

    不會給沈眠逃脫的機會。

    楚予聞想罵他的祖宗十八代,但想想好像連自己的都一起罵了,倒也作罷。

    沈眠很是擔心︰“怎麼辦啊,我是不是出不去了?”

    楚予聞︰“山人自有妙計,楚遲硯都想得到的東西,我會想不到?”

    沈眠好奇︰“那你有什麼辦法?”

    楚予聞給沈眠穿了厚厚一層,裹成了一個粽子,囑咐道︰“這條地道很早以前挖的,楚遲硯不知道,你沿著這里出去,有點長,到終點會有

    人接應你,到時候你跟著那人去就行。”

    沈眠望著那條黑  的地道口子,有點害怕。

    “別怕,安全的。”

    楚予聞吻了吻他的額頭︰“你可要保護好我兒子,嗯?”

    沈眠︰“……哦。”

    當楚遲硯帶著大軍沖進極樂樓時,楚予聞正在悠閑地喝茶。

    “干什麼大佷子?”

    楚遲硯︰“來接沈眠。”

    楚予聞︰“找得到你就接走,找不到就沒辦法了。”

    楚遲硯也不急著去找,反倒是坐下了和楚予聞一起喝茶︰“皇叔那地道確實修的不錯。”

    楚予聞︰“……”

    楚遲硯臉上帶著勝者地笑容,沒一會兒,吳州帶了一個人上來。

    “陛下!”

    楚遲硯上前,掀開那人的斗笠,發現是個生面孔,他問︰“人呢?”

    吳州︰“我們到的時候只有這人,沒見公子。”

    楚遲硯臉色難看至極,這時候楚予聞卻大聲笑了起來。

    “我說,你這功夫還真是不到家,誰跟你說的地道只有一條?”

    楚遲硯吃了鱉,眼神都帶著殺意。

    “皇叔真是不知死活。”

    他拿出劍,吩咐吳州︰“帶著人去找,先封鎖整個城。”

    “是!”

    楚遲硯︰“楚予聞,叫你一聲皇叔是給你三分薄面,你真以為我動不得你?”

    楚予聞︰“巧了,這話也是我想對你說的。”

    兩人之間劍拔弩張,就在這時。

    “報——樓主!”

    楚予聞︰“我還沒死,你哭什麼喪?”

    那人急的直接摔倒在地上︰“沈公子……不見了!”

    作者有話要說︰這個副本完了就差不多了,楚狗會在這里學會尊重人的。

    國慶一定甜回來。

    崽子︰“我迫不及待想破殼了。”

    沈眠望著那條黑  的地道口子,有點害怕。

    “別怕,安全的。”

    楚予聞吻了吻他的額頭︰“你可要保護好我兒子,嗯?”

    沈眠︰“……哦。”

    當楚遲硯帶著大軍沖進極樂樓時,楚予聞正在悠閑地喝茶。

    “干什麼大佷子?”

    楚遲硯︰“來接沈眠。”

    楚予聞︰“找得到你就接走,找不到就沒辦法了。”

    楚遲硯也不急著去找,反倒是坐下了和楚予聞一起喝茶︰“皇叔那地道確實修的不錯。”

    楚予聞︰“……”

    楚遲硯臉上帶著勝者地笑容,沒一會兒,吳州帶了一個人上來。

    “陛下!”

    楚遲硯上前,掀開那人的斗笠,發現是個生面孔,他問︰“人呢?”

    吳州︰“我們到的時候只有這人,沒見公子。”

    楚遲硯臉色難看至極,這時候楚予聞卻大聲笑了起來。

    “我說,你這功夫還真是不到家,誰跟你說的地道只有一條?”

    楚遲硯吃了鱉,眼神都帶著殺意。

    “皇叔真是不知死活。”

    他拿出劍,吩咐吳州︰“帶著人去找,先封鎖整個城。”

    “是!”

    楚遲硯︰“楚予聞,叫你一聲皇叔是給你三分薄面,你真以為我動不得你?”

    楚予聞︰“巧了,這話也是我想對你說的。”

    兩人之間劍拔弩張,就在這時。

    “報——樓主!”

    楚予聞︰“我還沒死,你哭什麼喪?”

    那人急的直接摔倒在地上︰“沈公子……不見了!”

    作者有話要說︰這個副本完了就差不多了,楚狗會在這里學會尊重人的。

    國慶一定甜回來。

    崽子︰“我迫不及待想破殼了。”

    沈眠望著那條黑  的地道口子,有點害怕。

    “別怕,安全的。”

    楚予聞吻了吻他的額頭︰“你可要保護好我兒子,嗯?”

    沈眠︰“……哦。”

    當楚遲硯帶著大軍沖進極樂樓時,楚予聞正在悠閑地喝茶。

    “干什麼大佷子?”

    楚遲硯︰“來接沈眠。”

    楚予聞︰“找得到你就接走,找不到就沒辦法了。”

    楚遲硯也不急著去找,反倒是坐下了和楚予聞一起喝茶︰“皇叔那地道確實修的不錯。”

    楚予聞︰“……”

    楚遲硯臉上帶著勝者地笑容,沒一會兒,吳州帶了一個人上來。

    “陛下!”

    楚遲硯上前,掀開那人的斗笠,發現是個生面孔,他問︰“人呢?”

    吳州︰“我們到的時候只有這人,沒見公子。”

    楚遲硯臉色難看至極,這時候楚予聞卻大聲笑了起來。

    “我說,你這功夫還真是不到家,誰跟你說的地道只有一條?”

    楚遲硯吃了鱉,眼神都帶著殺意。

    “皇叔真是不知死活。”

    他拿出劍,吩咐吳州︰“帶著人去找,先封鎖整個城。”

    “是!”

    楚遲硯︰“楚予聞,叫你一聲皇叔是給你三分薄面,你真以為我動不得你?”

    楚予聞︰“巧了,這話也是我想對你說的。”

    兩人之間劍拔弩張,就在這時。

    “報——樓主!”

    楚予聞︰“我還沒死,你哭什麼喪?”

    那人急的直接摔倒在地上︰“沈公子……不見了!”

    作者有話要說︰這個副本完了就差不多了,楚狗會在這里學會尊重人的。

    國慶一定甜回來。

    崽子︰“我迫不及待想破殼了。”

    沈眠望著那條黑  的地道口子,有點害怕。

    “別怕,安全的。”

    楚予聞吻了吻他的額頭︰“你可要保護好我兒子,嗯?”

    沈眠︰“……哦。”

    當楚遲硯帶著大軍沖進極樂樓時,楚予聞正在悠閑地喝茶。

    “干什麼大佷子?”

    楚遲硯︰“來接沈眠。”

    楚予聞︰“找得到你就接走,找不到就沒辦法了。”

    楚遲硯也不急著去找,反倒是坐下了和楚予聞一起喝茶︰“皇叔那地道確實修的不錯。”

    楚予聞︰“……”

    楚遲硯臉上帶著勝者地笑容,沒一會兒,吳州帶了一個人上來。

    “陛下!”

    楚遲硯上前,掀開那人的斗笠,發現是個生面孔,他問︰“人呢?”

    吳州︰“我們到的時候只有這人,沒見公子。”

    楚遲硯臉色難看至極,這時候楚予聞卻大聲笑了起來。

    “我說,你這功夫還真是不到家,誰跟你說的地道只有一條?”

    楚遲硯吃了鱉,眼神都帶著殺意。

    “皇叔真是不知死活。”

    他拿出劍,吩咐吳州︰“帶著人去找,先封鎖整個城。”

    “是!”

    楚遲硯︰“楚予聞,叫你一聲皇叔是給你三分薄面,你真以為我動不得你?”

    楚予聞︰“巧了,這話也是我想對你說的。”

    兩人之間劍拔弩張,就在這時。

    “報——樓主!”

    楚予聞︰“我還沒死,你哭什麼喪?”

    那人急的直接摔倒在地上︰“沈公子……不見了!”

    作者有話要說︰這個副本完了就差不多了,楚狗會在這里學會尊重人的。

    國慶一定甜回來。

    崽子︰“我迫不及待想破殼了。”

    沈眠望著那條黑  的地道口子,有點害怕。

    “別怕,安全的。”

    楚予聞吻了吻他的額頭︰“你可要保護好我兒子,嗯?”

    沈眠︰“……哦。”

    當楚遲硯帶著大軍沖進極樂樓時,楚予聞正在悠閑地喝茶。

    “干什麼大佷子?”

    楚遲硯︰“來接沈眠。”

    楚予聞︰“找得到你就接走,找不到就沒辦法了。”

    楚遲硯也不急著去找,反倒是坐下了和楚予聞一起喝茶︰“皇叔那地道確實修的不錯。”

    楚予聞︰“……”

    楚遲硯臉上帶著勝者地笑容,沒一會兒,吳州帶了一個人上來。

    “陛下!”

    楚遲硯上前,掀開那人的斗笠,發現是個生面孔,他問︰“人呢?”

    吳州︰“我們到的時候只有這人,沒見公子。”

    楚遲硯臉色難看至極,這時候楚予聞卻大聲笑了起來。

    “我說,你這功夫還真是不到家,誰跟你說的地道只有一條?”

    楚遲硯吃了鱉,眼神都帶著殺意。

    “皇叔真是不知死活。”

    他拿出劍,吩咐吳州︰“帶著人去找,先封鎖整個城。”

    “是!”

    楚遲硯︰“楚予聞,叫你一聲皇叔是給你三分薄面,你真以為我動不得你?”

    楚予聞︰“巧了,這話也是我想對你說的。”

    兩人之間劍拔弩張,就在這時。

    “報——樓主!”

    楚予聞︰“我還沒死,你哭什麼喪?”

    那人急的直接摔倒在地上︰“沈公子……不見了!”

    作者有話要說︰這個副本完了就差不多了,楚狗會在這里學會尊重人的。

    國慶一定甜回來。

    崽子︰“我迫不及待想破殼了。”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61、失蹤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61、失蹤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