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異國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64、異國

    今天下了點雨, 沈眠有些不舒服。

    從客棧出來之後他們就一直在趕路,為了怕被楚遲硯的人追上,成渡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他雇了兩輛馬車, 分別朝著相反的方向跑,而他們,則又是另一個方向。

    這個方法確實帶來了一些好處,追上來的人少了很多。

    下雨路上濕滑,馬車更加顛簸了,沈眠被顛的很難受, 腦袋都是暈暈的, 但他又不敢說什麼。

    自從上次看到成渡殺了一客棧的人, 還一把火燒了,他就有心理陰影了。

    果然這男人也是一個死變態。

    他開始有點可惜劇情沒像書里面那麼發展, 成渡沒能早一點死在楚遲硯的劍下。

    而他現在又要去什麼羌吾, 不知道會面對什麼未知的風險。

    唉, 太憂心了。

    發現沈眠的臉色有點蒼白, 成渡坐了過來, 將人摟進自己懷里︰“不舒服?”

    沈眠裹著披風和被子, 整個人都悶悶的︰“嗯。”

    小皇帝真是嬌氣。

    成渡皺眉,用手探了探沈眠的額頭︰“好像有點發燒,捂著睡一覺,醒了就好了。”

    沈眠迷迷糊糊的, 不知道成渡給他喂了什麼,吃了以後感覺眼皮更加重了, 他干脆睡了過去。

    這一覺不知睡了多久。

    等他醒來,竟然已經到了羌吾境內了。

    他先是發現周圍的人和建築和大周的有很大不同,這里的人都長得普遍高大, 身材健碩,服飾也格外花哨,若說大周和大越是一母同胞,那這羌吾完全就是一個外姓了。

    他們嘴里說著沈眠听不懂的話,聲音很大,男人的頭發是卷卷的,顏色偏棕,女人們都戴著面紗,衣服上都有一些小鈴鐺和類似與亮片的東西。

    她們走起路來叮叮作響,笑聲真的就像銀鈴般,衣著也比較暴露,而且還不喜歡穿鞋。

    啊,很具有民族特色。

    馬車一路行進,沈眠有種到了陌生地方的失落和小心翼翼,放下車簾以後,他就安安靜靜坐著了。

    不怎麼開心。

    成渡卻顯然心情很好,因為這是他的地盤,他做什麼都不用束手束腳,反倒是最如魚得水的。

    “喜歡這里嗎?”他問沈眠。

    沈眠斟酌了一下,還

    是打算說實話︰“我不適應,我不知道,也許不怎麼適應。”

    成渡也不生氣,也許是覺得沈眠已經逃不掉了,他道︰“沒關系,待久了就會適應了,你會喜歡這里的。”

    沈眠是有些排斥這個地方的,這就跟他當初被楚遲硯帶回大周一樣,不管在哪兒,只有他才是一個外人。

    他融不進去,別人會用異樣的眼光看他的。

    “如果我不能適應這里怎麼辦?我的意思是說,水土不服啊,生活習慣啊等等的,不能調解過來的。”

    成渡︰“你想讓我放你走?”

    沈眠︰“如果可以的話……”

    “不可以。”成渡打斷他︰“我把你帶來,就是給我做王後的,陛下,你沒有選擇了。”

    沈眠︰“……”

    哼,氣死氣死!

    他到底是造了什麼孽啊!

    “那你到底……喜歡我什麼啊,我又沒什麼優點,而且我都已經懷了楚遲硯的孩子了,你要是抓了我的話,他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你就不怕為你的國家和臣民帶來災難嗎?”

    成渡沒想到小皇帝都能想到這兒了。

    “我喜歡你什麼,那你又為什麼討厭我?”

    沈眠瞎編了一個理由︰“因為我做了一個夢,夢到一個人對我做了不好的事情,那個人就叫成渡。”

    成渡︰“就這?”

    “嗯。”

    成渡哭笑不得︰“你就因為一個夢給我下了死刑,平心而論,沈眠,你太不公平了。”

    沈眠不知道成渡這是什麼意思,只能道︰“世界上就沒有絕對公平的事情。”

    “是啊。”成渡︰“所以我要將你抓來,生生世世不讓你出羌吾,只能陪在我身邊。”

    沈眠發現和成渡是說不通了,這人和狗逼一樣不好溝通。

    沒過多久,他們進了羌吾的皇宮。

    羌吾地界遠,這些年靠著成渡,也侵佔了不少附近的中小部落和一些小國家,還是非常富庶的。

    但依舊比不上大周,但大周離這里又太遠,這邊地勢環境和大周天差地別,打起來太吃虧勝算不高,所以楚遲硯才一直沒有動手。

    沒想到反倒給了成渡慢慢壯大的機會。

    成渡將沈眠抱下來,牽著他先去自己的寢宮歇著。

    沈眠不知道羌吾的皇宮是個什麼情景,但成

    渡是這里的最高掌權者這毋庸置疑。

    宮里人的打扮也和大周不同,沈眠怪不習慣的,這里的人見了成渡都是誠惶誠恐,行的都是跪下來額頭貼面的大禮。

    “這是我住的地方,你先在這里休息,我會交代人給你做好吃的,有事就讓人來叫我,沒事就別出來了。”

    沈眠下意識問了一句︰“那你呢?”

    成渡笑了笑︰“舍不得我?”

    沈眠︰“……我只是擔心我說話這里的人听不懂。”

    成渡揪了揪他的臉︰“放心,別人听不懂,我殿里的人可以,有什麼需要都可以提,我都滿足你。”

    沈眠點頭應下。

    成渡說完就走了,但沈眠發現門外多了一個人。

    就是那天在客棧攔著他不讓他走的人。

    成渡的死士。

    像個木頭人一樣。

    他在殿里轉了一下,這里沒什麼東西,只是裝修比較好而已,自己肯定是出不去的,他也不想太過費神。

    殿外不停有宮女和一些守衛假裝路過,視線卻一直看向他這里。

    沈眠不是很喜歡被人注視和窺伺,倒了杯水喝了,干脆就進里面睡覺去了。

    等真到了床上又睡不著,滿腦子都是怎麼從這里逃出去。

    也不知道楚遲硯會不會來救他,那狗逼能把他救走不?

    平時屁事兒一大堆,真到了需要他的時候一點用都沒有。

    唉。

    他沒了睡意,手放在肚子上摸寶寶,他有時候都能感覺到這小家伙在自己的肚子里動來動去的,力氣很大,也很調皮。

    希望生出來的時候不要太皮就好了。

    沒一會兒他的飯就上了,沈眠吃了幾口,發現還是大周的口味。

    他餓慘了,沒等成渡,一個人享受大餐,實際等他吃完了成渡也沒來。

    一直到了晚上,總算是見到了人。

    沈眠正好洗完澡,躺在床上拿了一本全是古語的書在打瞌睡。

    “準備睡了?”

    沈眠︰“嗯嗯。”

    成渡在床邊坐下,摸了摸沈眠的肚子︰“吃飽了嗎?”

    每次被摸崽子,沈眠都有些害怕︰“吃飽了的,你呢?”

    成渡好像有些疲憊,臉色不怎麼好︰“我還沒吃。”

    沈眠“啊”了一聲,不知道這變態是怎麼了,但還是象征性的關心了一下

    ︰“要不要……讓人給你做啊?”

    “我想吃你。”成渡靠近他︰“給做嗎?”

    沈眠︰“……”

    成渡笑了一下︰“楚遲硯動作快,都打過來了,看樣子,還派了不少的兵力,想必勢在必得。”

    沈眠就說這人不對勁了,原來是處理戰事。

    楚遲硯有龍傲天光環加持,想必是個很棘手的對手。

    他不說話,不發表任何意見,免得被誤傷。

    成渡看他︰“怎麼不說話?”

    沈眠︰“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不高興?”成渡道︰“畢竟楚遲硯可是為了你來的。”

    沈眠還是沒說,成渡又道︰“不對,到底是為了你還是你肚子里的孩子,也說不準。”

    “不過要打我羌吾,哪有那麼容易。”成渡湊過去親沈眠︰“他打不過來,你是我的。”

    沈眠︰狗屁狗屁狗屁!

    “我想休息了。”沈眠︰“我有點困。”

    成渡停了一會兒,繼續說著自己的︰“若是真被他攻破了,我也不會讓他好過,我要讓他的兒子給我陪葬,至于你,也不能離開我。”

    沈眠驚嘆于成渡和楚遲硯這自己死還死活要拉別人墊背的陰暗想法,但自己身處弱勢,也抗掙不了什麼。

    他眼眶有些泛紅。

    成渡很滿意小皇帝害怕的反應︰“所以你最好祈禱,楚遲硯打不過來。”

    他笑了笑,道︰“困了就早點休息吧陛下,我明日再來看你。”

    等成渡出去後,沈眠知道,自己肯定又要做一晚上噩夢了。

    -

    還是一樣起床被人伺候,這里的宮女身上都有一種香氣。

    成渡那變態可真懂得享受。

    沈眠吃了早飯,不想待在殿里了,想出去逛逛。

    前腳剛一踏出房門口,一只手臂就橫在了自己眼前。

    無他。

    就成渡的死士,那個不會說話的木頭人。

    他臉上還是沒有表情,沈眠想起以前看過的小說里,有些人養的死士就是沒有感情的,是個傀儡,除了效忠自己的主人,什麼都不會感覺到。

    連疼痛感都沒有。

    說起來也挺可憐,他沒法兒對這種人生氣,嘆了口氣道︰“我就想出去走一走,就在這周圍,不會走得很遠的。”

    那人沒動。

    沈眠又道︰“你要是

    不放心我,你就跟著我去不就可以了嗎?”

    話一落,那人把手放下了。

    看來可行。

    身後跟著一個大塊頭,沈眠其實還有了些安全感,畢竟他在這里人生地不熟,別人說話他又听不懂,有個人看著他,變相也可以說成是保護他。

    花園里有秋千,沈眠走累了,就在上面蕩了蕩。

    “卡則,那個人是誰?”

    “回親王殿下,那人好像是成渡王子從大周帶回來的美人。”

    沈眠今日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衣服,外面圍了一件白色的披風,看起來略顯臃腫,卻可以蓋住肚子。

    雖然看起來不是很縴細,但那張臉卻沒怎麼變。

    榮達幾乎是一眼就被沈眠驚艷到了,枉他閱人無數,當初睡了成嫣便也覺得此生無憾,那女人長的著實嫵媚,即便人盡可夫,上著也還是爽的,想著她去了大周他還感覺有點可惜,沒想到老天對他不薄,這麼快就已經給他送來了新的美人。

    沈眠是又純又欲,比成嫣那小浪蹄子不知道迷人多少,他當場就覺得熱血沸騰。

    剛想出去做些什麼,旁邊就有人提醒道︰“親王,先去找王子商量大事要緊啊。”

    想著成渡那爛脾氣,榮達還是止住了腳步,不急,只要來了羌吾他就有機會,戀戀不舍地收回視線︰“走吧。”

    沈眠有種不太好的感覺,四處看了看又沒看到人。

    “你過來推一推我吧。”

    沈眠對那木頭人說︰“我一個人蕩不起來,你輕一點推。”

    那人倒也听他的,愣了一會兒,果真過來推了。

    沈眠囑咐︰“慢一點哈,玩兒一會兒我們就回去了。”

    那人也沒說話,動作機械地推著。

    沈眠覺得和這木頭人相處起來挺舒服挺好玩兒的,雖然這人不說話,但也從來不反駁他,還會听他的,比誰都好。

    書房內。

    榮達笑了幾聲︰“王子就放心吧,羌吾是咱們自己的地盤,我自然不會讓那姓楚的奪去!”

    成渡︰“那自然最好。”

    二人各懷鬼胎,榮達問︰“臣听說你在大周帶了個美人回來?”

    成渡喝茶的手一頓︰“怎麼?”

    榮達︰“不得不說,是個妙人。”

    沈眠今天玩兒的比較開心,雖然一直在蕩秋千

    。

    但他覺得和自己後面這木頭人相處起來很舒服,心情都好了不少。

    回寢宮時,成渡正在殿里坐著。

    然後沈眠的開心就大打折扣了。

    “回來了?”成渡朝他招手︰“去哪兒了?”

    沈眠︰“我去蕩秋千了。”

    “好玩兒嗎?”

    沈眠︰“一點點。”

    成渡︰“是讓初九陪你去的?”

    “初九?”沈眠︰“是你的死士嗎?他叫初九?”

    “嗯。”

    名字倒還不錯。

    沈眠︰“是啊,不然他都不讓我出去。”

    成渡將他抱著,過了一會兒問︰“在路上踫到過什麼人沒?”

    沈眠疑惑︰“沒有啊,怎麼了?”

    “沒事。”成渡不怎麼想繼續說︰“晚上我會為將士餞行,你也去吧。”

    又是那種宴會,沈眠不太想去。

    “我能不能不去啊?”

    “不能。”成渡嗅著他的脖頸︰“我想你去。”

    沈眠再不願意,也抵不過成渡的一句話。

    晚上的時候他還是收拾著去參加成渡所謂的餞行大會。

    也不知道是為什麼餞行,打仗?

    去打楚遲硯嗎?

    沈眠不知,他的肚子也大了,真的不怎麼喜歡出現在人多的地方,特別還是一群壓根兒就不認識的。

    好在他們進去的時候那些人跪了一地,並沒有把頭抬起來。

    到了位置坐下,他和成渡坐在一起。

    桌子正好擋住他的肚子。

    “起來吧。”

    “謝王子殿下。”

    大伙兒對號入座,沈眠偷瞄了一眼,發現這羌吾的人長的真的很有特色,不過都是清一色的高大。

    他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他們喝酒,自己就吃菜。

    “諸位此行,必得凱旋而歸。”

    “放心吧殿下,此次听說是那姓楚的親征,我等必定取他首級!”

    “對!哈哈哈哈哈!”

    成渡笑了笑,手往下拉住了沈眠的︰“如此甚好。”

    沈眠︰“……”

    他倒是沒什麼好擔心的,狗逼身為主角,才沒那麼容易死。

    沈眠能感覺到很多雙眼楮在自己身上游走,所以他不敢抬頭。

    這一殿的人說話的聲音又大,震得他耳膜都嗡嗡的,而且和成渡說話也一點都沒有放低聲音,大的都有點不尊重人了,也不知道

    這是不是就是羌吾人的特色。

    沈眠一點都不喜歡。

    他喜歡安靜。

    “怎麼不抬頭,東西好吃嗎?”

    “嗯?”沈眠把頭抬起來,小聲道︰“好吃。”

    自沈眠一進來,榮達的眼楮就沒離開過他。

    “殿下這位美人,我等倒是從未見過,水靈得不像咱羌吾人。”

    沈眠順著聲音看過去,發現那是一位有著大把胡子的……猥瑣男。

    油膩膩的。

    “叫沈眠,來自大周。”成渡淡淡道︰“我很喜歡。”

    “哈哈哈哈!”榮達笑得臉都爛了︰“殿下艷福不淺,艷福不淺啊,如此美人,我看著也動心!”

    沈眠心里可不舒服了,就是非常不舒服,想走。

    “我、我想回去了,我不舒服……”

    “哪兒不舒服?”成渡神色很淡,眼里沒幾分真的關心︰“你才來沒多久,再待會兒,別掃了大家的興致。”

    成渡這樣冷漠,沈眠還真不敢說什麼,心里面委委屈屈的。

    不怎麼痛快地戳著碗里的米飯。

    榮達前來敬酒︰“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榮幸和小美人喝上一杯?”

    沈眠都震驚了。

    這麼明目張膽的嗎?

    成渡為什麼不管?

    殿里的其他人都在起哄,好像覺得這事兒是個很有意思地看點一樣。

    沈眠不知所措,呆愣著,也覺得有點惡心。

    “他身體不好,就以茶代酒吧。”成渡開口,還給沈眠倒了一杯茶。

    沈眠受不了那個人油膩下流的目光,接過成渡給他的茶,並不是很想喝。

    榮達︰“我先干了!”

    他都喝了,見沈眠還沒動靜︰“小美人是不願意給我面子?”

    寄人籬下,沈眠強忍著想哭的沖動,喝了一口茶水。

    就在這時,小腿上突然攀上一只滾燙的手,他嚇了一跳,大叫一聲把杯子都扔了。

    他這樣反應,大殿里的人就像看到了什麼稀奇的事兒一樣,笑得好不開壞。

    在刺耳的笑聲中,只有沈眠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臉的驚恐和無助。

    成渡面上帶著笑,但眼里卻是一片冰冷。

    他把沈眠半抱起來,道︰“別怕,榮達,夠了。”

    榮達像是什麼事兒都沒發生過一樣,笑道︰“大周的人就是和咱羌吾的不一樣,太

    他娘的純情了,看得我實在是心癢癢。”

    他死盯著沈眠,道︰“殿下,不如您將他賜予我怎樣?”

    沈眠的手攀附著成渡的手臂,用了點力,成渡……應該不會的吧。

    但成渡也就像是沒什麼感覺似的,他看著榮達︰“你可真會要人,起初我宮里的那些你為什麼不要?”

    榮達︰“那些哪里比得上這個啊?”

    成渡︰“我打算讓他做我的王後。”

    榮達︰“殿下的王後怎麼說也不能是男子,更不能是大周的人,該是羌吾最優秀的女兒,能為殿下孕育出最優秀的後代。”

    “至于這個小美人……”榮達不懷好意的笑了笑︰“如若殿下還沒玩夠,我倒是可以等等。”

    沈眠生怕成渡答應了,要他去陪這個油膩男,小聲地抗議︰“我不、不要……”

    “好。”成渡也沒看他,勾了勾嘴角,道︰“榮親王要是能將楚遲硯的首級取下,我便將沈眠賜予你。”

    作者有話要說︰別怕,別怕。

    雖然成渡不是個人,但楚狗已經在做好人了!他快來了!

    他死盯著沈眠,道︰“殿下,不如您將他賜予我怎樣?”

    沈眠的手攀附著成渡的手臂,用了點力,成渡……應該不會的吧。

    但成渡也就像是沒什麼感覺似的,他看著榮達︰“你可真會要人,起初我宮里的那些你為什麼不要?”

    榮達︰“那些哪里比得上這個啊?”

    成渡︰“我打算讓他做我的王後。”

    榮達︰“殿下的王後怎麼說也不能是男子,更不能是大周的人,該是羌吾最優秀的女兒,能為殿下孕育出最優秀的後代。”

    “至于這個小美人……”榮達不懷好意的笑了笑︰“如若殿下還沒玩夠,我倒是可以等等。”

    沈眠生怕成渡答應了,要他去陪這個油膩男,小聲地抗議︰“我不、不要……”

    “好。”成渡也沒看他,勾了勾嘴角,道︰“榮親王要是能將楚遲硯的首級取下,我便將沈眠賜予你。”

    作者有話要說︰別怕,別怕。

    雖然成渡不是個人,但楚狗已經在做好人了!他快來了!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64、異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64、異國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