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好大只!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狐葫葫 本章︰第177章 好大只!

    這處花叢是平常甜舞妮生活的地方,邊上還有幾只甜竹竹,和甜舞妮一起生活。

    不同于甜舞妮的落落大方,甜竹竹比較怕生,當見到姜盛他們時,立刻躲到了甜舞妮身後。

    甜舞妮蹦蹦跳跳的來到姜盛他們身邊,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從甜舞妮身體中散發出來,鑽入姜盛他們的鼻子里。

    “momo”

    “嚏!”

    戴魯比打了一個噴嚏,對于這種濃烈的味道非常不習慣,向後退了幾步,拉開距離。

    “momo?”

    “你好甜舞妮,很高興認識你,那個是戴魯比,對氣味有點敏感,你不用在意它的。”

    姜盛試探著伸手摸了摸甜舞妮的殼蓋,甜舞妮並沒有做出什麼過激的行為,而是任由姜盛施為。

    有些鳥類寶可夢也是這麼啄它的殼蓋的,它都習慣了。

    “甜舞妮,花叢深處那個小紙箱是你的嗎?可以拿來給我們看看嗎?”

    甜舞妮順著姜盛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是昨天有人送過來的,說讓它看好那件東西。

    那麼無聊的事,誰會去做啊?

    “momo!”

    听見甜舞妮的呼喚,一只膽大的甜竹竹行動起來,在同類的幫助下,頂著小紙箱來到姜盛他們面前。

    “momo!”

    甜舞妮抱起小紙箱推到姜盛面前,示意姜盛他們可以把它帶走。

    如此順暢,讓姜盛感覺有些不可思議,還以為要打一架才能拿到里面的東西。

    而且他敢肯定,校方肯定也是打的這個主意,都是老套路了。

    “謝謝你,甜舞妮!”

    姜盛下意識的想要取出能量方塊,作為回禮贈送給甜舞妮,卻突然想到自己身後還有一只礙眼的小磁怪,及時停住了動作。

    只好改用手輕輕拍了拍甜舞妮的殼蓋,溫和的說道︰

    “下次來給你帶好吃的,這次身上什麼都沒帶,抱歉了!”

    等離開甜舞妮生活的地方後,姜盛才打量起手上的小紙箱。

    小紙箱巴掌大小,呈純黑色,模樣十分精致,沉甸甸的。

    都不用猜,里面裝的肯定是空白銘牌!

    撕開紙箱封口的膠帶,打開一看,里面果然是一堆排列整齊的空白銘牌。

    箱子沒裝滿,姜盛仔

    細數了一下,薄片一樣的空白銘牌,一共有20枚,姜盛把自己先前拿到的帶有號碼的銘牌也放了進去。

    從一開始講述的規則來看,計量單位應該是空白銘牌,而1枚號碼銘牌等于10枚空白銘牌,所以現在姜盛手里一共有120枚空白銘牌。

    不過有點可惜的是姜盛並不知道這些銘牌能做什麼,所以收集銘牌時並沒有非常大的積極性。

    一直默默窺屏的張驛也發現了這個問題。

    他這才忽然意識到姜盛是個“窮孩子”,沒有人會給他透露相關的規則。

    而他這個做導師的還犯了老毛病,居然把這個關鍵點忘了!

    張驛郁悶的拍了拍腦袋,又看了幾眼其他幾位自己心目中的“種子選手”。

    果然也有人因不知道規則,和姜盛一樣有“逛街”的趨勢。

    他連忙編輯了一條短信,給這些人發了過去,雖說先前的落水,讓很多人猝不及防,身上的帶著的手機多半廢了,但盡人事听天命吧。

    這也是學校陰險的地方之一,往年也有重重陷阱,讓參與游戲的新生們回首過往時都無比遺憾。

    姜盛是從空中飛到島上的,手機當然是完好無損的。

    手機提示音響起,他下意識的掏出手機,在看到“張驛老師”四個字時,又把手機塞了回去,繼續若無其事的在林間逛街。

    在此之後,姜盛極為好運的找到了一只落單的【加速】火稚雞,讓炎兔兒和它打了一場,感受了一下速度之戰。

    炎兔兒也需要不斷的奔跑繼續力量,讓火之能量流轉全身才能發揮出最大戰斗力。

    二者算是棋逢對手,好好的較量了一番。

    後來還踫到了一只朝北鼻,那恐怖的防御簡直令炎兔兒絕望,只是簡單交手幾個會合後,炎兔兒主動退走了。

    可以贏,但沒必要,有點費腳……

    之後,姜盛借著上廁所的借口,躲到了一棵樹後打開了手機。

    “盡可能多的獲得銘牌,開學後銘牌能置換成學分,校內一些訓練實施、特殊資源都需要學分兌換。

    最重要的是,學校有一個寶庫,新生學分達到一定程度,可以輕松獲得一次準入機會,允許用學分換取內部藏品。

    這是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許多老生都垂涎不

    已!

    只要你學分夠多,甚至能換到道館級、天王級修煉資源!”

    姜盛眼前一亮,他腦海中第一時間想起的就是天王級花岩怪的楔時、張驛老師說他曾用過的天王級黑魯加腳環……

    早這麼說嘛,這不就有動力了!

    “勇基拉,我們去找那些20級以上的寶可夢!”

    從甜舞妮的棲息地中找到空白銘牌的箱子,姜盛就隱約感覺空白銘牌應該都被放在了這些強大寶可夢的棲息地內。

    所幸,勇基拉先前提到過,這些20級以上的寶可夢,都是較為孤僻的,一般都是獨居,所以它們都有固定的棲息地。

    有勇基拉這個帶路黨的幫助,姜盛能輕易找到它們。

    這也算先前校方埋下的一個伏筆,內鬼並不只有姜盛這里有,索羅亞和那只凱羅斯應該也算內鬼。

    有人帶路是一方面,能不能打得過又是一方面,可不是所有寶可夢都像甜舞妮一樣,能將工作人員放在它們棲息地的東西拱手想讓。

    勇基拉帶著姜盛找到的是一只22級的貓鼬探長,它還帶著這三只小貓鼬少一起生活。

    貓鼬探長這種寶可夢對目標可是極為執著的,它們對小紙箱嚴防死守,目光永遠盯著紙箱上。

    沒辦法,一場戰斗在所難免!

    三只貓鼬少等級都在12級,姜盛示意勇基拉打暈一只,剩下的兩只留給了炎兔兒,而戴魯比則是和貓鼬探長周旋起來。

    結局自然不用多說,戴魯比的惡之波動讓貓鼬探長吃了大虧。

    而炎兔兒以一敵二也是應對自如。

    在戰斗時,姜盛能看出炎兔兒的面容威嚴了許多,它身上散發出凜然氣勢,在精神方面給貓鼬少施加壓力。

    雖然沒有【壓迫感】的神奇效果,但也能給以精神震懾,在精神層次上施加壓力。

    這樣能給對手一個錯覺感,讓對面認為自己仿佛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拳手,卻在和一位盛名已久的拳王打架。

    炎兔兒的下盤踢給貓鼬少們帶來了極大威脅,最後以嫻熟的踢技結束了戰斗。

    打開紙箱,又是20枚空白銘牌進賬,姜盛現在手上的銘牌已經累計到了140枚。

    縱使一直在找那些20級以上的寶可夢,姜盛他們的總體方向還是沒變,一直向著島嶼中心的峽谷前

    進。

    作為一個成熟的大人,姜盛要銘牌,也想要準神!

    島上零散分布著很多樹果樹,現在正值秋季,是樹果的集中成熟期。

    因為小磁怪的存在,姜盛只能和戴魯比他們一起吃些樹果對付一下。

    臨近傍晚,啃著樹果,姜盛統計起今天的收獲,從島上寶可夢那里獲得空白銘牌先不談。

    在離開沙灘後,姜盛陸續又遇見了六位新生。

    依然還是降維打擊,六戰全勝,金色火焰燃燒起來就象征著勝利的降臨。

    有太陽之種的戴魯比升級太快了,當其他富家子弟還在18、19級徘徊的時候,戴魯比已經沖到了22級,而且還在穩步前進,將它們之間的差距持續擴大。

    不得不說,和傳說級寶可夢貼邊的東西是真的強!

    迄今為止,姜盛手里的銘牌已經達到了280枚,更讓姜盛開心的是,炎兔兒升到13級。

    它已經逐漸接近一些新生第二只寶可夢的等級!

    全隊開掛,打起來再不是降維打擊,那還要這掛有什麼用?

    據勇基拉說,島嶼形狀呈狹長型,東北——西南向分布,姜盛他們登陸的位置就在最北部,要去島嶼中央需要跨越很長的距離。

    北方初秋的傍晚,可不是那麼好熬過去的,在沒有任何保暖措施的幫助下,很多學生應該會選擇在今晚退出游戲。

    短暫歇息後,姜盛決定趁著還能看見路,準備再前進一段距離。

    島並不大,他離島嶼中心的準神幼崽們已經不遠了!

    ……

    嘶…嘶!

    島嶼中心的地下空間中,刺耳的抽氣聲響起,某種氣息被它捕捉到了!

    一只龐然大物猛然睜開雙眼,刺目的金光照亮地下空間,驅散黑暗!

    大地震動起來,地面上的心鱗寶們下意識的望向源頭。

    正在和心鱗寶們交流的訓練家也是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

    夜幕降臨,天上的月亮宛如一條白線,無法給大地帶來足夠的光芒。

    如此情況下,繼續在林間行走是非常危險的,一不小心踩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可能會將腳腕崴掉。

    黑夜中的灌木叢,也是不可小覷的危險,姜盛可不如戴魯比它們皮糙肉厚,穿越灌木叢很容易被劃傷。

    “勇基拉,還有

    多遠?”

    “半個小時!”

    “用魔法閃耀,我們繼續前進,到心鱗寶的峽谷內再歇息!”

    粉紅色光芒從勇基拉掌心亮起,為己方照亮前面的崎嶇山路,一行人再次前行。

    不論心鱗寶和自己適不適合,不論能否得到心鱗寶的認可,姜盛都要去試一試。

    一只準神是隊伍中必不可少的關鍵一環!

    不自己努力的話,難不成還真要等著接手師父的暴飛龍和多龍巴魯托?

    如果讓師父知道自己的不孝想法,恐怕會一巴掌扇死自己,然後再找一個新徒弟。

    咚!咚!咚!

    唰!唰!唰!

    沉悶的腳步聲伴隨著奇怪的摩擦聲響起,大地在震動,有什麼重量型寶可夢在飛速接近!

    戴魯比上前把姜盛護在身後,勇基拉循著聲源打出魔法閃耀,照亮遠處的視野。

    粉紅色光芒照耀下來,金光亮起,一只龐然大物出現在姜盛他們的視野中。

    “為什麼如此之大!”

    姜盛不由自主的驚呼了一聲!

    “半個小時!”

    “用魔法閃耀,我們繼續前進,到心鱗寶的峽谷內再歇息!”

    粉紅色光芒從勇基拉掌心亮起,為己方照亮前面的崎嶇山路,一行人再次前行。

    不論心鱗寶和自己適不適合,不論能否得到心鱗寶的認可,姜盛都要去試一試。

    一只準神是隊伍中必不可少的關鍵一環!

    不自己努力的話,難不成還真要等著接手師父的暴飛龍和多龍巴魯托?

    如果讓師父知道自己的不孝想法,恐怕會一巴掌扇死自己,然後再找一個新徒弟。

    咚!咚!咚!

    唰!唰!唰!

    沉悶的腳步聲伴隨著奇怪的摩擦聲響起,大地在震動,有什麼重量型寶可夢在飛速接近!

    戴魯比上前把姜盛護在身後,勇基拉循著聲源打出魔法閃耀,照亮遠處的視野。

    粉紅色光芒照耀下來,金光亮起,一只龐然大物出現在姜盛他們的視野中。

    “為什麼如此之大!”

    姜盛不由自主的驚呼了一聲!

    “半個小時!”

    “用魔法閃耀,我們繼續前進,到心鱗寶的峽谷內再歇息!”

    粉紅色光芒從勇基拉掌心亮起,為己方照亮前面的崎嶇山路,一行人再次前行。

    不論心鱗寶和自己適不適合,不論能否得到心鱗寶的認可,姜盛都要去試一試。

    一只準神是隊伍中必不可少的關鍵一環!

    不自己努力的話,難不成還真要等著接手師父的暴飛龍和多龍巴魯托?

    如果讓師父知道自己的不孝想法,恐怕會一巴掌扇死自己,然後再找一個新徒弟。

    咚!咚!咚!

    唰!唰!唰!

    沉悶的腳步聲伴隨著奇怪的摩擦聲響起,大地在震動,有什麼重量型寶可夢在飛速接近!

    戴魯比上前把姜盛護在身後,勇基拉循著聲源打出魔法閃耀,照亮遠處的視野。

    粉紅色光芒照耀下來,金光亮起,一只龐然大物出現在姜盛他們的視野中。

    “為什麼如此之大!”

    姜盛不由自主的驚呼了一聲!

    “半個小時!”

    “用魔法閃耀,我們繼續前進,到心鱗寶的峽谷內再歇息!”

    粉紅色光芒從勇基拉掌心亮起,為己方照亮前面的崎嶇山路,一行人再次前行。

    不論心鱗寶和自己適不適合,不論能否得到心鱗寶的認可,姜盛都要去試一試。

    一只準神是隊伍中必不可少的關鍵一環!

    不自己努力的話,難不成還真要等著接手師父的暴飛龍和多龍巴魯托?

    如果讓師父知道自己的不孝想法,恐怕會一巴掌扇死自己,然後再找一個新徒弟。

    咚!咚!咚!

    唰!唰!唰!

    沉悶的腳步聲伴隨著奇怪的摩擦聲響起,大地在震動,有什麼重量型寶可夢在飛速接近!

    戴魯比上前把姜盛護在身後,勇基拉循著聲源打出魔法閃耀,照亮遠處的視野。

    粉紅色光芒照耀下來,金光亮起,一只龐然大物出現在姜盛他們的視野中。

    “為什麼如此之大!”

    姜盛不由自主的驚呼了一聲!

    “半個小時!”

    “用魔法閃耀,我們繼續前進,到心鱗寶的峽谷內再歇息!”

    粉紅色光芒從勇基拉掌心亮起,為己方照亮前面的崎嶇山路,一行人再次前行。

    不論心鱗寶和自己適不適合,不論能否得到心鱗寶的認可,姜盛都要去試一試。

    一只準神是隊伍中必不可少的關鍵一環!

    不自己努力的話,難不成還真要等著接手師父的暴飛龍和多龍巴魯托?

    如果讓師父知道自己的不孝想法,恐怕會一巴掌扇死自己,然後再找一個新徒弟。

    咚!咚!咚!

    唰!唰!唰!

    沉悶的腳步聲伴隨著奇怪的摩擦聲響起,大地在震動,有什麼重量型寶可夢在飛速接近!

    戴魯比上前把姜盛護在身後,勇基拉循著聲源打出魔法閃耀,照亮遠處的視野。

    粉紅色光芒照耀下來,金光亮起,一只龐然大物出現在姜盛他們的視野中。

    “為什麼如此之大!”

    姜盛不由自主的驚呼了一聲!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精靈盜墓者》,方便以後閱讀精靈盜墓者第177章 好大只!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精靈盜墓者第177章 好大只!並對精靈盜墓者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