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執念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68、執念

    在路上磨磨蹭蹭, 終于回了宮。

    他們還是住在朝陽宮,那里離楚遲硯上朝的地方也近。

    謝思年早就回了,沈眠月份大了, 過不了兩個月就要生產,楚遲硯不敢放松警惕, 畢竟男子懷孕前所未見, 交給別人他又不放心, 雖然心里對謝思年隔閡頗大, 但也確實找不到適合的人選。

    “還行, 沒什麼大問題。”謝思年替沈眠看脈。

    沈眠有點累,楚遲硯讓他在床上休息會兒, 會有人做好吃的過來。

    沈眠沒什麼意見,現在他根本不會和楚遲硯爭論。

    不過楚遲硯還是不厭其煩地在床邊和沈眠說了會兒話。

    沈眠听得煩躁︰“我還能睡覺嗎?”

    楚遲硯︰“……好, 我出去了。”

    謝思年在一旁看著, 頗有興趣的挑了挑眉。

    出去後, 看楚遲硯臉色不佳, 他道︰“吵架了?”

    楚遲硯面色冰冷, 不是很想回答這個問題。

    “也是。”謝思年自說自話︰“你們就沒好過。”

    楚遲硯︰“如若你早一點告訴我沈眠有孕,現在也不會如此。”

    “話是這麼說,但如果你不灌他喝打胎藥,老婆孩子早就是你的了。”

    楚遲硯警告性地看著他︰“此事不要再提。”

    謝思年笑了一下, 早該讓這楚狗嘗嘗心里頭憋屈是什麼滋味了。

    “好吧, 那我就跟你說說正事。”

    “雖說沈眠的脈象看起來還算平穩,不過男子產子我也頭一次見, 不能保證一點危險都沒有,最好的,要我師父那個老東西在才行。”

    楚遲硯很早之前就想過這個問題了︰“我已經在派人找他了。”

    多半也找不到, 消失了十多年,是死是活都沒保證。

    -

    沈眠睡了一大覺,神清氣爽。

    “醒了?”趁剛醒還在犯懵,楚遲硯湊上去親了一下︰“餓沒餓?”

    沈眠後知後覺反應過來,他還是不喜歡這狗逼動不動就親他,嫌棄的擦了擦額頭,然後一言不發的坐在桌子邊。

    菜品十分豐盛,都是他喜歡的東西。

    楚遲硯幫他夾菜盛湯,好不殷勤,連吳州在一旁看著,都忍不住感嘆一句,有生之年。

    有生之年他還能看到陛下這麼伺候人,然後小皇帝還愛

    搭不理。

    活久見啊。

    沈眠確實只想吃東西,為了不影響胃口,他索性不去看楚遲硯。

    楚遲硯也不在意,該做什麼做什麼,然後道︰“老九要回來了,可能明天就能到。”

    沈眠手一頓︰“昭昭要回來了,那陸準呢?”

    以前他都不敢問陸準。

    但現在不同。

    楚遲硯神色未變︰“陸準也回來,這次攻打羌吾,有他的功勞,他確實是個人才。”

    沈眠沒應,他有些害怕被陸準知道他懷孕的事情,畢竟這事難以啟齒,他懷的還是楚遲硯的孩子。

    又怕陸準將他看做怪物。

    在他心里,純潔的小皇帝早不知死多少年了。

    楚遲硯意外的沒听到小皇帝說話,看了看他臉色,又道︰“你想不想見,我明天讓他來見你。”

    “讓誰?”

    楚遲硯︰“你想見誰,都可以。”

    沈眠淡淡的︰“你不會生氣嗎?然後找個由頭懲罰我。”

    “我不會。”楚遲硯嘆了口氣︰“答應你的事情,我真的會做,你信我一次。”

    沈眠才不會信他︰“我信不信你不重要,你做不做,跟我也沒關系,我不能管你,也管不了你,你可以隨心所欲,不用在意我。”

    他還是這麼冷淡,說出的話就像氣話,不管楚遲硯做什麼,好像都不能引起他內心的一點漣漪一樣。

    楚遲硯知道在沈眠心里那個坎兒一時半會兒不會這麼容易就越過,但他有時間,可以等,他會讓小皇帝放下防備的。

    “陛下,我自然是在意你的。”

    -

    到第二天,沈眠果然見到了楚雲昭。

    算起來也有大半年沒見了。

    他並沒有曬黑,卻長高了、瘦了,但眼楮還是圓圓的透著一股純真的可愛︰“眠眠!”

    他一到朝陽宮就興奮,性子還跟以前一樣,看來艱苦的從軍生活並沒有讓他受什麼苦。

    陸準對他不錯。

    “我想死你了。”他動作雖大,但到了沈眠面前還是放輕下來︰“很想你很想你,我給你寫了好多封信啊,你都沒有回我。”

    沈眠笑了笑,招呼他坐下︰“對不起啊昭昭,我可能忘了。”

    也可能是在外面漂泊去了。

    “沒關系!”楚雲昭不是會記仇的人,不過來的時候四哥囑咐過

    他,說眠眠懷了身孕,讓他一定小心,他的視線好奇地盯著沈眠的肚子,那里已經隆起了很大的一個弧度︰“這里面……是寶寶嗎?”

    “嗯。”沈眠還擔心楚雲昭看了害怕,但看樣子還是挺能接受的︰“是的。”

    “那他就是我的小佷子了!”楚雲昭眼里散發出興奮︰“眠眠……好厲害的,我听她們說,懷孕的人是特別辛苦的。”

    沈眠有些不好意思︰“還……行吧。”

    他想了想,然後問道︰“這段日子在外面怎麼樣?你膽子真大,竟然敢偷偷溜出去。”

    楚雲昭的臉有些發紅︰“因為……因為師父走了,我怕見不到師父,還是想和師父待在一起。”

    他這樣姿態,沈眠已經完全確定了自己內心的猜想。

    楚雲昭動作幅度不小,不經意間,沈眠看到了他掛在頸間的護身符。

    那是陸準的。

    “那陸準呢?”

    “啊!”楚雲昭一下想起來︰“師父好像有事,本來是想和我一起來看你的,不過他說,太久沒見你了,他為你尋了一個禮物,而且會將禮物一並帶來。”

    沈眠突然間說不清是失落還是什麼的,但他知道,他和陸準是不可能的了。

    “好。”

    沈眠留了楚雲昭一起吃飯。

    中午的時候,楚遲硯也過來了。

    楚雲昭倒是挺開心的,畢竟是從小都疼他的兄長︰“四哥!”

    “嗯。”楚遲硯的態度就比較冷淡了︰“別吵。”

    楚雲昭癟癟嘴,心想他這四哥的臭脾氣還是沒變。

    不過下一秒他就被打臉了,只見他那冷冰冰的四哥臉上帶起了笑,走到沈眠身邊坐下,摸了摸眠眠的頭,道︰“今天怎麼樣?有沒有不舒服?兩個月後是你的生辰,想怎麼過?”

    楚雲昭︰“……”

    沈眠神色未動︰“不過,有什麼好過的。”

    楚雲昭︰“……”

    楚遲硯有些無奈,嘆了口氣道︰“我想讓你開心一點。”

    沈眠扒了一口飯︰“我很開心,如果你不來,我就更開心了。”

    楚雲昭︰“……”

    半年不見,眠眠已經翻身做主人了嗎?!

    楚遲硯臉色有些微妙,但到底沒說什麼,冷冷的看了楚雲昭一眼︰“坐下吃飯吧。”

    看他四哥這副模

    樣,楚雲昭竟然還有些幸災樂禍起來,以前四哥在宮里就是說一不二,臉色一黑讓人嚇得直發抖,但這回卻憋悶著不敢發火,太好笑了。

    他一笑,就笑出了聲。

    楚遲硯知道他在笑什麼,眉頭緊皺,不怎麼高興道︰“不想吃了?”

    楚雲昭“啊”了一聲,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見沈眠放下了碗。

    楚遲硯拉住他的手腕︰“怎麼了,不合胃口?”

    沈眠︰“合胃口,但我不想吃。”

    楚遲硯哄他︰“怎麼不想吃,多少吃一點。”

    沈眠︰“我們本來是想兩個人吃的,但是你來了。”

    這意思……

    楚遲硯一下就反應過來,對小皇帝的原因有些哭笑不得︰“你想趕我走?”

    “不。”沈眠把臉別過去︰“我沒資格趕你走,這是你的皇宮,我只是借住。”

    楚遲硯真是不知道該用什麼語言來形容沈眠了,他本著想陪陪小皇帝,但哪曾想,人家一點都不領情。

    還是不想走,就放軟語氣,想被可憐可憐︰“陛下,我處理了一上午的事,我也沒吃飯。”

    沈眠才不信這狗逼黑能把自己給餓著了,分明就是騙他的︰“那你吃,我不吃了。”

    楚遲硯看他的態度一點都不軟化,還是沒辦法︰“罷了,你不想我在這里,我就晚上再來看你。”

    說著,他真的走了。

    楚雲昭目睹這一切,對沈眠豎起了好幾個大拇指。

    “眠眠,你好厲害啊,四哥為什麼都不生氣啊?”

    沈眠不覺得自己厲害,這狗逼服軟也只是暫時的,他不在意,只是不想像以前活得那樣窩囊了。

    “先吃飯吧。”

    楚雲昭吃了飯玩兒了一會兒就走了。

    沈眠沒事,好在楚遲硯那狗逼沒來煩他,他正好樂得自在。

    到了晚上,正準備上床休息時狗逼來了。

    沈眠不想看到他,一看到他就會想起自己過的那種毫無尊嚴的日子︰“你來干什麼?”

    小皇帝洗的香噴噴,即便現在懷孕,也只是肚子大,四肢看起來依舊縴細,皮膚更加白嫩。

    “我來看看你睡了沒。”

    沈眠︰“馬上睡了,你走吧。”

    楚遲硯坐在床邊,抓起了沈眠的小腿肚子,沈眠警惕起來︰“你干什麼?”

    “腫

    了。”楚遲硯淡淡道︰“沒感覺?我幫你揉揉。”

    沈眠想把腳收回來︰“我不用你!”

    楚遲硯︰“乖,听話,我不鬧你,給你消消腫,對你有好處。”

    沈眠覺得說再多都是徒勞,要伺候就伺候吧,哼,他懶得管了,索性往床上一躺,不再理會。

    楚遲硯勾起嘴角,然後慢慢的給沈眠揉著發腫的小腿。

    好一會兒後,沈眠確實也覺得舒服,但他不說。

    “別生氣了。”楚遲硯突然躺下來抱著他,汲取沈眠身上的奶香味︰“今天你在老九面前下我面子,我也什麼都沒說不是,陛下,我能為你做更多,你就原諒我,嗯?”

    沈眠很想往里蹭,但他現在身體實在是太笨重了︰“你覺得我下你面子,你也可以治我的罪,反正也不是沒干過。”

    楚遲硯嘆了口氣︰“我哪里敢治你的罪,你能饒了我就不錯了。”

    沈眠不想搭理狗逼。

    楚遲硯的手環過他的肚子︰“以後不舒服要跟我說,不要自己憋著,我已經在讓人準備了,封你做皇後怎麼樣,不過你現在不方便,典禮就免了……”

    他說著說著聲音就小了下去,因為沈眠已經睡著了。

    -

    沈眠終于見到了陸準。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

    “陛下。”

    他們也沒多久沒見,但感覺就像過了很久似的。

    陸準沒怎麼變,他還是那個意氣風發的將軍,他的眼神也沒有很驚訝到不能接受,想必早就知道了。

    沈眠不知道為什麼想哭,又想徒勞的擋住自己的肚子不讓陸準看,但那是擋不住的,不知道為什麼,眼淚就這麼流了出來。

    陸準沒想到沈眠一看到他就哭,跪了下來,還有著急︰“陛下怎麼了?我早就知道了,這個不奇怪,不用怕。”

    沈眠搖頭︰“對不起……”

    “陛下不用和我說對不起。”陸準笑道︰“每個人都要為自己活,不管陛下選擇的是什麼,但大越已亡,陛下是沒有錯的,陛下做什麼都不會有錯。”

    沈眠知道他說的是孩子的事兒︰“你真的這麼覺得嗎?”

    陸準幫他擦擦眼淚︰“嗯,不管發生什麼,陛下永遠是臣的陛下,這個事情是不會變的。”

    沈眠知道陸準對小皇帝的

    心思,他看書的時候都有所察覺,更不用說自己還親身經歷了。

    他不能欺騙陸準了。

    “陸準。”沈眠定了定神︰“雖然知道這個事情很神奇,但我要告訴你,不管你相不相信。”

    陸準︰“陛下請說。”

    真到了說的時候,沈眠還是有些緊張︰“我不是你心里的那個小皇帝,也不是從小听你講故事的沈眠,我是另一個人,你知道嗎?”

    他以為陸準會驚訝,會憤怒,問他為什麼騙了他這麼久。

    但陸準沒有。

    不過陸準確實是頓了一下︰“陛下在說什麼?”

    沈眠︰“我說我不是你的陛下,我是另外一個人,雖然我也叫沈眠,但我不是小皇帝。”

    陸準的神情有些不解,問道︰“陛下是這麼覺得的?”

    “嗯嗯。”

    陸準沉默了一會兒,道︰“一個人即便相貌沒變,變了靈魂,他的生活習性和小習慣也會跟著改變,但你沒變。”

    沈眠︰“???”

    陸準搖搖頭,以為這是小皇帝想出的安慰自己的說法︰“陛下不用多說什麼,在這亂世,只要陛下過得開心,我就別無所求。”

    沈眠也想過陸準不會相信,算了。

    不過他還是有一個疑問︰“為什麼你那次會帶我逃跑啊?”

    畢竟在書里面陸準可是沒那麼做的。

    陸準道︰“因為當我看到陛下的時候,能從你的眼神里看出求生的欲。望,陛下的願望,我就會滿足。”

    “從你出生起,我就守著你,陸家滿門忠烈,效忠朝廷效忠帝王,我的使命,是守護你,不過現在陛下已經不需要了。”

    從楚遲硯都能答應讓他一個人來見沈眠,他就知道,小皇帝不用他守著了。

    沈眠大抵是听懂了。

    約莫是書里的小皇帝在來了大周以後受到了太多摧殘,早早的就喪失了對生活的希望,變得木訥,就算陸準帶他出去,用處也不大。

    他根本就生存不下去。

    雖然沈眠也差不多,不過怪就怪在楚遲硯那老狗逼太執著了。

    他道︰“你不會怪我嗎?”

    陸準︰“陛下不會有錯,我又怎麼會怪你。”

    要怪,也只能怪沈眠生錯了時代。

    弱小卻又貌美。

    在這個亂世來說。

    真的算不上是好

    東西。

    沈眠心里悶悶的,陸準從懷里拿出了一個東西,是個長命鎖。

    他給了沈眠︰“這個鎖是我給陛下未出世孩子的禮物,我快走了,邊境需要有人鎮守,讓它來保佑孩子平安喜樂。”

    沈眠接過,陸準早該有自己的人生,他那麼有帶兵才能,就適合在戰場上殺敵立功。

    沈眠笑了︰“謝謝你。”

    -

    陸準出來的時候,外面守著的人是楚雲昭和楚遲硯。

    兩人都沒進去。

    “師父!”楚雲昭尤為激動,飛奔過去撲在陸準懷里。

    陸準將人接住︰“殿下。”

    楚雲昭︰“你和眠眠說完了嗎?”

    陸準看了看楚遲硯,皇帝的臉色並不算太好。

    但並沒有發怒。

    “嗯。”他對楚雲昭道︰“說完了。”

    楚遲硯心里可不舒服了,要不是為了哄沈眠開心,他是極不願意讓陸準單獨進去的。

    沒有原因,就是不想。

    他和陸準也無話可說,雖說兩人現在是君臣關系,但陸準從未對他跪拜,他也不稀罕。

    老九的心思全寫臉上了,對這個九弟,楚遲硯實在沒眼看,抬腿進去了。

    等楚遲硯走後,楚雲昭扒著陸準的手臂,一下子就萎了下來︰“師父是不是不開心啊?”

    陸準︰“何以見得?”

    楚雲昭眼楮里閃著淚花︰“我能感覺的,師父是喜歡眠眠的,眠眠那麼好看,我、我也喜歡他,師父喜歡他是很正常的。”

    他越說越想哭,也不懂原因,就是覺得師父喜歡眠眠讓他有點傷心。

    “但眠眠已經有四哥喜歡了,雖然四哥沒告訴過我,但我看得出來,可我、我還沒人喜歡……”

    眼淚突然就止不住,啪嗒啪嗒就落了。

    “別哭。”陸準和楚雲昭相處這麼久,總算是發現比沈眠還要愛哭的人了。

    他對沈眠也不能說是放不下,只不過守護沈眠是他的使命,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訴他這個使命不用做了,心里難免有些悵然。

    他喜歡小皇帝,但他們不適合。

    手臂被人蹭了蹭,楚雲昭擦了擦眼淚,有些可憐巴巴的︰“師父……”

    陸準摸了摸他的腦袋,笑了笑道︰“殿下別哭,沒人和你搶師父。”

    -

    楚遲硯一進去,就看到沈眠呆坐

    在椅子上。

    “怎麼不進去,外面風大。”

    楚遲硯將他抱進了屋子里,坐在床邊,親了親沈眠的臉,然後問︰“和陸準說了什麼,怎麼還哭了?”

    沈眠沒說話。

    楚遲硯︰“我都讓陸準來見你了,開心一點。”

    “都和他說什麼了,和我說說?”

    不知道是觸踫到了沈眠哪個神經,他一下就鬧起來︰“我們說什麼關你什麼事,你走開,我不要看到你你這個狗逼!”

    楚遲硯愣了一下,隨即制住小皇帝到處亂踢的腿︰“好,好,別激動,別急,我不說,我不問了。”

    沈眠還是在鬧,他就是心里頭不舒坦,沒來由的不舒服。

    “你別以為叫來陸準就能有什麼改變!”

    按理說現在陸準有了自己的生活,所有人,所有的一切都沒什麼好說的了,但他就是不舒服!

    現在楚遲硯不威脅要殺他了,也不會再刁難他,而他懷著孩子,也不能去哪兒。

    就算孩子生了,他也找不到地方去。

    找不到能依靠的人。

    楚遲硯以前對他那麼差,反倒自己現在能依靠的人也只有他。

    就算孩子生下來,他又要走,他能到哪兒去呢?他真的能舍得寶寶?走了以後一個人生活?

    但如果不走,就得和楚遲硯在一起了。

    沒有一點苦盡甘來的意思,就是覺得委屈。

    這一切委屈的源頭就是楚遲硯。

    他這麼慘,全是楚遲硯害的!

    “你把陸準叫來又怎麼樣,他跟你也沒有關系!”

    “我不開心,我就是不開心!”

    “你怎麼這麼討厭,你知不知道我以前有多害怕,我做了多久的噩夢,你道個歉就好了,我不接受就不行,你別以為你現在就是對我好了,憑什麼啊,我是不會原諒你的,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

    沈眠在鬧,又打又踢的,楚遲硯快要抱不住,他沒別的辦法,只有不停的哄︰“好、好,不原諒就不原諒,你別生氣,想怎麼樣都可以。”

    這一下就像打在了棉花上似的,沈眠更不服氣了,這幾天他一直不怎麼搭理楚遲硯,這狗逼還是一個勁兒地湊上來,即便現在都由著他,但他心里就是不爽,就像溫水煮青蛙似的,他眼眶通紅︰“你別以為這樣

    我就會原諒你,你給我造成的傷害完全就是不可逆的,你什麼都沒經歷過,你不知道你那爛技術弄得我多痛,不知道灌我喝藥的時候我有多絕望!”

    他在細數楚遲硯的罪行,楚遲硯無話可說,就怕沈眠情緒太過激動動了胎氣︰“陛下。”

    “是我不對,是我的錯,你乖,怎麼樣才能消氣,我做什麼都可以。”

    沈眠也不知道怎樣才能消氣,他能讓楚遲硯做什麼?

    “我怎麼知道,你自己犯的錯為什麼要我想?!”

    楚遲硯覺得有道理,現在小皇帝正在氣頭上,他必須要拿出一點表示。

    沈眠的情緒慢慢穩定,只是睫毛都潤濕了三三兩兩粘在一起怪可憐的。

    他不看楚遲硯,把臉別到一邊。

    楚遲硯雙手捧著,又將人的臉掰回來,逼著沈眠看他,他先是親了一口小皇帝的唇,然後帶了點漫不經心的笑意,道︰“那我讓你上一次好不好?”

    沈眠:“……”

    作者有話要說︰沈眠:禍害我的菊花就算了,竟然還想禍害我的吉吉!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68、執念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68、執念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