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66、沒有初九-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66、沒有初九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66、沒有初九

    初九︰“我……”

    沈眠覺得這人該是有什麼難言之隱︰“我知道了, 你是不是不想讓成渡知道,所以故意瞞著他的?”

    過了一會兒。

    “……是。”

    沈眠不疑有他︰“你放心,我會幫你保守秘密的。”

    他感覺能說話的初九多了幾分人氣︰“你能說話我真是太開心了, 以後我再也不說你是木頭人了。”

    初九的手還是有些僵硬,但他沒解釋什麼, 低低的應了一聲︰“嗯。”

    不知道為什麼, 雖然說初九應該是效忠成渡的, 但沈眠也總覺得他是站在自己這邊的。

    “那我們現在去哪兒啊, 天都黑了。”

    他有了初九之後安全感也大大增加, 說話都帶了一股嬌嬌氣。

    “不遠處有個山洞可以暫住,山上入夜會有野獸出沒。”

    沈眠︰“那我們快去吧。”

    初九︰“好。”

    沈眠早就走得腿痛了, 只不過剛才神經緊張也沒來得及管,現在一放松, 就痛的他“嘶——”了一聲。

    初九沒說什麼, 手伸過沈眠的腋下︰“我抱你。”

    沈眠也不跟他客氣。

    但還是問了一句︰“我重不重?”

    夜色深, 他看不到初九微微勾起的嘴角︰“不重。”

    沒多久他們就到了一個山洞, 初九將他放到有稻草的地上, 然後生了火堆。

    沈眠坐在一邊烤火,火光將他的臉映得紅紅的,他去看初九,還是那張面無表情的臉。

    “咕嚕嚕……”

    不合時宜地聲音響起, 初九偏過頭, 沈眠有些不好意思︰“我餓了……”

    他都快一天沒吃飯了。

    初九站了起來︰“等我。”

    沈眠知道他是出去給自己找吃的,但還是有些害怕, 拉住了他的衣角︰“那你要、快點回來啊。”

    初九沉默了一下,把手覆在沈眠的手上︰“嗯,會的。”

    沈眠一個人等, 有著一堆火陪他倒是不怎麼害怕,但就是有些不安心。

    好在沒多久初九就回來了。

    他手里提了一只打理好地山雞,還拿了一些野果子。

    “先吃些果子墊墊肚子,雞我烤好給你。”

    “嗯。”

    沈眠吃著果子,等著烤雞,對初九說話這事兒,還是覺得有點驚奇。

    畢

    竟成渡都說他可能永遠也不會說話了。

    “你什麼時候會說話的啊?”沈眠問。

    初九頓了一下,淡淡道︰“幾天前。”

    “嗯?”沈眠有些好奇︰“你不會是因為我在你耳邊說多了你就會說了吧?”

    “嗯。”

    “真的是啊?”沈眠有些興奮︰“真好,不枉我把你當作我的好朋友,本來我還覺得你不能說話怪可惜的,現在真是太好了。”

    果然好人有好報,他對初九那麼好,竟然能勸的他帶自己走。

    “我們是不會再回去了吧?”

    初九︰“要。”

    沈眠的臉一下就垮了下來,他都跑了還回去,那成渡是肯定不會放過他的,原來初九還是來抓他的嗎?

    初九看他臉色不對,,移開視線,解釋道︰“現在山下都被圍起來了,暫時不能走,我帶你回去,用不了多久,就會帶你離開。”

    沈眠不知道該不該信︰“可是……你、不是會听成渡的嗎?”

    初九︰“我听你的。”

    “你想走,我會帶你走。”

    他說話的時候不敢盯著沈眠看,不過沈眠卻听得出其中的重視。

    初九沒必要騙自己,畢竟他可以立刻就帶著他回去交差,而且能說話這事兒連成渡都不知道。

    他選擇相信他︰“那好吧。”

    烤雞已經散出了陣陣香氣,沈眠直咽口水。

    初九將它用葉子包著,撕成一小塊一小塊的,等沒那麼燙了才遞給沈眠。

    “慢點吃,小心燙。”

    沈眠接過,迫不及待地就往嘴里塞。

    自然是比不上精心制作的,但條件有限,他又餓得不行,也覺得挺好吃的。

    “你手藝真好,太好吃了。”沈眠吃了一嘴油,邊呼呼還邊往嘴里塞。

    他專心吃雞,也就是這時候,初九的視線才能放在他身上。

    是一種思念、瘋狂、執著的眼神。

    沈眠有察覺,不過等他抬起頭時,初九又迅速地把臉移開了。

    沈眠︰“你……”

    兩側的手微微握緊。

    “是不是也想吃?”

    陡然放松,初九頓了頓︰“不是,我不餓。”

    “哦。”雖然這麼說,但一整只雞沈眠還是吃不完的︰“那你幫我吃一點吧,我吃不完,冷了就不好吃了。”

    初九又慢慢轉過頭,吃

    起烤雞。

    沈眠覺得初九的性格還是有點內向。

    不過也挺可愛的。

    兩個人一起吃要香很多,沈眠多、初九少,把一只烤雞吃完了。

    沈眠手上嘴上全是油,他找不到東西擦一擦,便想在稻草堆上抹一下。

    “我來。”

    初九從懷里拿了一張手帕出來,細心的幫沈眠擦了嘴,然後握著人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慢慢擦。

    沈眠覺得初九還挺細心的。

    不錯不錯。

    心細不多話。

    突然,他“啊”了一聲,皺起眉頭。

    初九有些緊張︰“怎麼了,哪里不舒服?”

    沈眠捂著肚子,笑了笑道︰“啊,是我的崽子,他好像又在踢我了,力氣有點大。”

    初九的視線轉移到沈眠的肚子上,圓滾滾的,正在孕育生命。

    孩子很頑強,好像又大了點。

    “他很調皮的,最近特別調皮,總是踢我,哼,等生出來一定要狠狠地打他屁股!”

    沈眠看初九一直盯著他的肚子,有些尷尬,便找了一個話題。

    “他……這麼能鬧的嗎?”初九問。

    “嗯嗯,以前還好啦,就是月份大了以後挺能動的,有時候我晚上也會被他鬧醒,都不能睡個好覺。”

    懷孕真辛苦啊。

    做母親的真是偉大。

    不對……他是做父親的。

    初九還是盯著沈眠的肚子,沈眠以為他是好奇,想著這人當死士沒有情感感知,便道︰“你沒見過啊,要不要摸一摸?”

    初九一愣,沈眠已經拿了他的手,貼在了肚子上。

    “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就是……啊!”

    “……他又動了誒。”沈眠笑道︰“可能吃了烤雞在謝謝你。”

    初九有種很奇妙的感覺,也笑了笑,然後在沈眠的肚子上輕輕摩挲。

    很好。

    不過伴隨而來的是淡淡的自責和後悔。

    “孩子的父……爹爹呢?”

    一听到這個,沈眠的笑意就淡了下來︰“我就是啊。”

    初九︰“我的意思是,還有一個呢?”

    沈眠不想說關于楚遲硯的事兒,畢竟提起那狗逼,就沒一點好的回憶。

    “死了。”

    初九好半天沒說話,他垂下眼眸︰“抱歉。”

    沈眠覺得初九好像很失落很傷心似的,難不成他同情孩子沒爹已經

    同情到這種地步了?

    不是沒有情感感知,只是很遲鈍?

    他安慰道︰“沒事啦,他那個爹,有和沒有都一樣,狂妄自大心狠手辣,對我也不好,整天就知道威脅恐嚇加強迫,拽的跟天王老子似的,一點都不知道尊重人,狗逼一個,沒什麼好可惜的。”

    沈眠非常精簡的總結出了楚遲硯這個人,但他的安慰好像沒起什麼作用,因為初九的神色沒一點好轉,反倒更加不好了。

    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好在初九沒一會兒又道︰“嗯,我知道了。”

    他問︰“想休息嗎?”

    沈眠把剛才那事兒翻篇,點頭,︰“想,我好累的。”

    初九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撲在稻草上︰“睡吧,我守著你,不用怕。”

    沈眠躺了上去,側著睡,想了想不放心︰“你真的不會走吧?”

    初九戳了戳火堆︰“不會,我哪都不去。”

    即便他這樣說,但沈眠還是偷偷抓住了初九的點衣角。

    兩人都沒再說話,好一會兒後,沈眠又翻了一個身。

    初九︰“睡不著嗎?”

    沈眠︰“我腿疼,又漲又疼。”

    他差不多走一天了,腿肯定受不住。

    初九沒說什麼,伸手將沈眠的鞋脫了,才發現小皇帝的腳有些浮腫。

    他放輕了力道,順著沈眠的小腿肚子揉了起來。

    腿疼得到緩解,沈眠也被睡意侵蝕,慢慢進入了夢鄉。

    手上的動作停了。

    “初九”的神色有些變化,眼神較剛才的溫順、淡漠一下就變得十分具有侵略性。

    他將沈眠抱在懷里,貼著躺下,讓小皇帝睡在自己的手臂上,吻了吻沈眠的額頭︰“晚安,陛下。”

    -

    沈眠這一夜睡得極好。

    醒過來時初九已經在等他了。

    “你這麼早就醒了啊?”

    沈眠揉了揉眼楮。

    “嗯。”初九又給他找來了果子,道︰“吃了我們就該回去了。”

    大早上的失落︰“哦。”

    有了初九帶路,沒一會兒他們就和搜查的人踫上了。

    沈眠想了想,偷偷在初九耳邊囑咐道︰“你可要藏好啊,不要讓成渡發現你會說話了。”

    雖然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但就是要交代。

    “嗯。”初九︰“你就說……”

    “我

    知道。”沈眠︰“我已經想好理由了,你放心吧。”

    初九沒再言語。

    見到成渡,毫不意外的是他很生氣。

    “我該好好听你解釋解釋,你說。”

    沈眠︰“我昨天想逛逛山上來著,又不想讓初九跟著我,結果我走丟了,大晚上的又被初九給找到了。”

    成渡沒說信不信,但臉上的暴怒顯而易見,沈眠還是有點怕,後退了一步,被他逼到了牆角︰“是逛逛,不是逃跑沒跑掉?”

    沈眠︰“你愛信不信,我這個樣子怎麼跑啊!”

    成渡看了他稍顯狼狽的臉和大肚子,還是氣不過,放了狠話道︰“我說過,你要是敢跑,你這肚子里的孽種就留不住!”

    沈眠也大著膽子,這時候他不能心虛︰“都說了是逛逛了,你不相信我還問我干什麼?我每天都被關在這里,難道逛一逛不行嗎?要不是初九找到我,我也差點被野獸吃掉了!”

    他說著說著又想哭,成渡還真拿他沒辦法,但這團火怎麼也消不下去︰“既然是初九沒看好你,那他就該受罰。”

    沈眠有種不好的預感。

    “來人啊,把初九帶上來——”

    沈眠︰“你干什麼?”

    初九被押了上來,他和以前無差別,像個木頭人。

    成渡拿了一根鞭子,鞭子不是普通的鞭子,而有很多細小的刺︰“他作為一條狗沒有看好主人,這就是沒用的體現,該打。”

    說著,一鞭子揮在了初九背上。

    初九哼都沒哼一聲,甚至沒有表情,好像不知痛苦。

    但沈眠知道,那都是他的偽裝而已。

    初九已經不一樣了。

    “不要!”他哭著︰“你不要打他,是我要逛的。”

    成渡根本不听,下手非常狠,沒一會兒,初九身上就浸出血跡,空氣中也飄著血腥味。

    但初九依舊沒有表示。

    眉頭都不曾皺過一下,就像不知道痛一樣。

    沈眠哭了很久,他求了成渡,但沒用,他被人抓著不準靠近,倒是從初九的眼神里讀出了一個“不要怕”的意思。

    他心里更難受了。

    好不容易成渡打完,初九的額頭上也浸出汗水來,但依舊木木的。

    成渡朝沈眠走過去,幫他擦眼淚,還抱了抱他,道︰“沒事了,做錯事情就

    該受到懲罰,你看,就算你為他哭得再厲害,他也不會知道,他除了還有條命,早就是一個死人了。”

    沈眠不想跟這個人說話,成渡忙著處理戰場上的事兒,也沒多待,明里暗里說了沈眠幾句就走了。

    他一走,所有人都跟著走了。

    初九的任務是看著沈眠,所以依舊在地上趴著。

    沈眠連忙過去將他扶起來︰“你、你有沒有事……很疼嗎?來,我、我去給你找藥。”

    初九寬慰他︰“我沒事,你慢慢找。”

    沈眠翻到了一些藥,然後讓初九把打爛的衣服脫下來。

    一看到傷口,他就又哭了。

    初九用指腹輕輕替他擦掉︰“別哭,不是很疼。”

    沈眠︰“對不起……都是我害了你的……”

    “不是。”初九道︰“成渡一向如此,他只要不傷你,我無所謂,這是小傷。”

    這話一說,沈眠更加自責了。

    只有初九對他才這麼純粹那麼好。

    “嗚嗚嗚……初九你實在是太好了,你為什麼對我那麼好啊?”他就恨自己為什麼沒能早點遇上。

    初九頓了頓,低下頭,道︰“我對你好,以後我要是做錯事,你能原諒我嗎?”

    “或者說……以前做過的……”

    “你會做錯什麼事?”沈眠想了想︰“你不會說的是上次你在客棧攔著不讓我走的事兒吧,那件事情我又不會計較,本來你也是听了成渡的話。”

    “不管你說什麼,我會原諒你的,畢竟你是我好朋友。”

    初九一下就抓住沈眠的手︰“沈眠。”

    “嗯?”沈眠有些愣,當他看到初九的眼神時,有一瞬間竟然覺得特別熟悉︰“你……”

    “沒事。”初九很快移開視線︰“你別忘了。”

    沈眠以為自己是看錯了︰“放心吧,我不會忘的。”

    -

    戰事好像愈發緊張了起來。

    成渡來找沈眠的時間越來越少。

    沈眠不管那些,他樂得清閑,和初九待在一起的日子實在是太好了。

    初九話不多,但會認真听沈眠說話,時不時的回應兩句,沈眠非常滿意。

    只是初九推秋千好像都不能推到同一個高度了。

    “初九。”沈眠問他︰“我是長重了嗎?”

    初九看著他的發頂︰“沒有。”

    沈眠仰起臉︰“那你為什麼都推不動我了?以前你都會讓我保持在一個高度的,現在越推越沒勁兒了。”

    初九一頓,找了個理由︰“我怕,太高了,危險。”

    沈眠一想確實是這個道理︰“我想睡覺了。”

    初九帶著他去床上睡,然後會幫他按按腿。

    沈眠被伺候的實在是太舒服了,最近的睡眠好了不少。

    “對了,你的生辰是多久啊?”

    初九︰“我不知道。”

    沈眠︰“那就隨便定一個日子,就四個月後怎麼樣?”

    “嗯,听你的。”

    沈眠︰“你吃過生日蛋糕嗎?肯定沒有,那是我們那兒特有的傳統,過生辰都要吃的,很好吃,到時候我做來送你……”

    他說著說著就睡了過去。

    直到很久以後才听到初九應了一聲︰“好。”

    -

    沈眠听到了不少傳聞。

    說楚遲硯已經快打進宮里來了。

    宮里面人心惶惶。

    這天,沈眠剛起床就看到了成渡,他居然穿上了盔甲。

    “我讓初九帶你走,到指定的地方等我知道嗎?”

    沈眠猜的出是什麼原因,也沒說什麼,就點了點頭。

    成渡沒忍住親了親他的額頭︰“如果保不住羌吾,我保住你一個人就行了。”

    初九帶了沈眠走。

    “我們去哪里?”

    初九︰“我會將你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沈眠︰“你不可以直接帶著我走嗎?你說過要帶我走的。”

    初九頓住︰“嗯,我記得。”

    他看著沈眠︰“只是我還有一點事情要做,你等我一會兒,如果我做了回來你還願意跟我走,我這條命都是你的。”

    沈眠覺得這話太沉重了,楚遲硯已經打了進來,他害怕被找到。

    “什麼事情沒有做完啊,不做了不行嗎?我有點害怕,我要是被別人找到了怎麼辦?”

    初九听得出他話里的意思,別人是誰,他也知道。

    “沒有別人。”他話里隱隱帶著強勢︰“從頭到尾都只有我。”

    -

    沈眠听話在那里等人。

    可讓他意外的是,等到的不是初九,而是吳州。

    第一念頭就是跑,但他跑不掉。

    “公子!”吳州跪下道︰“陛下讓我等接您回去。”

    沈眠不知道為什麼吳州會

    找到他,但他想等初九︰“我不要,我要等人。”

    吳州︰“是陛下告知屬下您在這里,讓我帶您回去。”

    陛下告知?

    楚遲硯又是怎麼知道的。

    難不成楚遲硯把初九抓了?

    他有些擔心初九的安危,按照楚遲硯那個尿性,實在是難以讓人放心。

    他到的時候看到了楚遲硯還有成渡。

    成渡已然是強弩之末,他倒在地上,楚遲硯讓人在邊上一直用鞭子抽他,抽的他滿身的血。

    沈眠沒什麼表情,成渡早就該死,更何況做了那麼多他不喜歡的事。

    “陛下。”楚遲硯叫他,想過來拉他的手,但沈眠躲開了︰“有話就說。”

    楚遲硯的手僵在半空,但他還是笑了笑︰“怎麼一見我就生氣?”

    沈眠覺得這狗逼心里都沒點13數的麼?

    算了,不跟他多扯。

    楚遲硯︰“你想讓他怎麼死,都听你的。”

    沈眠︰“你殺人還要問我的意見?”

    “嗯,我听你的。”

    沈眠︰“……”

    這狗比莫不是腦子有毛病?

    成渡這時候卻笑了起來︰“哈哈哈哈,楚遲硯,我輪得到你來決定我的死活?”

    楚遲硯恢復一向的張狂︰“當然輪得到。”

    “給我用力打。”

    成渡被打的血肉模糊,沈眠知道,他不是楚遲硯的對手。

    成渡也是條漢子,沒吭聲,他看著沈眠︰“沈眠,我只想問你一句話。”

    沈眠︰“??”

    沒愛過。

    “你究竟為什麼討厭我?”

    成渡真是個死腦筋。

    不過沈眠已然不準備告訴他。

    “我說了,討厭你不需要理由,不然你覺得,你做的那些事情,我會喜歡你嗎?”

    “我那都是事出有因!”

    沈眠︰“跟我有什麼關系,我只關心你做沒做,不管是什麼理由。”

    成渡眼里的光慢慢暗下去,他笑道︰“說的也是。”

    “不過我也說了,我要是死了,一定會拉著楚遲硯的種當墊背的——”

    說著,他突然間從地上一躍而起,沈眠沒來得及反應,應該說,誰也沒意料到他還能有這樣的力氣,眼看劍在眼前,沈眠突然被人往後拉,楚遲硯伸手一擋,然後一腳將成渡踢開!

    成渡吐出一口老血,楚遲硯一劍插在他

    胸口,笑了笑︰“死吧。”

    他慢慢斷氣了。

    沈眠呆呆看著,眼上突然蒙過一只手,楚遲硯︰“別看了,有沒有覺得惡心?”

    沈眠推開他,楚遲硯還是老樣子,一靠近就會讓他覺得討厭。

    “最惡心的就是你了,我是不會跟你回去的,你死了這條心吧。”

    楚遲硯不惱︰“你想在這里玩兒多久,我可以陪你。”

    沈眠︰“不勞您大駕,我不想看到你。”

    楚遲硯頓了頓︰“陛下,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原諒我?”

    沈眠不想跟他探討這個不怎麼可能的問題,狗逼的性格不會改變,他們之間總有一道鴻溝。

    “不可能,我問你,我朋友呢?你把他帶到哪兒去了?”

    “什麼朋友?”

    沈眠︰“就是被你抓起來的朋友,他叫初九,不然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那里的?”

    楚遲硯沒說話。

    沈眠不耐煩了︰“你說啊!”

    不知想到了什麼︰“你是不是把他殺了?!”

    “乖,你別激動。”楚遲硯從來沒有哪一刻能像現在這樣希望自己不過是一個死士,他因為貪戀小皇帝一時的依賴所以冒充了一個人。

    沈眠看不到初九,總覺得心慌慌的︰“那你說,你把他弄到哪里去了!”

    楚遲硯︰“沒有初九。”

    沈眠︰“什麼?”

    楚遲硯道︰“我說,沒有初九。”

    “是我。”

    “在山里找到你的,是我。”

    作者有話要說︰初九死了,但不是楚狗殺的。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66、沒有初九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66、沒有初九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