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 好運(求訂閱~)


類別︰言情小說 作者︰虛空吟唱者 本章︰第七百七十八章 好運(求訂閱~)

    “吉竹老師,剛才那是怎麼回事啊?”

    朝著救援的路上跑去,香磷有些忍不住的開口詢問道。

    其實不只是香磷忍不住了,牙和志乃也是同樣滿臉問號的看向了吉竹,因為剛才所發生的事情真的讓他們有些沒有回過神來。

    他們現在都迫切的想要搞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了,那兩個曉組織的人是瘋了嗎?

    還有隨後出現的那兩個暗部到底是誰?

    “剛才.....”吉竹沉默了片刻,隨後無奈的搖了搖頭︰“我也不太清楚,而且有些事情就算我知道,我也不能隨便說出來,不是嗎?”

    吉竹猶豫了好半天,最終他還是覺得自己有些話不要說的好,不過現在他的心情卻好了很多。

    即便剛才所發生的一切都顯得有些魔幻,但是他卻確認了很多事情,很多他曾經完全不敢確認,而之前也不敢想象的事情。

    就在之前,鬼鮫大哥和宇智波止水瘋狂纏斗的時候,他們兩人不知道怎麼回事忽然都彼此停手了,最後他們兩人似乎打成了和解並且一起朝著吉竹等人發起了進攻。

    面對這一幕吉竹只能咬著牙進行抵抗,他的對手是鬼鮫,而止水則沖到了三個小鬼身邊。

    吉竹很想從鬼鮫嘴里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但是很可惜鬼鮫一句話都沒有和他多說,而是用一種近乎于嚴苛的戰斗姿態在對待吉竹。

    “你的出手動作還是那麼慢,你是怎麼當上上忍的?”

    “進攻時猶豫不決,防守時動作不果斷,那麼多年下來你怎麼還退步了?當年你可沒有那麼蠢!”

    “你的術就是這樣放的?既沒有拿來當做進攻時的策應,又沒有在做防御時達到牽制的效果,你真不配做這個上忍!”

    “就你這樣還帶學生?我勸你還是趁早辭職不要誤人子弟,不要等到你的學生們團滅了你在被辭退,那就是真的廢物了!”

    鬼鮫的話沒有絲毫的情面,甚至他出手都沒有絲毫的猶豫,吉竹真的是被鬼鮫狠狠的從頭教訓到了尾。

    哪怕他在如何的反擊,似乎在鬼鮫的面前也沒有什麼好的效果。

    實際上吉竹並沒有那麼的不堪,他出現這樣的情況最大的問題還是他的心態受到了影響。

    不過隨著他不斷的鬼鮫擊倒,不斷的又再一次爬起來進行反擊,他仿佛找回了當年在木葉的訓練場中,自己和鬼鮫不斷訓練的回憶。

    這些回憶始終都在他的心間縈繞,始終都沒有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被淡忘。

    只不過這一刻變得更加的清晰,也變得更加的真實。

    因此吉竹開始不斷調整自己的心態,力求讓自己最好的一面,讓自己全部的實力都得到發揮。

    他們兩人雖然沒有其他的對話,但是就這樣的如同老師和學生一般對抗畫面,讓吉竹仿佛知曉了一切,也讓他了解了一切。

    另外一邊,牙、香磷還有志乃也在奮力的對抗宇智波止水。

    他們雖然非常的努力,但是在面對止水的時候,他們的力量顯然就有些不太夠看了。

    哪怕止水並沒有多麼認真的在對付他們,但是基礎力量的差距實在過于懸殊,導致這三個小家伙拼了命也根本沒有辦法對止水造成任何的威脅。

    也幸好止水對他們始終沒有下殺手,就好像是在玩游戲一般,不斷的將他們擊潰然後又不斷的在等待他們再一次發起進攻。

    牙、香磷還有志乃三人,對于這樣的情況也絲毫沒有任何的辦法,雖然他們也察覺到了止水這個家伙的態度,但是面對這樣的敵人他們也只能拼命。

    只不過越打他們也越發的感覺到絕望,絕對的實力差距前無論他們如何去配合,無論他們想出什麼樣的戰術,依舊沒辦法應對這個家伙。

    外加上他們的老師也被那個鯊魚臉不斷的擊潰,這樣的處境他們哪怕心智在堅韌也會受不了的。

    可就在這時,兩個穿著黑色暗部服裝的男子忽然出現。

    他們兩人快速的將鬼鮫、止水和吉竹小隊給分開,不讓他們兩人在繼續的對著這兩個小隊發起進攻。

    “暗部?”吉竹可沒有想到他們身後還有隊伍,他皺了皺眉頭有些怪異的問道。

    “你們繼續去支援卡卡西部長,這里交給我們了。”其中一個暗部聲音顯得有些低沉的說道︰“動作快一點,你們拖了不少時間了。”

    這個暗部的話不由拒絕,吉竹有些猶豫,他基本上已經看出來了鬼鮫現在的真實情況與處境。

    不僅是鬼鮫,就連那個宇智波止水的情況都顯得有些超乎想象,這讓他根本不願意離開這里。

    只是一想到自己的任務,在一想到鬼鮫現在所處的情況,他知道自己還真的只有老老實實的听從命令才行。

    只有這樣才能不造成麻煩,既不會暴露鬼鮫的情況,又不會引來過多的關注。

    只是這樣.....

    “哦?換人了?”就在吉竹猶豫之時,鬼鮫忽然露出了裂開嘴露出了一抹殘忍的笑容︰“有點意思,正好我也玩膩了,換一個人或許會更好呢。”

    “你們快走,這兩人可不是你們能對付的。”另外一個暗部聲音也顯得有些凌冽,尤其是他換換的抽出了一根骨刺後,那冷峻的氣息更是濃郁︰“接下來的戰斗,如果波及到你們,那可就不好了。”

    吉竹看著這一切,在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那些弟子,最終他也只能嘆了口氣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

    他必須要撤離,不然之後會發生什麼他自己都不知道,但是無論怎麼看都不會是什麼好的事情發生。

    “吉竹老師,你在想什麼?”就在吉竹回憶著之前所發的一切時,香磷的聲音再一次響起︰“怎麼忽然就不說話了啊?”

    “沒什麼。”吉竹搖了搖頭,他的目光變得更加的堅定︰“我們加快速度吧,暗部的人把我們救了出來,那麼我們也應該加快完成我們要完成的任務才行。”

    “嗯,不過那個宇智波止水,還有老師所對付的鯊魚臉都真可怕啊。”牙有些感慨的嘆了口氣︰“希望我們待會要面對的敵人,不都是那麼變態。”

    “這樣想可不好,牙。”志乃搖了搖頭︰“要知道我們要面對的人里面,可是有大蛇丸這個家伙呢。”

    大蛇丸絕對是一個可怕的敵人,回想三年前他所做的一切,真給這三個小家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吉竹也記得當年所發生的一切,不過他也懶得在說些什麼,總不可能說有卡卡西在前面頂著吧?

    “好了,都別說了。”吉竹打斷了這些小家伙的話,他的目光凝視著前方︰“我們到了,準備一下吧。”

    隨著吉竹話音落下,牙三人已經感覺到了強烈的查克拉在迸發,而在他們的不遠處,鳴人三人正在拼命的和大蛇丸交著手......

    ......

    “好久不見,止水。”

    在確定了吉竹他們已經徹底離開後,那兩個來支援的暗部中其中一人忽然開口說道。

    這個聲音力量讓止水身體微微一顫,因為他已經听出這個聲音的主人到底是誰了!

    宇智波鼬,怎麼會是他?

    止水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這樣的情況可真不是他所期待的,以前遇到佐助的情況都還歷歷在目,而鼬這個家伙.....

    不過止水記得,當時他離開的時候宇智波啟就告訴他,這一切會明確的告知給鼬听。

    那麼鼬這個家伙應該是知道相關的事情的,不過止水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哪怕他絕對不會對鼬下狠手,他也要為自己的情況著想。

    不過就在這時,那個從身體里面抽出骨刺的家伙忽然一個結印,緊接著他雙手摁在了地上。

    只是剎那,龐大的查克拉就貫穿了四周,無數的骨刺拔地而起,這一片森林在這些骨頭的作用下頃刻間變成了一片陰森的骨林!

    止水和鬼鮫見到這一幕,幾乎是第一時間就知道這個家伙到底是誰了。

    木葉中可是有不少霧隱村曾經引以為傲的血脈繼承者,其中尸骨脈也是一員,並且這位尸骨脈的擁有者身份還非常的不一般。

    他不但和宇智波啟有著很深的關系,畢竟就住在宇智波一族內,相傳他還是宇智波啟親自帶回來的。

    而且他和卡卡西的關系也非同尋常,在他小時候宇智波啟就將他送到卡卡西麾下,讓卡卡西帶領他成長。

    這些事情普通人可能知之甚少,但是止水本來就是宇智波的一員,並且還在根部效力過。

    很多的事情他可比普通人知道的多多了,甚至他都猜測這位尸骨脈是不是當年霧隱被神秘組織襲擊時,被帶回來的。

    因為曉組織內可沒有這樣的行動記錄,他更是猜測當年襲擊曉組織的,是不是就是宇智波啟干的呢。

    而鬼鮫也同樣知曉不少的事情,他當年可也在卡卡西麾下效力過,更是和眼前這位尸骨脈的繼承者一起搭檔過,他現在基本知道這兩人到底是誰了。

    “好了,暫時應該沒有人偷听了。”等君麻呂做完這一切後,鼬才繼續開口說道︰“就算有,恐怕你們兩人搞出來的動靜,也有人來收尾了,我听說那個人也是我們的人。”

    “果然....你早知道這個鯊魚臉其實是我們的人,對嗎?”止水有些苦笑的搖了搖頭︰“還有,我的事情啟大人也告訴你了,對嗎?”

    “是的,早說過了。”鼬點了點頭,他的眼神有些復雜的看著止水,好半天他才幽幽的嘆了口氣︰“辛苦你了,止水。”

    “還有你,鬼鮫。”君麻呂也摘下了面具︰“好久不見,你也辛苦了。”

    鬼鮫和止水都有些沉默,被自己的人認可,這樣的感覺讓他們非常的舒服。

    只是一想到他們兩人相處八年,各種在那里莫名其妙的‘斗智斗勇’,各種以為對方就是叛徒在那里相互使絆子。

    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涌上心頭,這讓他們內心非常的不好受。

    如果不是之前他們都察覺到情況不太對勁,隨後止水做了一些簡單的試探,恐怕他們真的會拼死到底了。

    “好了,廢話我們就不多說了,你們的身體應該不是自己的。”就在這時,鼬忽然開口了︰“快走吧,就當我們的戰斗已經結束了。”

    “我們的任務是支援,你們這里我們不可能拖太久。”君麻呂這時候也開口了︰“既然鼬說了,你們並不是本體,那麼戰斗就不必了,如果是本體或許會有意思一些。”

    兩人簡單的把自己的情況說了一遍後,他們就立刻朝著吉竹小隊撤離的位置跑去。

    而鬼鮫和止水站在原地,並沒有解除這個術,他們默契的轉過頭看了對方一眼,最終都不由得嘆了口氣。

    “自我介紹一下。”就在這時,止水忽然開口了︰“宇智波止水,啟大人直屬,奉命潛伏進曉組織。”

    “干柿鬼鮫。”鬼鮫也幽幽的開口︰“啟大人直屬,奉命潛伏進曉組織,並配合組織內的人行動。”

    兩人說完這句話,又不由得沉默了下來,而他們的腦海中不由得回憶起了不久前的事情.....

    .....

    “你.....”

    止水的幻術空間內,他有些沉默的看著鬼鮫,一時間他百感交集,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去問了。

    “你.....”鬼鮫也差不多,不過他最終沒有讓這一切變成一場默劇,他緩緩的開口問道︰“你不是背叛木葉,是被人派遣進來的?”

    “嗯,是啊.....”止水點了點頭,隨後他有些好奇的問道“這樣說,你也是?”

    “嗯,我也是....”鬼鮫點了點頭,然後平靜的說了一句話︰“我之前在暗部。”

    “我.....”止水猶豫了一下︰“我一直在潛伏.....”

    說完這些話,他們兩人好像真的不知道該繼續說些什麼了。最終兩人愣愣的站在原地看著對方,沉默了好久,直到......

    “我覺得,我們該出去把一些問題解決了,在繼續討論這件事吧。你說呢,止水君?”

    “嗯,確實應該先解決掉一些其他的問題,鬼鮫君。”

    .....

    封印一尾的山洞內,陽光照射,山洞頂已完全坍塌,這是千代和蠍戰斗時造成的。

    兩個傀儡師放開手腳的戰斗,所造成的破壞力甚至比一般的忍者還要可怕。

    此時的戰斗已完全步入白熱化的境地,三代風影的傀儡早已化為碎片散落在地上。

    天空中,上百只穿著紅色衣服的傀儡漂浮,被蠍以查克拉絲線    操縱著。

    而另一邊,千代的十指沒有一刻停止過,近松十人眾在她的手下宛若有了生命。

    這是個近松十人眾是傀儡師始祖文左衛門的得意杰作,而千代則沒有讓其光輝消散,甚至在她的手下發揮出了更加強盛的名頭。

    白色與紅色的傀儡相互交錯,激烈的打斗聲中,不停的有傀儡落地,碎木四散。

    破碎的傀儡中幾乎都是紅色的,而白色的傀儡也有不同程度的破損,但是它們依舊非常的堅挺。

    只是千代的臉色已經變得有些不太好看了,雖然她的近松十人眾強度高的可怕,並且威力十足。

    但是蠍采用的戰術明顯就是用數量來對抗質量,就目前看來千代依舊佔據上風,可是她很清楚在這樣繼續下去,那麼她的傀儡被攻破也只是時間問題了。

    “不能在繼續這樣下去了。”

    千代默默的操控著傀儡,不斷的靠近一邊嘗試讓傀儡靠近蠍的本體,可惜在對方的傀儡海面前,沒有任何用處,一邊不由得默默的想到。

    無論打碎多少,下一秒都會有更多的傀儡涌上,再加上她的年歲已高,精力相比年輕時已大大不如,此時已開始喘息起來。

    “看樣子你也沒有什麼辦法在繼續了啊,千代婆婆。”

    蠍作為完全不輸于甚至還超越了千代的傀儡師,自然很清楚現在千代的情況。

    單獨作戰的千代面對他,真的很難起到什麼有效的戰果。

    並且因為歲數的原因導致精力的流逝,還有身體機能的退化,千代想要戰勝幾乎完成了全身改造的蠍,難度大的難以想象!

    甚至可以說,千代根本就沒有戰勝蠍的機會。

    “果然,腐朽的身軀根本沒辦法承認極致的藝術。”蠍淡漠的看著千代,一邊操控著傀儡發起進攻一邊緩緩的說道︰“永恆才是極致的藝術。看看現在的你,我所追求的藝術才是最正確的!”

    “生老病死本來就是一個人的自然循環,你有你的藝術追求是一件好事,但是很抱歉.....”千代也絲毫部落下風,一邊攻擊一邊回嘴到︰“我並不贊同你的想法。”

    “無所謂了。”蠍聲音依舊平淡︰“反正,你死定了!”

    說話間,蠍再一次發動了攻擊,而且這一次他的本體也同樣發起了攻擊!

    千代的近松十人眾就如同被淹沒在海洋中的孤帆一樣,哪怕這十個傀儡在她的操作下一波接著一波的剿滅蠍的傀儡。

    並且它們個體的力量確實非常的強大,但是蠍的實力完全不比千代弱,而且他的本體質量也更加的強大。

    這也導致在他徹底認真的戰斗時,千代因為精力、傀儡數量還有實力等綜合因素結合下,不斷的開始潰敗。

    原著中她好歹還有著小櫻這個不但擅長醫療忍術,還擁有著及其可怕突擊能力的幫手。

    現在的她可沒有人會幫忙,這是她自己要求的,她也怪不了誰!

    幾分鐘的強攻下,她的傀儡被徹底的被蠍攻破,並且千代也被擊倒在了地上。

    勝負在這一刻已經被分了出來,蠍戰勝了千代,根本沒有給千代任何可以還手的機會,也根本沒有給千代知曉自己秘密的機會。

    “看來這一次,勝負已經徹底分清楚了。”蠍慢悠悠的走到了千代的面前,看著倒在地上的千代他沒有一絲的感情︰“你輸了,就如同當年你沒有辦法找到白牙一樣。”

    “仇恨,並不能改變什麼.....”千代有些虛弱的說道,她看著眼前的蠍聲音都有些顫抖了︰“仇恨,只會延續,然後.....”

    “被有心人利用,點燃知道最後的爆發嗎?”蠍沒有等千代說完,就打斷了她的話。

    千代的眼神微微變了,她沒想到蠍居然明白這些道理,但是更加讓她沒想到的是,蠍既然明白為什麼還要執著于仇恨之中呢?

    “很奇怪嗎?”蠍淡漠的看著千代,不由得搖了搖頭︰“不得不說,我對你很失望,真的很失望。”

    說到這里,蠍百無聊賴的嘆了口氣,然後轉過身朝著外面的山洞走去。

    一邊走,他一邊慢慢的說到︰“戰爭締造仇恨,這一點無可避免,我內心一直有仇恨,我也知道我的仇恨到底是從哪里來的。

    我痛恨制造了戰爭的人,因此我想找旗木塑茂報仇,但是他自殺了。

    說起來我還真要好好謝謝木葉,當然,如果可以我更願意親自動手。

    既然白牙我沒有辦法,那麼我只能將仇恨放在主動發起和木葉戰爭的人身上,所以......”

    說道這里,蠍停頓了下來,但是他的雙眼已經看向了癱倒在一旁,顯得有些破損的三代風影傀儡之上。

    伸出手,細微的查克拉絲線連接到了這具傀儡之上,緊接著他拿出一個卷軸快速的將其給封印了起來。

    “所以你干掉了三代風影,而第三次忍界大戰也是因為你.....”千代凝視著蠍不可思議的說道︰“你知道你到底做了什麼嗎?”

    “我當然知道,但是歸根究底,你為什麼不想想你們做了什麼。”

    蠍淡漠的看著千代,沒有帶上任何的感情色彩。

    “仇恨就是一頭野獸,既然你們將我心中的困獸放了出來,那麼自然也有承受後果了。

    木葉也好,砂隱也好,這些都是一樣的,而我......

    只是一個被困獸纏繞的人而已。”

    說到這里,蠍已經走到了山洞口,他並沒有下手去干掉千代。

    也不知道到底是他對千代還存有一些感情,還是他根本不屑于干掉現在這個狀態的千代。

    他這樣的做法,千代也非常的疑惑,她現在內心充滿了對蠍的愧疚,各方面的愧疚。

    她真的,寧願死在蠍的手里。

    “就這樣了?”千代緩緩的站起身來︰“只是這樣嗎?”

    “不然呢?”蠍根本沒有回頭,他依舊淡漠的向前走去︰“殺了你?沒有意義,尤其對我的藝術而已.....

    在我眼里,你只不過是一句行尸走肉的尸體而已,根本要不了多久你就會徹底的變成枯骨,我為什麼還要浪費精力去對付你呢?”

    “等著你死了,說不定我還可以用你的尸體,做一個完美的傀儡呢。”

    .....

    “這是一群有意思的小鬼。”

    山洞外,大蛇丸渾身都是黏液的站在那里,而在他的身旁還有一句看起來如同尸體一般的軀殼。

    大蛇流分身術,這個消耗自身一半的查克拉,從而可以讓自己完整狀態復原的術,可以算是大蛇丸最核心也是最保命的術。

    只不過這個術消耗實在過大了,哪怕是他也不願意過多的使用。

    因為一旦使用了,對他來說可就不是消耗那麼簡單了。

    單純的消耗他根本不在意,但是一旦使用了這個術只能說明一件事——那就是他徹底陷入麻煩了,並且還是致命的麻煩!

    眼前這群小鬼真的讓他驚訝了,甚至在大蛇丸看來,這群小鬼簡直比他當年遇到的宇智波啟和今井健太更加的難纏。

    單體的力量上或許還有一些細微的差距,畢竟宇智波啟他們可是在戰場上磨煉了那麼久,所積累的生死之間的戰斗經驗,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

    但是這三個小家伙的配合能力,可真不是當時找自己麻煩的宇智波啟還有今井健太能相比的。

    那兩個家伙的配合,放到現在大蛇丸都有些無語。

    他真的有些搞不明白,這兩個家伙的配合放在戰場上,他們是怎麼活下來的。

    直白一點的說就是,他們兩人根本就沒有配合,各自為戰時非常的力量,但是一旦組合在一起,那就是絕對的災難!

    “你們這群混蛋!”

    鳴人全身燃燒著九尾的查克拉,他的神色中依舊充滿了憤怒,不過此時此刻他的憤怒已經得到了緩解。

    或許是他本身的性格如此,或許是有九尾的幫助讓他不斷的冷卻。

    現在的他身上那九尾的查克拉已經不再是紅色的了,而是已經轉換了金色的查克拉。

    在這樣的狀態下,鳴人所能展現出來的實力變得更加的恐怕,也更加的讓人望而生畏。

    “嗯?”

    大蛇丸根本沒有理會鳴人的意思,雖然他現在虛弱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不會有什麼麻煩。

    看看在一旁老神在在的卡卡西就知道,這些家伙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開始和自己發生戰斗。

    不然就卡卡西那個家伙,絕對就能夠讓自己吃不了兜著走。

    不過就在大蛇丸思考要如何繼續戰斗下去的時候,忽然他察覺到蠍那個家伙居然已經結束了戰斗,並且優哉游哉的從山洞里面走了出來。

    他此時已經卸掉了一只被他遮擋在外的傀儡,露出了自己本來的面目。

    不過大蛇丸非常敏銳的察覺到,哪怕是他現在這個樣子,依舊也不過是一個傀儡吧了。

    “你的動作真慢,大蛇丸。”蠍皺了皺眉頭,看了一眼四周的一切輕蔑的說道,語氣中毫不掩飾對大蛇丸的厭惡︰“或許這就是蛇怪吧,這樣的一群家伙,你都不能快速解決嗎?”

    “這不是我想不想快速解決的問題,而是我的對手可不是什麼老弱病殘啊。”大蛇丸舔了舔舌頭,還不客氣的還擊了回去︰“怎麼了,干掉一個老弱病殘你很驕傲嗎?”

    “如果你想死就直說,我不介意用你的尸體做一副傀儡的。”蠍挑了挑眉頭,聲音無比的冷漠︰“雖然你的尸體無比的惡心,就和你一樣。”

    這兩人現在一副劍拔弩張的樣子,著實讓鳴人、佐助還有雛田有些沒有搞清楚情況。

    不過他們也清楚,這個家伙出現,可能就意味著千代那個老人已經失敗了。而失敗的代價恐怕是及其殘忍的。

    他們不願意去想這些東西,因為這一切都是在太極可怕了。他們寧願多想想到底要如何對付這兩個家伙,而不是把注意力放在一些不太好的地方。

    “千代死了?”卡卡西看到蠍從山洞里面走了出來,他也不由得挑了挑眉頭。

    這可真算不上是一個好消息啊,雖然卡卡西對于千代的感官也很不好,無論是從個人角度還是從村子立場來說,都是一樣的不怎麼樣。

    可是畢竟這個老太婆的身份在砂隱實在太特殊了,她可以說是整個砂隱的支柱!

    要是換在其他時候,這個老太婆死了也無所謂,怎麼看這都是在打擊對手,沒有什麼不好的。

    但是她死在和木葉的聯合任務中,尤其這里面自己還參與了進去,那這就不太好了。

    這一刻卡卡西也有些郁悶,自己干什麼要答應千代這個老太婆找死的想法?

    想死的話換一個地方去死不好嗎?

    非要死在這種尷尬的地方,搞的現在大家都非常的尷尬。

    “算了,不想這些東西。”卡卡西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的手輕輕的搭在了腰間的忍刀上︰“還是現解決完這些麻煩再說吧。”

    思考間,他的寫輪眼已經變成了萬花筒狀態,可就在他準備出手解決掉蠍的瞬間,他敏銳的察覺到自己的寫輪眼傳來了異動,這頓時讓他停下了。

    果不其然,很快一個穿著黑底紅雲長袍的,並且帶著面具的家伙出現在了他們的身邊。

    卡卡西幾乎是第一時間有確認,這個家伙到底是誰了——帶土!

    帶土出現在這里左右看看了,及其隱晦的對著卡卡西點了點頭好,他才用那低沉的聲音開口了。

    “真沒想到,你們兩人居然鬧的那麼大。”帶土似乎有些玩味的說道︰“不過,無所謂了,我們走吧。”

    “走?”蠍皺了皺眉頭︰“就這樣走了?”

    “不然呢?”帶土聳了聳肩︰“我知道你的意思,但現在還不是處理他們的時候,而且你難道沒注意到,他們的支援已經來了嗎?”

    蠍歪了歪頭,最終淡漠的點了點頭。

    來的人不多,暫時就一個小隊,可是能從宇智波止水還有鬼鮫的防御下突破過來的,怎麼可能是庸手?

    想到這里,蠍淡漠的看向了卡卡西等人︰“這一次算你們好運了,下一次......

    我絕對會干掉你們!”

    ......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宇智波的火影世界(這個宇智波過于謹慎)》,方便以後閱讀宇智波的火影世界(這個宇智波過于謹慎)第七百七十八章 好運(求訂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宇智波的火影世界(這個宇智波過于謹慎)第七百七十八章 好運(求訂閱~)並對宇智波的火影世界(這個宇智波過于謹慎)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