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第 108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狂上加狂 本章︰第108章 第 108 章

    知晚听了太子妃的話, 復又默默坐下,小聲道︰“他怎麼這麼不懂事,這是要氣死盛家的祖母和姑母……”

    太子妃卻覺得這事沒有她想得這般難做, 開口勸解道︰“什麼入不入贅的?你是縣主,他是將軍, 你有皇天封地, 他也有不菲家產, 原該是天作之合,金玉良配, 不過是兩府合並為一府的事情。難道他要入贅,你還真就不管他獨居的母親了?至于你們將來的孩子, 也不會只一個的,便是幾個姓柳姓成, 隨了你們自己的心願。”

    知晚沉默沒有說話。

    太子妃再接再厲道︰“成將軍其實私下跟太子說過, 他讓你招贅婿,一來, 是怕你被動匆匆而嫁所托非人。二來, 他一早便想好了入贅,這樣也免得你有寄人籬下之感。若是他母親一時想不通, 也不必合府而居, 你們可以小兩口自過自的, 免得你被婆婆立規矩……他雖然拐了七道八道的彎子, 可處處都為你考量著,這樣有擔當又心疼你的男人世間不多, 你可不要因為一時的顧慮而錯過此等真心之人啊!”

    其實太子妃說得這些,知晚此時也想明白了,心內一時也是酸甜交錯, 不知該如何抉擇。

    那開口回拒的話,在舌尖兜轉了幾下後,終于沒有說出來。

    成天復去求到陛下那里,而不是自己來求入贅,絕對不是要搬著皇帝的招牌對她施壓,而是由著陛下開口,就不能讓姑母桂娘說出怨尤她的話來。

    畢竟天子賜婚,哪個敢抱怨?他說不會讓她低頭嫁人,這話他是真在努力去做!

    既然如此,她又怎麼只能讓他一人流血出力,畢竟……這世間除了他,她也不想嫁給其他的男人。

    太子妃見知晚低頭不說話,心知此事便是成了。

    這姑娘是個有主意的,要是不願意,就算陛下施壓恐怕也不能成。

    剩下的,權看成將軍有沒有將自己“嫁”出去的本事了,但願迎州的亂事能夠盡早平定,成將軍的年歲也不小了,也該成家立業,娶妻生子了。

    這邊太子妃探到了柳知晚的口風之後,便讓太子趁著請安的時候呈報給了陛下。

    順和帝听說那丫頭低頭默認了之後,倒是嘆惋良久。他一直希望柳丫頭能夠跟自己的皇孫結下良緣,可惜她非要招個入贅的,沒法再配皇孫。

    他更沒想到成天復那個狂傲以極的小子,竟然甘願低頭入贅,也要抱得美人歸。

    這樣的肆無忌憚,不顧及他人非議的張狂……讓順和帝竟然有種羨慕之感。

    他當年就是有太多的放不下,才與錦溪彼此遺憾錯過。而成天復卻為了佳人幾次拿功名利祿做賭,大有一種“千金散盡還復來”的豪邁灑脫。

    真男兒當如此!

    柳丫頭也是被這小子給折服到了,才會點頭允婚的吧?

    不過成家小子既然立下了軍令狀,就不能空說大話。若是他拿不下迎州,就算兩情相悅的婚事,也沒門!

    想到這,陛下拿起了迎州那邊傳來的戰報,皺眉看了一會道︰“鹽水關急需的軍資還沒有送到?”

    太子連忙回稟︰“迎州有許多被炮火所傷的兵卒,急需大批藥材。分管此事的鄭太醫已經緊急調撥了附近各個州縣囤積的藥材,調撥人手打磨調配,不日就能送到前線了。”

    陛下點了點頭道︰“分撥軍資的事情,原該是你大哥調管,不過他上書說以前分管此類事情時,因為自己治下不嚴,時有貪墨事情發生,一時也怯了手。而且他還有可能領兵奔赴前線,實在難以抽身,恐怕難以周全,朕才將此差事分給了你,畢竟你主理鹽稅,還有戶部的事情多時,心思也細膩些,由你來管,也免得出錯。”

    太子連忙道︰“請父王放心,兒臣深知此事干系重大,定然殫精竭慮不讓前線的將士們等得太久。”

    順和帝點了點頭,就在這時,有人門外稟報,說是慈寧王一家入宮問安。

    陛下揚聲命他們進來。

    今日慈寧王和王妃領著新入門的兒媳婦與兒子一起入宮拜見父王與母後,算是孫媳婦的見禮,順便再陪陛下與皇後用膳。

    久久不出佛堂的田皇後也出來應一下景,接受慈寧王家新婦的跪拜。

    如今田皇後在宮里低調了許多,除非年節宮宴,不然都見不到人。

    不過她就算被陛下冷落了,也是低眉順目,見到陛下絲毫不見怨言。

    陛下雖然厭棄她,但看在她是一國之母的情分上,在人前倒也過得去。

    因為之前太子妃差點滑胎的事件,太子與皇後的罅隙更大,就連後來太子妃誕下一子,舉行滿月宴時,都沒有抱孩子去見皇後。

    不過太子在父王的跟前看到了自己的生母,卻也臉色如常,禮數盡是周全著。

    田皇後接受了拜禮後,便借口著身有不適,想回去歇躺去了。

    陛下因為有事與慈寧王講,便對太子道︰“你也許久沒見你母後了,就陪著你母後回宮歇息去吧。”

    陛下也知太子與田皇後母子不和,不過想要名垂青史的帝王之家,卻也不能有不敬生母的皇儲。

    順和帝覺得冷落了田皇後這麼久,也夠她記下教訓了,便想著讓太子恭送一下母親,最起碼,別叫宮人看了笑話。

    太子遵旨將田皇後送回宮里去後,轉身便想走,卻被田皇後叫住︰“太子,你還在怨我?”

    太子恭謹跪下道︰“兒臣不敢!”

    田皇後的眼淚從眼角滑落︰“如今你也為人父,有了兒子,可曾設身處地想過我當時的感受,那時的你還在襁褓里,我夜里都舍不得將你交給奶娘,可是你卻這麼生生被人抱走,我想見都見不到你一面!”

    听著母親悲切的聲音,太子微微伏下,只恭謹地彎腰,听著母親的臨訓。

    田皇後久久不見太子,在嬤嬤的攙扶下,悲切地走到兒子的近前道︰“你不在我的身邊,我就算再怎麼思念你,也只能隔著院牆而望。等你大了,能滿宮跑了,卻不認我了。好不容易等你要娶妻了,我是想著要你娶田家人,可又有什麼錯,我不過是希望能跟你親近一些,可你最後娶的又是陳家女人。這叫我如何能平心靜氣?我承認,當初謀算皇嗣的確是我一時糊涂,可是我只不過是想要個稱心的兒媳婦,她不也平安生子了嗎?你還要跟我慪氣到什麼時候?”

    太子一直彎腰恭謹地听著,可是他的眼底卻一片清冷。

    只待田皇後哽咽得稍微停歇了一會時,他才開口道︰“母後不必如此悲切,您最近禮佛,應該知道佛經中的因果報應,若是親手種下此因,又何必埋怨得此果?”

    田皇後的聲音微頓,嗔怒道︰“殿下,你這是何意?”

    太子微微抬頭看著她,慢慢說道︰“曾經有一段時間,兒臣因為仙逝的陳皇後督促功課,責罰太狠,而心生怨尤,覺得是因為我非她親生,她才待我如此苛刻。所以趁著溫書的光景,偷偷跑出了書房,仗著自己人小,便從狗洞鑽入,來到了您的寢宮,指望著偷偷見您一面。”

    听到這,田皇後疑惑地看著他,她怎麼不記得太子曾經偷偷來見她?

    太子勾住嘴角苦笑一下︰“”當時您正在內寢與親信說話,兒臣順著窗縫听著您是如何吩咐親信,讓舅舅收買了太傅,給兒臣添加本不該是我這年歲修習的功課。”

    那時的他年歲受限,一味添加繁重的課業,如何能消化得了?這樣太傅便可名正言順地到陳皇後那里告狀,說他憊懶功課,換來的就是陳皇後望子成龍的重重責罰。

    這般用心,自然是希望太子怨恨著陳皇後,讓他對嫡母不再親近。

    田皇後听到這里,吸了一口冷氣,不敢置信地看著太子。那時他才多大?居然從來未曾听他提及過。

    “……我那也不過是為母之心,生怕你對嫡母比我還好……”

    太子淡淡打斷了田皇後的辯白︰“母後,您還是莫要自欺欺人了。當年陳皇後需要過繼嫡子,宮里年歲合適的孩子,不止兒臣一個。陳皇後起初的意思,也是尋個開蒙的孩童,檢驗是否聰慧,再選個天資出挑的過繼,可後來,她為何改了主意,過繼了尚在襁褓里的兒臣呢?”

    田皇後瞪著眼楮不說話了。

    太子冷冷說道︰“那是因為田家舅舅得了您的授意,收買了皇寺里的和尚,換了皇後求掛的筒簽子,讓她以為宮里有個孩子的八字貴重,最裨益她,所以她才改了主意,過繼了尚在襁褓里的我!”

    田皇後倒吸一口氣冷氣,不敢相信太子竟然知道這一段不為人知的隱情。

    她立刻急急辯白道︰“這也是為了你的前途考量。陛下的兒子那麼多,我那時還不是皇後,如何能讓並非長子的你脫穎而出?唯有讓你成為陳皇後的過繼嫡子了!”

    太子鄭重向她再拘禮道︰“您也說了,兒臣如今已為人父,當知道做父母的心情。若是兒臣,寧願過粗茶淡飯,簡衣陋食的日子,也絕不會拿自己尚在襁褓里的骨肉做踏板,還冠冕堂皇說不要他,是為了他好……”

    這話說得甚重,田皇後一時氣急,騰地起身快步走過去,狠狠扇了太子一嘴巴。

    太子並沒有避開,生生挨了這一巴掌,然後重新又恢復了往日的恭謹道︰“母後手臂如此有力,可見身子骨還算硬朗,既然如此,兒臣便不多叨擾,還請母後好好安歇。”

    說完,太子便退出了中殿,退出門口之後,便轉身離去。

    田皇後一時渾身發抖,也不知是被氣得,還是被兒子質問心虛造成的。

    她身邊的嬤嬤連忙過來恭請娘娘消氣。田皇後猛地揮開她,只深吸了一口氣——果然是被陳皇後養廢的逆子!不過幸好她也不止一個兒子!

    只要她還是皇後,那麼她這麼多年的苦心就沒有白費!來日方長……想到這,田皇後轉身入了佛堂,拿起木槌,在光滑的木魚上大力地敲擊著……

    當太子回到東宮時,稍微平復了一下心緒,慢慢地朝外走著。

    成將軍曾經跟他說過一句話,大約的意思是父母之緣,既是天賜,也須得後天將養。

    若是父母緣深,自然是讓人艷羨的事情。可若父母緣淺,雖有缺憾,但也不必自憐自艾,大不了當自己是石窩里蹦出的猢猻,也可成就一番齊天大業。

    成天復說這話時,是說他父親的事情。可是太子卻也入心,皆因為他跟成將軍在父母緣分上也是同病相憐。

    大約也是因為這點,他與成將軍除了君臣之外,更有一份特殊的情誼。

    今日見了母後,一時沒有忍住,倒是將心里積壓已久的怨言傾吐了出來。

    太子並不覺得愜意,反而心里空落落的,若是此時成卿還在,少不得要找他宿醉一場,一醉解千愁。

    就在這時,他身旁的幕僚低聲道︰“殿下,軍資一事向來是肥差,慈寧王府接二連三斷了入錢的買賣,現在卻將這等肥差往外推,這里面會不會有詐?”

    他說的,乃是陛下讓太子監管軍資之事。

    太子其實也想到這一點。籌措軍資既是肥差,也是要命的差事。

    不過國難當前,豈容人挑三揀四,他唯有層層委派下可靠的人手,處處把關,免得出錯。

    現在前線糧草還算充沛,就是軍醫草藥不足。

    據說前線的將士都是靠軍中的剃頭師傅瞧病,一般的傷口,就湊合著用草木灰混著去殼蜣螂的汁水糊在傷口上止血療傷。

    許多將士並非刀劍之傷,而是因為傷口感染而死。

    但願鄭太醫派去的這些人手草藥能一解鹽水關的燃眉之急……

    同樣擔心鹽水關軍情的,自然是有親人在軍中的家眷了。

    這幾日,桂娘時時來找知晚,指望著人脈頗廣的她能探听到什麼消息。成天復這一去,便是坐在了火石藥桶上。

    現在听說那迎州的火器厲害,桂娘現在听到別家的鞭炮聲都心驚肉跳。

    知晚只能勸慰著桂娘不要太過擔憂,火器雖然厲害,但是也有諸多的弊端,若是佔據有利地形還可,但是沖鋒陷陣,近距離搏殺時,那些火器未必能發揮威力。

    知晚覺得成天復既然知道了那些火器的出處,必定對它們有所戒防,雖然一時想不出應對之策,也絕對不會輕易著了那些叛軍的道兒。

    可是她雖然嘴上開解著姑母,心里也還是心懸著表哥。當然這次奔赴戰場上的乃是兩個表哥,哪個出事了,都不行。

    舅舅和舅母也听聞了章錫文立意從軍的事情,急匆匆地從葉城趕來,要給兒子送行,到底是晚了一步。

    氣得舅舅章韻禮在藥行里直跺腳。

    知晚讓舅舅和舅媽不必心急,她已經給人使了銀子,指望著到時候照顧表哥。既然他們好不容易來京城一趟,暫且在羨園里住下,過段時間再回去。

    章韻禮無奈,只能舉步出了藥行,只是他心懸兒子,有些心不在焉,走路的時候,一不小心,撞到一旁準備運上垃圾車扔掉的藥笸籮上。

    那飛揚的藥沫落了章韻禮一身,他慣性地往後倒退,哎呦一聲,原來是腿刮在了放置在地上切藥的鐮刀上了,當時就劃開了一道口子。

    就在這時,鄭太醫舉步走進來,看見章韻禮狼狽的樣子,連忙過去幫他撢落身上的藥沫,大聲呵斥著店里的童子不做事,竟然留些作廢的散藥和刀具亂擺放在店門口。

    然後他便要給章先生處理傷口,可是舅舅卻笑著道︰“我自己也是瘍醫,車上就有藥箱子,自會處理的,就不勞煩鄭太醫了。”

    然後鄭太醫含笑跟知晚寒暄了幾句之後,目送他們上了馬車。

    知晚在上馬車時,回頭看了一眼鄭太醫身旁的幾個大漢,他們正將地上的藥具裝車。

    不過奇怪的是,他們人人都帶著薄薄的手燜子……此時正是夏日,他們如此,難道是怕刀具扎手?

    邊關雖然告急,可是身在京城,自有一股置身事外的安逸。知晚這幾日都沒有出府,只待在園子里,閑來無事就找來地圖,看看鹽水關的位置。

    這處要塞距離京城不近但也不遠,就是中間有一道山耽誤路程。只要翻過這座山,便可以一路坦途前往鹽水關。

    進寶剛吃了幾日安穩飽飯,愛死了京城的繁華。

    她看見縣主翻看地圖就有些心驚肉跳,趕緊勸解道︰“縣主小祖宗,那鹽水關可不能去,別的不說,一路上的流民亂匪就不少,你半路有個好歹,難道是想著成將軍能回去救你?”

    知晚瞪了她一眼︰“誰說我要去了?”

    她不過是看看以慰相思之苦,最起碼在夢里化為鴻雁飛向鹽水關時,可是臆想一下山高水長,入夢得更真切些。

    進寶這才略略安心下來,問道︰“縣主,明日盛家姑奶奶又要去道館祈福,她派人給您遞了帖子,您可同去?”

    知晚點了點頭,這幾日姑母心緒不寧,有時候還需要她下針才能睡得安穩,

    成天復不在,她自然要盡心將姑母照顧好。

    既然明日還要起早,大約又要在道觀里用齋飯。舅媽閑在園子里無事,明日也邀著她同去吧。

    所以知晚看了看自己田莊收繳上來的賬目後,便梳洗睡下了。

    只是因為心里懷了心事,她一直不能睡去,便在床榻上輾轉反側。

    就在翻身的功夫,知晚突然听到外院處傳來狗吠的聲音。

    這幾條狗是前些日子從川中送來的,白天關入籠中,到了夜里就被放出來巡夜。

    知晚原本就是怕這些猛犬被拘禁得萎靡了,便想著讓它們夜里撒撒歡。可萬沒想到今夜,這些狗兒居然狂吠了起來。

    羨園里大半的僕役都是新的,知晚雖然讓管事的細細審查,可是沒養熟的僕役都在外院幫忙,依著府里的規矩,入夜之後,除了守夜的僕役之外,其他人都各自安歇,不可隨意走動的。這狗怎麼突然叫了?

    知晚在貢縣時,可是說是懸在刀尖上過日子,每當入夜的時候,枕頭下便藏著一把匕首。

    現在雖然到了京城,但是有些習慣是改不過來的。狗叫的聲音一傳來,知晚第一個反應就是摸枕頭底下的匕首,然後取了床邊掛著的小弓和箭筒,套在胳膊上。

    就在外院亂糟糟之際,似乎有什麼人闖入了內院,知晚套上衣服之後,將自己的一雙鞋子甩在門口處,並沒有往院外跑,而是飛快踩凳子上了桌子,然後靈巧若猴子一般跳上了房梁,趴伏其上。

    這些人能一路直闖內院,足見武功高強非等閑之輩。以前在貢縣的時候,成天復就告訴過她,萬一真有人攻進院子,她不可亂往外跑,先躲到房梁上再說。

    搏殺的事兒,有兒郎爺們頂著,若是他們也不中用了,她要想著如何保命,而不是出來跟一群匪徒拼命。

    而如今,她直覺的第一反應也是躲在房梁之上,這樣便可以以逸待勞,看清闖入者是誰。

    不過想到自己這麼听成天復的話,不由得一陣苦笑。

    此一時彼一時,此處非貢縣,天復也未住在她的隔壁,羨園雖有護衛卻不是什麼驍勇的將士。

    此時若真進來什麼滅門的土匪,躲在梁上也是無用,也只能全靠她自己了……當初入住羨園時,真該挖個暗道才好!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功夫,門外傳來慘叫聲,顯然外廊守夜的小丫鬟遭遇到了不測。

    而自己半掩的房門猛然被人踢開,只見兩個黑衣人闖入之後,舉刀就往床榻上砍。

    那架勢務求一擊斃命,決不讓床榻上的人苟活。

    那兩個黑衣人砍出去兩刀之後便查覺不對勁了,待他們撩起簾子看時,才察覺床榻上是空的。

    二人一愣之下立刻四處查看,待看到門口的鞋子時,便以為知晚出去了,二人就交換一下眼神後,便要往外走,去搜尋羨園主人的蹤跡。

    可是他們二人剛走到門口,就見一大塊院子里練功的石鎖飛來,正砸在其中一個人的胸口上。

    躲在梁上的知晚甚至能听到肋骨被砸斷裂的聲音。

    扔出石鎖的是進寶,黑粗的丫頭正掄起手里另一個石鎖砸向第二個匪徒。

    可惜那個匪徒有了防備,狼狽一躲,竟然躲開了。

    而那個被石鎖砸中的匪徒,仰面倒下,正好跟房梁上的知晚大眼瞪小眼,吐著血沫子哽咽道︰“在……在房梁上!”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異香》,方便以後閱讀異香第108章 第 108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異香第108章 第 108 章並對異香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