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裝傻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72、裝傻

    輕飄飄的一句話, 讓所有人都起了雞皮疙瘩。

    甄士元循聲望去,霎時嚇得臉色慘白,哆嗦著嘴唇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陛、陛下……”

    楚遲硯一襲黑金長袍, 腳步緩而輕,他嘴角帶笑,走到沈眠面前,替他擋住了血腥的場面,然後道︰“我听說, 你要謀害皇嗣?”

    甄士元似乎在想自己有多少勝算, 但身後是謝思年帶來的精兵,自己偷偷操練的和那個都不是一個檔次。

    俗話說得好,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甄士元立馬跪了下來︰“陛下, 這一切都是誤會!”

    沈眠驚嘆于這人變臉之快, 正想開口打臉,就听楚遲硯悠悠然道︰“哦, 怎麼誤會了,你說來听听。”

    甄士元額上冒出冷汗,道︰“陛下因故昏迷不醒,朝廷動蕩不安,臣為了皇嗣,大周未來的儲君, 便想著將小公子帶到更安全的地方保護起來, 絕無謀害皇嗣一說, 求陛下明鑒!”

    他說得聲淚俱下,哭戲可謂爐火純青。

    沈眠覺得這人演戲有些油膩,楚遲硯肯定是不信的。

    楚遲硯沒做什麼表示, 沈眠看他,他也看沈眠︰“你覺得呢?”

    沈眠還沒覺得有什麼不對,狗比醒了他很高興,便像告狀似的︰“肯定是假的啊,他演的真的好假,演技比我還差,你不會就相信了吧,你看——”沈眠把自己的手腕伸出來,那赫然就是兩道紅痕︰“他哪里是想保護我啊,分明是想殺了我,然後搶你的皇位!”

    楚遲硯盯著那白皙手腕上的紅痕,眸色微暗,道︰“也是。”

    他看著沈眠笑了笑︰“你說的,自然就是真的。”

    沈眠︰“???”

    “先把眼楮閉上,我沒讓你睜開,就先不要睜開。”

    沈眠︰“干嘛啊?”

    楚遲硯︰“你听我的。”

    看在狗比剛醒的份上,就听他的吧。

    他眼楮一閉,楚遲硯臉色立馬就變了。

    冷血陰沉。

    他朝著甄士元走去,甄士元想跑,又被抓了回來。

    謝思年︰“喂,再怎麼也是朝廷重臣啊,兩朝元老。”

    楚遲硯︰“沒有兩朝元老,只有我想殺和不想殺。”

    喲。

    瞧瞧,瞧瞧。

    剛把這狗

    東西救活,又開始裝逼了。

    算了,反正甄士元是他父王死對頭,早看不順眼了。

    甄士元覺得自己難逃一死,誰知道明明勝券在握的事會出紕漏,明明太醫院的人都跟他說了皇帝不會再醒過來。

    不過事到如今,他索性破罐子破摔︰“楚遲硯,你不能殺我!”

    楚遲硯倒是有耐心了不少︰“為何不能?”

    甄士元︰“我自先皇登基起便為大周效力,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忠心耿耿,蒼天可鑒!反倒是你,為了一個前大越的余孽拋下朝堂幾個月,听信讒言,殘害忠良,殺父弒兄,篡奪皇位,最該死的人是你!你以為你殺人滅口,你的罪行就不會被老百姓知道了嗎!”

    他這聲音大的,沈眠都听得一清二楚。

    全是楚遲硯的罪過。

    但他覺得,楚遲硯不是只有罪過的。

    雖然這狗比做人的時候少之又少,但作為一個皇帝而言,他除了心狠手辣之外,頒布的法令政策,都深得人心。

    楚遲硯無動于衷,他無所謂別人怎麼看他,也不會到處去歌頌自己的功德。

    但世人愚鈍,他總要讓人弄明白了再死。

    “先皇好,所以邊陲小國年年佔領大慶城池,多年戰爭不斷,先皇割地補償的時候,你怎麼沒出來贊揚他的偉大功德,怎麼沒說你去上場殺敵?先皇就不配當皇帝,楚懷逸更是個草包,沒有我,大越就能變成前大越?你能有閑錢招兵買馬?我讓你貪,可你不知足,就是不對了。”

    楚遲硯神色淡淡,甄士元一張老臉憋的通紅,一句反駁的話也說不出來。

    楚遲硯滿臉的厭惡,先轉過頭看沈眠有沒有睜開眼楮,確認之後,再揮掌從甄士元頭頂一拍而下。

    按住頭頂,直接擰斷了他的脖子。

    無聲無息。

    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

    低聲吩咐︰“拖下去,扔到亂葬崗,誅九族。”

    “是!”

    沈眠都沒听到什麼聲音,有點想睜開眼楮看看發生了什麼,但又怕看到一些血腥的畫面想吐,還是算了。

    過了一會兒,肩膀上突然靠下來一個沉甸甸的東西,灼熱的呼吸打在耳廓︰“終于結束了。”

    沈眠一睜眼,發現殿里的人一下子全都走完了,就剩他和楚遲

    硯兩個。

    楚遲硯靠在沈眠的肩膀上,笑了笑,眼楮里還有些溫柔,道︰“你是不是我的皇後?”

    沈眠︰“???”

    “別以為你剛醒我就不會罵你了,是不是有病啊,起來,壓的我胳膊酸。”

    楚遲硯︰“怎麼了?我記不清了,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沈眠︰“??!!!!”

    “你腦子還不清醒?別在這兒給我裝傻充愣的。”

    楚遲硯一臉懵懂︰“嗯?”

    沈眠︰“……”

    “操,真的假的?”他皺緊眉頭,覺得這狗比的話可能信不得︰“你要是敢騙我……”

    “真的。”楚遲硯站直身子,一臉真誠,道︰“你是我的皇後,我肯定不會騙你,我剛一醒過來,就听見有人叫我陛下,我想著我可能是個皇帝,你又說懷了皇嗣,那肯定就是我的孩子,所以你就是皇後了。”

    沈眠懵逼了,這會不會又是楚遲硯的陰謀詭計?

    “那你的意思,就是你什麼也不記得,誰也不認識了?”

    “嗯。”

    “吳洲你不認識,謝思年你也不認識?”

    “嗯。”

    “我你也不認識?”

    “……嗯。”

    “那沈眠你認識嗎?”

    楚遲硯︰“……”

    搖頭。

    沈眠︰“楚遲硯,你別給我裝!你以為你影帝啊!奧斯卡都要給你頒獎的。”

    謝思年說過楚遲硯可能會出現幻覺,可也沒說會失憶變傻子啊?

    “你是不是不喜歡我?”楚遲硯有些受傷的樣子︰“我也感覺我的風評好像不太好,脾氣很差,所以你不願意當我的皇後了,我失憶了,我什麼也不記得了,是我以前對你不好嗎?”

    沈眠︰“……”裝可憐?

    無動于衷,看這狗比要玩兒什麼花樣。

    楚遲硯奮力想,想著想著就抱著頭,痛苦道︰“為什麼我會失憶?我好像是生了一場大病,把腦子都給燒壞了。”

    沈眠還是沒動。

    楚遲硯看了一眼他,然後用手砸自己的頭,道︰“說不定這樣可以想起來,至少能想起皇後是誰。”

    沈眠本來都沒什麼反應,他上了太多次當,還是覺得要慎重些,可是楚遲硯一下砸得比一下重,他就有點急了。

    過去攔住他︰“你干什麼,真是腦子壞掉了?!”

    楚遲硯一把將他抱住,道︰“皇後別生氣。”

    楚遲硯還給他拍背︰“我就是想想起來,不然我什麼都不記得,看著身邊的人也總是不放心,感覺總有刁民想害朕。”

    “我感覺我是很喜歡你的,雖然我什麼都不記得,但我有直覺,更何況你不是懷了我的孩子嗎,你肯定是愛我才跟我有孩子的。”

    沈眠真想呵呵兩聲。

    楚遲硯又道︰“你是我的皇後,一定是向著我的,你在我身邊的話,我就不害怕。”他蹭了蹭沈眠的臉︰“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讓你生氣,你不原諒我所以也不願意承認?”

    沈眠︰“你當然做錯了事。”他看著楚遲硯,想從那雙眼楮里看出一點破綻來︰“既然你什麼都不記得,那剛才怎麼表現得那樣從容不迫?”

    楚遲硯瞎掰︰“面對造反的大臣肯定是那樣的,雖然我表面鎮定,實際內心很慌,而且那個老頭我也不認識,但我知道他不是好人,我是皇帝,他們肯定是怕我的。”

    楚遲硯一臉正氣,就差以死明志證明自己說的是實話了。

    沈眠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他。

    保險起見,還是得去問謝思年。

    謝思年把事情處理好,就來給沈眠把脈。

    沈眠沒什麼大礙,就是楚遲硯……

    這狗比?!

    “怎麼樣?”沈眠關心的問道︰“他真是失憶了?”

    謝思年手掌發麻,心里想著自己的九族,和他父王給他找的那一堆姑娘,道︰“這……可能是後遺癥?”

    “後遺癥?”

    “嗯。”謝思年︰“咳,畢竟那病少見,後果也未可知。他喝了你的血,被你傳染了一些傻氣也說不定。”

    “謝思年!”沈眠生氣了︰“我在跟你說正事!”

    “我也在跟你說正事,”謝思年看了楚遲硯一眼︰“他不就認你嘛,正好讓他都听你的,這人腦子有病,非要作死,我也攔不住啊。”

    “可我看他不像個傻的。”

    謝思年︰“傻子哪能讓人看出來他是傻子呢。”

    沈眠遲疑的看了看楚遲硯,這人正緊緊的抱著他的手臂,大有怕被遺棄的架勢。

    沈眠︰“……”

    —

    謝思年走後,楚遲硯就開始告狀︰“我看他不像好人,說不定我這次就是他

    準備毒殺我。”

    沈眠︰“……”

    “是我準備毒殺你。”

    楚遲硯愣了,隨即道︰“那肯定是我的錯,大錯特錯,都讓你忍無可忍了。”

    還在一旁的吳洲︰“??”陛下在鬧哪樣?著實有點辣眼楮。

    沈眠還是不相信楚遲硯失憶了︰“你當真一點東西都不記得了?”

    楚遲硯︰“嗯,真的。”

    沈眠存了一絲疑慮,他並不是完全相信,但也不準備再糾結,反正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狗比只要說了一個謊話,以後就會用千千萬萬個謊話不斷去圓,總有露餡的一天。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你永遠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楚遲硯非要裝傻,沈眠也沒辦法。

    只是不知道那晚上狗比究竟看到了什麼,竟然能氣得吐血。

    現在問肯定是問不出來的。

    楚遲硯眼巴巴的看著他,沈眠︰“你看什麼?”

    楚遲硯笑道︰“你真白,我以前是不是很喜歡親你?”

    沈眠︰“不,你一點都不喜歡親我。”

    楚遲硯好像不信︰“我覺得你在騙我,我肯定是喜歡的。”

    “如果真的不喜歡,那一定是我眼楮瞎了。”

    沈眠︰“……”

    楚遲硯︰“我現在是不是可以親?”

    “不行。”

    “為什麼?”楚遲硯摟過他︰“你是我的皇後,我肯定是可以的,而且你臉紅了,證明我是可以親的。”

    沈眠瞪他︰“你是不是想趁著變傻了所以耍無賴?!”

    “我沒有變傻,我只是失憶了。”

    沈眠就是不讓。

    沒一會兒,宮女端來湯藥,是楚遲硯的。

    沈眠︰“先把藥喝了吧。”

    楚遲硯︰“我不喝。”

    他一臉嚴肅︰“我覺得他們要害我,這碗里有毒,我不敢喝。”

    沈眠︰“……”

    “他們怎麼會害你,他們和你無冤無仇的……你是不是就是不想喝藥?!”

    楚遲硯安撫他,摸了摸他的肚子︰“皇後別生氣,小心身體。雖然它看起來又黑又苦,讓人沒有一點喝下去的欲,望,但我絕對不是不想喝。”

    沈眠以前怎麼沒覺得楚遲硯失憶以後會這麼婆媽的?

    楚遲硯︰“也不是不能喝,我喝了它,你讓我親親好不好?”

    要不是顧及著這狗比腦

    子是他弄壞的,沈眠早就不那麼慣著他了。

    “你先喝了再說。”

    聞言,楚遲硯立馬端起來,兩口就喝光了。

    速度快得令人聞風喪膽。

    然後他兩眼放光,盯著沈眠,就像一匹被餓壞的狼。

    沈眠往後退了退︰“你……嗚……”

    楚遲硯直接上前堵住他的嘴,避免壓著他的肚子,還用一只手幫他撐著腰。

    沈眠確實嘗到了一點苦的味道,和他平時喝的安胎藥不太一樣。

    楚遲硯的藥更難喝。

    楚遲硯時輕時重的吻,半晌才把人放開。

    吳洲早就頂了個大紅臉出去了。

    非禮勿視。

    沈眠臉也有點紅,楚遲硯笑道︰“皇後真是又軟又香,我到底是怎麼樣才得到的這樣一個寶貝。”

    沈眠莫名的有點委屈,這狗比都失憶了,也不記得他,卻還是記得佔他便宜。

    看他眼眶都發紅,好像隨時要哭,楚遲硯立馬反思了一下自己的行為和語氣有沒有不對的地方,哪里又讓小皇帝情緒敏感了,確認沒有後,才小心翼翼地問道︰“怎麼了?咬疼你了?”

    沈眠癟了癟嘴︰“我才不是你的皇後,你什麼都不記得了,都忘了我是誰卻還要親我,果然就是個老色胚。”

    楚遲硯︰“……”

    “你不是我的皇後,是我的祖宗。”

    他吻了吻沈眠的眼睫︰“也不是只想親你,雖然我忘了你,但我還是記得我愛你的。”

    “我的皇後,是天底下最好的。”

    作者有話要說︰楚遲硯:“論裝傻充愣的好處。”

    魚魚:“裝不過兩章。”

    “你先喝了再說。”

    聞言,楚遲硯立馬端起來,兩口就喝光了。

    速度快得令人聞風喪膽。

    然後他兩眼放光,盯著沈眠,就像一匹被餓壞的狼。

    沈眠往後退了退︰“你……嗚……”

    楚遲硯直接上前堵住他的嘴,避免壓著他的肚子,還用一只手幫他撐著腰。

    沈眠確實嘗到了一點苦的味道,和他平時喝的安胎藥不太一樣。

    楚遲硯的藥更難喝。

    楚遲硯時輕時重的吻,半晌才把人放開。

    吳洲早就頂了個大紅臉出去了。

    非禮勿視。

    沈眠臉也有點紅,楚遲硯笑道︰“皇後真是又軟又香,我到底是怎麼樣才得到的這樣一個寶貝。”

    沈眠莫名的有點委屈,這狗比都失憶了,也不記得他,卻還是記得佔他便宜。

    看他眼眶都發紅,好像隨時要哭,楚遲硯立馬反思了一下自己的行為和語氣有沒有不對的地方,哪里又讓小皇帝情緒敏感了,確認沒有後,才小心翼翼地問道︰“怎麼了?咬疼你了?”

    沈眠癟了癟嘴︰“我才不是你的皇後,你什麼都不記得了,都忘了我是誰卻還要親我,果然就是個老色胚。”

    楚遲硯︰“……”

    “你不是我的皇後,是我的祖宗。”

    他吻了吻沈眠的眼睫︰“也不是只想親你,雖然我忘了你,但我還是記得我愛你的。”

    “我的皇後,是天底下最好的。”

    作者有話要說︰楚遲硯:“論裝傻充愣的好處。”

    魚魚:“裝不過兩章。”

    “你先喝了再說。”

    聞言,楚遲硯立馬端起來,兩口就喝光了。

    速度快得令人聞風喪膽。

    然後他兩眼放光,盯著沈眠,就像一匹被餓壞的狼。

    沈眠往後退了退︰“你……嗚……”

    楚遲硯直接上前堵住他的嘴,避免壓著他的肚子,還用一只手幫他撐著腰。

    沈眠確實嘗到了一點苦的味道,和他平時喝的安胎藥不太一樣。

    楚遲硯的藥更難喝。

    楚遲硯時輕時重的吻,半晌才把人放開。

    吳洲早就頂了個大紅臉出去了。

    非禮勿視。

    沈眠臉也有點紅,楚遲硯笑道︰“皇後真是又軟又香,我到底是怎麼樣才得到的這樣一個寶貝。”

    沈眠莫名的有點委屈,這狗比都失憶了,也不記得他,卻還是記得佔他便宜。

    看他眼眶都發紅,好像隨時要哭,楚遲硯立馬反思了一下自己的行為和語氣有沒有不對的地方,哪里又讓小皇帝情緒敏感了,確認沒有後,才小心翼翼地問道︰“怎麼了?咬疼你了?”

    沈眠癟了癟嘴︰“我才不是你的皇後,你什麼都不記得了,都忘了我是誰卻還要親我,果然就是個老色胚。”

    楚遲硯︰“……”

    “你不是我的皇後,是我的祖宗。”

    他吻了吻沈眠的眼睫︰“也不是只想親你,雖然我忘了你,但我還是記得我愛你的。”

    “我的皇後,是天底下最好的。”

    作者有話要說︰楚遲硯:“論裝傻充愣的好處。”

    魚魚:“裝不過兩章。”

    “你先喝了再說。”

    聞言,楚遲硯立馬端起來,兩口就喝光了。

    速度快得令人聞風喪膽。

    然後他兩眼放光,盯著沈眠,就像一匹被餓壞的狼。

    沈眠往後退了退︰“你……嗚……”

    楚遲硯直接上前堵住他的嘴,避免壓著他的肚子,還用一只手幫他撐著腰。

    沈眠確實嘗到了一點苦的味道,和他平時喝的安胎藥不太一樣。

    楚遲硯的藥更難喝。

    楚遲硯時輕時重的吻,半晌才把人放開。

    吳洲早就頂了個大紅臉出去了。

    非禮勿視。

    沈眠臉也有點紅,楚遲硯笑道︰“皇後真是又軟又香,我到底是怎麼樣才得到的這樣一個寶貝。”

    沈眠莫名的有點委屈,這狗比都失憶了,也不記得他,卻還是記得佔他便宜。

    看他眼眶都發紅,好像隨時要哭,楚遲硯立馬反思了一下自己的行為和語氣有沒有不對的地方,哪里又讓小皇帝情緒敏感了,確認沒有後,才小心翼翼地問道︰“怎麼了?咬疼你了?”

    沈眠癟了癟嘴︰“我才不是你的皇後,你什麼都不記得了,都忘了我是誰卻還要親我,果然就是個老色胚。”

    楚遲硯︰“……”

    “你不是我的皇後,是我的祖宗。”

    他吻了吻沈眠的眼睫︰“也不是只想親你,雖然我忘了你,但我還是記得我愛你的。”

    “我的皇後,是天底下最好的。”

    作者有話要說︰楚遲硯:“論裝傻充愣的好處。”

    魚魚:“裝不過兩章。”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72、裝傻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72、裝傻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