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另一個可能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本章︰第一百六十二章 另一個可能

    鋼鐵廠那份病歷是龍悅紅第一次搜索廢墟時找回來的東西,並且有一定的研究價值,所以,他印象非常深刻,一下就回憶起了相關的各種細節。

    “對,真的很像!”他有點興奮地回應了蔣白棉的話語,“都是因為某些事情變成了植物人,簽署志願協議,送到北方某個地方接受新型治療。”

    這兩件事情最大的不同是某些描述有區別,但這不影響問題的實質。

    龍悅紅話音剛落,白晨就脫口而出道︰

    “那家醫院,不,那個地方有秘密?”

    她開始懷疑那未必是一家醫院。

    醫院很可能只是一個幌子!

    蔣白棉控制住內心的興奮,轉而望向商見曜︰

    “你覺得呢?”

    經過這麼久的相處,她越來越覺得商見曜的突發奇想或者別出機杼的思路,總是會帶來不一樣的靈感。

    雖然這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沒價值的,只會讓人又好氣又好笑的說法,但剩余的百分之十,往往能穿透迷霧,以奇怪的方式指向問題的核心。

    商見曜這次表現得像是最專業的偵探,他環顧了一圈道︰

    “我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嘶,這種時候,給他一根煙斗,他是不是就能推理出更多的真相?和商見曜听過同款廣播節目的龍悅紅突然產生了這麼一個莫名其妙的想法。

    “什麼事情?”蔣白棉話音剛落,也有了點靈感。

    接著,她和商見曜異口同聲地說道︰

    “研究院!”

    商見曜微微點頭,對白晨、龍悅紅道︰

    “老板娘不是說過嗎?在舊世界毀滅前,最大的灰土人國家和最強的紅河人國家聯合建立了九個‘面向未來’的研究院。”

    “你懷疑江筱月他們接受的其實是某個研究院的實驗?”龍悅紅明白了好友的意思,反問了一句。

    坦白地講,他竟然有點不適應現在這個嚴肅、正經、不亂開玩笑、不發精神病的商見曜。

    當然,和以往截然不同也是精神病的一種體現。

    “對。”商見曜點了下手,順勢彎腰,拿起電話,撥通了前台。

    很快,他開口問道︰

    “喂,老板娘嗎?”

    “叫艾諾女士!有沒有禮貌啊!”電話那頭,艾諾抱怨道。

    商見曜笑了起來,剛才的嚴肅認真一掃而空︰

    “我覺得以我們的關系,沒必要這麼客氣吧?”

    “我們能有什麼關系?”艾諾“呵”了一聲。

    發出邀約的關系……龍悅紅猜測起商見曜的回答。

    雖然當初老板娘是在開玩笑,但他覺得商見曜說不定會記住。

    “一起看鬼片的關系。”商見曜的回答更加天馬行空。

    不給艾諾反駁的機會,他直接問道︰

    “你說的那九個研究院有哪些在北方?”

    “我怎麼知道?我只知道第三研究院在南邊,第二研究院在西面。”艾諾沒好氣地回答道,“下次再打擾我看劇,要付錢的!”

    啪,她掛掉了電話。

    “沒有更進一步的線索。”商見曜對蔣白棉他們攤了下手。

    蔣白棉點了點頭,疑惑自語道︰

    “可這和那名‘高等無心者’又有什麼關系?”

    商見曜相當正經地回答道︰

    “他可能是江筱月的兒子。”

    這一次,沒人再忽視這個答案,白晨斟酌著說道︰

    “你的意思是,那個實驗很成功,江筱月醒了過來,並在舊世界毀滅後,和人結合,生下了一個孩子?”

    結合……用結婚會不會比較文雅一點?龍悅紅腹誹了起來。

    不過,他也知道,在灰土上很多地方,大部分男女的狀態確實不能用結婚來表述,結合反而更準確。

    “嗯。”蔣白棉跟著點頭,“可這不能解釋他為什麼執著于塔爾南,剛才我們也看到資料了,江筱月的家鄉和後來跳樓自殺的地方都在怒湖以北,而這里是怒湖以南再南的奇拉爾山區南邊。”

    龍悅紅提出了自己的猜測︰

    “會不會那名‘高等無心者’本人和江筱月沒什麼關系,而是出身于那個神秘的研究院?

    “他在那里接觸過植物人狀態的江筱月和相關的項目資料,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不排除這個可能。”蔣白棉盤腿坐在了椅子上,念頭急轉地說道,“但我認為還有更深層次的聯系,要不然他不會無緣無故把江筱月跳樓自殺的場景展現給我們看?哪怕他只剩下野獸層次的智慧,也不會做沒有任何意義的事情。”

    準確來說,越是接近野獸,越不會無的放矢。

    這一刻,蔣白棉很想把手指放在頭上,“開動腦筋”,可為了維持組長的形象,她又放棄了這個想法。

    “我們再把當時的場景回顧一下,在自己腦海里。”商見曜又變得嚴肅起來,似乎再次扮    演起了名偵探。

    “好辦法。”蔣白棉贊了一句,閉上了眼楮。

    她將小區出現到江筱月跳樓的情況在腦海里一幀一幀過了一遍。

    “沒什麼別的線索啊……”不知過了多久,龍悅紅發出了聲音。

    蔣白棉睜開雙眼,臉上浮現出些許笑容︰

    “不,我找到了一條很有價值的線索。”

    “什麼?”白晨沒有掩飾自己的好奇。

    “那個幻境本身的視角或者說相應感受的源頭。”蔣白棉微笑說道,“窗戶、門口那一雙雙眼楮一張張人臉,代表的是狗仔隊的窺探、大眾的好奇和粉絲的唾棄。”

    剛才查找、翻看資料中,他們學會了“狗仔隊”這個名詞。

    “這是,這是……”龍悅紅突然有些驚恐,“這是江筱月的感受!”

    那個幻境似乎是江筱月跳樓之前那段時間的心路歷程!

    “那名‘高等無心者’又是怎麼知道江筱月當時感受和相應表現的?”蔣白棉提出了進一步的問題。

    啪,商見曜雙掌一合道︰

    “答案很簡單。”

    見龍悅紅、白晨望了過來,他一本正經地說道︰

    “那名‘高等無心者’就是江筱月。”

    “……”龍悅紅無奈地說道,“一個是男的,一個是女的。”

    “變性手術,比如器官移植、神經重建,等等,等等。”商見曜回答得非常流暢。

    “可,沒必要吧?”龍悅紅弱弱地爭辯道。

    “這是一個可能。”蔣白棉沒有盲目否定,“比如,‘永生人’技術里必然會涉及的人類意識轉移和上傳。”

    她斟酌了一下又道︰

    “嗯,還有另外的可能。

    “江筱月和鋼鐵廠那位病人的孩子,都是植物人,接受的是可以讓他們醒來的新型治療或者說實驗。

    “這個實驗的過程中,會不會有儀器能將受治者大腦內部存儲的記憶引導出來,作為喚醒的一個步驟,就像‘末人’領域的覺醒者能讀取記憶一樣?”

    這是基于當事人狀態和實驗可能發展的推理。

    “那名‘高等無心者’是研究人員之一?他通過這種方式體驗到了江筱月跳樓前的感受?”白晨順著這個思路做出了猜測。

    蔣白棉“嗯”了一聲︰

    “這是非常合理的想法,可問題又繞回來了,那名‘高等無心者’為什麼執著于塔爾南,給我們看這個幻境的目的又是什麼?”

    商見曜鄭重回答道︰

    “可能他喜歡上了昏迷中的江筱月,一直想讓她甦醒過來,這成為了他的執念。

    “結果,他得了‘無心病’,永遠無法實現這個願望了,只能通過幻境,讓我們去幫他完成。”

    挺,挺有感覺的愛情故事……蔣白棉在心里默默評價了一句,轉而問道︰

    “這和塔爾南又有什麼關系?”

    這是研究機器人的地方!

    “我明白了。”商見曜做出恍然大悟的樣子,“他想把江筱月身上提取出來的記憶弄進某個智能機器人的主模塊內,讓它以江筱月的身份活下去。”

    “太復雜了。”蔣白棉毫不猶豫搖頭否定,“不像是一個‘高等無心者’能想出來的方案。”

    龍悅紅、白晨又各自提了一些猜測,但都無法解釋整件事情,有太多的問題。

    “舊調小組”的頭腦風暴一直持續到了傍晚,還是沒有找到貫穿一切的線索。

    “呼,最後再討論半個小時,得弄吃的了。”蔣白棉指著打開的電腦道,“我們把所有關鍵信息濃縮一下,放在一起,看能不能得到什麼靈感。我先寫,你們補充。”

    她 里啪啦打起了字,在文檔內寫下了一個個短句和名詞︰

    “江筱月跳樓、範家孩子車禍、植物人、北方某地、新型治療、研究院、‘高等無心者’、擅長幻覺、實力強大、疑似已覺醒到‘起源之海’盡頭或者進入‘心靈走廊’後才患病、制造的幻境里有龍、執著于塔爾南……”

    書寫之中,蔣白棉听見了商見曜的聲音︰

    “我想到了一個可能。”

    這一次,他的嗓音有些低沉,顯得非常認真。

    龍悅紅、白晨都望了過去,只見商見曜站在電腦旁,沐浴著夕陽的光輝,表情頗為嚴肅。

    蔣白棉用鄭重的態度問道︰

    “什麼?”

    這樣的商見曜很少出現。

    商見曜環顧了一圈道︰

    “你們還記得宋警示者對‘心靈走廊’本質的描述嗎?”

    “‘心靈走廊’串聯著所有覺醒者的心靈,那里的每一扇門都對應一個心靈世界……”龍悅紅背書般回答道。

    不等他說完,蔣白棉已是明白了商見曜想表達什麼,脫口而出道︰

    “你的意思是,那名‘高等無心者’患病前,確實已進入‘心靈走廊’,某一天,他打開了那條走廊的某扇門,門後就是江筱月的心靈世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長夜余火》,方便以後閱讀長夜余火第一百六十二章 另一個可能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長夜余火第一百六十二章 另一個可能並對長夜余火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