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四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橘鈴 本章︰第4章 第四章

    04

    鬧別扭了。

    準確來說,是玩家千澄單方面地生未來夏油杰的氣。

    原因就是多周目拯救失敗的無能狂怒,而非少年信仰動搖之下有意無意做出的冷淡姿態。

    ——因為她完全沒有察覺這回事。

    畢竟已經是很久之前的存檔內容了嘛。

    只是巧合之下,夏油杰以為是彼此心照不宣地冷處理……而已。

    而已。

    “……才沒有。”

    “哦……?”

    “學弟不準駁學姐嘴。”

    “知道了!所以呢?”

    千澄招架不住灰原雄自然熟又熱情的性格,不過這在現實中讓她避之不及的類型在游戲里倒也沒那麼討厭。

    她很難拒絕說話時雙眸都亮晶晶的人。

    “我確實有點生氣……”千澄小聲胡說八道,“不過這是很正常的,兩個關系很好的人不可能永遠都好,總會有想要拉開距離重新審視關系的時候嘛。”

    灰原雄︰“那也不用連稱呼都——”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千澄辯解,“就是因為從來都沒有叫過夏油所以才想叫叫看。”

    從進入游戲開始,千澄所操控的芒果戚風就已經有一位名叫夏油杰的幼馴染了。

    他叫她“戚風”,所以千澄也跟著叫“杰君”。

    到後來就跟著五條悟一起把後面的敬語去掉直接叫叫“杰”了。

    灰原雄腦內突然閃過靈光。

    該不會是……

    他偷偷附耳七海建人︰“我懂了,學姐是想確定自己對夏油學長的感情吧。”

    七海建人︰“?”什麼跟什麼。

    灰原雄︰“青梅竹馬從小到大的親密感模糊了感情的界限,反而無法讓人察覺到自己真實的心意。這種時候適當地拉開距離能看清楚自己的感情。”

    七海建人︰“……你看起來很懂?”

    灰原雄︰“是家入學姐借我的參考書里夾著的《周刊少女》里折起來的那一頁內容。”

    七海建人︰“……”多虧你還能不喘氣地說完這句話啊。

    沒錯,包括稱呼的轉換在內,全部都是——

    戀愛的信號啊。

    灰原雄︰“我day到了!”

    千澄︰“?”

    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那邊懂了就好了!

    于是灰原雄說︰“學姐,夏油學長沒有告訴前輩他喜歡的類型。所以你感興趣的話,要不要問問他?”

    千澄撥浪鼓搖頭否認︰“我不感興趣!”

    “倒不如說對你們兩個的答案更感興趣。”

    七海建人︰“猜猜看?”

    “接受挑戰!”

    千澄回憶著論壇上對這兩人的理想型猜測和自己的理解︰“灰原原的話,我之前看到你和加茂學妹交談的畫面了哦。你應該是喜歡那種和你一樣活力開朗的小太陽類型,兩個人互相圍著對方轉互相照亮彼此的類型吧!”

    灰原雄︰“誒……”

    “七海海的話……說不定比起咒術師同行更喜歡一般女性?那種穿著職業裝的年上精英姐姐,又或是在家里為你準備晚飯的人.妻姐姐。”千澄想到了她最喜歡的媽媽,“我懂,我也超喜歡這種類型的。”

    灰原雄︰“噗!”

    七海建人︰“灰原,你的笑聲吵到我了。”

    “那麼答案——?”

    灰原雄︰“雖然很想讓學姐高興,但是很遺憾,答錯啦。”

    七海建人︰“錯誤。”

    ?!

    這不科學!

    不過,這兩人的好感度反而都上升了一截。

    千澄冒出一個問號︰“?”

    溫泉過後,千澄打開隊友面板,看到兩名隊友都被加上了【傷害閃避buff】和【減傷buff】。

    這樣一來,加上她的力量,明天的討伐任務應該就不會再失敗了。

    在之前的周目里,這一討伐任務不僅沒有成功祓除咒靈,還折損了灰原雄的生命……

    千澄站在村落外,施下了帳,看不見的屏障將村落籠罩。

    然後,千澄挪開了覆著左眼的手,原本橙色的瞳仁顏色加深到橙紅色。只有玩家才能看見的地方出現了村落的地圖和村民與敵方咒靈的情報。

    她又看向兩名學弟,目光在他們頭頂平行的血條和咒力條一掃而過。

    【咒靈陣營進度︰2】

    確認完畢後,千澄順便為七海建人和灰原雄整頓了裝備,送了兩個御守,才踏入帳內。

    “早點結束回去吃餅啦!”

    “那麼,出發!”

    -

    -

    【記錄 2007年9月長野縣XX村】

    【一級產土神信仰祓除任務(原二級咒靈討伐任務)】

    【任務概要︰

    任務為查明村落內的人口失蹤、異常死亡事件,並祓除事件原因的咒靈。

    派遣對象為高專三年級芒果戚風,高專二年級灰原雄、七海建人。

    *該咒靈為一級咒靈產土神信仰,具備特級咒靈實力,但未開領域。術式為吸食咒力。轉[一級任務]

    *造成村落3人死亡

    *擔當者之一高專三年級芒果戚風重傷,咒力剝奪,左眼封印脫落,特級過咒怨靈「妹妹」不完全顯現27秒,如何處罰交由校方高層定奪】

    從千澄的玩家視角,可以看到咒靈陣營的進度條往前推進了一格。

    【咒靈陣營︰20】

    不需要重新開局選擇咒靈身份,也不需要直接叛變成詛咒師,因為她所操控的角色有著相當特殊的體質——本身就帶著詛咒。

    按理說,咒術師是無法產生詛咒的。

    讓詛咒誕生的負面情緒對于咒術師而言是咒力的來源,但芒果戚風不一樣的地方在于,千澄在最初設定主人公天賦時抽到了特級天賦「咒胎」。

    她身上被迫攜帶著詛咒。

    芒果戚風和知名不具的咒胎「妹妹」原本是雙胞胎,但在母體時「妹妹」卻被戚風所吸收,最後出生的只有戚風一人。

    但是被詛咒而活下來的咒胎「妹妹」以過咒怨靈的形式在戚風身上活了下來。

    她的左眼經常會呈現出比原本更深的瞳色。那是「妹妹」在借由她的眼楮看向世界。

    ——其實只是加載了游戲功能

    比如全知全能的【查看區域地圖】,萬物皆可提示的【鑒定】,【血條顯示】等等。)

    小時候還未成形的「妹妹」有同樣看得見咒靈的幼馴染夏油杰幫忙鎮壓。少年的咒靈操術可以通過吸食來收服咒靈,但他的咒靈操術在某種意義上與戚風同為一體的「妹妹」身上卻難以實現。

    所以當咒靈顯現時,夏油杰總會珍重地捧起女孩子的臉,舔舔她下垂的眼楮來達到壓制的目的。

    長大後因為「妹妹」失控而被咒術御三家之一的五條家帶回本家,因此成為了五條大少爺的女僕。

    後來也是在五條悟的要求下才得到了陪伴入學成為“準高專生”的資格,當然,隨之即來的還有緩刑中的校方處罰。

    「妹妹」特級過咒怨靈的實力讓戚風入學就成為了特級咒術師。

    但在五條悟和夏油杰的幫助下將「妹妹」封印在左眼後,戚風就失去了特級咒術師的頭餃,降到了準一級咒術師。同時,校方也取消了對象是戚風的秘密死刑。

    ——不過,雖然設定上看起來「妹妹」相當有存在感,但她其實完全沒有自己的意識。

    她通常只在戚風血條瀕危或咒力清空時作為戰斗的必殺技出現,和戚風一起直接由千澄操控,只能做一些簡單又殺傷力極大的操作。

    簡單來說,可以將芒果戚風類比成關卡BOSS,普通狀態的血條被清空到一定程度後就會陷入全屬性暴漲的狂暴狀態!

    這個狂暴狀態就是「妹妹」的場合。

    原本千澄還在想「妹妹」被封印後派不上用場,卻等到了【咒靈陣營】的開啟。

    原來這個天賦是這樣用的!

    她決定以妹妹的名義光明正大跑去另一邊啦!

    會選擇在這個時間點讀檔也是因為看中這個一級咒靈吸食敵方咒力的術式,

    ——只有這樣才能更快地將自己的狀態逼到絕境,讓妹妹順理成章地突破封印出現,為之後“不做人”的計劃做鋪墊。

    除此之外,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

    千澄記仇。

    雖然很對不起,這個時間點下的夏油杰說不定已經踩在了黑化的邊緣。

    既然如此,就更要在這里搶先一步黑化,然後用力抗拒他到對面的領域來。

    不錯,曾經夏油杰給千澄的話她決定要通通還給他!

    以她的方式!

    我真的要不做人啦!

    -

    -

    今年的九月依舊滿是夏意的燥熱。

    煩躁,不安,焦躁。

    “學姐為了保護我們……”

    “那怎麼會是個產土神信仰…………”

    “如果我早一點看出來的話……可惡!”

    自責,無助,懺悔。

    人類負面的情緒在室內增長。

    夏油杰的目光掃過臉部纏著繃帶頹廢地靠著牆壁的七海建人,和雙手纏著繃帶卻不知痛覺一般用力錘著牆的灰原雄。

    最後才是病床上的女孩子。

    受傷了狼狽不堪也會微笑的女孩子悄無聲息地躺著,沒有像以前一樣睜開眼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和他撒嬌說“好疼啊”。

    當別人靠近時,失控狀態下的特級咒靈妹妹絕對守護著他的幼馴染,無差別地攻擊著。

    灰原雄和七海建人的一部分傷就是這麼來的。也只有對夏油杰這位朝夕相處的戚風幼馴染,特級過咒怨靈才表現出一絲認可。

    家入硝子看著好友嘆了口氣︰“我沒辦法接近她,夏油,拜托你了。”

    夏油杰點頭。

    他垂望著幼馴染,緩慢地伸出了手,忽視了手上被咒靈刺出的傷口。

    這是個許久不曾做過的、自從意識到男女界限後就停止了的動作。

    少年的視線落在她下垂眼下方柔軟的眼瞼部分。

    俯下了身。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社恐的我無所不能》,方便以後閱讀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4章 第四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4章 第四章並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