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71、醒了-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71、醒了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71、醒了

    沈眠讓楚遲硯陪他吃飯是有預謀的。

    當然狗比可能以為這是邁向成功的一大步, 所以想都沒想,巴巴的等著晚上到來。

    因為上午的事,沈眠還有點生氣。

    本來他就最討厭楚遲硯那麼凶和嚇人, 結果狗比伏低做小才幾天就露出原來那狗樣子了,還是一如既往的討厭。

    狠狠地咬了一口酸棗糕!

    唉,沈眠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善良了。

    都到這地步了還想著救楚遲硯的狗命。

    楚遲硯倒是不知道小皇帝是怎麼想的,不過他知道上午的事情沈眠有點不高興,就夾起尾巴做人了。

    目光溫柔繾眷, 好像對沈眠的憤怒恍然未知︰“陛下別生氣了, 我真是跟你開玩笑的。”

    他不說還好,一說沈眠就來氣︰“我就是大著肚子你也能硬起來, 你還騙我說是開玩笑?”

    楚遲硯︰“……”

    “那是一個意外。”

    沈眠︰“哼,你別想忽悠我。”

    他真是擔心, 要是崽子出生以後, 狗比沒了顧忌,還像以前那樣隨地發-情, 那他會不會……

    知道說不過,楚遲硯干脆就安靜的坐在邊上,吳洲手里抱著一摞書,他就選了其中一本來念。

    “故不知諸侯之謀者,不能豫交;不知山林、險阻、沮澤之形者,不能行軍;不用鄉導者, 不能得地利。”

    拿著書的手蒼白修長, 那上面沾著不知道多少人的血, 卻仍舊好看,就好像殘忍的事物往往也美得驚心動魄一樣。

    他的聲音低沉喑啞,緩緩讀來, 有種……催眠的感覺。

    沈眠不怎麼听的來文言文,而且他也沒仔細听︰“你在念什麼?”

    “兵法。”楚遲硯道︰“我在給我們的兒子念兵法,讓他早點熟悉這些東西。”

    沈眠︰“……”

    我說,你這胎教是不是有點晚了?

    “別做無用功了,他又听不到,而且,你一直說是兒子,那他要是不是,是不是就不要了?”

    楚遲硯︰“當然不是,你怎麼會這麼想?”

    他蹲在了沈眠的面前,手輕輕覆上那圓鼓鼓的肚子,道︰“陛下生的什麼我都喜歡,女兒也好,像你,會哭。”

    沈眠︰“……”

    “要不是你我會那麼愛哭

    ?!誰讓你這麼討厭了!”

    小皇帝的情緒來勢洶洶,楚遲硯連忙哄著︰“好了好了,是我的錯,陛下不愛哭,一點都不,是我討厭。”

    沈眠倔強了一下︰“這還差不多。”

    楚遲硯真是沒辦法了,又想笑又無奈。

    吳洲也忍俊不禁,這幾天簡直讓他換了個眼楮,沒想到陛下也能這麼憋屈。

    他一會兒想起陰沉的陛下,一會兒又想著憋屈的恨不得給小皇帝跪下來的陛下,無縫切換,莫名沙雕。

    忍著不敢笑出聲,但顫抖的肩膀卻出賣了他。

    楚遲硯夠沒面子了,這下還要被吳洲笑,心情一下就不美妙了,站起身,冷冰冰的︰“很好笑?”

    吳洲一下收住︰“陛下饒命!”

    沈眠︰出氣筒吳洲實錘!

    他估摸著時間,差不多該吃飯了。

    沈眠的胃口一直非常好。

    不過他就算狂吃也沒有很胖,只是臉上和身上長了些恰到好處的肉肉,抱著舒服,摸著更舒服。

    又上了一大桌子的菜,看得沈眠直流口水。

    楚遲硯不怎麼在意吃這一方面,不過和小皇帝待的久了,嘴也吃挑了。

    沈眠吃著東西,心卻靜不下來。

    他要給楚遲硯下藥了。

    要是中途被發現了咋辦?

    這狗比突然發起瘋來咋整?

    他心里雖然有點打退堂鼓,但又怕那狗比沒命,思來想去還是準備一試,要是被拆穿了,那他也是為了救人才這樣的。

    謝思年說過不能讓楚遲硯先知道,不然就沒效果了。

    “慢點吃。”楚遲硯戳了戳他的腮幫子︰“我又不和你搶,吃這麼快干什麼?就像做了什麼虧心事一樣。”

    “咳咳咳……!”

    沈眠咳得滿臉通紅,欲蓋彌彰︰“你、你嚇我干什麼?!”

    楚遲硯幫他拍背,笑道︰“陛下,你能不能講點道理?”

    沈眠覺得自己可講道理了,就在這時,有宮人又呈上了一壺酒來。

    楚遲硯一愣︰“這是什麼?”

    沈眠無所謂道︰“酒啊,我想喝。”

    聞言,楚遲硯慢吞吞的轉過頭看著他,一直盯著他看,眼神陰沉沉的,看得沈眠都忍不住抿了抿唇。

    “怎……”

    “你別鬧。”楚遲硯斂了笑意,聲音都沉了不少︰“都什麼時候了

    ,這東西不能喝。”

    且不說小皇帝喝醉是個什麼樣兒的,但就他現在懷了身孕,楚遲硯就不允許他這麼胡鬧。

    沈眠努力作︰“你管我,我就要。”

    楚遲硯奪了他的酒壺︰“乖一點,別的都可以,就這個不行。”

    沈眠也想去搶︰“別的我都不要,我就要這個。”

    楚遲硯不敢跟他硬踫硬,怕傷著他,小皇帝的性子想一出是一出,自己可以慣著,但也要看是什麼時候。

    “沈眠。”

    沈眠的動作一下就停了︰“你是不是又要凶我了?”

    “不是,”楚遲硯立馬認慫︰“但你真的不能喝,這樣,我幫你過過嘴癮,我替你喝,你看著行不行?”

    沈眠見自己的目的快達到了,為了不讓楚遲硯起疑,還表現得特別不情願。

    楚遲硯湊過去親了親他的臉頰,然後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

    味道並沒有什麼特別的。

    沈眠心里緊張︰“怎麼樣?有什麼感覺嗎?”

    “會有什麼感覺?”楚遲硯笑道︰“莫不是陛下在這酒里下了毒不成?”

    下毒倒還不至于,不過就是下了點其他東西。

    沈眠有些心虛了。

    不知道楚遲硯會不會有反應。

    暫時看起來倒沒什麼特別的。

    謝思年說過,只會有兩種可能。

    有反應和沒反應。

    看來是後者了。

    楚遲硯繼續喝著,沈眠也裝作無事發生一樣開始吃飯。

    突然,他的手腕就被一股大力給攥住了。

    力氣大的搞得他筷子都掉了。

    他去看楚遲硯,發現這人臉色不太對。

    沈眠知道這可能是謝思年給的藥起了效果,但謝思年也只是說過會有反應,並沒有說到底是什麼樣的反應。

    沈眠有些懵了,準確說來他是有點害怕︰“楚遲硯……”

    楚遲硯怔怔地盯著沈眠看,手上的勁兒卻突然小了,他一下將沈眠抱住,抱的很緊︰“弄疼你了?抱歉,是我的錯,是我的錯,陛下,不要離開我,你不要離開我……”

    這話听得沈眠莫名其妙,但他也不敢胡亂回答,楚遲硯狀態不正常。

    “你怎麼不說話?”楚遲硯捧著沈眠的臉,眼楮里滿是悲傷和沮喪︰“你還在生我的氣?原諒我,嗯?我真的知道錯了,你

    不能用這麼殘忍的方法來懲罰我……”

    沈眠有些懷疑那藥會不會把楚遲硯腦子給弄傻。

    “我……”他剛想說什麼,楚遲硯就放開了他。

    眼神極為陰冷,諷刺又覺得厭棄。

    和剛才卑微又絕望的樣子判若兩人。

    “是假的,”他就像冷靜下來了似的,像個精神病患者,語氣篤定,冷笑一聲,道︰“一切都是假的,沒有你了,你怕我,恨我,所以不肯原諒我,也不想見我。”

    “非得用這麼殘忍的方式報復我,你才解氣。”

    說完,他帶了點笑,然後轉身,朝著門口走去。

    沈眠都愣住了,楚遲硯那個樣子,就像天都塌了一樣。

    他上前幾步,想叫住他,只見楚遲硯身影一頓,猛的吐出一口鮮血,倒在了地上。

    “楚遲硯!”

    沈眠真是嚇壞了,連忙跑過去,他不能蹲,干脆就跪著,用袖子抹了一把楚遲硯的血。

    “你、你不要死啊嗚嗚……”

    楚遲硯還有些意識,看到沈眠哭了,想抬手幫他擦眼淚︰“你……”

    剛說一個字,他就暈了過去,沒了意識。

    沈眠呆住了︰“楚、楚遲硯……”

    他顫顫巍巍伸手去探狗比狗比的鼻息,還好,有氣。

    但沈眠還是全身發軟,他怕楚遲硯死。

    “來人啊——”

    沒一會兒,門被推開了,謝思年跑了進來。

    沈眠剛看到他,就忍不住哭罵道︰“你不是說了不會有生命危險的嗎!”

    謝思年在楚遲硯身上查看了一番,道,皺著眉道︰“別擔心,他應該沒事,你別哭,當心動胎氣。”

    沈眠開始懷疑謝思年的醫術了︰“什、什麼叫應該啊?你能不能靠譜一點。”

    謝思年︰“他這病我也是第一次治啊,我師父那老東西又不在,你看看誰像他一樣得這東西的,試試總有機會,但不試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嘖,別哭啊陛下,你放心,他暫時死不了。”

    沈眠手上沾著楚遲硯的血,雖然這狗比帶給他很多不好的記憶,但真要是被他給害死了……

    一點都不解氣好嗎?!

    謝思年哄了半天沒辦法,先讓人把楚遲硯抬到床上,吳洲都愣了一下,小皇帝和小侯爺這是在謀殺君王嗎?

    但他轉念一想

    陛下的態度,小侯爺應該不是個沒得輕重的,再者沈眠哭的那麼傷心,好像對這樣的結果也很意外。

    謝思年看他反應︰“你都不信我?”

    吳洲︰“屬下不敢。”

    謝思年都快氣死了︰“他死了我給他償命總行了吧。”

    —

    沈眠覺得自己做了一件錯事。

    本來他是好心,想救楚遲硯的命。

    但現在狗比雙眼緊閉,要不是胸膛還在起伏,真跟死了差不多。

    楚遲硯已經昏迷了三天三夜了。

    謝思年給他喂了很多藥,但都沒醒過來。

    沈眠一有時間就會守在楚遲硯的床頭,他做不了什麼,但親自守著的話,感覺可以讓自己的負罪感和愧疚感少一點。

    “唉。”

    又嘆了一口氣。

    不是說禍害遺千年?別說千年了,三十年他看都夠嗆。

    “少嘆氣,對寶寶不好,別等還沒生出來就養了一副深沉性子。”

    謝思年又端來了一碗藥,烏漆嘛黑的,隔老遠沈眠都聞到了一股苦味兒。

    “你的藥到底行不行啊,他都喝了這麼多還是沒有醒。”

    他接過,用勺子慢慢給楚遲硯灌進去。

    謝思年順便幫沈眠把脈,道︰“按道理早就該醒了,當初師父告訴我的就是這個方子,我現在也不知道哪里出了問題。”

    沈眠︰“……”庸醫害人。

    “你這是什麼眼神。”謝思年道︰“他死了不更好,又沒人威脅你,現在什麼都是你的。”

    “你胡說什麼?!”沈眠瞪他︰“我又沒有那麼想過。”

    謝思年笑了笑︰“知道為什麼別人這麼愛抓你嗎,你就是太心軟了。”

    沈眠也知道自己心軟,但他一直都是這麼個性子,要讓他像楚遲硯楚予聞那樣動不動就砍人殺人的是不可能的,養了快二十年,想改也改不過來了。

    “我就是菩薩心腸,不可以嗎?”

    “可以,活菩薩。”

    沈眠︰“……”

    謝思年走後,殿里就剩沈眠一個人了。

    沒事的時候,他就讓宮人們都出去了,留太多也不適合楚遲硯靜養。

    狗比最可怕的就是那雙眼楮,現在把眼楮一閉倒是沒那麼嚇人了,整張臉稜角分明,線條流暢,是十足十的的英俊長相。

    尊貴、冷血、神秘又多金

    。

    這樣的人,要不是那爹打娘罵的壞脾氣,是很吸引人的。

    沈眠想,崽子的顏值不管像誰,或者兩個都像,左右是不會差的。

    只要脾氣不像狗比就行了。

    想著想著他又沮喪,也不知道楚遲硯啥時候能醒,謝思年那麼沒把握,他真的很擔心這狗比醒不過來了。

    書里面沒有這一茬,他也不知道劇情是怎麼發展的。

    他握住的楚遲硯的大手,把那只手拿起來放到了自己的肚子上,小聲的威脅道︰“狗比,你要是再不醒的話,我、我可就讓他叫別人爹了。”

    下午的時候,楚雲昭來了一趟。

    他的腳步很輕,眼里流露出擔心︰“眠眠,我四哥怎麼樣了啊?”

    沈眠安慰他︰“還沒醒,應該快了。”

    楚雲昭紅著眼楮︰“思年哥哥真是壞得很。”

    他怪謝思年,卻沒有怪沈眠。

    “對不起。”從另一個方面來說,楚遲硯是楚雲昭的依靠。

    他給了這個不諳世事的九弟,充滿溫馨的生活,即便他本人並不溫柔。

    但他沒有阻止,楚雲昭未來會和陸準在一起。

    楚雲昭︰“眠眠不用說對不起的,我知道是四哥對不起你,”他其實也懂得很多︰“四哥喜歡你,他不會怪你的,我也不會,因為我也喜歡你,和我的……小佷子。”

    沈眠︰“我會等他醒的。”

    沈眠拉著楚雲昭坐下,給他吃了一些糕點,道︰“不是要走嗎?我記得這兩天正好是啟程的日子。”

    楚雲昭道︰“師父說四哥沒有醒,讓我再等等。”

    沈眠雖然笨,但在那一瞬間也明白了陸準的用心。

    皇帝昏迷不醒,朝廷最是動蕩。

    雖然諸侯不多,但也難保天高皇帝遠,一點異心都沒有。

    陸準有著大周四分之一的兵力,他在這里,至少能鎮得住一段時間。

    現在就等楚遲硯醒了。

    又過了三天。

    邊境不知為何發生了一些動、亂,戰火紛飛,陸準還是留不住了。

    沈眠不方便,就沒去送他。

    楚雲昭跟著陸準一起走,是謝思年去送的,順便還帶回了一封陸準給他的信。

    沈眠沒心思看,就收了起來。

    謝思年又想到了一個新法子。

    取了沈眠的一點血入藥。

    也不是一點點,至少取完以後沈眠頭暈眼花,胸悶惡心,全身無力。

    “取得有點多,不過只此一次,你好好休息,等我的好消息。”

    沈眠都不抱什麼希望了,但還是死馬當活馬醫。

    他睡了一覺,醒來還是沒好消息。

    謝思年看他情緒不佳︰“再等等。”

    沈眠沒應。

    謝思年繼續道︰“近幾日朝廷不□□穩,楚遲硯太久沒去上朝,一直稱病引了懷疑,那群老東西,楚遲硯在的時候裝作阿諛奉承謹小慎微,其實早就有了反心,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能被他說成大周要亡。”

    沈眠沒經歷或者這些,雖然在宮里,但他一直面對的只有楚遲硯,這些權謀的東西,都離他很遠。

    謝思年︰“不過也不用太過憂心,我已經讓我父王趕來了。”

    沈眠沒什麼興趣,他就關心楚遲硯什麼時候能醒。

    只要楚遲硯醒了,一切的事情就能迎刃而解。

    這天是午後。

    沈眠在搖搖椅上假寐,只听到一陣非常混亂的腳步聲朝他這里靠近。

    “是他!”

    一個老官帶著身後的一群士兵,義憤填膺地指著他,怒道︰“就是這個妖怪!他是前大越的余孽,謀殺陛下,想亡我大周,現在陛下昏迷不醒命懸一線,來人啊,給我把他抓起來听候處置!”

    “是!”

    沈眠懵逼的看著這一切,不知道這個嘰嘰喳喳的老頭子是誰?

    吳洲立在門口︰“甄士元,你想造反嗎?!”

    甄士元冷笑一聲,摸著胡子,道︰“吳洲,枉你跟隨陛下多年,竟然會袒護一個凶手,好啊,我看你們就是一伙兒的,今天就把你一並收拾了!”

    吳洲奮力迎戰,本來以為這些人再怎麼也不敢這樣堂而皇之的闖進來,誰知真的是狗急跳牆,想篡位想瘋了!

    不過雙拳難敵四手,吳洲再怎麼奮力阻撓,人一多,就有了破曉,留了空子讓人闖了進去。

    士兵上前想要捉住沈眠,沈眠有點害怕,他沒想到這群人真的這麼喪心病狂︰“大膽!我懷的可是龍種,傷了他你負得起責任嗎?!”

    士兵好像也猶豫了,甄士元又繼續道︰“別想拖延時間,你不是妖怪是什麼,哪兒有說過男子還能有孕的?!我告訴你

    ,就算今天將你就地正法也沒人敢說半句不是,小侯爺是不是在守著昏迷的陛下?他可是神醫,他都沒能救醒陛下,看來陛下是真的不行了。”

    他故意說這些話來刺激自己的將士,他本就看不慣楚遲硯,以前不過是沒機會,又害怕楚遲硯殺伐決斷的行事風格才一直忍著,暗中操練兵馬,等的就是這一天。

    果然,將士們一听,反正皇帝將死,江山易主,誰還管你懷的是不是龍種。

    沈眠看自己的話不起作用,是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陸準剛走就發生了這樣的事。

    寶寶馬上就要足月,現在都是活體了。

    他不能死。

    甄士元一臉奸詐,馬上他就能登上皇位。

    “放開我!”

    沈眠不敢怎麼掙扎,兩個人將他架住,把他往門外拖。

    吳洲見狀︰“公子!”

    “甄士元,你敢謀害皇嗣!”

    甄士元勝券在握笑了笑︰“是又怎樣?”

    話音未落,慘叫聲起。

    只見架住沈眠雙手的兩個士兵,手從肩膀處被飛過來的劍氣砍斷,鮮血到處都是,一時間,所有人都噤了聲。

    一聲輕笑劃過耳膜。

    那人的聲音像惡魔,像閻王。

    “哪里來的垃圾,也敢動我的人?”

    作者有話要說︰有修改。

    楚.影帝.老狐狸.狗比上線。

    他故意說這些話來刺激自己的將士,他本就看不慣楚遲硯,以前不過是沒機會,又害怕楚遲硯殺伐決斷的行事風格才一直忍著,暗中操練兵馬,等的就是這一天。

    果然,將士們一听,反正皇帝將死,江山易主,誰還管你懷的是不是龍種。

    沈眠看自己的話不起作用,是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陸準剛走就發生了這樣的事。

    寶寶馬上就要足月,現在都是活體了。

    他不能死。

    甄士元一臉奸詐,馬上他就能登上皇位。

    “放開我!”

    沈眠不敢怎麼掙扎,兩個人將他架住,把他往門外拖。

    吳洲見狀︰“公子!”

    “甄士元,你敢謀害皇嗣!”

    甄士元勝券在握笑了笑︰“是又怎樣?”

    話音未落,慘叫聲起。

    只見架住沈眠雙手的兩個士兵,手從肩膀處被飛過來的劍氣砍斷,鮮血到處都是,一時間,所有人都噤了聲。

    一聲輕笑劃過耳膜。

    那人的聲音像惡魔,像閻王。

    “哪里來的垃圾,也敢動我的人?”

    作者有話要說︰有修改。

    楚.影帝.老狐狸.狗比上線。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71、醒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71、醒了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