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簡單粗暴


類別︰游戲競技 作者︰搖搖-欲墜 本章︰第十九章 簡單粗暴

    長島的辦公室比總部小的多,工作也要輕松的多。

    這里的技術人員不用負責最基礎的編程,而是根據與石溪校區的合作的項目,給總部那邊下達任務,然後對呈交上來的項目進行審核。

    這樣的工作有助于培養一個人的大局觀,對迦勒這個架構工程師來說,很有促進。

    有生物計算機,這樣的工作對趙山河來說輕松無比,每天只用幾分鐘的時間,就能處理完所有的公務。

    不過大部分時間,趙山河都表現的很普通,從不顯示自己的超強工作效率。

    閑暇的時候,他也會繼續像以前一樣,瀏覽一些帶顏色的網站。

    內森一直在暗地里監視他的行為,表現的太過異常,說不定會影響到自己“中獎”。

    這將近一個月的時間看似平淡,無聊,可是,只有趙山河自己知道,他的收獲有多大。

    不論是在原本的世界,還是在王牌特工世界,機器人的發展都非常初級。

    原本的世界,已經是2020年,可是機器人的發展剛從程序型機器人發展到交互型機器人。

    所謂的自主型機器人,是機器人的初級產品,也就是讓一台機器,擁有獨立工作的職能。

    這個階段從20世紀初期就開始研究,經過了一百年的發展,等到計算機科技發展到了一定的階段,才初見成效。

    從職能上來說,最早的程控機床,其實就是機器人。

    它們只能按照預設的程序工作,不具備其他任何功能。

    等到計算機科技發展起來,軟件程序的功能增加,這個時候,才出現了交互型機器人。

    2020年的時候,就連交互型機器人,也才剛剛發展起來。

    可是在這個世界,已經出現了自主型機器人。

    自主型機器人具有獨立工作與處理突發事件的判斷力,決策能力,執行能力。

    更具備自身在惡劣環境下的自保能力……

    說起來很簡單,可是想要實現這個可能,卻非常困難。

    交互型機器人可以是個盒子,也可以是個人形機器,比如深藍,比如阿爾法狗。

    可是自主型機器人想要行動自如,想要具備應對任何困難的能力,就需要科技的再次突破和攀升。

    機器人由三大部分六個子系統組成。三大部分是機械部分、傳感部分和控制部分。

    六個子系統是驅動系統、機械結構系統、感受系統、機器人一環境交換系統、人機交換系統和控制系統。

    交互型機器人只能在軟件部分實現突破,在機械部分,傳感部分,依舊力有未逮。

    六大子系統,只有最後兩個系統勉強能應對。

    可是在這個世界,驅動系統,機械結構系統,感受系統,機器人與環境交換系統,都實現了跨越式突破。

    艾娃與京子這兩個仿真機器人,就和人類幾乎沒有區別。

    她們能夠像人類一樣生活,對任何事務都有自己的判斷能力,甚至還會“騙人”。

    趙山河在藍皮書公司獲得的資料雖然沒有涉及到最尖端領域,但是在基礎領域的技術,一應俱全。

    比如驅動系統,機械結構系統,傳感器系統這些重要的方面。

    另外在生物技術方面,制造仿真皮膚的技術,也是原本的世界沒有的。

    獲得這些技術,趙山河只需要按部就班地發展工業技術,就能將這些技術復制出來。

    時間終于到了這一天,沒有把自己變成一只蝴蝶的迦勒,理所應該地中了大獎。

    頭等獎是藍皮書公司的傳奇創始人內森親自確定的,可以陪他在他的私人別墅里共度一周。

    這個期間,不論是與他討論什麼話題,他都會給予解答。

    內森十三歲的時候就編程了藍皮書公司的基礎源代碼,是個不折不扣的天才。

    與此同時,他也是一個古怪的天才,不喜歡社交,不喜歡政治,一直隱居在北部冰川之間的一個小山谷中。

    那里與世隔絕,除了他耗費巨資修建的一個山腹別墅有現代氣息,出了別墅,連電話信號都沒有。

    可是,他依舊是藍皮書公司的靈魂人物,在業界擁有崇高的聲望。

    能夠與他單獨相處一周,對任何計算機從業者來說,都是是值得慶幸的。

    趙山河也裝作一副驚喜到不敢相信的模樣,再多一點羞澀,就完美扮演了一個幸運的技術宅。

    這一天,兩個電話打到了他的手機上,一個是內森,在電話里恭喜他中了大獎。

    然後另一個是內森的直升機駕駛員,他負責為內森的別墅運送補給,與此同時,也負責幫他送人過去。

    趙山河很好了扮演了屬于自己的角色形象,面對內森表現出的是驚喜與羞澀,面對駕駛員,他表現出的是平靜與開心。

    一個20寸的行李箱,裝著迦勒的行李。一架直升機,劃破向北的天空。

    這個世界是地球,卻又不是地球。

    在地球上,距離紐約一架直升機的航程,還處于加拿大的繁華地帶。

    可是在這個世界,飛機開出兩個小時以後,就是無邊的冰川。

    飛機飛過一條冰川帶,駕駛員回頭說道︰“現在我們的腳下已經都是內森的私人土地,再過兩個小時,我們就能抵達。”

    趙山河笑了笑,沒有回話。飛機飛行兩個小時才能抵達,按照飛行速度來說,差不多四百公里以上,如果按照目的地在中心,按照方圓來算,就是方圓八百公里。

    這個面積已經比世界上一大半國家還要大,還是私人領地,怎麼可能!

    但這里的確都是內森的私人區域,到處是雪山,冰川,無人的凍土帶。

    然後,飛機降落在了一個四季如春的山谷,這里有壯麗的雪山,瑰麗的冰川,還有宛如人間仙境的山谷。

    白雲繚繞,樹林幽森,綠草如茵,一條冰川融化的小河貫穿山谷。

    這種美景,也只有在影視劇世界才會出現,不是別處沒有如此美麗的風景,而是不會有這麼多美景融匯在一處。

    方圓五里之內,雪山,冰川,茂密的森林,毛毯一樣的草地,瑰麗的秀峰,四季如春的山谷,好處都佔盡,怎麼可能!

    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如何順利地竊取到所有的先進技術。

    這個別墅只有四個人,或者說,只有兩個人,兩個機器人。

    &      而且,內森為了控制機器人,故意采用了許多軟質材料制造機器人,讓機器人的武力並不強。

    他已經考慮好了,上個世界就是簡單粗暴,這個世界也可以繼續發揚光大。

    回憶著前世看過的簡介,迦勒在這個別墅待了七天,對艾娃進行了七次圖靈測試。

    然後被誘惑,背叛了內森,可是艾娃利用了他之後,將他關在了別墅里離開。

    因為不知道具體情節,這個世界還有七天就會重置,所以,趙山河不介意用最簡單的方式來達到目的。

    下了飛機,趙山河沒有發現任何工業化痕跡,不,甚至連人類存在的痕跡都沒有。

    駕駛員指著一個方向說道︰“沿著小河一直走,就能看到房子了。昨天我剛送了補給,今天特意來送你,就不過去了。”

    趙山河問道︰“內森不願意見外人?”

    駕駛員點了點頭。“他是個古怪的有錢人。”

    提著行李箱,走過大片的草地,來到與山巒的交界處,這里有一條小河。

    走了不遠,轉了一個彎,地勢陡降,小河變成了一條瀑布。

    瀑布邊緣有人工的青石台階,趙山河一路下行,又繞過了一片山岩,看到遠方的樹林對面,有一片木制圍牆。

    知道了位置,他快步走了過去。

    下了幾層台階,來到圍牆的一個感應器處,突然一陣電子音響了起來。“迦勒程序員?”

    “是我。”

    “請來到感應器處,直視感應器。”

    趙山河還以為是要掃描自己的臉型,卻不防閃光燈一閃,給他拍了一張照片。

    很快,感應器下方吐出了一張ic卡,上面還有他的照片。

    電子音又響了起來︰“請收好你的通行卡。”

    竟然這麼落後,還需要通行卡才能進出?為何不能直接臉型識別,或者視網膜識別?

    如果只是通行卡識別,那麼簡單粗暴的方式更加適合了。

    趙山河取出了通行卡,然後在感應器處掃描了一下,紅色的顯示光變成了藍色。

    趙山河推開了門,走過了一條向下的透明封閉走廊,下到了一個半掩體的極簡主義客廳。

    雖然是極簡主義,可是所有的用料都很講究,客廳看起來很舒適。

    從客廳這里進入了一個感應門,然後才是別墅的主體,一大片玻璃幕牆對著一處美麗無比的山谷風光,看起來相當不錯。

    然後他听到了一陣拳擊沙袋的聲音,還有劇烈的喘氣聲。

    右前方,有一個半封閉的健身房,一個身材魁梧,卻不高的身影在那里打著沙袋。

    看到他的大胡子,趙山河想起了一個打籃球的球星,兩個人很像。

    他也發現了趙山河,舉起手臂打了一個招呼,然後渾身冒汗進了別墅。

    趙山河只感覺對方很裝比,明知道他要來,不僅不來迎接一下,反而在那里打沙袋。

    不過想到兩個人的身份差距,他又能理解了。

    遠看對方像那個球星,可是走近之後,就能看出區別了。

    那個球星看起來傻傻的,而內森看起來很精明。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身上有著濃郁的釣絲味。

    身為全球首富,哪怕古怪到不稀罕交際,不喜歡打扮自己,可也不應該如此釣絲吧!

    “迦勒?”

    “是的,先生。”

    “叫我內森就好。”他穿著兩美元一件的汗衫,前後都濕透了,脖子上還跟農民一樣搭著一條毛巾。

    “來一杯?”他走到一個酒櫃前面,他從琳瑯滿目的酒瓶中選了一瓶,然後拿了兩個杯子,走到了玻璃幕牆下的冰櫃前面。

    趙山河點了點頭,從冰櫃里拿出了兩個冰球放進了杯子里面,然後加了一點酒,隨後又開了一罐能量飲料。

    喝酒加飲料,又是一種被稱為土鱉的行為。

    接過了他遞過來的酒,趙山河看他似乎沒有開口的念頭,主動說道︰“遠離世人的冰山腳下,開闢這樣一套別墅,真是享受。”

    “別墅……”他笑了笑,跟趙山河踫了一下說道︰“這不僅僅是一套別墅。對這里的第一印象如何?”

    “很幽靜,也很落後。”趙山河舉了舉握在手中的通行卡。“竟然還用如此落後的進出方式,是我沒有想到的。”

    他不以為忤。“這是有原因的。”

    趙山河追問︰“什麼原因?”

    他沒有回答,舉了舉杯。“先喝了這一杯,我帶你參觀一下。”

    趙山河沒有放棄,換了一個方向問道︰“這里只有你一個人?如果遇到意外怎麼辦?”

    “我不會讓意外發生,何況這里根本出不去,每周只有一架直升機來運送補給,沒有人能過來。”

    “我能在別墅里自由參觀嗎?”

    他笑了笑,看了看趙山河手里的通行卡。“只要是通行卡許可的區域,你都可以去,不能去的地方,你也進不去。走吧……”

    趙山河學他一樣,把杯中的酒一口喝光,拉著行李箱跟他進入了一道感應門,里面是一個向下的台階,隨後有一條走廊。

    走廊很有未來感,科幻感,不過趙山河注意的是,他們似乎進入了山腹。

    趙山河故意說道︰“我進來的時候就是下了不少台階,進入山谷,現在又下台階,我們進入山腹了嗎?”

    他在一個感應器前面站定。“你的觀察力不錯,試一試……”

    趙山河把通行卡放在感應器前面,紅燈變藍燈,門開了。

    一間標準的客房擺設,唯一不一樣的地方是,沒有窗戶。

    趙山河扭頭問道︰“我的權限應該沒有你的高,這個房間是我可以自由活動的地方?”

    “不,還有上面,以及我許可的區域。書桌上有一份保密協議,如果你簽下它,我會跟你交流更多的秘密。”

    “比如呢?”趙山河的眼楮掃描著他的身體,然後感應到他的褲子口袋里也有一張感應卡。

    “你知道圖靈測試嗎?”

    趙山河搖了搖頭,不想再浪費時間,他上前一步,在內森驚訝的目光中,一拳打在他的腦袋上,他雙眼翻白,一聲不吭就昏了過去。

    隨後,趙山河的手里出現了兩把鋼制的手銬……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崛起在港綜世界》,方便以後閱讀崛起在港綜世界第十九章 簡單粗暴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崛起在港綜世界第十九章 簡單粗暴並對崛起在港綜世界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