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西城薰】(大章求月票!)


類別︰現代都市 作者︰跳舞 本章︰第一百三十六章 【西城薰】(大章求月票!)

    【上一章因為晚更了兩分鐘,導致昨天更新過了十二點,然後……全勤獎沒了……

    兩分鐘啊!

    丟了幾千塊的全勤獎。

    心痛到無法呼吸……

    給點月票安慰一下我吧!諸位!

    喂!那個狂笑的家伙你是什麼意思!!】

    •

    第一百三十六章【西城薰】

    深夜接近十二點的時間。

    陰暗而狹窄的小巷子里。

    巷口外的路燈的光芒,並不能完全透進來。而巷子內,少女黑色的直發自然垂落,一身純美的高中女子校服。

    手里提著泛著鋒芒的小太刀,刀鋒仿佛虛指地面,只是身子半弓,雙腳一前一後,蓄勢待發的樣子。

    面前是一個臉上帶著古怪微笑的年輕男子。

    而地上,則是一具尸體。

    這樣的畫面,簡直就如同某些日系的漫畫鏡頭了。

    嗯……當然了,此刻躺在地上的早川先生,還沒有變成尸體。

    暫時的。

    •

    西城薰,2001年的時候,年紀應該是17歲,準確的說是16歲半。

    生日是11月30日,射手座,o型血。

    喜歡吃藍莓,吃草莓,和一切不用削皮或者吐核的水果——當然最喜歡的還是藍莓。

    喜歡吃拉面和芥末章魚。

    討厭吃芹菜和胡蘿卜。

    最想做的事情是︰把武道館的館長打成豬頭。

    最討厭的事情是數學課。

    最討厭的人,是隔壁班的星野里奈。

    以及,一個大長腿個子很高而且總是自以為是的南高麗傻妞。

    從前最喜歡的人是……木村拓哉。(後來老了長殘了後,果斷脫粉)

    後來最喜歡的人是……某個外號很中二而且很狗的boss。(能厚著臉皮叫自己閻羅的人,難道不中二嘛!)

    人生座右銘是︰下雨天就應該窩在家里看電視呀!

    習慣的口頭禪︰中年大叔什麼的最惡心了!

    對外宣稱身高161厘米。

    ……真實身高其實只有157厘米。

    穿34碼半的鞋。

    體重三十七公斤。(其實是三十九公斤)

    喜歡穿短裙,討厭高跟鞋。

    最滿意自己身體的部位是腿。

    最討厭自己身體的部位是歐派。

    以上,是西城薰,外號藍莓,上輩子的大概訊息和資料。

    哦對了,漏了一條。

    最後悔的事情是……

    ……

    為什麼,要被父母生出來,來到這個世界上。

    •

    “你現在,還喜歡吃藍莓嘛?”

    看著面前的少年,西城薰的眼楮頓時眯了一下,小小的身子微微換了個姿勢,改成了雙手握刀。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還知道這麼多?”

    “我是……”陳諾沉吟了一秒鐘,試探問道︰“路過的假面騎士?”

    “撒謊!”西城薰怒道︰“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子嘛!”頓了頓,少女還很可愛的反駁了一句︰“而且你也沒戴頭盔!”

    好吧,其實我家里有個頭盔的……

    陳閻羅心中默默吐槽。

    “既然不說,那麼,再見了!”

    西城薰飛快的後退了一步,仿佛要逃走。

    但是陳諾卻仿佛根本沒有信,反而忽然就閃電般的往後退了一步!

    刷!

    刀鋒幾乎是擦著陳諾的鼻子尖劈了下來!

    “啊哈!我就知道你嘴巴上說要走,其實是要進攻的。”陳諾又後退了一米。

    西城薰這次不廢話了,手里的小太刀上下翻飛,連續三次劈砍都被陳諾躲開,女孩忽然邁著小碎步沖了上來,小小的身子試圖撞進陳諾的懷里。

    而陳•lsp•諾,居然就真的不躲了!反而張開雙臂,一把就抱上了西城薰小小的身子。

    西城薰哼了一聲,人貼在陳諾的懷里,卻飛快的抬手,手里的動作又快又很,刀鋒居然從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撩了上來,對著陳諾的胸口連續三連刺!

    若是武道館的劍道教練在這里看到這個場景,一定會驚呼出聲來的。

    這個連續三連刺的動作,道館里最好的學生練了一年多都沒練好……而眼前這個打工做清潔不到兩個月的少女手里居然就這麼使了出來,而且動作穩準狠!

    刀鋒幾乎已經貼到了陳諾的胸口,甚至刀尖都已經微微刺破了陳諾的衣衫。

    就在這個時候,少女卻發現自己的雙手握著刀柄,但無論如何往前送,卻再也無法把刀往下扎進去哪怕一毫米!

    陳諾的兩根手指夾住了刀鋒,低頭看著懷里正仰面盯著自己的少女︰“真想殺了我呀?”

    “哼!”

    少女再努力的一下,發現刀鋒紋絲不動,去反應極快,毫不猶豫就送掉了刀柄,然後同時膝蓋往前一撞,就沖著陳諾的胯部而去。

    陳閻羅微微一笑,略一側身,少女的膝蓋頂在了他的大腿外側。但少女的右手已經雙指如鉤,插向了陳諾的眼珠。

    “好狠的小姑娘。”陳諾一歪腦袋,然後用手肘一頂。

    西城薰悶哼一聲,騰騰騰就往後退開了幾步,臉色有些蒼白,抬起手來捂住自己的心髒部位,輕輕揉了揉︰“嘶!!”

    “啊,抱歉啊。”陳諾笑了笑,一腳踢開掉在地上的小太刀,攤開雙手︰“忘記了你是平胸了……沒有緩沖,弄疼你了吧?”

    “……混蛋啊!!”

    大概是平胸這個詞,一下就讓少女原本還算平靜冷峻的表情,徹底破防了。

    女孩低罵了一聲,然後重新沖了上來。

    踢腿,被陳諾單手擋開,揮拳頭,被陳諾一巴掌拍開,然後少女干脆張開嘴巴一口就朝著陳諾的手背上咬了下去。

    陳諾松手,少女的上下牙關狠狠的撞在一起。

    陳諾笑著,而女孩卻立刻再次變招,單腿立足,另外一條腿飛快的掃了起來,再次踢向陳諾的脖子。

    陳諾嘆了口氣,忽然伸出手掌,一把就抓住了西城薰的腳踝……

    “呃……白色?”陳諾訕訕一笑,趕緊往前一推,西城薰再次騰騰騰退後幾步,站穩後,略有點喘氣,眼神里這次流露出了驚恐,語氣也有些慌張︰“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好了。”陳諾嘆了口氣,擺手道︰“別裝的這麼慌張了,你的性格是不會這樣的。你現在假裝慌張,其實眼楮還在盯著我的要害……畢竟還是年輕啊,還沒學會真正的偽裝自己示弱。

    細節,細節決定成敗,記住了哦。

    對了!眼神再慌亂一點,氣息再喘一點。

    嗯,有點意思了。”

    少女臉上的惶恐之色越發的濃烈,忽然轉身就跑。

    陳諾笑眯眯的追上兩步,然後陡然之間站住,做了一個戰術後仰。

    仿佛是為了配合陳諾的動作一樣,在陳諾已經做出了戰術後仰動作後,少女才忽然轉身,兩指之間夾著一枚鋒利的美工刀片揮了過來!

    目標很明確,陳諾的脖子咽喉部位!

    陳諾笑著,屈指微微一彈,指尖就彈在了西城薰的手腕上,叮的一聲,刀片飛了出去,撞在了牆壁上然後落地。

    西城薰再次後退,這次臉上露出了痛楚的表情,咬牙看著陳諾。

    左手用力捂住右手的手腕,但是右手的手腕還是不可抑制的飛快腫了起來。

    “弄疼你了麼?”陳諾笑道。

    “……”

    西城薰目光閃爍,咬牙低聲道︰“你很厲害……我不是你的對手。但你到底是什麼人?”

    陳諾看著面前穿著校服的黑長直少女,嬌小的身軀,執著而冷硬的眼神……

    哎,有多少年沒看到過這個畫面了,還真有點讓人懷念呢。

    還很青澀的小藍莓啊。

    •

    “別想對我耍什麼詭計了,我可以和你打賭,我可能是這個世界上對你最了解的人了。”陳諾干脆放下了雙手,一手就插著兜里,身子倚靠在牆壁上,另外一手摸出香煙盒來,敲出一支,嘴巴叼上,然後手指一撮,指尖冒出一團小小的火苗,點燃了煙頭。

    深吸了一口,陳諾笑眯眯的看著面前的西城薰。

    少女眼楮瞪圓了!

    看著陳諾方才冒火的指尖。

    “你……這是魔法?”

    “想學嘛?我教你啊?”陳諾微笑。

    “……我投降,你到底……啊!警察先生,快救我!”

    少女說到一半,忽然臉色一變,驚恐的對著陳諾身後大叫,然後身子飛快的往後彈開,凌空就是一個後空翻,然後整個人如同一只壁虎一樣貼在了牆壁上,飛快的往上爬。

    陳諾卻根本臉色都沒有變化——他不用回頭都知道身後根本沒有任何人到來的。

    西城薰飛快的在牆壁上爬上了兩米多,忽然就听見身後勁風襲來,女孩匆忙中回頭,一個香煙頭就準確的彈在了她的眉心。

    “啊!”

    滾燙的煙頭之下,女孩吃痛,然後就感覺到自己的脖子後的衣領被人一把抓住,身子騰空而起,然後如一條死魚一般摔了下來,落在了地上。

    這一摔陳諾沒有留情,西城薰摔的就覺得半個身子都麻了,疼的眼角都在抽搐。

    “服了麼?”陳諾走到她面前,蹲了下來,看著西城薰的眼楮。

    女孩閉上了眼楮,吐了口氣,掙扎道︰“你到底是什麼人呀!!”

    “你知道麼,我最喜歡你的一點,就是你雖然也是一個小瘋子……但是你不會說髒話。在你的嘴巴里永遠不會听到八嘎這種罵人的話。”

    嗯,若是換了前世總是跟她別苗頭的那個長腿小妞,恐怕早就滿嘴阿西八了。

    “你,你……說的好像你很了解我一樣!為什麼用這種很熟悉一樣的語氣跟我說話,我根本不認識你的啊!”

    “可是我認識你啊。”陳諾笑著,伸出爪子,在少女的臉蛋上輕輕拍了兩下。

    “你叫西城薰,今年十六歲半,生日是11月30日。

    你母親叫西川鈴,父親叫西城俊……不過他已經掛掉快六年了,生前是一個小公司的社長。

    你母親西川鈴還可以拿著你父親留下的積蓄,帶著你過著還算衣食無憂的生活。

    不過很可惜的是,在兩年前,你母親忽然腦子壞掉了,居然被人忽悠參加了那個什麼狗屁的‘真理會’。

    嗯,就是幾年前,制造了東京地鐵毒氣案的那個真理會。

    根本就是一個邪教嘛。

    成天到晚宣傳什麼世界末日,那個長的很猥瑣的教主還宣稱自己會什麼超能力,是什麼神靈轉世……

    只有腦子壞掉才會信這種東西啊。

    你母親就是腦子壞掉了,還把家產都捐贈給了這個狗屁的真理會。

    然後就在去年,你母親還失蹤了很久沒有回家。

    因為警方在追查真理會,然後你母親被警方查到了……

    所以你母親就跑掉了。

    警方一直在尋找你母親。

    你也一直在暗中尋找。

    今晚你弄來的這個叫早川的家伙,已經是你這個月第四次出手了。

    前面三個也都是真理會的頭目,這些人的資料是你平日听你母親在家里打電話的時候無意中提起的……也難怪嘛。你平日都把自己偽裝成一個乖乖的,甜甜的,可愛天真的少女。

    沒有人會防備你嘛!何況是你的親媽。

    可偏偏那其實都是你的偽裝,你的真實面目是一個腹黑的黑心蘿莉……

    啊不對,你這個年紀不該稱蘿莉了,應該是腹黑少女。

    但……切開來都一樣是黑的啊!

    你母親跑掉太久了,久到你開始擔心你母親的安危。

    所以開始暗中自己動手追查你母親的下落。

    ……嗯,以上。

    我說的沒有錯吧?如果有遺漏的,你可以補充。”

    陳諾笑眯眯的看著西城薰。

    西城薰躺在地上,瞪大眼楮看著陳諾︰“…………”

    這次,腹黑少女是真的震驚了!

    過了幾秒鐘,女孩用力吞了一下口水,艱難的開口道︰“你……你……”

    陳諾忽然側耳听了听,皺眉道︰“等下……噓!”

    他對西城薰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

    過了會兒,有腳步聲從外面傳來,然後有兩個警察走到了巷子口,其中一個眼神還往里面掃了過來!

    &       巷子也就七八米深的樣子,雖然燈光很暗,但也沒有暗到一片漆黑的程度。

    稍微凝神看進來,里面的一切都可以看得大概清楚的︰地上的早川。蹲著的陳諾,已經躺著的腹黑少女。

    但就在這個警察走到巷子口往里看的時候……

    西城薰忽然看見這個少年忽然輕輕打了個響指。

    接下來讓女孩驚奇的一幕發生了。

    明明就只有幾米的距離,這個警察往巷子里仔細的看了幾眼後,仿佛什麼都沒看到一樣,嘟囔了兩句,就跟同伴走開,朝著遠處離開了……

    過了會兒,女孩才喘了口氣,瞪大眼楮看著陳諾︰“你……怎麼做到的?”

    “魔法啊。你想學嘛?”

    “……”女孩用復雜的目光盯著陳諾︰“你剛才就不怕我開口叫喊嗎?”

    “……拜托,你才是殺人凶手啊。你才不會喊呢。”陳諾笑了。

    說著,陳諾撿起了地上屬于西城薰的單肩包,拿起了她之前的那個小藥瓶,在手里晃了晃。

    “里面不會真的是老鼠藥吧?你想弄死他,也不必這麼麻煩啊,照著心髒來一刀就好了。”

    “……”西城薰猶豫了一下,低聲道︰“是迷……幻……藥。”

    “哈?你弄這個干什麼?啊!我明白了,你是想用這個來逼供?給他吃下去,趁他神志不清的時候審問?”

    陳諾看著少女,少女無言的看著陳諾。

    輕輕嘆了口氣,陳諾直接把這瓶藥扔進了路邊的垃圾桶里︰“以後不許你踫這個東西!明白沒!”

    陳諾的語氣前所未有的嚴肅!

    “……我……”西城薰本來還想反駁兩句,但是看著陳諾冷峻的眼神,嘴邊的話不由自主就變成了辯解︰“……我是從一個夜店里偷來的,我自己不會踫這種東西。”

    “嗯,那就好。”

    陳諾站起來,然後走到那個叫早川的家伙身邊,伸出腳去,在他的脖子上輕輕一踢。

    卡的一聲,那個早川頓時腦袋一歪,然後就沒了氣息。

    “啊!你!!”西城薰驚呼。

    陳諾扭頭看西城薰︰“怎麼了?這種弄邪叫的家伙,害人無數,不知道多少人家破人亡的。這種人死了,有什麼好驚叫的?”

    “……不是的!”西城薰怒道︰“我還沒有來得及審問他呢!”

    “不用審問了,你想問的問題,他不知道的。”陳諾嘆了口氣。

    走到西城薰的身邊,一把將女孩從地上拽了起來——他拽的是頭發!

    西城薰疼的雙手去抓陳諾的胳膊︰“你放手!很疼的!”

    陳諾冷笑,松開了西城薰之後,手掌上卻多了一個東西︰一枚小巧的刀片。

    “你把這個東西藏在頭發里,不怕割傷自己麼?”陳諾隨手扔掉︰“還想藏著,準備偷襲我是不是?”

    西城薰吞了口吐沫。

    “別想了,告訴你了,你的一切小花招對我都沒用的。我甚至可能比你自己更了解你。”陳諾拍了拍手︰“現在,跟我走吧。”

    “去哪兒?”

    “俘虜沒有權力提問的!你又不是三歲小孩子了,這點常識都沒有嘛?”

    •

    兩人一前一後走出了巷子。

    陳諾走在前面,西城薰跟在後面。

    西城薰不是沒想掉頭逃跑,但是這個陌生的年輕男人,展現出來讓她恐懼的實力,使得西城薰心中明白,自己若是想逃跑的話,除了讓自己多吃點苦頭,怕是不會有任何作用。

    跟著陳諾,兩人就這麼一前一後的在大街上步行走了十幾分鐘。

    從偏僻的小路,拐彎回到了外面繁華的商業街,然後走過里兩個街區,來到了一座豪華的酒店門口。

    看著酒店大門,少女忽然站住了腳步。

    西城薰雙手抱在胸前,瞪大眼楮看陳諾。

    “你……帶我來這種地方!你不會是想對我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吧!”

    “……呸!你想的美!”陳諾挑了挑眉。

    •

    對你做奇怪的事情?!

    開什麼玩笑!!

    想想上輩子這個小妞半夜爬進自己的房間里,往自己被窩里鑽,然後被自己一腳踢飛,用被子裹起來掛在窗台上的場面……

    呵呵!!

    嗯,對了!

    她和螢火蟲後來一直不對盤,大概就是因為那天晚上,兩人是一起並排被自己掛在窗台上吊了一夜,因為彼此看到了對方最狼狽的樣子,所以惱羞成怒,就此成了不對盤的一生ソ敵手吧!

    嗯,說起來,上輩子夜襲自己這個做法,還是白發蘿莉小牛頭教唆的!

    哼,當老子沒看過各位硬盤老師們的作品嘛!

    •

    “半夜的時候,帶著我這樣的一個美少女來酒店開房間!你一定是想對我做惡心的事情!”

    “別廢話,快走!”陳諾揉了揉額頭︰“我為了找你晚飯都沒吃呢!你再胡說八道,我就把你……”

    “啊!你難道想對我做什麼!繩縛?皮鞭?還是……”

    “你小小的腦袋里到底裝了些什麼東西啊!”陳諾用力在女孩的後腦勺上推了一把。

    •

    酒店還是進了。

    走進頂樓的一間豪華套房門口,陳諾從口袋里拿出房卡來直接開了門。

    “房間都開好了!房卡都準備好了!你一定是……”

    “廢話那麼多!”陳諾打開房門,一腳把黑心少女踢了進去,然後跟著進門,直接把房門關上了。

    西城薰走進了房間,然後就趕緊在客廳的沙發上縮成了一團,雙手抱在胸前,警惕的看著陳諾。

    陳諾不理她,直接走到桌前拿起電話撥通了客房服務。

    “我要一份鰻魚飯,一份海鮮味增湯,一份年糕。”

    “等,等一下。”沙發上的西城薰小心翼翼的開口。

    “怎麼?”陳諾捏著電話話筒扭頭看過來。

    “那個……鰻魚飯,可以加一份麼?”西城薰無奈的低頭︰“我晚上也沒吃飯。”

    “……好吧。”陳諾對話筒道︰“鰻魚飯兩份。”

    掛掉電話,陳諾直接走進了臥室里去。

    這舉動讓西城薰頓時又緊張了起來。

    很快陳諾走了出來,然後把一條浴巾直接扔到了西城薰的懷里。

    “去洗澡。”

    “啊!!”

    西城薰仿佛觸電一樣從沙發上跳了起來,退到了牆角︰“不要!!”

    少女咬牙惡狠狠的瞪著陳諾︰“你就算殺了我,我也不會讓你……讓你得手的!”

    “……”陳諾咬牙運了運氣,沒好氣道︰“你覺得我能看上你哪里?是你的平胸還是小短腿?”

    “你說什麼!”西城薰怒道︰“我雖然平胸短腿,但是我的腿很直很細的!也很好看!”

    “所以你這是向我自薦的意思了?”

    “沒有!”

    西城薰忽然拿起桌上的一把水果刀,抵在自己的喉嚨上︰“你,你不要過來!”

    “……”陳諾忽然笑了。

    盯著女孩看了幾秒鐘︰“你身上有血啊,蠢貨!殺人的技術沒學到家,胡亂在武道館里偷學了幾個月,就把自己當高手了?

    要不是你遇到的那些真理會的人都是廢柴,沒遇到過真的高手……否則的話,就憑你那幾下子,早被人干掉了。

    去把身上的血洗掉!還有沾了血的衣服脫下來,回頭燒掉扔了。”

    “……”少女遲疑的看著陳諾。

    陳諾卻已經不理她了,走到沙發旁坐下,然後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機,調整到了一個hbo的頻道,看起了電視。

    一分鐘後,少女大概慢慢的放下了心,捏著手里的浴巾,終于扭扭捏捏的離開了牆角,走向臥室。

    砰!

    洗手間的門被關上並且反鎖了。

    •

    半個小時後,酒店的服務員推車餐車,按響了房間的門鈴。

    陳諾過去開門,讓服務員把餐車推了進來,然後把食物在客廳的餐桌上擺好。

    這個時候,臥室的門打開,里面的西城薰走了出來。

    女孩洗過澡了,頭發濕漉漉的,披散在頭上和肩膀兩側。

    略略有點嬰兒肥的少女臉龐,因為水氣蒸過的原因,帶著一絲潮紅。

    身上裹了一件酒店里的寬大的浴袍,浴袍略有點大,身材嬌小的西城薰穿上後,雖然裹得緊緊的,可浴袍的下擺就落的很低了,只露出一點點光潔的小腿,和一雙粉嫩的光腳丫。

    服務員看見西城薰這麼一個嬌俏的美少女,又看了看女孩濕漉漉的頭發和潮紅的臉龐。

    頓時就又朝著陳諾看了一眼,然後露出一個心照不宣的古怪笑容。

    陳諾拿出錢包,抽了兩張鈔票遞了過去給了小費,把服務員打發走了。

    “吃飯!”陳諾直接坐在了餐桌前。

    西城薰站在臥室門口,躊躇不前。

    陳諾扭頭看向她︰“怎麼了?”

    “你……你沒給我準備衣服!”

    “廢話,我忙著找你,哪有時間去買衣服。你先穿浴袍吧,天亮了我讓人送過來。”

    “……”

    西城薰這才猶豫著走到桌前,坐在了距離陳諾最遠的位置。

    看著桌上的鰻魚飯……

    “你不會在里面下了奇怪的藥物吧!”

    “有種你別吃就是了。”陳諾漫不在乎的夾起一塊鰻魚送到嘴巴里。

    “嗯……那個……”

    “又怎麼了?”陳諾看向西城薰。

    “我可以吃你的那份麼?你吃過一口的東西,就肯定沒有下藥。”

    陳諾看了她幾秒鐘,然後笑了,把自己面前的盤子推了過去。

    西城薰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鰻魚飯,有點可愛的眨巴了幾下眼皮,然後拿起筷子來開始吃。

    女孩看來確實是餓了的,吃向有點急。

    眼看她的鰻魚飯吃掉了一半了,陳諾才慢悠悠道︰“你難道不知道……那種藥物,有時候男女一起吃的話,會更快樂的哦?所以你怎麼就知道,我的飯里沒下藥?”

    “???!!!”少女陡然身子一僵,手里的筷子啪嗒一下就掉在了地上,瞪大眼楮看著陳諾︰“你!!”

    幾秒鐘後,女孩的眼楮里迅速充滿了淚水,帶著哭腔︰“你,你果然也是個好色的惡心男!!”

    陳諾臉上帶著怪笑,站起身來走向女孩。

    女孩就覺得心中惶恐,也不知道是不是藥物已經起作用了,就覺得全身虛弱沒有力氣,嚇的癱軟在椅子上。

    當陳諾的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隔著粗糲的浴袍,她甚至都能感覺到少年的手指非常有力……

    忽然之間,西城薰就感覺到自己的全身都麻木了,一絲力氣都使不出來了。

    仿佛一股奇怪的力量,將自己的身子牢牢束縛住。

    “你……你……”女孩虛弱的哀求︰“不可以的……”

    “……”陳諾盯著女孩看了兩秒鐘,收回了手。

    “想桃子吃呢。”陳閻羅撇了撇嘴角︰“我要去洗澡睡覺了,怕你逃跑,所以先把你定住。”

    看著陳諾轉身離開,少女才忽然松了口氣,但是身子還是無法動彈。

    努力掙扎了一下,西城薰忍不住大聲道︰“你到底想要把我怎麼樣!”

    陳諾停下了腳步,回頭看西城薰︰“我不會把你怎麼樣。只不過呢……”

    “只不過什麼?”

    “只不過接下來的幾天,委屈你留在這個房間里。三天後,我就會放你離開。在這期間,只要你不嘗試逃跑,我是不會踫你一根頭發的。

    听明白了麼?”

    “就……就這樣?”

    “就這樣。”

    說著,少年笑了笑,轉身走進了臥室里的洗手間,關上了門,很快,里面傳來了嘩嘩嘩的水聲……

    西城薰用力掙扎了幾下,但是身子仿佛被無形的繩索牢牢捆住了,別說是動彈了,連一根小手指都沒辦法抬起來。

    終于,女孩放棄了動作,認命的癱軟在了椅子上。

    只是房間里嘩嘩的水聲不停,女孩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上露出一絲古怪的潮紅……

    糟,糟糕了……

    浴室里,還有自己方才脫掉的衣服……

    •

    【這是今天的更新,我白天有事沒法碼字,所以先熬夜寫出來,凌晨三點就更給你們了。

    大章放出。

    明天見!

    月票什麼的,最喜歡了!】

    •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穩住別浪》,方便以後閱讀穩住別浪第一百三十六章 【西城薰】(大章求月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穩住別浪第一百三十六章 【西城薰】(大章求月票!)並對穩住別浪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