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看取明鏡前(下)


類別︰ 作者︰擁風喚雲 本章︰第74章 看取明鏡前(下)

    天帝御景算得上是個似曾相識的人。

    她有著沉惜所知的御景所有的特點, 卻總令她在相處時悵然想道︰啊,果然不是御景。

    說“總”,是因為這個御景實在黏人。

    沉惜稍一不注意, 此人便會無聲無息地出現在她身邊。

    她也不做什麼, 就是用那雙眼楮注視著沉惜, 唇角上揚, 好像沉惜就是她的整個世界一般。

    譬如此刻,沉惜只是與同僚說了幾句話的功夫,御景就已經坐在她的案上,這不像話的天帝伸直了腿, 雙手舉過頭頂, 打了一個哈欠。

    她垂眸與沉惜對視時,眼中光芒閃動。

    笑了一下。

    一旁的同僚眨了眨眼,忽問︰“這……啊,是陛下本尊麼?”

    御景答︰“自然是我。”

    同僚執筆的手頓了頓, 話在喉中滾了滾終是沒能說出口。

    御景看她一臉難色, 笑道︰“不必行禮啦, 你們這的規矩我是知道的。只要你們別將我這門外漢趕出去就好。”

    “豈敢、豈敢。”同僚連忙道。她自以為隱蔽地看了看兩人, 又規矩地垂著眸繼續工作。

    耳朵卻豎了起來。

    沉惜看了眼御景, 發現她對此適應良好。

    御景反而對著沉惜催促道︰“仙子干看著我作甚?好好做事才行。”

    行吧。

    沉惜無言以對, 于是又抓起筆來。

    御景從上方看, 目光落在沉惜的發簪上。

    “這個發簪, 是我送的——”

    沉惜的筆一停, 她笑了笑。她將自己的慌亂藏得很好。平心而論,她對這個御景雖然好奇,但並沒什麼深入交流的意思。這個世界的自己似乎對御景的追求避如蛇蠍,她不能添麻煩才是。

    ——只是這發簪實在對她胃口。

    “啊, 不是。不是我的。”御景凝眸看了片刻,又改了口。

    沉惜若有所覺地抬頭。

    御景回以微笑。

    暴露了。

    “坐。”

    天帝御景行至瓊樹之下,也不拘束,一骨碌坐下了。

    “嗯?怎麼啦?”

    她的笑容毫無陰霾,似乎什麼也沒發生過一般。

    沉惜卻不肯接近,這是她最基本的警戒意識。

    “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她有些迷惘地問道,“我想——方才之事並非臨時起意吧?”

    御景卻問︰“仙子不坐下麼?”

    若是她的御景,此刻想必已大方躺下,只隨她愛怎樣就怎樣了。

    沉惜垂著眸打量御景。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沉惜問。

    御景像是听到了什麼好笑的話,“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我就是御景啊……怎麼,仙子不肯認了麼?”

    沉惜看著她嘴唇一張一合,疑心是她在騙自己。可眼前一切確實做不得假。她于是問︰“是你將我召來此處的麼?”

    “怎麼說?”御景頗富興味地問道。

    沉惜卻閉口不言了。

    御景卻拉住了她的手。沉惜下意識地想要抽回,她實在對御景沒有太多防備——那層警惕就似紙糊的一般,不堪一擊。

    且兩人實力並不能同日而語。御景真想拉她的手,她有什麼法子呢?

    最重要的是,御景正用她那雙寒星似的眼看著她。這平日里純然又清明的眼一旦泛起綿綿柔情,其威力確實不可小覷。沉惜從前就常被御景的誠懇模樣騙得七葷八素,如今換了個御景還是一樣的殼子,雖然沒有那般震撼,但也令沉惜無可避免地軟了心腸。

    御景愉悅地勾唇笑起來。

    “先前還未問過仙子平時愛吃什麼菜、愛穿什麼顏色的衣裳,如今倒是有了閑暇。”她全身上下都散發出一種動物求偶一般的信息。

    沉惜僵了僵︰這個御景是不是做了太久天帝憋壞了?

    她在夢里隨心所欲地活了太久,已不大克制情緒。她心里這樣想著,也就這樣問了出來︰“陛下……”

    她欲言又止。

    適時地尷尬,又適時地透出疏離。

    御景自然也有法子。她嘆了一口氣,松開沉惜後幽幽道︰“是了,想來不論是哪個世界的沉惜都不會對我另眼相待。也是——我這麼一把年紀,早就不該再有什麼別的心思。”

    她哀怨又失落︰“是我太專橫了。”

    這樣的計策只對傻瓜有用。

    沉惜不傻。

    但她眼前這個到底是御景。

    她組織了一下語言,道︰“並非是沉惜不願與陛下談天,只是我想……這些事都不該由我來告知。若是原本的沉惜回來,陛下再同她一一陳情,這豈不也是一件逸事?”

    御景道︰“你說的是。”

    “只是她相當怕我,只怕我是沒有這樣的機會了。”她幽幽道,“我本也不奢求什麼的,只想多看她幾眼,因此將她調到了身邊做侍女。可她是何等聰慧的女子?她那樣剛烈,直接問了我緣由。”

    沉惜有些想笑,顧忌著眼前人的面子,問道︰“而後呢?”

    “悖 以 疽言詮顧甲瘧 字 攏 筆比茨閱誑湛眨 晃仕 灰 胛以樸輟  br />
    “哈哈哈哈哈哈。”

    沉惜︰好家伙,這個天帝比御景還虎。

    御景看了一眼沉惜,有些郁悶地說道︰“我從前哪里管的上這些,我年輕的時候大家都是這樣問的。雲雨一番之後若是彼此契合,便可收拾一番同吃同住了……”

    沉惜笑容一滯,顯然她回想起了御景對結契一事漠不關心的態度。

    她一度為此暗自神傷許久,後來才逐漸想開。

    眼前這個御景活了這許久還記著上古的風俗,想來她家里的那個也是同樣。

    難搞。

    “沉惜她覺得自身受辱,明面上應下了,還……還同我約下時間。夜里卻獨自逃了。”御景說到此節,有些挫敗又覺得沉惜可愛,“我當時批完公文在沐浴,擦了身子準備叫她停下,誰知她就化了原型。”

    “接著,你便來了。”

    御景說著,又用熱切的目光看著沉惜。

    她道︰“我同她能否順利,全看仙子是否仗義相助了。”

    沉惜想說你這樣的水平連她家的御景一半都比不上,將小花仙嚇跑了是完全不冤的。

    罷了罷了。

    沉惜在御景身邊坐下,開始同她分析。

    “一般我這樣笑,”她演示了一下,“多半是在心里嫌棄你傻。”

    御景認真地看了看,不忘糾正︰“我這樣的叫作大智若愚噢。”

    沉惜又笑了笑。

    “這樣就是想揍你了。”

    御景詫異道︰“這……你的拳頭沒什麼威力,不如叫我自己打幾巴掌。”

    沉惜︰……沒救了,埋了吧。

    她又同御景絮絮說了許久。

    到最後她也失去了信心。

    誰規定在別的世界相愛的兩人在這個世界就一定也會是愛侶呢?

    沉惜自暴自棄地想︰若是此後這世界的自己再不東西,真的變成強取豪奪的劇情也未可知啊。

    這個御景對自身的實力更加自信,背負的責任也更多,甚至脾氣也沒有她的那個好。

    沉惜說著說著,就開始懷念她的御景來。

    眼前的天帝御景尚且不知道自己被嫌棄了。她雖然實踐不大拿得出手,卻在理論上常常能舉一反三。

    “若是沉惜這樣呢?”她擺了個鬼臉,“哈哈哈哈就是這個很丑的表情。”

    沉惜︰……

    忽然天邊傳來一聲轟鳴。

    原本祥和沉靜的天幕裂開了一道巨大的口子。從縫隙中探出一只不知名金屬制成的大手。

    御景笑道︰“看來我借用你的時間太長了。”

    沉惜也站起身來。

    “要怎樣做?”

    “仙子不必憂心,若是你的神魂無法離開的話,我絕不會像現在這般悠閑自得。”

    沉惜忽然想到一事,她拉住了御景的袖擺。

    御景有些受寵若驚地問︰“仙子莫非舍不得我了?”

    沉惜無視了她的問題,道︰“你……喜歡做天帝麼?”

    她原本在想兩個御景哪個更強的問題,可這個問題卻不可避免地牽扯到天帝之位的歸屬。

    御景笑容緩緩地消失了。

    那種孤僻的、疏離的感覺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

    “不喜歡噢。”她的聲音輕而柔,卻像是帶著某種惡意一般,“所以一定要找個人陪我才行。”

    御景的目光鎖在沉惜身上。

    從前也有這樣的事。御景放出氣勢來,裝作惡劣的模樣——就像是在撒嬌一般。

    沉惜眼楮眨也不眨,只道︰“她會陪著你的。”

    那壓抑的氛圍被一掃而空。

    “……那就借仙子吉言了。啊……我原來是這樣毫無耐心的人麼?”撒嬌的某人卻突然晃了晃身子,再抬首時卻笑起來。

    “沉惜。”她簡短而輕松地喚道,“過來。”

    “什麼?”沉惜眯起眼楮,看向那笑容燦爛的御景,她忽然意識到了問題,“你是——”

    “是你最喜歡的御景!”劍仙抱住了她。

    然後輕輕啄了啄她的唇。

    這沉眠了許久的兩人重逢,其形勢不亞于干柴烈火。好在沉惜理智尚存。她掐了一把御景的腰。

    御景撇了撇嘴。

    “沉惜你恰我作甚?莫非真的愛上這個世界的我了?”

    沉惜又氣又覺得好笑。

    她垂著眸溫柔道︰“你是不是忘了,如今這兩具身體,都是她們的。”

    御景︰……失策!

    她愣了愣。

    突然臉紅起來。

    天帝御景已在識海中抗議。

    御景充耳不聞。她眼珠子一轉,指著遠處的裂縫道︰“沉惜,我們走!”

    她把沉惜抱得十分牢靠。

    作者有話要說︰(前方高能,請天使們確認自己能接受這個結局再觀看噢)

    ↓

    ↓

    ↓

    ↓

    ↓

    ↓

    ↓

    ↓

    ↓

    ↓

    ↓

    ↓

    ↓

    沉惜看了眼那已塞了半個腦袋進來的金屬巨人。她不解地問道︰“這是?”

    “是萊綈星系的大科學家新制的機甲哦!”御景道,“它可棒啦,不僅能撕開天界的陣法,還自帶神魂剝離裝置,最重要的是——”

    她用手比劃出一個大大的圈︰“它!很!帥!”

    一個又一個陌生的名詞從御景的嘴里蹦出來。

    沉惜沉默了許久。

    很久之後她找回了自己的聲音,御景已帶著她來到了這巨人面前。

    “可是……我們神仙,為什麼會有雞……雞假呢?”

    “世事變幻,滄海桑田,即使是神仙也不能豁免。沉惜你睡這麼久,可不能把腦袋也睡僵了!”御景有些嚴肅地說道。

    “你說的有道理,可是……”

    “好了好了,快隨我來,我們的目標是——”

    ----------------------------------------

    好啦,番外也完結了!

    其實這個機甲結局我前面有鋪墊過,認真的!神秘側衰落了當然就要發展科技!那麼直接快進到星際時代也很正常!

    天使們不能接受的就當那個巨人是某種神兵叭,因為御景擔心打不過天帝的自己,所以使用的特別武器!嗯!叭哈哈哈哈哈哈

    感謝看到這里的你們噢,麼麼噠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霸道劍仙俏白蓮》,方便以後閱讀霸道劍仙俏白蓮第74章 看取明鏡前(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霸道劍仙俏白蓮第74章 看取明鏡前(下)並對霸道劍仙俏白蓮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