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五十三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瀛之 本章︰第53章 第五十三章

    喬舒醒來的時候已經接近中午, 艷陽高照,俗稱太陽曬屁股。

    蘭姨在樓下擔憂地不時往樓上瞧︰“少夫人怎麼還沒起來,這都要吃午飯了。”

    周叔超級淡定︰“年輕人嘛。”

    蘭姨︰“少爺也真是的。”

    “最近少夫人都在家里, 還這樣瞎折騰人,以前沒結婚看著性冷淡,結婚了就和頭吃不飽的狼一樣。”

    周叔︰“咳咳……”

    蘭姨︰“我說的不對?”

    周叔︰“……對。”

    蘭姨︰“不行,我得炖點東西讓少夫人補一補腎。”

    喬舒打著哈欠從樓上下來的時候蘭姨就用那超級心疼、慈愛的目光看著喬舒。

    喬舒︰“……”

    “???”

    “蘭姨?”

    蘭姨笑道︰“少夫人辛苦了, 快過來吃午飯吧。”

    喬舒︰“???”

    辛苦什麼?

    他直接睡懶覺睡到現在還什麼事都沒做呢, 喬舒心虛的摸摸鼻子。

    蘭姨貼心的給喬舒盛了飯, 還端到喬舒面前︰“少夫人多吃些。”

    喬舒︰“嗯。”

    他摸摸肚子確實餓了。

    今天早飯都給睡過去了呢, 好久沒都睡這麼長時間,骨頭都有點懶了。

    蘭姨︰“對了,少夫人, 你喜歡牛鞭嗎?一會我讓你周叔去買。”

    “噗。”

    喬舒一口飯差點噴出來。

    他連忙擺擺手︰“不用不用了,我不吃這個的蘭姨。”

    蘭姨怎麼又突然想著要給他補那啥了?他最近和顧沉言也沒怎麼胡鬧呀。

    難道他看著腎虛?

    喬舒驚恐!

    蘭姨︰“那鹿肉?”

    “這個效果也不錯。”

    喬舒︰“額……”

    蘭姨︰“那我讓你周叔下午去買些鹿肉回來, 他有一個朋友賣這個的,鹿肉很正宗, 少夫人你到時候多吃些。”

    “昨晚累到了吧?”

    她盛了一碗茶樹菇排骨湯放到喬舒的面前。

    喬舒︰“……”

    lsp喬舒听出了蘭姨話里的話, 頓時尷尬的腳趾摳地。

    “沒……”

    他試圖解釋,但又不好解釋這個, 索性端起面前的小湯碗,埋頭喝湯。

    蘭姨這是誤會他今天睡得這麼晚起床是顧沉言的鍋了……

    其實……

    他們昨晚也就做了那麼一次,本來還想要第二次的, 但喬舒累了。

    想到這里,喬舒喝湯的動作一頓, 最近幾天都是做一次就累了, 根本沒有以前的龍精虎猛, 也許……

    他真的該補補了?

    想到這里喬舒老臉一紅。

    他眼神心虛的亂轉,然後小心的把小湯碗放下,他看向蘭姨。

    喬舒摳褲腿,小聲說︰“蘭姨。”

    “鹿肉有用嗎?”

    蘭姨會心一笑︰“有用。”

    喬舒繼續摳褲腿,臉紅的幾乎滴血︰“那就,那就鹿肉吧。”

    接下來吃飯的時候喬舒一點聲音都不敢發,因為實在是太害羞了。

    鹿肉什麼的!

    喬舒捂臉。

    三碗飯下肚,喬舒的臉皮才沒有那麼火辣辣的燙。

    蘭姨︰“少夫人下午要去少爺那嗎?”

    “啊?”

    喬舒撓撓頭︰“不去了。”

    “今天下午有事要去一趟公司。”

    他今天要去解約的,原本打算是早上就過去,但他睡過頭了。

    不過下午也沒關系,來得及。

    吃完飯,喬舒想起自己最近飯量變大的事情,他興奮的去拿了卷尺下來,讓蘭姨幫他量身高。

    喬舒︰“多少?多少?”

    “我長高了嗎?”

    蘭姨笑道︰“178。”

    喬舒︰“啊?”

    “沒長高呀?”他瞬間蔫了。

    蘭姨覺得好笑︰“哪有那麼快,少夫人你還得多吃點才行。”

    喬舒一想確實是這麼回事,他這個年齡長高哪有那麼容易,肯定還是要多吃一點多吃幾天的。

    這麼一想喬舒重新快樂起來。

    他拿著手機和顧沉言發微信聊天。

    喬舒︰剛剛我讓蘭姨給我量了一下身高,可惜沒有長高。

    喬舒︰一定是還要多吃點!

    喬舒︰再多吃幾天我一定可以長高的!

    喬舒︰如果能長高,下次我不用墊腳就可以親到你了。

    喬舒︰(豬豬害羞)

    顧沉言︰(豬豬摸頭)

    顧沉言︰小先生一定可以長高的。

    喬舒︰嘿嘿。

    兩點的時候天開始暗下來。

    喬舒抬頭看向天空,灰壓壓的一片烏雲,估計是要下雨了。

    蘭姨︰“少夫人,傘。”

    “這天一會估計會下雷雨,你開車小心點,要不叫司機過來?”

    喬舒︰“不用的蘭姨,我自己開就可以,我慢慢開不礙事的。”

    蘭姨︰“那少爺慢慢開。”

    喬舒拿過傘,開了車庫里的一輛藍色寶馬。

    天越來越黑。

    喬舒皺了皺眉。

    不太喜歡下雨天。

    手機鈴聲響起。

    喬舒按下藍牙。

    喬舒︰“您好,哪位?”

    路月︰“喬喬是我。”

    “瓊姐住院了,昨天瓊姐在公司和小唐總吵了一架,鬧的很凶,後來不知道怎麼回事瓊姐就暈倒了。”

    “我還是剛剛才知道的。”

    “喬喬,我現在要過去看看瓊姐,你要去嗎?”

    喬舒蹙眉︰“是哪家醫院?”

    路月︰“市中心的定海醫院。”

    喬舒︰“好,我現在過來。”

    掛了電話,喬舒轉動方向盤,往市中心開去。

    車子到達醫院的時候天光更暗了,有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喬舒停好車,戴上口罩,在樓下臨時買了一個水果籃,然後往住院樓邁步走去。

    電梯停在七樓。

    喬舒提著水果籃走出電梯,他找了一會找到余瓊的病房。

    那是一個單人病房。

    病房里。

    余瓊正拿著手機在打字,一旁一個高大的男人拿著水果刀在削隻果,那個男人喬舒曾經見過一次,是余瓊的老公蕭思,而路月則是有些憤憤的坐在一邊。

    喬舒︰“瓊姐。”

    余瓊抬頭,隨後笑道︰“喬喬你來了啊。”

    喬舒點頭,他走進去,將手上的水果籃在一旁的桌子上放好。

    余瓊︰“還買什麼水果呢。”

    “對了,你今天要去公司解約?你昨天給我發的消息我剛剛才看到。”

    喬舒︰“嗯。”

    他想了想還是如實說︰“昨天我在地下停車場踫到那傻逼小唐總了。”

    喬舒把昨天的事全部說了一遍︰“所以我想要盡快解約。”

    余瓊沉了臉︰“你沒吃什麼虧吧?”

    路月更是超級生氣的說︰“他怎麼能這樣!”

    喬舒搖頭︰“沒有。”

    余瓊︰“那就好。”

    蕭思抬頭看向余瓊︰“你別生氣。”

    路月也說︰“對對對,瓊姐,醫生說了你現在不能生氣,得好好養著。”

    喬舒疑惑問︰“瓊姐,你的身體怎麼樣了?我剛剛听月月姐說你昨天突然暈倒了,是不是那傻逼做了什麼?”

    余瓊笑了︰“沒有。”

    “是好事。”

    喬舒︰“啊?”

    路月︰“喬喬,瓊姐是有了!”

    喬舒︰“有了?”

    他更困惑了,喬舒看向余瓊。

    余瓊躺在床上,笑意溫柔,一手輕輕地撫摸住自己的肚子︰“嗯,我懷孕了。”

    喬舒︰“!!!”

    他驚奇的看向余瓊的肚子!

    懷孕了!

    喬舒︰“有寶寶了?”

    余瓊笑道︰“嗯。”

    喬舒緩了一會,驚喜的笑意揚起︰“恭喜瓊姐。”

    “要當媽媽了。”

    這確實是好事。

    余瓊溫柔的笑了。

    過了一會她突然說︰“等我出院了我會去公司辭職。”

    “原本沒打算這麼快的,但醫生說我這一胎有些不穩,不能過度勞累,這幾個月得躺著修養才行。”

    路月插嘴道︰“都怪那傻逼小唐總,昨天把瓊姐氣的,瓊姐都出血了。”

    “還好瓊姐人沒事。”

    蕭思在一旁捏緊了拳頭。

    幾人憤憤說了一會。

    “轟隆!”

    喬舒抬頭往外看去,天空電閃雷鳴,但目前還沒有雨落下來。

    余瓊也看了一眼,然後問︰“喬喬,你一會還要去公司解約?”

    喬舒︰“嗯。”

    余瓊頓了頓,想起方才她發出去的信息,昨天她暈倒後就被送到醫院來,蕭思緊張她的身體,一直不讓她踫手機,以至于她剛剛才拿到手機。

    一拿到手機她就看到陳文淵發來的信息,對方問她唐辰為什麼打壓喬舒。

    余瓊想了想如實說了。

    陳文淵讓她這事別和喬舒說。

    余瓊到底還是沒和喬舒說,這事她說不合適。

    喬舒︰“一會估計會下大雨,趁著這會沒雨趕緊先去吧,一會下雨了不好開車。”

    “而且時間也不早了。”

    喬舒一看時間,已經三點了。

    確實不早了。

    于是他也就不再耽誤,干脆告辭打算先走了。

    路月站起身,說︰“喬喬我陪你去公司吧。”

    喬舒︰“不用,我自己一個人可以的。”

    余瓊︰“讓月月陪你去吧,我暫時不能出院,有月月在,我放心些。”

    路月︰“對呀,要是再踫上那個傻逼小唐總,有我在他至少也會有點顧忌。”

    最後喬舒同意了。

    兩人上車的時候天剛好落下小雨來,喬舒開了雨刷,將車速降慢。

    中途車子經過顧氏大樓。

    喬舒忍不住把車速降到最低,看了好幾眼外面的顧氏大樓。

    突然想見顧沉言了。

    從醒來到現在都沒見到顧沉言呢,四舍五入他們已經一天沒見面了。

    俗話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他這是三年都沒和顧沉言見面了!

    喬舒忍不住扁了嘴巴。

    好慘!

    三年呢!

    路月在一旁眼睜睜地看著車速慢的有一個行人超過他們的車子,她抬頭向外面看去,然後︰“……”

    路月︰“喬喬……”

    喬舒沒精打采︰“嗯?”

    路月︰“你想去顧總那?”

    喬舒扁嘴︰“我突然想我老公了,我們已經都三年沒見面了。”

    路月︰“……”

    “???”

    她疑惑問︰“是三天嗎?”

    喬舒委屈道︰“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月月姐,我早上醒來到現在都沒看到他。”

    路月︰“……”

    這是狗糧嗎?

    告辭了!

    喬舒把車開的幾乎都要停下來了,還好這會路上車比較少,也沒人按喇叭催促,都是直接繞過喬舒的車。

    路月沒忍住。

    因為喬舒的小臉蛋太委屈了,委屈的她母愛爆棚,差點沖動的跑下車沖進顧氏大樓把顧沉言給抓下來,塞到喬舒的懷里。

    于是路月說︰“喬喬,要不你上去看顧總一眼?然後我們再去公司?”

    喬舒眼楮一亮!

    但很快他就蔫了︰“這會我老公他估計在忙,有可能不在辦公室呢。”

    “算了,我們先去公司,等解約這事解決了我再過來找我老公一起下班。”

    說到這里他雙眼發亮。

    喬舒踩下剎車,快樂的朝路月道︰“你等等呀,我發個消息先。”

    喬舒拿出手機,很快找到顧沉言的微信,他很早之前就悄悄的把顧沉言的微信置頂了。

    喬舒︰老公∼

    喬舒︰我現在去公司辦事,晚一點來公司找你呀。

    喬舒︰我們一起回家。

    喬舒︰(豬豬超想你的)

    喬舒︰(豬豬牽手手)

    發過去後,喬舒等了一會,沒有等到顧沉言的回信息。

    他有些微微失落。

    但他很快振作起來,顧沉言這會肯定是在忙呢,沒回信息很正常。

    喬舒收起手機,對路月說︰“好了,我和我老公說了,一會辦完事和他一起回家。”

    “嘻嘻。”

    “我們走吧。”

    路月︰“……”

    “好。”

    車子重新上路。

    雨這會有些大了,雷聲也更響了,喬舒慢慢開著。

    開著開著他突然疑惑。

    這兩天他好像有點嬌氣,有些粘顧沉言了?

    喬舒︰QAQ

    愛情這麼可怕的嗎?

    曾幾何時他也是一個剛硬自強獨立的漢子啊!

    喬舒忍不住甜蜜笑出聲。

    一旁的路月︰“……”

    車子一路緩緩開向巨星娛樂。

    顧氏。

    顧沉言從會議室里走出來,身後是一眾的秘書助理,還有公司高層。

    陳文淵走在顧沉言身邊。

    一出會議室,陳文淵就打開手機,處理信息。

    突然他的目光頓住。

    隨後他蹙了眉頭。

    大事!

    一路回到辦公室,顧沉言坐在辦公桌後,冰冷的對陳文淵下達指令︰“後天去m國的人員安排好,另外把……”

    “就這些。”

    陳文淵︰“是,先生。”

    “先生,余瓊小姐回消息了。”

    顧沉言抬頭。

    陳文淵︰“我們這邊一直沒調查出來內情,剛剛余瓊小姐給我回信息,夫人之所以被唐辰打壓是因為唐辰想要潛規則夫人。”

    顧沉言臉黑了。

    陳文淵身為顧沉言身邊最為得力的助理,以往已經能夠適應顧沉言的冰冷,但這會他依舊感覺到頭皮發麻。

    他硬著頭皮繼續匯報︰“夫人拒絕了對方的潛規則,並且把這個唐辰打了,先生您放心,夫人並沒有吃虧,所以出于報復,可能還有某些不可言說的目的,對方想要給夫人一些教訓。”

    “還有一個消息。”

    “夫人剛剛已經去巨星娛樂,打算和該公司解約。”

    顧沉言氣壓迫人的坐在那。

    過了好幾秒,他才凌厲道︰“昨日讓你調查的東西好了嗎?”

    陳文淵︰“唐辰的報告已經發過來了,至于巨星娛樂,更詳細的內容要等明天。”

    顧沉言︰“先拿過來給我。”

    陳文淵︰“是先生。”

    陳文淵出去,很快拿著一疊文件進來放到顧沉言的桌面上。

    顧沉言看了一眼,翻開文件。

    “轟隆!”

    雷聲讓顧沉言的動作頓住,他轉頭看向落地窗外面,天空黑壓壓的一片,閃電劃過,雨滴嘩啦啦的砸下。

    他歪頭看向陳文淵︰“夫人去巨星娛樂了?”

    陳文淵︰“是。”

    顧沉言︰“他自己開車?”

    陳文淵︰“是。”

    顧沉言︰“下雨天路不好開,讓司機過去接他。”

    陳文淵︰“好。”

    陳文淵下去了。

    顧沉言繼續看文件,但他看了一眼就伸手拿過一旁黑屏的手機。

    果然有消息。

    顧沉言露出一個笑,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敲響手機鍵盤。

    顧沉言︰好。

    顧沉言︰一起回家。

    顧沉言︰下雨天不好開車,我讓司機過來接你。

    顧沉言︰(豬豬抱抱)

    顧沉言從喬舒那拿到了很多的豬豬表情包,但他最常用的還是這個(豬豬抱抱)的表情包。

    喬舒下車的時候看到顧沉言發來的消息立馬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

    喬舒︰好噠∼

    喬舒︰麼麼噠∼

    喬舒︰(小豬豬親親)

    解約的流程說復雜也不復雜,說簡單卻也不簡單。

    喬舒坐著等結果的時候,負責人突然接到一個電話,而後他古怪的看了喬舒一眼。

    喬舒︰“???”

    負責人︰“唐總說您的解約必須和他親自談。”

    路月炸了︰“憑什麼啊!”

    喬舒還算冷靜。

    他看著負責人。

    負責人︰“唐總說您的合同有問題,必須和他談,否則公司不會同意,並且會起訴您。”

    喬舒蹙眉。

    但不等他說話,他就听到唐辰的聲音。

    唐辰︰“呵?想解約?”

    “願意交違約金?”

    喬舒轉頭。

    唐辰看了一眼負責人︰“你出去。”

    負責人屁顛屁顛的出去。

    他又看向路月。

    路月瞪他,死倔著沒走。

    唐辰︰“我沒記錯的話你是我們公司請的助理吧?”

    “怎麼?”

    “不听上司的話?”

    “想被炒魷魚嗎?”

    路月梗著脖子瞪他︰“炒就炒了!”

    唐辰沉下臉。

    喬舒攔在路月面前︰“你想做什麼!”

    唐辰︰“沒做什麼!”

    “我記得你也簽了合同了,你說我起訴你一個竊听公司機密如何?”

    路月瞪眼︰“你……”

    唐辰︰“出去!”

    喬舒衡量了一下,覺得光天化日之下,這個唐辰也不敢對他做什麼,于是轉頭對路月說︰“月月姐,你先出去等我。”

    路月︰“喬喬!”

    喬舒︰“沒事,你相信我。”

    路月不甘不願,非常擔心的出去了。

    辦公室里一時之間只剩下喬舒和唐辰,唐辰邪笑著走近喬舒︰“你這份合同我看了,想要解約的話你需要交的違約金可不止那一千萬。”

    “而是……”唐辰抬起他的手掌︰“五千萬。”

    喬舒蹙眉︰“根據合同,我只需要給一千萬的違約金。”

    唐辰︰“小東西,我想你記性不好,現在公司的老板是誰?是我,規則是誰定的?也是我,想要解約你就要按照我的規則來。”

    喬舒︰“唐老板,我想您對合同法有誤解,您若是不同意想耍賴的話,我這邊會請律師和您詳談。”

    唐辰︰“詳談?”

    “那也要我願意,只要我願意,我就可以在法律上拖著你,一直拖到你完全過氣,拖到你……再也沒有公司會要你。”

    “你以為打了我,下了我的面子還可以想走就走?”

    “以為傍上了金主就可以來我這里耀武揚威?你那金主不行吧?在娛樂圈里連個像樣的資源都給不了你,就舍得給你一千萬贖身?”

    喬舒眉頭蹙的更緊了。

    唐辰突然欺身而上︰“我說過我看上的人還沒有得不到手的。”

    “想走容易,讓我睡一晚。”

    “怎麼樣?反正你陪你的金主睡也是睡,陪我睡也是睡,說不定睡了一晚你就再也離不開我了。”

    他低頭要抓住喬舒就要吻他。

    喬舒閃開。

    他這會氣的臉都黑了︰“我報警了!”

    唐辰︰“你報警啊!”

    “小東西,你讓我惦記了這麼久,還想走?”

    他又去抓喬舒。

    喬舒抓住一旁的椅子︰“你再過來我就不客氣了!”

    唐辰完全不怕,他早就調查過喬舒,不過是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沒有人撐腰,就算傍上了金主,那個金主顯然也是資本並不怎麼樣的,並且小氣的。

    沒看喬舒一點像樣的好資源都沒有嗎?

    對方也就是玩玩喬舒而已,顯然沒有上心,不會為了喬舒和他對上。

    他今天就要給喬舒這個小東西一點顏色嘗嘗,還想解約?

    那也要等他玩過才行!

    “啊!”

    一聲慘叫傳出。

    路月和負責人害怕的沖進辦公室的時候就看到唐辰一腦袋血的倒在地上,而喬舒則拿著沾著血的椅子緊繃著一張小臉站在一旁。

    路月︰“喬喬!”

    警車和救護車都來的很快。

    唐辰被抬上了救護車,而喬舒則是自己向警車走去。

    路月急急的跟上。

    “轟隆!”

    雷聲越來越大,顧沉言坐在辦公桌後蹙了眉頭。

    他抬起頭,轉頭看向身後的落地窗。

    手機響起。

    顧沉言︰“喂?”

    對面是司機︰“抱歉顧總,這邊臨川路出了車禍,堵在中間走不了了。”

    顧沉言︰“知道了。”

    他掛了電話之後撥給陳文淵︰“司機被困在臨川路,你再派個司機繞路到巨星娛樂接夫人。”

    陳文淵︰“是。”

    電話掛斷。

    顧沉言依舊無法專心工作,他的眉頭越蹙越緊,一直忍不住看向窗外。

    這種狀態不知持續了多久,最後被手機鈴聲打斷。

    顧沉言拿過手機一看,頓時露出一個笑容。

    是他的小妻子。

    顧沉言︰“喬舒。”

    喬舒委屈的聲音傳來︰“顧沉言,你可以來接我嗎?”

    “我現在在警察局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豪門老男人的炮灰男妻》,方便以後閱讀豪門老男人的炮灰男妻第53章 第五十三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豪門老男人的炮灰男妻第53章 第五十三章並對豪門老男人的炮灰男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