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和好(二)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70、和好(二)

    楚遲硯被踹下了床。

    其實是他自己想滾下去的, 沈眠只是微微動動腳,楚遲硯就懂了他的意思。

    “我也不知道今天會下雨,誰那麼神能把時間掐的這麼準呢?”

    “而且我發誓——”楚遲硯半跪在床前, 眼里露出狡黠的光芒,道︰“我只對你一個人石更。”

    沈眠︰“……”

    這話說的, 難道他還應該高興不成?

    “我都這樣了你還有心思想那種事?”沈眠對這狗比的欲, 望簡直嘆為觀止︰“又色又不要臉, 管你對誰石更, 反正我是不行的, 你以後也別想。”

    楚遲硯實在是太想要小皇帝了,從沈眠懷胎到現在, 他們也有八九個月沒做過了。

    “我只是想想,我哪敢對你做什麼?”他笑了笑, 又重新上床抱住小皇帝, 埋在沈眠頸間狠狠的嗅了一口︰“別生氣了, 嗯?”

    沈眠背對著他, 即便心里已經松動了但還是生氣的, 他感覺又入了這狗比的圈套了。

    “想也不行,想也有罪。”

    他想起以前在楚遲硯身下那要死要活的日子︰“誰讓你活兒爛,以前你爛還不讓我說,你自己沒感覺, 吃苦頭的可是我, 你知道你多爛嗎你這個爛人!”

    “你殘暴又不講道理,你以為你不正視, 你活兒就不爛了?你就是爛你就是爛,我偏要說,你要怎麼樣!”

    沈眠越說越覺得自己慘, 就因為在馬上那次,導致他到現在看到馬就有陰影,以前都很喜歡騎馬的,現在再也不敢想了。

    憑什麼讓這狗比爽翻天,痛苦都是自己的?

    一個男人被懷疑活兒,那真是不能忍了。

    特別楚遲硯。

    但他偏就得忍。

    好不容易有了點成功的苗頭,千萬不能再給作沒了。

    “是我錯了,陛下大人有大量,如果能原諒我,想怎麼樣都可以,我連命都能給你了,陛下就消消氣。”

    楚遲硯慢慢哄著,他知道小皇帝是個軟綿綿的性子︰“不過我的活兒真的已經不爛了,我看了很多書,學了很多姿勢,有經驗了,你要是想試,我也能找出一個適合孕夫的姿勢,怎麼樣?”

    嘶——

    雖然說沈眠是從現代穿越來的,但他也保守得很,從小到大連片兒

    都沒怎麼看過。

    楚遲硯竟然還給他說姿勢?

    哪有什麼姿勢,回想起自己以前的屈辱歷史,這狗比花樣倒是挺多,趴著抱著,還是站著……

    “你再說!”沈眠莫名其妙又開始臉紅,都不讓楚遲硯抱了,不知道是害臊還是生氣︰“誰想要試啊,就算試也不跟你試,你走開你個lsp,老男人,老狗比!”

    沈眠罵他句句不離老,楚遲硯雖然才到而立,但沈眠兩個月後才到十九。

    這樣子算起來,倒確實大了不少。

    “我真這麼老?”楚遲硯不相信,他雖然不怎麼注重相貌,卻也知道自己長什麼樣兒,不說世間少有,卻也是極其英俊的長相。

    但他發現小皇帝明顯更加好看,膚如凝脂,領如蝤蠐,生的唇紅齒白,眉眼動人,因為年紀小,又多了幾分蓬勃朝氣。

    十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自己死了沈眠也還年輕。

    他倒是想拘著人一輩子,但人一死哪里管得了那麼多?

    突如其來的就有點說不清道不明的煩躁。

    沈眠敏感的發現狗比情緒不對,難不成他對自己的年齡還這麼在意?

    他嘴上也不饒人,非常傲氣的︰“你本來就老,是不是又不準人說了?你想罵我啊,還是想打我?”

    楚遲硯笑了一下,過去摟著沈眠親了個實在的,溫柔又強勢,沈眠掙不開。

    他伸手擋了擋,楚遲硯吻了好一會兒才放開他,看著小皇帝氣喘吁吁,雙眸含水,揶揄道︰“放心,我還有力氣,如果陛下願意,磨到你求饒也是完全可以的。”

    沈眠︰“……”

    滾!

    因為楚遲硯的嘴賤和不要臉,最後他還是被趕出來了。

    吳洲一直在外面守著,看到有人出來還覺得驚訝︰“陛下?”

    難不成他的計劃出了什麼紕漏?

    小皇帝的心腸真的這麼硬?

    完了完了。

    楚遲硯知道沈眠害羞,但一出來他的臉色就變了,冷冷道︰“怎麼?”

    吳洲打了個冷噤,一看就知道陛下心情不好,道︰“此事是屬下的疏忽,屬下願意領罰!”

    楚遲硯不知道吳洲這木頭腦袋是怎麼想出那樣一個辦法的,竟然連臉色都看不出來。

    “起來吧,不用領罰。”楚遲硯︰“有賞。”

    吳洲︰“!!!”

    沈眠是睡不著了。

    狗比楚遲硯,鬧了一通自己就回去睡了。

    那他的覺怎麼辦?

    氣死了氣死了!

    不過在那滿腔的憤怒中,好像也能分出一丁點的期待來。

    就那麼一丁點。

    就當是給狗比一個機會了。

    哼。

    他抱著被子狠狠的揉了好幾下,然後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突然有些擔心,要是這崽子和他爹一樣狗怎麼辦?

    不會吧不會吧,怎麼說也有一點自己的基因的。

    -

    因為有了那天晚上的鼓勵,楚遲硯越戰越勇,他知道沈眠已經打算原諒他了,只是還差點火候。

    比如陪著沈眠吃飯,他可以親手喂,順便偷香一個。

    沈眠都不怎麼想理他了,感覺這狗比人設都有點崩了,像個智障一樣。

    智障暴君喜滋滋,反正在小皇帝這里受氣那就不叫受氣,他看過書,那叫疼老婆。

    “好吃嗎?”楚遲硯看沈眠吃的兩個腮幫鼓鼓的。

    沈眠︰“好不好吃你自己不會嘗啊?”

    楚遲硯︰“我覺得肯定沒有你好吃。”

    沈眠︰“……”

    他覺得楚遲硯真的是越來越惡心油膩了。

    要不是頂著那張臉,他早就……

    楚遲硯坐過去挨著沈眠,手輕輕覆上小皇帝的肚子︰“最近還動嗎?”

    沈眠一臉莫名其妙︰“他是活的,為什麼不會動?”

    楚遲硯笑了笑,眸色幽深,收起了幾分吊兒郎當,正色道︰“真想一直陪著你,不然等這孩子到十歲,就是最不好管的時候,你注意看著,別讓他跟著學壞了。”

    沈眠吃著吃著動作慢了下來,楚遲硯這話是什麼意思他听得懂。

    “再壞也沒有你壞。”

    楚遲硯嘆了口氣,語氣多的是寵溺︰“嘴真利啊,陛下。”

    —

    楚遲硯去上朝後,沈眠果斷叫了謝思年進宮來。

    謝思年火急火燎,趕到的時候看到小皇帝正坐在搖搖椅上悠閑的嗑瓜子,懸著的心總算放下,頗有幾分無奈︰“我說小眠眠啊,我的心髒可不是鐵打的。”

    沈眠︰“嗯?誰讓你這麼急啊,我是有急事,不過這點時間還是等得起的。”

    謝思年坐了下來︰“說說,听說楚遲硯為了哄你開心可是下足了功夫,怎麼

    著,還是不開心?還想跑?”

    沈眠搖頭,然後把瓜子推給他︰“你前面說,楚遲硯活不過四十,是不是真的?”

    謝思年︰“你不信我也要信我師父,當然是真的。”

    沈眠︰“那救他的辦法是什麼?”

    “你肯了?”謝思年酸溜溜︰“也是,狗比命真是不錯,夫妻哪兒有隔夜仇。”

    沈眠不跟他爭,謝思年說的話,有一半可以不用理。

    謝思年瞥了他一眼︰“把耳朵湊過來,我悄悄告訴你。”

    楚遲硯剛下朝,謝思年去朝陽宮找沈眠的事兒就傳到了他耳朵里。

    “說悄悄話?”楚遲硯的臉上立馬就布上了一層寒霜︰“靠的有多近?”

    沈眠還在思考謝思年說的方法的可行性,為什麼他也這麼篤定,自己就一定能成功?

    不過這正好也是檢驗那狗比的辦法。

    “陛下?”

    楚遲硯的聲音把沈眠拉了回來,他剛一抬頭,人就在眼前,楚遲硯將他抱到腿上,親了親,然後道︰“在發呆?想什麼?”

    沈眠還神游在外︰“關你什麼事啊。”

    小皇帝有些敷衍,楚遲硯就很在意,他纏著親了親沈眠的臉,道︰“你給我說說,我一大早上沒見你,怪想的。”

    沈眠隨便想了個什麼理由︰“我在想,陸準走了沒有。”

    楚遲硯笑了一下︰“三天後就啟程,老九也要跟著去。”

    “我瞧著陸準對老九的態度,希望不是老九一廂情願,不像我。”

    沈眠皺眉,這狗比騷話真的是張口就來。

    “陸準那麼溫柔,肯定會好好疼昭昭的。”

    楚遲硯︰“我也會好好疼你。”

    “哼,”沈眠拆穿他︰“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不就是來興師問罪的嗎,知道謝思年今天來了,想來問問我們說了什麼。”

    楚遲硯︰“……”小皇帝真是,懷了個孕越來越不好忽悠了。

    “陛下好聰明,陛下這麼乖,我怕謝思年把你搶走了。”

    “搶走?”沈眠才不信他︰“可你不能一直管著我,你只能活四十歲,那時候我才二十九,等你駕崩了,我……唔!”

    楚遲硯把沈眠的嘴堵住,沒讓他說完,懲罰性地輕輕啃咬,冷聲道︰“對啊,等我駕崩就管不了你了,所以等你把孩子生

    下來,我就天天干你,讓你每天除了躺在床上□□,什麼也做不了,我要給你留下終身難忘的印象,即便在我死後,你也再容不下任何人。”

    沈眠全身發麻,有一瞬間還覺得楚遲硯又回到了以前那個楚遲硯。

    冰冷的語氣,攝人的眼神。

    可下一刻,楚遲硯就勾了勾唇角︰“怕不怕?”

    沈眠紅了眼眶︰“你嚇我?”

    楚遲硯心里不舒服,他又壓抑著,不想果然又嚇到人了︰“我逗你玩兒的。”

    他趕緊親了親沈眠的眼瞼,怕下一刻那眸子里就流出淚來。

    “陛下別哭,我錯了。”

    沈眠也不是想哭,其實他也覺得這麼說不對,如果楚遲硯不想死,他又拿這個事情刺激他,難免是難過的。

    但他更難過︰“混蛋,我不要你晚上陪我吃飯了!”

    楚遲硯福至心靈,秒懂,拉起沈眠的手親了親︰“我知道了,晚上我陪你吃飯。”

    作者有話要說︰崽子:悖 莆藝夤返  恕br />
    崽子肯定是愛眠眠的,該和楚遲硯斗智斗勇!

    下一章真的就全好了!狗比肯定是不會shi的。

    大概16.7號完結正文,慶祝明天和好皆大歡喜,明天發紅包,記得來看!

    沈眠全身發麻,有一瞬間還覺得楚遲硯又回到了以前那個楚遲硯。

    冰冷的語氣,攝人的眼神。

    可下一刻,楚遲硯就勾了勾唇角︰“怕不怕?”

    沈眠紅了眼眶︰“你嚇我?”

    楚遲硯心里不舒服,他又壓抑著,不想果然又嚇到人了︰“我逗你玩兒的。”

    他趕緊親了親沈眠的眼瞼,怕下一刻那眸子里就流出淚來。

    “陛下別哭,我錯了。”

    沈眠也不是想哭,其實他也覺得這麼說不對,如果楚遲硯不想死,他又拿這個事情刺激他,難免是難過的。

    但他更難過︰“混蛋,我不要你晚上陪我吃飯了!”

    楚遲硯福至心靈,秒懂,拉起沈眠的手親了親︰“我知道了,晚上我陪你吃飯。”

    作者有話要說︰崽子:悖 莆藝夤返  恕br />
    崽子肯定是愛眠眠的,該和楚遲硯斗智斗勇!

    下一章真的就全好了!狗比肯定是不會shi的。

    大概16.7號完結正文,慶祝明天和好皆大歡喜,明天發紅包,記得來看!

    沈眠全身發麻,有一瞬間還覺得楚遲硯又回到了以前那個楚遲硯。

    冰冷的語氣,攝人的眼神。

    可下一刻,楚遲硯就勾了勾唇角︰“怕不怕?”

    沈眠紅了眼眶︰“你嚇我?”

    楚遲硯心里不舒服,他又壓抑著,不想果然又嚇到人了︰“我逗你玩兒的。”

    他趕緊親了親沈眠的眼瞼,怕下一刻那眸子里就流出淚來。

    “陛下別哭,我錯了。”

    沈眠也不是想哭,其實他也覺得這麼說不對,如果楚遲硯不想死,他又拿這個事情刺激他,難免是難過的。

    但他更難過︰“混蛋,我不要你晚上陪我吃飯了!”

    楚遲硯福至心靈,秒懂,拉起沈眠的手親了親︰“我知道了,晚上我陪你吃飯。”

    作者有話要說︰崽子:悖 莆藝夤返  恕br />
    崽子肯定是愛眠眠的,該和楚遲硯斗智斗勇!

    下一章真的就全好了!狗比肯定是不會shi的。

    大概16.7號完結正文,慶祝明天和好皆大歡喜,明天發紅包,記得來看!

    沈眠全身發麻,有一瞬間還覺得楚遲硯又回到了以前那個楚遲硯。

    冰冷的語氣,攝人的眼神。

    可下一刻,楚遲硯就勾了勾唇角︰“怕不怕?”

    沈眠紅了眼眶︰“你嚇我?”

    楚遲硯心里不舒服,他又壓抑著,不想果然又嚇到人了︰“我逗你玩兒的。”

    他趕緊親了親沈眠的眼瞼,怕下一刻那眸子里就流出淚來。

    “陛下別哭,我錯了。”

    沈眠也不是想哭,其實他也覺得這麼說不對,如果楚遲硯不想死,他又拿這個事情刺激他,難免是難過的。

    但他更難過︰“混蛋,我不要你晚上陪我吃飯了!”

    楚遲硯福至心靈,秒懂,拉起沈眠的手親了親︰“我知道了,晚上我陪你吃飯。”

    作者有話要說︰崽子:悖 莆藝夤返  恕br />
    崽子肯定是愛眠眠的,該和楚遲硯斗智斗勇!

    下一章真的就全好了!狗比肯定是不會shi的。

    大概16.7號完結正文,慶祝明天和好皆大歡喜,明天發紅包,記得來看!

    沈眠全身發麻,有一瞬間還覺得楚遲硯又回到了以前那個楚遲硯。

    冰冷的語氣,攝人的眼神。

    可下一刻,楚遲硯就勾了勾唇角︰“怕不怕?”

    沈眠紅了眼眶︰“你嚇我?”

    楚遲硯心里不舒服,他又壓抑著,不想果然又嚇到人了︰“我逗你玩兒的。”

    他趕緊親了親沈眠的眼瞼,怕下一刻那眸子里就流出淚來。

    “陛下別哭,我錯了。”

    沈眠也不是想哭,其實他也覺得這麼說不對,如果楚遲硯不想死,他又拿這個事情刺激他,難免是難過的。

    但他更難過︰“混蛋,我不要你晚上陪我吃飯了!”

    楚遲硯福至心靈,秒懂,拉起沈眠的手親了親︰“我知道了,晚上我陪你吃飯。”

    作者有話要說︰崽子:悖 莆藝夤返  恕br />
    崽子肯定是愛眠眠的,該和楚遲硯斗智斗勇!

    下一章真的就全好了!狗比肯定是不會shi的。

    大概16.7號完結正文,慶祝明天和好皆大歡喜,明天發紅包,記得來看!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70、和好(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70、和好(二)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