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65、初九-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65、初九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65、初九

    “哈哈哈哈, ”榮達興奮地灌下幾口酒︰“正和我意,到時候殿下可別舍不得就是哈哈哈哈!”

    成渡也端起酒杯淺淺抿了一口,道︰“自然不會。”

    倆人就這麼做了約定, 從頭到尾都沒有人管沈眠的意見。

    殿內氣氛因為這一出賜美人的好戲達到了高。潮。

    榮達下去以後,好多人都上前來向他表示祝賀,那祝賀里多有幾分對沈眠的嘲笑。

    沈眠不甚在意,只是榮達的視線也更加明目張膽和露骨地粘在他身上,好像已經是志在必得了一樣。

    只有沈眠一個人的心是涼的。

    他就像落入了冰窖。

    雪上加霜。

    背上都滲出了細細的汗珠,整個人都近乎絕望。

    沒想到成渡這麼不是人。

    他安靜地坐在旁邊, 食之無味。

    “多少吃點, 待會兒晚上餓。”

    成渡給他夾了菜, 但沈眠沒動筷子。

    他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語言來形容成渡了,若說以前討厭他是因為看過書里面內容的原因, 那麼現在就是實實在在的惡心。

    眼淚啪嗒啪嗒的又掉了, 沈眠也覺得自己軟弱, 但就是忍不住。

    就算他再生氣, 也不敢現在就拿劍把成渡和那個大胡子殺了, 他更不敢自殺。

    所以除了哭一哭宣泄自己內心的難受毫無辦法。

    成渡看了眼小皇帝, 並未言語。

    不知道宴會是什麼時候結束的。

    一晚上沈眠都神游在外。

    不想听、不想看,甚至覺得身處其中就覺得透不過氣來。

    他好恨。

    人慢慢走完了,榮達臨走前還特意走近了給他告別,但他頭都沒抬, 實在是看了那人想吐。

    還有被那人踫過的小腿,他回去也要洗干淨。

    殿內就剩了沈眠和成渡。

    兩人都沒說話。

    沈眠對他無話可說, 更不想跟這個人渣久待,一言不發站起來,步伐加快往外沖。

    可他沒能走幾步。

    成渡就從身後將他抱住。

    沈眠奮力掙扎, 也不說話,就是想掙開。

    小皇帝肚子大了,抱起來不太順手,成渡只好先安撫他︰“別鬧,你听我解釋。”

    沈眠才不想听,什麼解釋都沒用。

    “你放開我!”

    成渡把他抱得

    死死地︰“放開你就能听我解釋了?”

    很明顯不是。

    成渡道︰“遇到你之前,我與榮達一向如此,我會將我宮里的美人賜給他,或者他看上了誰我也會給,但那真的只限以前,你放心,相信我,我不會將你給他的。”

    “雖說他一身蠻力,但論打仗確實是個人才,但我遲早是要殺了他的,楚遲硯攻進來,我自然不能認輸,現在正是關鍵時刻,他要麼會死在楚遲硯手上,就算能有命回來,我也留不得他。”

    成渡為自己的行為解釋,他知道小皇帝很生氣也很害怕,但他有什麼辦法,一時的忍讓不代表他就放棄沈眠了,他費了這麼大力氣將沈眠帶過來,不是說送就能送的。

    “陛下,你體諒我一次,這次嚇到你,再沒有下一次了行嗎?”

    沈眠紅著眼楮︰“我體諒你,誰又能體諒我呢?”

    沒有人能知道當時他心里的恐懼和絕望,即便成渡說不把他送出去,但這個承諾又能維持多久?口頭上隨便說說也可以嗎?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難道他都要一直擔驚受怕嗎?

    成渡也不知道該怎麼哄︰“我只是答應他,又不會真的做,你相信我,過了今晚,他再不會出現在你眼前。”

    沈眠突然想起昨天成渡問他有沒有在路上踫到什麼人,早些時候自己提出想走,他也沒讓。

    也許他早就知道了,就等著榮達跟他提這個事情,然後順水推舟。

    “我是你收買人心的籌碼嗎?”沈眠很傷心道︰“反正你們也是不在乎我的,我的意見和想法也不重要……”

    “我只是一個東西而已,你們覺得好玩就互相搶,搶來總要物盡其用的……”

    他突然覺得沒有立場和身份和成渡鬧,反正他也是成渡擄來的。

    不高興殺了自己就是了。

    “我在乎你,你怎麼不重要?”成渡抱了抱他,說︰“為君者也要不擇手段,能利用的一切都要利用,我是一定會殺了他,你多為我想想,原諒我這次,我以後再也不會利用你了。”

    沈眠不相信他,其實他不相信任何人。

    成渡算起來已經利用過他兩次了。

    好听的話都是說說而已。

    他好累。

    -

    成渡一直坐在床邊等沈眠睡著,

    小皇帝的臉上還掛著淚痕,傷傷心心的,回來的路上都萎靡了很多。

    其實他不覺得自己有錯,只是這件事沒有事先給沈眠商量,嚇到了小皇帝。

    他想讓沈眠在這個陌生的地方依靠他,讓他成為唯一的靠山,永遠離不開他。

    “初九。”

    黑衣人上前,不發一言,面無表情地站著。

    成渡看他還是老樣子,道︰“二十多年了,七八歲的時候你是這個樣子,現在還是這個樣子。”

    當初他花了些精力把這人培養成一個成功的死士,沒想到用處挺大。

    可惜活不長了。

    “你就在這里守著他,不要讓他亂跑就行,特別是不能出我的寢宮,其余的,只要不危險,他想做就做吧。”

    初九沒應,像個木頭一樣站著。

    成渡習以為常,低下頭親了親沈眠的額頭就出去了。

    他前腳剛走。

    沈眠立馬就醒了。

    怎麼可能睡得著,只是單純不喜歡成渡而已。

    好在房里現在沒有其他人,只有他和初九兩個。

    “初九?”他試著喚了聲,然後沒反應。

    應該不是只有成渡能喊得動吧,畢竟那天讓他推秋千都成功了。

    “我好渴啊,你幫我倒一杯水吧。”

    初九頓了一會兒,然後轉身去給沈眠倒了一杯水。

    沈眠發現了,這個人除了不會說話和沒有情感感知以外,你讓他做什麼他都會去。

    雖然動作遲鈍,但看起來還有種反差萌。

    沈眠覺得有些有趣,拍了拍床沿︰“你過來坐吧。”

    初九又是頓住,然後慢慢坐在了床邊。

    正襟危坐,面無表情,目視前方。

    “你還真是一個木頭人啊……”

    其實沈眠覺得初九比那些個狗男人好多了,盡管是成渡的死士,但他對他的印象很好。

    “你、你會唱歌嗎?就是催眠曲,我好像有點失眠了。”

    自然是不會的。

    初九沒動。

    沈眠也不在意,自己哼了出來,一會兒停下,問︰“好听嗎?”

    初九還是沒反應。

    沈眠︰“你要點頭。”他點了兩下︰“就像這樣。”

    慢吞吞的,果然看到初九點了兩下頭。

    “哈!”沈眠就像發現了寶藏一樣︰“好棒啊!”

    他又教了初九很多東西,比

    如搖頭、握手、鞠躬,甚至走正步之類的,好笑又有點有趣。

    就這樣玩兒了一會兒後,沈眠心情好了很多,但還是有點累了。

    “我要睡了,你要不要睡覺?”

    初九一直守著他,沈眠不知道這人是不是也不知疲倦。

    不出意外的沒听到回答,沈眠讓他去搬了個椅子,然後坐在上面。

    “你就這樣守著我吧,站著好像有點累,如果你想睡了,可以靠在椅子里睡一會兒。”

    說完,他也不再管初九能不能听懂,慢慢的就睡了過去。

    一切歸于靜寂,只有小皇帝綿長輕緩的呼吸聲。

    -

    沈眠發現了木頭人的好處,平時無聊的時候和他待在一起,初九不會說話,但除了不讓自己出去以外,其他的什麼事情都會听他的。

    就算叫他揉腿按摩都可以。

    終于找回了久違的自信。

    “慢點推。”沈眠在蕩秋千,畢竟這里也沒什麼好玩兒的。

    初九的力道是控制的很好的,而且不管他推了多久,永遠都可以讓沈眠保持著一個統一的高度,和搖搖椅一樣。

    很神奇。

    沈眠閉上了眼楮,享受著慵懶的午後時光。

    突然間,他覺得秋千蕩的力道好像變重了。

    有時高有時低,還有些晃。

    睜開眼,果然,成渡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他的後面。

    “好玩兒嗎?”成渡笑著問他。

    沈眠︰“我不想玩兒了。”

    成渡拉住繩子,摸了摸他的臉,臉色較剛才有點變化︰“怎麼了?我惹你生氣了?”

    自那件事以後,成渡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但沈眠不是。

    不過他不能表現得太明顯,畢竟這是成渡的地盤,他還必須得仰著人的鼻息而活。

    “不是,”沈眠走了下來︰“我有點累了,想吃飯,不想玩兒了。”

    “這樣啊。”成渡過來牽他︰“那就走吧,傳膳。”

    上了一桌子的菜,沈眠看初九還在旁邊站著,有點想叫他過來跟著吃。

    “不可以。”

    沈眠︰“為什麼?”

    “狗怎麼能和我們一起吃飯?”

    沈眠只覺得這話听起來非常的不舒服,在他心里,初九比成渡和楚遲硯都要好。

    至少他不會勉強自己,還會听他的話,不會威脅他、

    嚇他、諷刺他。

    有時候沈眠絮絮叨叨說了很多,然後初九會點頭贊同,雖然都是沈眠教的。

    成渡搖了搖頭︰“陛下,你太心軟了。”

    “不過你再心軟,他也感覺不到,因為初九沒有感情,別人的惡意善意,他一概不知。”

    “他是死士,只是一條狗而已,一條不會忤逆主人、沒有自我的狗。”

    沈眠有點失落,他知道初九是死士,和楚遲硯養的暗衛好像都不太一樣。

    死士。

    除了能呼吸能辦事,好像跟死人都沒什麼區別了。

    “那他……不會說話嗎?”

    成渡︰“也許會說的,但近兩年都沒怎麼听他說過了,可能永遠不會再說了。”

    沈眠更加失落了。

    有點傷心。

    “哦。”

    成渡給他夾菜,邊夾邊道︰“最近孩子還好嗎?”

    “?”

    怎麼突然問起孩子了?

    沈眠有些虛︰“還、還好。”

    成渡笑了笑︰“那就好。”

    沈眠愈發不安心了。

    “是……楚遲硯打過來了嗎?”

    成渡手一頓︰“陛下真聰明。”

    “榮達已是強弩之末,修書多封讓我派兵去救他,但我沒動。”

    “他于羌吾而言確實是一員大將,但沒了也就沒了,算是我為你報仇,那件事情我做錯了,別再生氣了。”

    沈眠有些愣,不過這事兒本來就是成渡多此一舉,他沒什麼感覺。

    成渡又道︰“楚遲硯這次勢如破竹,本來我以為他們這次不管怎樣都會遇到些水土不服的情況,沒想到老天爺都在幫他,我父王已經準備收拾東西逃命了。”

    沈眠︰“……”

    這麼快的嗎?

    雖然成渡沒死,但楚遲硯攻佔羌吾的速度倒是沒減。

    “楚遲硯御駕親征,你呢,你不去嗎?”

    成渡︰“我為什麼要去,我有比御駕親征更有用的東西。”

    他的視線轉移到沈眠的肚子上。

    “他至少得要兒子。”

    沈眠︰“你……”

    成渡︰“我答應你留著孩子,不能一點用都沒有,我要讓他替我牽制楚遲硯,成為我的武器。”

    沈眠都不知道說什麼了。

    崽子如果不被成渡利用,就得死。

    但如果被利用……照著楚遲硯的性子,他還有的活嗎?

    成渡話

    已至此,也不想再多說︰“最近看你心情不好,明日我帶你去泡溫泉。”

    -

    成渡說的溫泉是山上天然形成的。

    沈眠不太想泡。

    懷了孕也不知道能不能泡,但一切還是要小心為妙,本來寶寶都夠可憐的了。

    成渡倒是很爽快地脫了衣服,他一身腱子肉,能感覺到手臂肌肉里蘊藏的力量。

    “你不下來?”他看著沈眠。

    沈眠道︰“我、我不太想泡,大夫說,懷了孕的人要少泡溫泉,泡腳倒是可以的……”

    成渡也不勉強他,本來帶小皇帝出來就是讓他散心的︰“那你就坐在邊上泡腳。”

    沈眠點了點頭,慢慢的坐下來,然後脫了鞋襪。

    水溫還是可以的,不泡澡,就不用和成渡坦誠相見,也不會被他佔便宜了。

    他可沒忘記成渡那齷齪的想法。

    小皇帝的腳白得晃眼,成渡過去握在手中,笑道︰“你這腳可真小。”

    沈眠縮了縮︰“你還要不要泡啊。”

    成渡︰“你都多久沒叫我夫君了?叫一聲我听听?”

    “……”

    沈眠叫不出口。

    抿著嘴不說話。

    成渡還在哄︰“乖,就叫一聲,最近我事情多,很累。”

    沈眠還是不說話。

    成渡就等著。

    氣氛有些微妙。

    “殿下,有要事稟報!”

    一直在成渡身邊跟著的侍衛跑上來,有些氣喘。

    他說了要事,那肯定真的是要事了。

    成渡轉移了視線,起身走了出來,穿上衣服,在沈眠旁邊蹲下,印了一個有水汽的吻︰“既然有事,那我就先走了,山上我沒留人,不過有初九在也用不上別的,這里有野獸,不想被吃就別到處亂跑,想下山就讓初九帶你來找我,知道了嗎?”

    沈眠巴不得他快點走,忙不迭點頭︰“我知道了。”

    成渡最後又看了他一眼,才隨著侍衛下山。

    在看不見人背影的時候,沈眠就開始穿鞋了。

    這座山那麼大,他就不信成渡能在這圍一圈的人。

    初九不知道哪去了,他不能留,不能讓崽子成為人質,趁著初九不在,正是逃跑的好時機。

    說干就干,沈眠穿好了鞋爬起來就走。

    山上的路並不太好走,他現在行動不便,動作又不靈敏,自然就

    更不方便了。

    但他不會就這麼待在原地。

    即便走得慢,他也要走。

    慢慢的,天色暗了下來。

    路上都模模糊糊了,勉強能看清楚路,不過應該過不了多久就看不見了。

    沈眠有些累,他一般都是走一會兒歇一會兒,可是現在就不太敢歇了。

    他這麼久沒下山,成渡肯定知道他逃跑了,說不定現在正在找他呢,要是被抓到了……

    就算到時候能編個理由出來,可這山里這麼多野獸,他也有些害怕。

    不過他真的很累了,早上到現在都沒吃什麼東西,肚子餓的咕咕叫,還不知道能不能找著個歇腳的地方。

    忍不住,還是站著歇了會兒。

    挺著個肚子就像背了一個沙包。

    這崽子可真是沉。

    沈眠摸了摸肚子。

    “我這麼辛苦,你以後可不能跟那楚遲硯一樣啊,你得對我好一點知道嗎?”

    “好好讀書,好好練武,最好比楚遲硯厲害,你要幫我教訓他,打的他滿地找牙,然後再找個好老婆,千萬不能當渣男!”

    沈眠斷斷續續和崽子說了會兒話,嘆了口氣,有點想哭。

    他又要繼續往前走了。

    天色很暗,他幾乎要全心全意盯著地上才能看到一點亮光了。

    林子里不時還傳來一些詭異的叫聲,嚇得他有點腿軟。

    “啊!”

    走著走著,不知怎麼就撞上了一個……人。

    沈眠不大看得清他的臉了,但那人抓住自己的手腕,聞著一些熟悉的味道,他松了口氣的同時又有點絕望了,他喃喃道︰“初九……”

    那人沒應,自然是不會應的。

    初九不會說話。

    沈眠有點怕,有了初九就沒那麼怕了,但初九是來抓他回去的,他還是不開心。

    不過因為是初九,他還算好些。

    他過去抱著初九,想找一點安全感︰“初九……”

    話一開口就有點想哭,沈眠有些哽咽︰“我知道你听成渡的話,但我也把你當朋友了,很好很好的朋友,你、你能不能答應我,先不要把我送回去哈不好,我不想回去……”

    “你可以跟我一起走,我們一塊兒走,我會對你好的。”

    “我實在是不想回成渡那里,我好難受,我一點都不開心……”

    他感覺初九動了動,沈眠其實不抱什麼希望,因為死士是沒有感情的,但等他發現有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背和後腦勺時,他有些驚訝的睜開了眼。

    半晌,他听到初九說︰“好。”

    沈眠徹底震驚︰“你不是……不會說話嗎?”

    猛的,他感覺環著自己的手有些僵硬。

    作者有話要說︰來了來了。

    半晌,他听到初九說︰“好。”

    沈眠徹底震驚︰“你不是……不會說話嗎?”

    猛的,他感覺環著自己的手有些僵硬。

    作者有話要說︰來了來了。

    半晌,他听到初九說︰“好。”

    沈眠徹底震驚︰“你不是……不會說話嗎?”

    猛的,他感覺環著自己的手有些僵硬。

    作者有話要說︰來了來了。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65、初九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65、初九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