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63、行蹤-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63、行蹤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63、行蹤

    沈眠被成渡帶著趕路。

    每座城的關卡都有人把守, 而靠著易容和精湛的演技,大多都被他們忽悠過去了。

    眼看越走越遠,沈眠的心也跟著慌了起來。

    成渡不像楚懷逸那麼好騙。

    他比楚懷逸聰明, 武功也比他高。

    若是真到了羌吾,那他還能回的來嗎?

    他有好幾次想試著逃跑,但因為肚子大了行動不便,好多次只是剛開了頭就被抓回來了。

    而在路上沒有那麼多好吃的,一天到晚趕路也不安穩,沈眠身體吃不消, 東西都吃不下, 一天要吐好幾回, 整個人肉眼可見,說瘦就瘦了。

    成渡沒辦法停下來, 現在他們還在大周境內, 而楚遲硯明顯加強了搜查, 一個不小心他們就會暴露, 所以不管小皇帝怎麼不適應, 他也不能掉以輕心, 孩子能流掉自然是最好的,不用自己動手也能以絕後患。

    “嘔——”

    “嘔——”

    沈眠坐馬車坐的心力交瘁周身疲憊,吃不好睡不好,最近寶寶也有點鬧他, 在肚子不安穩,他都快瘋了。

    “喝點水。”成渡給他拍著背, 小皇帝吐的臉色慘白,看起來非常虛弱。

    沈眠不想喝水了,最近他吃不下去飯, 都是在喝水,吐出來的也差不多都是水,越喝越想吐。

    “你走開!”他推開成渡,眼眶都紅了︰“我為什麼不能吃好吃的,我想休息一下不可以嗎?我都說了不想走,你非拉著我趕路!”

    成渡不與他計較︰“現在楚遲硯查的很嚴,我們不能隨便停下來休息。”

    沈眠︰“他查的嚴關我什麼事。”

    “你自然不怕,”成渡冷冷的看著他︰“因為你懷的是他的種,他自然要想著他兒子,但若你懷的是我的,你覺得你還能跑得掉?”

    他一說,沈眠又想起楚遲硯給自己灌打胎藥那事兒。

    果然,兩個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他是不想看到楚遲硯,但也不想一直這麼趕路下去,就算他受得了,寶寶也受不了,最近正抗議來著。

    想了想,還是不能和這姓成的硬踫硬,他放低了語氣︰“但我真的受不住了,我好難受,你都沒發現我瘦了嗎?要是我營養不良怎麼辦?我們不能隨便停

    ,你找一個好一點的地方不就行了嗎?怎麼說也要吃一點好的吧。”

    成渡有些猶豫,他做事一向都是深思熟慮的,要不是沈眠現在懷了孕,他還用陪著坐什麼狗屁的馬車?

    小皇帝只要沒死,就算只剩一口氣他也能把人從鬼門關里拉回來。

    “不行。”成渡拒絕他︰“現在沒有一個地方是安全的,你再忍忍,等我們回了羌吾,你想吃什麼我都讓人給你做,就別再任性了。”

    任性?

    這人還有沒有人性啊?

    他是任性嗎?

    趕了這麼多天路他有說過什麼嗎?現在是真受不了想睡一個好覺吃點東西都不行?

    可成渡並不好說話,他的性子和楚遲硯其實都是差不多的,楚遲硯在大周稱王稱霸,成渡便在羌吾一手遮天。

    只不過狗逼畢竟是男主,光環肯定要比成渡這個配角多的。

    沈眠害怕又委屈,他能感覺到成渡對他肚子里這個孩子的惡意,雖然有時他也會調戲自己佔佔便宜,但視線只要一到了他的肚子上,那臉色就不好看了。

    他不是傻子,能感受的出來。

    誰能對死敵的孩子抱有善意?

    他想哭。

    沒來由的,就是覺得自己很可憐所以想哭。

    想想這天大地大,竟是沒有能讓他容身的地方。

    他這苦日子什麼時候才能是個頭啊。

    會有人來救他的嗎?

    要是陸準在身邊就好了。

    成渡听到抽泣的聲音,才慢慢把頭轉過來。

    小皇帝垂著腦袋,眼淚啪嗒啪嗒的掉,跟掉了線地珠子似的,落在白皙的手背上,然後又用袖子去擦干淨。

    好不傷心。

    他實在不理解這有什麼好哭的,難道就是因為不給他吃好吃的?

    成渡嘆了口氣,問道︰“你哭什麼?”

    沈眠心里可絕望著,斷斷續續道︰“要、要你管,我就喜歡哭……”

    成渡皺眉,但就是沒什麼火氣。

    說來他也很奇怪,不知道為什麼就對沈眠上心了。

    明明第一次見他,只是覺得這小皇帝皮相不錯,但也只是楚遲硯的玩物而已,想必都已經被玩兒壞了,可他還是不由自主地被吸引。

    或許是因為沈眠驕縱的脾氣,神奇的腦回路還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好玩。

    即便知道他懷

    了楚遲硯的種,自己還是舍不得把他殺了,甚至擔心沈眠會呢怪他一輩子,而不敢殺了那個孽種。

    也罷,反正回了羌吾都有機會。

    等到生產時,不管是夭折也好、殘疾也好,都有的說。

    現下還是要把人先哄好,雖然他喜歡沈眠哭,但不是現在。

    他坐到了沈眠身邊,在小皇帝的掙扎中把人抱到腿上︰“好了,別哭,又想吐了?”

    沈眠不喜歡被他抱,但馬車在顛簸,他又不能掙扎的太厲害,沒辦法,只得作罷。

    把臉歪向一邊︰“我說了,不、不要你管……”

    “我不管你誰管你?”成渡笑道︰“還要將你帶回羌吾做我的王妃。”

    、沈眠心里一咯 ,當即回絕︰“我不做你的王妃。”

    “啊,”成渡道︰“是我說錯了,不是王妃,是王後。”

    沈眠︰“……”

    “不然你覺得我將你帶回去是干嘛用的?”成渡看沈眠一臉呆愣,便道︰“你總要有點用處沈眠,我費了這麼大的力氣帶你回去,自然是想要你,想上你,想天天cao你,最好你也能給我懷上一個。”

    沈眠︰“你!”

    他氣得臉都紅了︰“你是神經病嗎?”

    “或許吧。”成渡道︰“我不比楚遲硯好嗎?不然你也不會懷著孩子被打進冷宮了。”

    沈眠還真的無話可說,他雖然不怎麼喜歡楚遲硯,但他更不喜歡成渡啊。

    “我不喜歡你,什麼王妃還是王後的我通通都不喜歡。”

    “那可由不得你。”成渡摸著他的肚子,道︰“等你過去把這孩子一生,身體養好了,我自然就能把你給操老實了,相信我,我的技術一定會比楚遲硯好。”

    沈眠︰“……”

    -

    成渡還是帶沈眠去住了客棧。

    就因為在馬車上小皇帝斷斷續續哭了一下午,吵著想吃好吃的想睡覺,沒辦法,成渡帶他來了。

    來的時候小心翼翼,又不能做的太引人注目,他們帶的都是最普通的人、皮面具,普通到看過就會忘記的那種。

    成渡點了一大桌好吃的,不過都是搬進房里吃。

    沈眠一進去就撲上了床,太舒服了。

    他想念有床睡的日子太久了,比起只能窩在馬車上睡覺,就算是這種硬板床他也覺得比席夢

    思還要好。

    成渡看小皇帝笑得都眯起眼楮了,也不由地勾了勾嘴角,走過去連同著小皇帝一塊兒抱在懷里,順勢也倒在了床上。

    沈眠用手肘頂他︰“你干什麼啊,放開我。”

    “我也累,讓我抱抱。”

    小皇帝的身子軟,身上也有股不濃不淡的奶香氣,聞著讓人非常愜意。

    “怎麼這麼香?”成渡咬著他的耳朵︰“是不是偷喝奶了?”

    沈眠不喜歡被他抱,,听著這話更是起了一身雞皮疙瘩,迫切的想掙開︰“你起開!你要睡就睡吧,我不睡了!”

    成渡死死地抱著他,沈眠這點力氣倒沒什麼好在意的︰“你陪我一起,我都給你找地方吃飯睡覺了,你也要給我點好處。”

    “難道你就不吃飯不睡覺嗎?”

    成渡︰“我沒你那麼嬌氣。”

    沈眠︰“……”

    他氣得要死,根本沒睡意的,成渡知道他不想睡,干脆也不勉強︰“起來吃飯吧。”

    話一落,沈眠立馬就彈起來了,身手矯健。

    成渡︰“……”

    好久沒吃好吃的了,成渡點菜的時候還特于關照過孕婦一般都愛吃什麼,所以點的差不多沈眠都愛吃。

    他忙不迭地往嘴里塞,一點形象都沒有,兩個腮幫子都堵的滿滿的,活像是餓死鬼投胎。

    成渡一邊幫他夾菜,一邊幫他拍背︰“你這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虐待你了。”

    沈眠就算再想吃也還沒忘記瞪他︰“泥本來皺越帶我了。”

    “你還想不想吃了?”

    沈眠︰“哼!”

    吃完飯後沈眠就想洗澡,不怕笑話,從被成渡帶出來的那天起,算起來他已經有七八天沒有洗過澡了,連他自己都嫌棄自己,不知道成渡是怎麼昧著良心說出他好香這樣的話的。

    讓人燒了水,準備了一個大一點的木桶。

    成渡倒算是自覺,知道沈眠要洗澡倒也出去了。

    本來沈眠以前上學的時候,和室友也不是沒一起洗過,還被人調侃說他皮膚白,比班上那些個女生的皮膚都要好。

    他當時也沒在意,權當玩笑听了。

    但現在可不一樣,成渡看上的可是自己的菊花,絕對不能讓他再有犯罪的機會。

    沒想到那死變態這麼自覺。

    他去把門栓上好,

    然後才開始脫衣服。

    赤著腳踩進木桶里,然後四周慢慢被熱水淹沒,沈眠感覺全身都酥了。

    好舒服啊,太享受了。

    他泡了好一會兒,感覺整個人好像都泡熱起來了,正準備起身,只听 嚓一聲。

    門栓斷了。

    “……”

    他只好又坐了回去,用帕子把自己的重點部位蓋住。

    果然,下一刻,成渡就推開了門。

    沈眠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警惕地,像一只被侵犯了領地的小獸︰“你、你干什麼?我還沒洗好。”

    成渡好整以暇,看著沈眠泡的有些發紅的臉蛋兒,就覺得手癢癢。

    他蹲在了木桶前,用手揪著沈眠的臉,笑道︰“你鎖門干什麼?”

    沈眠覺得這人有病︰“我洗澡還不能鎖門嗎?我怕別人進來啊。”

    “是怕別人進來還是怕我進來?”

    沈眠︰“你當然也算別人。”

    成渡靠近他︰“難道我不是夫君?”

    沈眠︰“……”怎麼還記著?

    他沒說話。

    成渡就是想嚇嚇沈眠,本來順著小皇帝的心意帶他來住客棧吃東西,還好心的出去給他騰地方讓他洗澡,結果小皇帝一點都不領情,對他的態度還是這麼惡劣,怎麼說他心里面也不平衡。

    手從沈眠的臉上滑了下來,順著人的脖頸和鎖骨點了點,小皇帝的皮膚白中透著粉,mo起來又滑又嫩,他眸色漸深,問道︰“懷了孕的話,是不是只要三個月以後就可以行。房、事了?”

    沈眠︰“!!!”

    這老畜牲想干嘛?!

    他嚇得臉一下就白了,但明顯氣勢上就弱了一頭︰“你胡說什麼?”

    成渡︰“我不就問你?既然你叫我一聲夫君,我肯定還是要滿足你的。”

    “我听說懷孕的人做起來格外敏感,雖然楚遲硯比我捷足先登,不過這個我是第一個吧,那也行。”

    沈眠都不敢說話了,他咽了咽口水,也不知道成渡突如其來的發的什麼羊癲瘋。

    成渡就是嚇他︰“你說呢?還是說,你喜歡就在水里?不過這個木桶看起來還不夠大,不知道待會兒夠不夠我發揮。”

    沈眠往後躲,都貼近了桶的邊緣,里面的水也有些涼了,他有點冷,但他不敢站起來︰“我不要……”

    “你

    不要什麼?”成渡把他拉回來︰“你不想試試?應該很好玩。”

    沈眠搖頭︰“我不想……”

    “但我想試。”

    沈眠想哭。

    眼楮濕漉漉的,不知道是水汽還是眼淚。

    被楚遲硯一個人上就算了,要是真的又被成渡給……

    那他真像書里的小皇帝了,不想活了。

    他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說不定成渡和楚遲硯一樣,難不成又是自己哪兒做錯了?

    “對不起……”不管怎麼說,先道歉肯定沒錯。

    成渡一愣︰“對不起什麼?”

    他掰過沈眠的臉,吻了吻小皇帝的眼楮︰“你倒是聰明,不如你做點能讓我高興的,我就放過你怎麼樣?”

    讓他高興?

    我怎麼知道做什麼你能高興?

    沈眠覺得書里面這些男人的想法真是難猜,比女孩子的心思還難猜。

    于是他心里非常嫌棄的湊過去親了成渡一下。

    親的臉。

    然後自己的臉慢慢紅了,純粹是氣得。

    成渡笑了笑,捧著沈眠吻了吻,道︰“再叫一聲夫君。”

    沈眠︰“……”啊,他好想穿越回去,把當初叫了這一聲的自己給殺掉。

    乖乖地︰“夫君。”

    成渡摸了摸他的頭︰“乖。”

    沈眠︰“阿嚏!”

    “先起來吧,別著涼了。”

    沈眠︰怪誰啊!

    -

    因為洗澡的小插曲,沈眠死活不讓成渡和他一起睡,列舉了他們如果在一起睡會有的三大嚴重後果。

    成渡沒和他爭︰“我在隔壁,有事兒叫我。”

    “好。”

    到了真正入睡的時候,沈眠輾轉反側,照成渡這個樣子,他必須得逃,不能放過一切可行的機會。

    說了怕引人注目,所以房門外沒有看守的人。

    沈眠感覺周圍都沒動靜了,就爬了起來。

    他穿上了厚厚的披風,帶了一些錢,輕裝上陣。

    打開房門,一路走到了客棧門口。

    看來成渡也不過如此,一想到他今天打擾自己洗澡沈眠就氣得慌。

    可等他再打開客棧門的時候,突然就撞上了一堵硬邦邦的人牆。

    他還以為是成渡,都嚇壞了,定楮一看才發現不是。

    是一個沒見過的。

    “對不起啊,請讓一下,我要走。”

    那人不讓他,臉上什麼表情

    都沒有,但就是好好的擋在沈眠的面前。

    他個頭高大,一身黑衣,相貌普通,且面無表情。

    像是失去了一切情感感知。

    跟個傀儡一樣。

    沈眠小聲道︰“都說了對不起了,讓一讓啊,我忙著逃命呢。”

    那人還是不讓,且力氣大得很。

    沈眠怎麼也出不去,打他踹他那人也毫無反應。

    他又絕望了。

    “你這人怎麼這樣啊……”

    突然,只听一聲輕笑。

    身後就燃起了蠟燭。

    “深更半夜你不睡,出來和我的死士幽會?”

    沈眠︰“……”

    看到成渡出來的時候,他整個人都是拔涼拔涼的。

    成渡穿戴完整,他才是根本沒睡,都想到了自己要逃跑了。

    “我……”

    成渡︰“別解釋,我不听。”

    沈眠︰“……”

    “怎麼能這麼天真呢,你以為你什麼想法,我會不知道?”

    沈眠︰“我只是出來透氣啊。”

    “嗯,透氣。”成渡臉色很冷︰“這野種陛下是不打算要了?”

    沈眠最怕別人用孩子威脅他,嚇得他立即就抱住了肚子︰“我、我要的。”

    “要就好好听話。”成渡捏住沈眠的手腕︰“不然,別怪我翻臉無情,要是再被我抓到你想逃跑,這個孩子,我絕不會留他,懂了嗎?”

    沈眠忙不跌地點頭,小聲地︰“我知道了,我錯了,對不起……”

    成渡還沒說話,小皇帝認錯這麼快,他感覺沒能發到火。

    恰巧這時,客棧的老板走了出來︰“喲,各位還沒休息呢?”

    廳里只有沈眠和成渡,以及門外那名什麼表情都沒有的死士。

    成渡笑道︰“我夫人打算出來透透氣。”

    老板是一位中年人,沒說什麼,多看了沈眠幾眼,然後道︰“這更深霧重,可要注意著涼啊,夫人這身孕懷的看樣子有七個多月了吧。”

    成渡像是不願意多說,只道︰“沒呢,差不多六個月。”

    “……啊,”老板也沒說什麼︰“那客官好好休息,我就是听見聲響不放心起來看看。”

    說完,那老板倒也走了。

    就沈眠覺得有點奇怪。

    哪里怪他又說不大上來,但就是怪。

    不過他也沒什麼心思去想其他的,現在就擔心成渡不高興

    。

    “那我……可以休息了嗎?”

    成渡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然後一下把人橫抱起來︰“睡覺吧,這回我陪著你睡。”

    沈眠︰“……”失策了。

    鬧了大半夜,他倒也真累了。

    就算有成渡睡他旁邊他也顧不上了,迷迷糊糊就睡去了。

    等他再一次被吵醒,是天剛蒙蒙亮的時候。

    客棧里有很大股血腥味。

    伴隨著一些慘叫聲。

    沈眠更是一睜眼,就看到自己面前有很大的一攤血跡,地上躺著一個死人,像是店小二。

    “啊!”他嚇了一大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成渡站在死人的邊上,手里拿著一把帶血的劍,看他醒了,冷冷道︰“穿好衣服,現在就走。”

    沈眠︰“怎、怎麼啦,你為什麼殺他?”

    成渡臉色極差,他冷笑一聲︰“不愧是楚遲硯的臣民,對他倒也忠心,竟然察覺到我們,所以想去通風報信,說不定現在人馬正在來的路上了,不過你放心,這個客棧里的所有人都被我殺了,沒人會告訴楚遲硯有用的東西,只有死人不會說話。”

    沈眠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他已經完全傻掉了。

    就一客棧的人……沒有了。

    成渡看他還發呆,忍不住加重了語氣︰“我讓你穿衣服。”

    沈眠抖了一下,殺人的成渡現在好嚇人,他找來衣服隨便套上,然後下床。

    成渡牽了他的手,一路走下來,外面全是死了的人。

    沈眠不敢看,手腳都在發抖,強烈的血腥味讓他作嘔。

    殘忍又麻木。

    他好怕。

    成渡把人塞上馬車,看小皇帝縮成一團,木木地,先去親了親他的額頭,道︰“等我一會兒。”

    火光沖天,諾大的客棧、幾十條人命,全部都化成灰燼。

    成渡丟了火把︰“走!”

    -

    楚遲硯到時,大火還未燃盡。

    他就站在門口,看著火舌將房屋一寸寸燒黑、燒垮。

    只差一點,差一點點……

    吳州去查看回來,道︰“有人見過公子,說公子約莫是沒大的意外的,孩子也還在,陛下不用太過擔心。”

    “嗯。”

    不擔心,老婆孩子都在外面他能不擔心?

    楚遲硯臉上表情很淡,但誰都能看出來他現在的怒火。

    大火浸不透他寒冷如冰的眼眉。

    明明什麼都勝券在握,卻還是抓不住他的小皇帝。

    他的沈眠。

    楚遲硯覺得自己也挺無能的,守得住江山,卻守不住美人。

    但他就是兩個都要。

    他定要滅了羌吾。

    陛下,等我。

    “傳令下去,全力攻打羌吾。”

    作者有話要說︰祝大家節日快樂啊!!!!

    今天發200個紅包!

    愛大家麼麼麼噠!

    明明什麼都勝券在握,卻還是抓不住他的小皇帝。

    他的沈眠。

    楚遲硯覺得自己也挺無能的,守得住江山,卻守不住美人。

    但他就是兩個都要。

    他定要滅了羌吾。

    陛下,等我。

    “傳令下去,全力攻打羌吾。”

    作者有話要說︰祝大家節日快樂啊!!!!

    今天發200個紅包!

    愛大家麼麼麼噠!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63、行蹤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63、行蹤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