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我可能是個傻子


類別︰現代都市 作者︰唐甲甲 本章︰第五百六十二章 我可能是個傻子

    蔡院長汗都下來了,親娘誒,領導還在這兒呢。

    “我那個……我那個……”蔡院長話都說不利索了。

    劉宣伯早就已經不再理他了。

    許爸也有點懵,他跟蔡院長也認識很多年了,雖說這個人的確沒什麼本事吧,但是怎麼突然來了這麼大的一個罪過了。

    “怎麼了,蔡院長是做什麼了?”許爸一臉懵逼地問。

    劉宣伯輕笑一聲,眼楮直盯著許爸,說︰“還不都是因為你!”

    “我?”許爸傻眼了。

    蔡院長也吃驚地看著許爸。

    劉宣伯輕蔑地笑了一下,說︰“別裝了,攤牌吧,你至少也是個中醫國手,甚至醫術都並不會比我差。說吧,你是許陽的第幾個老師?”

    “哈?”許爸這把真懵逼了。

    就連張三千也坐不住了,一下子就起來了,吃驚地看著許爸。許家人都這麼牛逼的嗎?兒子這麼猛也就算了,老子也這麼強?這把,他真的覺得自己家高攀太多了。

    “嗯?”就連許陽自己也听傻眼了,啥玩意兒?

    其他人也都呆了。

    蔡院長更是懵逼加懵逼了,他不敢置信地看著許爸,問︰“啊?老許,你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許爸也懵逼地說︰“我也是剛知道啊。”

    不說這兩人了,來看病的那兩口子,也呆傻地看著許爸。這就是中醫國手?不能吧,這不是赤腳大夫嗎?再說他也沒治好病啊。

    劉宣伯說道︰“行了,別瞞了,你都暴露干淨了。”

    “啥?”許爸下意識緊了緊自己的衣服,大夏天的,他都還以為自己沒穿衣服呢。

    劉宣伯問︰“你是第一眼就看出這個病人的病證了吧?”

    “對呀。”許爸還承認了。

    這一下子,旁邊人都吃驚了。

    連何教授都坐不住了︰“果然!”

    曹德華身子也有些發顫,臥槽,他想起來當初在給村醫培訓上課的時候,他可沒少在許爸面前裝逼。敢情自己才是關公門前耍大刀,還把關公當聖誕老人。

    劉宣伯大笑兩聲︰“哈哈,你也知道無法辯駁,你自己也承認了是吧?”

    許爸撓撓頭,狐疑地問︰“很難嗎?”

    這裝逼的話,把劉宣伯等人都鎮住了。

    就連許陽也啞口無言,他還診斷好半天呢,結果好家伙,他老爹直接來一句很難嗎?阿這……你爹真不愧是你爹。

    蔡院長的臉也僵硬了,心里面翻江倒海。難道老許真的是絕頂高手?不對,怎麼能是老許呢,這明明是許老啊!

    許陽咽了咽口,問︰“爸,你真一眼就看出來了?”

    許爸懵逼地反問︰“這還用看?”

    他這一句話,把自己兒子給噎的半死。

    因為他兒子,這個國內最出名的中醫,不僅要看,還要問,還要聞,還要切脈。他老子比他強這麼多嗎?

    許陽都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劉宣伯嘆服地給許爸鼓起掌來,老河豚佩服道︰“嘆為觀止啊,真是讓人嘆為觀    止!”

    許爸更懵逼了,完全想不通,這玩意兒難嗎?

    許爸這表情,更是讓大家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郭局也咽了咽口水,頭上也快冒汗,要是許爸真是頂尖的中醫高手,那識人不明的可就不止是衛生院的蔡院長,當然也包括他這個領導。

    郭局擦了擦額頭,試探地問︰“許……許老……您是怎麼……怎麼看出來病人的病證的?”

    許爸撓了撓頭,很奇怪地問︰“這還用看嗎?這一听就知道啊。”

    “哦?”劉宣伯頓時眼楮一亮,忙追問道︰“一听就知道?果然民間自有奇人在。一听……您听得是氣,是神,還是根?您是通過對方的聲音,來判斷陰陽虛實表里寒熱嗎?”

    “啥?”許爸沒听懂。

    劉宣伯微微一滯,問︰“那是我說的不對了?還請許老師指教。”

    劉宣伯對著許爸拱了拱手。

    許爸今天都快要瘋了,都快崩潰了,感覺幾十年來的生活經驗在今天都派不上用場了︰“這還指教個啥?你們這些大專家都這樣的嗎?這不是一听就知道嗎?人家不是一來說頭疼嘛。”

    劉宣伯又追問︰“然後呢?”

    許爸一攤手︰“沒了?”

    劉宣伯這次是真吃驚了,他從椅子上站起來,緊緊地盯著許爸︰“您就是單單憑借這兩個字就判斷出病證了?果然是一听就知道。您是如何做到的?”

    劉宣伯露出了求教的神色。

    其他人見狀更是沒人敢坐下了,連劉宣伯這樣級別的中醫都以學生禮請教了,其他人哪里還有膽子坐著啊。

    許爸都快哭了︰“這……我這……我這……”

    劉宣伯非常善解人意地問︰“是家族秘傳,您不方便介紹嗎?”

    “不是……不是……”許爸使勁擺手︰“你讓我……讓我覺得自己像是個傻子。”

    劉宣伯微微色變︰“許老師,您何出此言啊?中醫一行,達者為先,我與您兒子是師兄弟,平輩倫教。對于您這樣的高人,我只有尊敬。”

    許爸用手捂著臉,痛苦道︰“我高個球啊,我就是傻子。”

    劉宣伯問︰“您為何自己罵自己?”

    許爸崩潰道︰“我要不是個傻子,我怎麼能不知道她的癥狀是頭疼呢?人家不是一來就說了嗎?我也知道,你們這麼吃驚是干嘛?讓我覺得我就一傻子,會算一加一等于二,就已經讓你們震驚了。”

    這話一出,其他人都愣住了。

    劉宣伯也是一呆,他問︰“許老師,為何要開這樣的玩笑,我問的是病證。”

    許爸癱在椅子上,兩眼放空,進入了賢者時間︰“我可能真的是個傻子……”

    劉宣伯大惑不解。

    許陽想了一想,問︰“爸,你是不是分不清中醫的證和癥。”

    “啥?”許爸看自己兒子一眼,心態已經崩了︰“多音字嗎?算了,我可能真是個傻子。”

    許陽苦笑搖搖頭︰“我是說呢,合著你們說的都不是一個東西,你說的是癥狀,而劉老師說的是病因和病情發展階段。”

    “這樣啊……”蔡院長都快給許爸跪下了,他趕緊拍了拍膝蓋,又起來了。

    “不可能!”劉宣伯大聲喊道!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中醫許陽》,方便以後閱讀中醫許陽第五百六十二章 我可能是個傻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中醫許陽第五百六十二章 我可能是個傻子並對中醫許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