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罰寫


類別︰ 作者︰岐山娘 本章︰第15章 罰寫

    轉眼之間,三天已經過了。

    這三天,段暄一直都沒有上直播間,關于外面九天玄黃上面的紛紛擾擾也懶得理,在他看來,那些人都有點煩。

    也許是因為上輩子是直播完挨得劈,段暄對于太多人的直播總是有些煩躁感,索性他還可以抑制一下,目前他還需要調理。

    等天空布滿繁星的時候。

    夜晚,暖風伴隨著百花門特有的花香吹過段暄的洞府,他斜倚在洞府門口,有一搭沒一搭地喝著美酒,目光放在遙遠的群山,腦海中卻在回憶自己上輩子的事情。

    也不知道他那個傻老爹看見他被劈死的時候會不會哭出來?

    段暄甚至還有心情嘲笑一下愛他的老爹。

    清澈的美酒慢慢入了喉嚨,滑潤的口感加上淡淡的花香,這是百花門著名的花釀,不容易醉,卻容易迷蒙起來。

    不遠處一道黑影朝這邊慢慢的走過來。

    段暄慢慢的張來手,因為沒有化作原型的緣故,他的手只是普通的人手,並沒有化作密密麻麻的鱗片的獸爪,人手中有一個漂亮的白色光球,光球中有一漂亮的小白虎鯨在光球當中游動。

    這個時候黑影已經到了段暄的面前,在慢慢的星光中恰好的露出自己本來的面目,一雙桃花眼一看就知道是誰。

    鯤。

    鯤手里抱著自己剛剛抄寫完成的書本來到這里,看見謝離歌手中的光球。

    “嘖嘖,這虎鯨長得可真好。。”鯤目光落在小白數十米的胖胖身軀嘖嘖稱奇,這條魚是自家小殿下自己去海溝捕捉的,剛捉回來的時候不足手掌大,短短三年時間就如同充了氣一般膨脹。

    “咻!”听明白這人說自己胖的小白十分生氣的噴了鯤一口水,變小縮回去了。

    段暄安撫摸了摸空間中的小白鯨,感受對方濕漉漉的小腦袋依賴的蹭蹭自己手背,這才皺眉看著小伙伴︰“你別總是欺負小白。”

    “它很可愛嘛。”鯤擺了擺手。

    段暄不想理他了。

    這人就是欠。

    他抬起腳往自己洞府里面走去,看見島口岩石旁邊守著的侍女們,他筆直地走了過去。

    那侍女看見了他趕忙從自己的地方彎下腰,恭敬地道︰“太子殿下。

    “小太子等等我啊。””被扔下的鯤趕緊跑了過來。

    侍女認出了他,低頭恭敬道︰“鯤大人。”

    鯤表面上雖然吊兒郎當的,實際上很有能力加上血統純正,在鯤族的地位不低,侍女們大多也都認識他。

    “辛苦了。”鯤站在段暄身後笑眯眯對著這位侍女道。

    “我進去了。”

    段暄淡淡地說完就準備往洞府去,鯤緊跟在他的身後然後搬著自己抄寫的東西一起進入到了洞府當中。

    一進去洞府,鯤先是將東西放在地上。

    段暄坐在上面的椅子上面,隨手拿起鯤抄寫的一本書,差不多有兩個指節的粗細,很厚。

    書面上寫了五個大字。

    《水族大典》

    水族大典在水族地心目中的地位類似于憲法在上輩子中國人的地位,同樣的法律之母,同樣的一切法律來自于憲法。

    水族大典規定了水族的方方面面,可以說,現在水族的一切在上面都有清晰的記載。

    鯤嘆息了一聲道︰“我查看了那麼多的水族法典,沒有想到,大典竟然是其中頁數最多的。”

    那次百花門大廳之後,鯤就知道段暄的意思,他直接回去找了本最厚的法典開始抄寫,找來找去,沒想到還是最後的水族大典。

    段暄簡單地翻了幾下,他發現鯤雖然平時時候一副吊兒郎當地樣子,認錯的時候態度還是很端正的,抄寫的本子上面可以清晰地看出來他都是用筆寫的。

    一共十本左右。

    十本水族大典已經差不多要到段暄的腰部。

    可以想到這幾天鯤恐怕一個安穩覺抖沒有睡過,怪不得剛剛他過來的時候渾身都散發喪喪的氣息,顯然是他睡眠不足的原因。

    鯤懶洋洋地打將個哈欠,他看見段暄目光滿意地看著自己抄寫地書,差不多就知道這次自己應該是過關了,這一想,他整個人都忍不住放松了。

    “真不容易。”

    “我跟九猊要了5支筆都寫壞了。”

    水族的力氣太大,普通的筆對于鯤來講太容易壞了,這三天來他不僅要保證自己抄寫的是最多的法典,還要一邊保證自己手中的筆不要被捏壞,他也不要睡覺。

    也幸好修者體力好,三天不睡沒有什麼大事情。

    鯤盤坐在旁邊的椅子上面。

    段暄則坐在他不遠處閉目養神,他剛剛已經看完了鯤的罰抄,便不再言談。

    反而是鯤發現了一絲不對勁。

    他家祖宗今天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這麼安靜,往常他要是犯錯了過來認錯,他家祖宗開口嘲笑他已經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現在口動都不動,都讓他有些不習慣。

    看其周圍溫度這麼低,鯤小心翼翼地問道︰“您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情?”

    鯤這個時候就有點後悔自己這幾天光顧著抄寫自己的法典,完全沒有將注意力放在旁邊地段暄身上,淪落到現在還要自己主動詢問。

    听到他的話,段暄沒有回答。

    整個洞府陷入一片沉默。

    段暄不是不想回答。而是沒有辦法回答。

    因為他發現他之所以煩躁不是因為他看人數太多的原因,而是他因為直播想起了上一輩子,他想他那個暴躁老爹,還有傲嬌老媽還有那個法國後爹。

    原本一切都讓他覺得無聊,現在在這個異世界一切都彌足珍貴。

    鯤問的話他沒有辦法回答。

    他總不能和這個家伙兒直接開口說,你們一直希望的水族太子爺根本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而是另一個世界被雷劈死的游魂,不知道怎麼會是鑽到那顆蛋里面睡了三百年。

    醒來的時候莫名其妙成為水族的太子爺。

    段暄有些煩躁地皺起了眉頭。

    鯤目光擔心地看著渾身罕見的彌漫著暴躁氣息的他。

    他從對方的身上看見了濃濃的抗拒,鯤不知道段暄在抗拒著什麼,也許是他,也許是百花門,也許是水族。

    這讓他更加擔心了。

    可是現在水皇已經閉關,八王雖然在水晶宮,但是鯤卻不敢直接通信給他們,現在他只能祈禱水皇趕緊閉關成功。

    否則他都要撐不下去了。

    段暄靠在椅背上面閉目養神,他慢慢思索著自己的癥狀,第一條,他是明白的。

    他想他爹了。

    不是這個世界的水皇爹,而是上輩子給他錢給他愛的面冷心熱爹作為對方唯一的兒子,他害怕後者承受不了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打擊。

    唯一值得慶幸的就是他臨死的前一周,因為害怕他爹找得老婆不靠譜,他以後也出什麼意外,替他爸弄了個基金,好歹對方晚年應該會生活得很好。

    這是讓段暄心安的點。

    剩下的就是煩躁了。

    說白了,他對于這個世界有些數不清的抗拒,即使知道自己對于水族的重要性,在意識到自己直播時候很多水族在打賞的時候,段暄都有些煩躁。

    他厭煩一切不動自覺找上來的麻煩。

    可是他又清楚的知道這是他的責任,本能在他腦海中告訴他,那些人是他的子民,他應該保護對方,後者敬畏于他。

    想了半天,段暄也沒有相處解決的辦法,理智告訴他,他在那個世界已經死了,死的尸骨無存,然後來到這個世界,他應該好好的生活。

    在接受水族的供奉同時他應該將自己都責任延續下去。

    包括守護水族,擔起水族的責任。

    “…………”段暄想了很久很久,久到他一直沒有出聲,沉默地靠在椅背之上,閉目想著事情。

    鯤在他對面看了很久很久。

    “鯤小魚。”段暄的聲音有些低沉而沙啞,陡然出現在洞府里面,嚇得鯤一跳,听見對方喊自己。

    鯤立馬應道︰“小太子,什麼事?”

    他作為太子黨的心腹,只要這位有什麼吩咐一定義不容辭。

    “假如有一件完全沒有經過你同意的麻煩,被強行壓制在你身上,你糊里糊涂的接受了對方的供奉,現在輪到你的選擇。”

    “你會選擇哪一個?”

    鯤听見這樣的比喻,心中不詳的預感越來越深,听見自家祖宗冷酷的聲音,他越發小心翼翼,腦海中認真思考著段暄到底想要說些什麼。

    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弄毀了。

    現在明眼人都看出來段暄的情緒並不好。

    鯤嘴角勾起熟悉的弧度,還是那個像是狐狸一樣的微笑。

    “太子爺心中不是有答案了嗎?”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仙二代的敗家日常》,方便以後閱讀仙二代的敗家日常第15章 罰寫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仙二代的敗家日常第15章 罰寫並對仙二代的敗家日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