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到了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75、到了

    自從和楚遲硯真正和好以後, 沈眠終于能安心的待在宮里了。

    現在唯一要緊事,就是安安心心的等著孩子降生。

    古代畢竟不像現代的科技那麼發達,預產期不能具體到哪一天, 只是謝思年幫忙看過,反正快了。

    說的是不出十天。

    這天沈眠閑著沒事, 楚遲硯待在書房處理大事,他不能去打擾, 但又覺得無聊, 所以便去池子邊喂魚。

    躺在搖搖椅上,身邊擺著十幾樣零食, 悠哉悠哉, 溫度又合適, 別提有多痛快了。

    搖了一會兒覺得有點乏了, 干脆就躺在上面睡了起來。

    剛準備夢周公,臉上像是有東西似的,癢癢的,怎麼打都打不掉,弄得人心煩意亂, 他醒了。

    一睜眼就是刺目的紅。

    是楚予聞。

    “啊……”沈眠一時間有些驚訝,自從他被成渡擄走,又被楚遲硯救回來,都好久沒看到楚予聞了。

    “你、你怎麼來了啊?”

    “我怎麼不能來?”楚予聞笑著,坐在沈眠空著的搖搖椅上,摸了摸他的肚子, 道︰“我來了看看我的兒子。”

    沈眠沒動。

    楚予聞又道︰“你是不是怪我沒去救你,不想見我?”

    沈眠有點怵他,雖然楚予聞是對他不錯, 但這個人的本性還是很狠心的,他搖搖頭︰“沒有,我沒怪你,這又不是你的錯,你對我也很好了,只是我現在這個樣子,想出去也不能出去。”

    楚予聞嘆了口氣︰“是啊,你出不來,但我想見你很久了,估摸著你近段時間該生了。”

    “那次你被那羌吾的誰擄走,我本來也派人去救來著,結果楚遲硯那狗比玩意兒非不讓,寧願跟我拼個魚死網破也不讓我去救你,真不知道他在較個什麼勁。”

    沈眠不知道還有這事兒,但他現在大概能推算出楚遲硯是怎麼想的。

    約莫是想來個舍身救人,搏一搏好感度,本來他就對楚予聞耿耿于懷,自然不能被搶了功勞。

    真幼稚。

    沈眠想笑。

    “和楚遲硯和好了?”楚予聞是什麼人,沈眠在他面前,所有的表情都無所遁形。

    笑意來不及收回,只能點頭︰“……嗯。”

    “呵。”楚予聞好像有點不高

    興,臉色都冷下來了︰“我就知道。”

    沈眠不知道他為什麼生氣,反正他是看不懂的。

    “真沒出息。”他又諷刺了一句。

    這下沈眠可就不開心了,楚予聞是對他有恩,但這樣說未免也太過分了。

    “你怎麼能這麼說我,我……”

    “你什麼?”楚予聞莫名煩躁,那張妖孽臉不笑的時候就特別有距離感︰“現在就答應了,你以後可別後悔。”

    沈眠︰“我才不會!”

    楚予聞︰“但願。”

    沈眠不想看到他,好端端的還被氣了一場。

    楚予聞也不知道自己跟一個小孩兒置什麼氣,他活了三十多年,什麼樣兒的人沒見過,沈眠除了一張皮相可以吸引他,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

    但就是還放不下。

    算了,反正都姓楚,楚遲硯連孩子都有了,這孩子大不了就一起養算了。

    手腕上突然傳來一股力,沈眠驚道︰“你干什麼?”

    楚予聞有些邪氣︰“放心,要干-你早就干了,我還用等到現在?”

    沈眠︰我是這個意思?

    只見楚予聞拿出了一個紅繩,紅繩上面套了一個金色的小玩意兒,他把它習在了沈眠的手腕上。

    沈眠︰“???”

    楚予聞沒什麼表情︰“這就當是送給孩子的拜師禮了,不讓叫父親,總要沾點兒邊,等他出生你給他戴上,過段時間,我可會來驗收的。”

    說完,趁沈眠還在那兒愣著,他施展了輕功,從牆上飛出去了。

    沈眠這才看了看手腕上的紅繩,那個金色的小玩意兒好像是個小金龍。

    正好是崽子的屬相。

    說不清是什麼感覺,但至少是別人的一片心意不是?

    —

    午覺被人打擾,沈眠只有去找楚遲硯了。

    御書房大門緊閉,吳洲也不在外面,楚遲硯的事情應該還沒處理完吧。

    沈眠這樣想著,還是不打擾他了。

    只是他剛一轉身,身後就有人喊道︰“公子。”

    是守在門口的那兩個守衛。

    “公子可是要去見陛下?”

    沈眠︰“本來是打算見的,如果他在忙,那就算了吧。”

    他可不是無理取鬧,國事還是非常重要的,楚遲硯要做一個明君。

    守衛道︰“屬下這就去稟告陛下,陛下吩咐,只要

    是公子來,不管里面在說什麼都要先行稟告。”

    沈眠倒是不知道還有這個規矩,不過既然楚遲硯都說了,他也確實想見,就答應了。

    “那好吧,你快去吧。”

    守衛就去沒一會兒就出來了,跟著出來的還有楚遲硯,他看到沈眠,眉頭都皺了起來︰“怎麼來這里了?我不是交代過你不要出來走動?”

    沈眠沒說話,任由楚遲硯將他抱起來。

    御書房里還有人不斷出來,都是一些大臣,沈眠覺得自己可能打擾到他們議事了,一時有些羞愧,把臉都埋進了楚遲硯的懷里。

    不管別人看不看得見他,反正他睡也看不見。

    別想說他禍國殃民。

    等人散盡,吳洲把門一關,書房里就剩下他們兩個了。

    沈眠這才把頭抬起來,問道︰“我是不是打擾你們說話了啊?”

    “沒有。”楚遲硯摸了摸他的頭︰“你來的時候我們就快說完了,只是你現在情況特殊,沒有急事不要走這麼遠的路,有事就讓宮人來叫我就行,不然我不放心。”

    沈眠有些不開心︰“那你以前還非要我來這里陪你呢。”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楚遲硯親了親他︰“現在你可不能出任何差池。”

    沈眠哼哼唧唧的很是受用,蕩著腿問道︰“那你們在商量什麼啊?”

    剛一說完他就想起了宮斗劇里演的,後宮不可議論朝政。

    皇上都是要生很大的氣的!

    不知道楚遲硯會生氣不。

    楚遲硯不生氣,甚至都沒什麼反應,好像覺得沈眠問不問都無關緊要,反正他又不用擔心被篡位。

    “在商量立後的事,我要立你為後,那些老東西不同意,”楚遲硯臉上戾氣頗重,甚至帶了些殺意︰“不同意又如何?我要做的事情還不需要他們還指手畫腳,不知死活的東西。”

    沈眠坐在他懷里,都能感覺道這話的殺傷力。

    所以以前他怕楚遲硯真不是膽子小,楚遲硯說要殺,他就真的要殺。

    那些老臣們不同意倒也情有可原,自己說一個亡國皇帝,又是個男子,要做大周的一國之母,是有些牽強。

    他不在乎皇後這個虛位,他只是不想讓楚遲硯有其他的妃子。

    “你不能這樣,你是想當一個

    暴君嗎?”沈眠跟他講道理︰“其實我不當皇後也行,我也不是很看中,反倒是現在自由自在的舒服,只要你不會立其它的女子為妃就好。”

    “而且大臣們給你意見,那也是希望你好啊,你每次都這麼殺殺殺,以後誰還會真心給你說啊,他們可能現在是怕你,但等到了以後,怒火慢慢戰勝恐懼,揭竿而起,造反了怎麼辦?你不能一直這麼強,你總會有弱下去的那一天。”

    沈眠感謝初高中歷史,給了他秦始皇這樣一個鮮明的例子。

    楚遲硯靜靜听他說完,他的暴戾確實是個問題。

    以前不是沒人說過,但那人現在可能骨頭都沒了。

    不過小皇帝這麼說他就一點都不生氣,他的陛下,是這麼的聰明和善解人意。

    沈眠看他沒反應,推了一下︰“你听到沒有啊,你不要覺得我笨啊,我說的是認真的,考慮一下?”

    楚遲硯抱著他笑了笑,笑聲低沉,震得他耳膜嗡嗡的。

    “我考慮,我好好考慮。”他親了一下沈眠的耳朵︰“陛下真好。”

    沈眠有些面熱︰“那當然啦,不過你記得,事情的解決有很多辦法,不是只有殺人這一條,你不能再這麼殘忍了,以後寶寶也會學壞的。”

    “嗯。”楚遲硯摸了摸自己的兒子︰“我答應你,不過名分還是要給你,封你為後這個事情,我意已決,其他的我都听你的。”

    楚遲硯都已經為他做出讓步了,沈眠也不好再說什麼。

    “好吧。”

    楚遲硯︰“你還有其他事想跟我說嗎?”

    沈眠想了想︰“暫時沒有了。”

    楚遲硯︰“我有。”

    “嗯?”沈眠︰“是什麼啊?”

    楚遲硯輕輕掐著他的下巴,帶了些不太真切的笑意︰“陛下身上,怎麼會有皇叔的味道?”

    沈眠︰“??!!”這人真是狗嗎?

    “我覺得你真的好像狗啊,鼻子為什麼這麼靈?”

    楚遲硯︰“你別給我岔開話題,說不說?”

    沈眠還來勁了︰“我不說你能拿我怎麼樣啊?”

    “你就仗著我現在不敢動你,”楚遲硯冷冷笑道︰“孩子總有生下來的一天,就算坐月子,月子也總有坐完的一天,你覺得我沒辦法?等把你養好了,我能干的你七

    天七夜都下不來床你信不信?”

    沈眠倒真是有點怕了,怕自己腰斷。

    慫了慫了。

    “就知道嚇唬我,”沈眠不服氣道︰“你遲早會腎衰竭而死的。”

    楚遲硯毫不在意︰“要是死在你身上也不是不可以。”

    沈眠︰“……”

    不要臉真是比不過。

    不過這件事情沒什麼好瞞的,他鬧了一會兒,還是一五一十的說了,還把手上的紅繩子給楚遲硯看。

    楚遲硯倒也不是小氣,不過他就是見不得有人惦記沈眠。

    “把它取了,等孩子生了再給他戴上去就是。”

    沈眠覺得這男人真是小氣,但也不想跟他對著干,還是乖乖取了。

    楚遲硯從懷里拿出一個玉佩,似曾相識。

    “這次別弄丟了。”

    “這個玉佩我沒有弄丟,它被楚予聞收走了。”

    “嗯。”楚遲硯不意外,這就是他在楚予聞房間里翻出來的︰“這是我母親給我的,開過光,讓我給我的夫人。”

    夫人……

    沈眠覺得這玉佩拿著沉甸甸的,一下子就有責任了,他一興奮,脫口而出︰“謝謝夫君。”

    楚遲硯︰“……”

    他都愣了一下,看了看沈眠紅紅的耳垂,有些無奈的笑道︰“乖。”

    —

    下午,謝思年和整個太醫院的人都來給沈眠把脈。

    沈眠隨便讓他們看,定方子,決定生產方案,他就坐在一邊嗑瓜子。

    突然,他的火眼晶晶就發現了一個人。

    那個人混在太醫帶的助手里,不打眼,卻和沈眠對視了一下。

    沈眠一下就發現了︰“神棍!”

    想當初這個神棍就給他算過命,不是皇帝就是皇後,要不了多久就會有弄璋之喜,結果沒過多久楚遲硯就找到了他,還狠狠地把他cao了好幾次,說不定孩子就是那時候有的,這簡直就是預言家啊。

    他這一聲可把所有人都給吸引了,謝思年問他︰“你在叫誰?”

    沈眠走到那神棍面前,一把將他揪出來︰“神算子,你再給我算算,我這次能不能成功把孩子生出來?”

    那位被稱作“神棍神算子”的同志,正奮盡全力遮擋住自己的臉,用眼神和面部肌肉示意沈眠待會兒再說,但沈眠一點都沒get到點︰“你眼楮怎麼啦?”

    謝思年

    微微皺眉︰“師父?”

    “嗯??”沈眠︰“他是你師父?他只是個算命的啊,啊對了,你算命怎麼算到宮里來了?”

    他這一說,有人就覺得不對了。

    謝思年上前掀開他的帽子,果不其然,他道︰“老東西,還以為你早死了。”

    老東西??

    這神棍看起來明明就比謝思年還要年輕啊,而且乍一看還挺好看的。

    “別看了,他就長這樣,小時候收我當徒弟也是這幅模樣。”

    “當神棍是他的主業,行醫才是他的副業。”

    “謝思年你怎麼說話呢,你也知道我是你師父,教你的尊師重道哪兒去了?”江浮佯裝生氣,又有點底氣不足︰“我這次一要告你狀,告給你父王听。”

    謝思年都不想搭理他︰“你也是來看沈眠的?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

    江浮忽略他的後半句︰“我與這位小公子有緣,巧在他竟然是楚遲硯的心上人,活久見啊,楚遲硯終于也有心上人了,上次我看你和那位小白臉就不像是一對,我就說我的眼光不會錯,看來可以給人算姻緣。”

    “江浮!”

    謝思年有點生氣了,他就是不喜歡他師父這麼不正經,把他都給帶壞了。

    操!

    江浮看了他一眼後也賭氣沒說話。

    這混賬玩意兒,什麼態度。

    沈眠听得雲里霧里,什麼姻緣?

    他和楚遲硯還有姻緣?

    算了,姻緣的事情先不管。

    “江師父,我的寶寶沒有什麼問題吧。”

    江浮道︰“放心吧,孩子沒問題,楚遲硯不會絕種的。”

    沈眠放了心,他還想再說什麼,就感覺到了來自一旁的謝思年的怒火。

    然後諸位太醫開始興奮激動起來。

    “請、請問是江湖人稱神醫聖手,藥仙在世的江浮江先生嗎?”

    江浮︰“?”

    “晚輩們有幸拜讀過江先生的醫書,沒想到有朝一日竟然能看到真人……屬實、屬實激動了些……”

    看著一群年紀是江浮兩倍的老太醫們一臉激動自稱晚輩,還弓著腰作著揖,沈眠是怎麼看怎麼不習慣。

    江浮︰“說笑了,其實我更喜歡別人叫我神棍界扛把子。”

    沈眠︰“……”

    謝思年︰“……”

    眾太醫︰“……”

    謝思

    年搖了搖頭,恨鐵不成鋼︰“真不知道這種人到底是怎麼成我師父的,也不知道是我的錯還是老天爺的錯。”

    沈眠︰“不,錯的不是你,是這個世界。”

    —

    楚遲硯也知道江浮回來了,他是謝思年的師父,對他也有過諸多幫助,他回來,沈眠生產的事兒也就安心很多。

    沈眠跟楚遲硯說了江浮給他算過命的事兒。

    楚遲硯笑了笑︰“他確實有這樣的本事,也不用奇怪。”

    時間距離謝思年估算的在五天之內。

    沈眠像是沒什麼察覺似的,這兩天口味特別開。

    但他不一樣,每天上朝都是撿最快的說,說完就趕回來陪著人。

    立後聖旨已經下了,沈眠看著也覺得挺開心的,還湊上前親了楚遲硯一口。

    然後繼續吃東西。

    楚遲硯︰“吃太多了不好,等會不舒服。”

    沈眠想著自己馬上要生了,生完還要坐月子,那得多久吃不了好吃得了,所以就當耳旁風,楚遲硯不讓他吃他就耍賴。

    楚遲硯拿他沒辦法。

    深夜。

    沈眠翻來覆去睡不著,肚子也有點隱隱的不舒服。

    他懷疑是不是有點餓了,于是再一次翻身,就把楚遲硯弄醒了。

    “怎麼了?睡不著?”

    沈眠︰“我餓了,我想吃東西。”

    “很晚了。”

    沈眠靠近他的懷里︰“可是我想吃嘛,我好餓啊,寶寶也要餓死了。”

    他每次都拿崽子當擋箭牌,楚遲硯也隨著他,起身讓御膳房去弄吃的。

    沒一會兒,一桌豐盛的夜宵就上了。

    沈眠摸著肚子,還是決定先吃飯。

    楚遲硯慢慢給他夾菜,然後又倒水慢慢喂。

    沈眠︰“那邊的酸棗糕你給我拿過來一下。”

    楚遲硯給他端過來︰“慢慢吃。”

    沈眠動作有些遲緩的拿了一個起來吃,剛咬了一口就收不住了。

    “嗚……”他用手用力扒著楚遲硯︰“楚、楚遲硯……”

    楚遲硯轉頭,沈眠眼淚啪的一下就下來了︰“我肚子好疼……好像……有水……”

    楚遲硯立馬將沈眠抱起,凳子上儼然就是一灘水。

    作者有話要說︰啊,終于到了。

    崽子的cp我都想好了,就差個名字。評論區的寶貝很有想法。

    沈眠︰“不,錯的不是你,是這個世界。”

    —

    楚遲硯也知道江浮回來了,他是謝思年的師父,對他也有過諸多幫助,他回來,沈眠生產的事兒也就安心很多。

    沈眠跟楚遲硯說了江浮給他算過命的事兒。

    楚遲硯笑了笑︰“他確實有這樣的本事,也不用奇怪。”

    時間距離謝思年估算的在五天之內。

    沈眠像是沒什麼察覺似的,這兩天口味特別開。

    但他不一樣,每天上朝都是撿最快的說,說完就趕回來陪著人。

    立後聖旨已經下了,沈眠看著也覺得挺開心的,還湊上前親了楚遲硯一口。

    然後繼續吃東西。

    楚遲硯︰“吃太多了不好,等會不舒服。”

    沈眠想著自己馬上要生了,生完還要坐月子,那得多久吃不了好吃得了,所以就當耳旁風,楚遲硯不讓他吃他就耍賴。

    楚遲硯拿他沒辦法。

    深夜。

    沈眠翻來覆去睡不著,肚子也有點隱隱的不舒服。

    他懷疑是不是有點餓了,于是再一次翻身,就把楚遲硯弄醒了。

    “怎麼了?睡不著?”

    沈眠︰“我餓了,我想吃東西。”

    “很晚了。”

    沈眠靠近他的懷里︰“可是我想吃嘛,我好餓啊,寶寶也要餓死了。”

    他每次都拿崽子當擋箭牌,楚遲硯也隨著他,起身讓御膳房去弄吃的。

    沒一會兒,一桌豐盛的夜宵就上了。

    沈眠摸著肚子,還是決定先吃飯。

    楚遲硯慢慢給他夾菜,然後又倒水慢慢喂。

    沈眠︰“那邊的酸棗糕你給我拿過來一下。”

    楚遲硯給他端過來︰“慢慢吃。”

    沈眠動作有些遲緩的拿了一個起來吃,剛咬了一口就收不住了。

    “嗚……”他用手用力扒著楚遲硯︰“楚、楚遲硯……”

    楚遲硯轉頭,沈眠眼淚啪的一下就下來了︰“我肚子好疼……好像……有水……”

    楚遲硯立馬將沈眠抱起,凳子上儼然就是一灘水。

    作者有話要說︰啊,終于到了。

    崽子的cp我都想好了,就差個名字。評論區的寶貝很有想法。

    沈眠︰“不,錯的不是你,是這個世界。”

    —

    楚遲硯也知道江浮回來了,他是謝思年的師父,對他也有過諸多幫助,他回來,沈眠生產的事兒也就安心很多。

    沈眠跟楚遲硯說了江浮給他算過命的事兒。

    楚遲硯笑了笑︰“他確實有這樣的本事,也不用奇怪。”

    時間距離謝思年估算的在五天之內。

    沈眠像是沒什麼察覺似的,這兩天口味特別開。

    但他不一樣,每天上朝都是撿最快的說,說完就趕回來陪著人。

    立後聖旨已經下了,沈眠看著也覺得挺開心的,還湊上前親了楚遲硯一口。

    然後繼續吃東西。

    楚遲硯︰“吃太多了不好,等會不舒服。”

    沈眠想著自己馬上要生了,生完還要坐月子,那得多久吃不了好吃得了,所以就當耳旁風,楚遲硯不讓他吃他就耍賴。

    楚遲硯拿他沒辦法。

    深夜。

    沈眠翻來覆去睡不著,肚子也有點隱隱的不舒服。

    他懷疑是不是有點餓了,于是再一次翻身,就把楚遲硯弄醒了。

    “怎麼了?睡不著?”

    沈眠︰“我餓了,我想吃東西。”

    “很晚了。”

    沈眠靠近他的懷里︰“可是我想吃嘛,我好餓啊,寶寶也要餓死了。”

    他每次都拿崽子當擋箭牌,楚遲硯也隨著他,起身讓御膳房去弄吃的。

    沒一會兒,一桌豐盛的夜宵就上了。

    沈眠摸著肚子,還是決定先吃飯。

    楚遲硯慢慢給他夾菜,然後又倒水慢慢喂。

    沈眠︰“那邊的酸棗糕你給我拿過來一下。”

    楚遲硯給他端過來︰“慢慢吃。”

    沈眠動作有些遲緩的拿了一個起來吃,剛咬了一口就收不住了。

    “嗚……”他用手用力扒著楚遲硯︰“楚、楚遲硯……”

    楚遲硯轉頭,沈眠眼淚啪的一下就下來了︰“我肚子好疼……好像……有水……”

    楚遲硯立馬將沈眠抱起,凳子上儼然就是一灘水。

    作者有話要說︰啊,終于到了。

    崽子的cp我都想好了,就差個名字。評論區的寶貝很有想法。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75、到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75、到了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