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五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橘鈴 本章︰第5章 第五章

    05

    幼馴染的味道。

    有別于其他,帶著她喜歡的糖霜的味道。

    愛好甜食的女孩子總會握住裹滿糖霜的巧克力,又或是滿口奶油的夾心蛋糕,高高興興又珍重地吃下去。她喜歡用手指揉搓干澀的眼楮,所以會將那一點點甜味也殘留在柔軟的眼瞼之上,讓人輕易地陷入蛋糕般松軟的幻境。

    僵硬閉上的眼楮。

    怯怯顫抖的睫毛。

    緊攥著衣服的手。

    舔舐。

    咽下。

    身上的咒靈第一次被壓制後的幼馴染高興地抬起頭︰“好像真的有用!”

    然後從一開始的害羞到後來的熟練,甚至于會在大晚上從陽台爬窗跑過來,期期艾艾地說出糟糕的話︰“杰君,今天也舔舔我吧?”

    再是被拒絕後會像小狗一樣耷拉下腦後,腦後的馬尾都沒什麼精神地下垂著。

    她滿以為那只是壓制咒靈的手段,卻不知道隨著長大成人,在少年這里渾然是另一種含義的邀請。

    甚至于現在的這股沖動,想要親吻對方的欲望也大過其他。

    夏油杰的表情始終平淡,他垂著眸,只是一觸即分。

    因為橙色的幼馴染緩緩睜開了眼,目光沒有焦距地落在他的臉上,像是在辨別是誰。

    然後,在夏油杰想要拉開距離縮回手時,她慣性地、親昵地蹭了蹭少年的掌心,干澀地比出口型︰“杰。”

    這麼一來,就沒辦法離開了。

    夏油杰注意到她的左眼變成了更深的血紅色,不適地半眯著,一時半會好像回不到原來的顏色了。

    他轉頭去叫家入︰“硝子。”

    “學姐醒了?”

    “學姐!”

    對于玩家來說,從擊敗產土神信仰到現在,只不過是在黑暗的待機界面等待了那麼一會兒而已。

    屬于芒果戚風的意識佔據主導後,妹妹尖銳到有些咄咄逼人的咒力頃刻間消散,整個人呈現出柔和乖順的姿態來。

    家入硝子得以站在千澄面前,拉上病床邊的簡易簾子,將關心擔憂的幾個男生都隔絕在外面。她生氣地抱怨︰“實在是太亂來了。”

    “對不起!”

    “認錯速度倒是很快。”家入硝子對著千澄使用了反轉術式,事實上特級過咒怨靈的妹妹已經嘗試過用咒力治愈這具身體了,所以並沒有耗費多少力氣。

    但她依舊蹙著眉,生氣地按了按千澄的傷口︰“我擔心死你了。”

    一听說千澄重傷且無法接近,家入硝子就馬上從學校里跑過來了。

    按下傷口的一瞬間,仿佛被什麼窺視刺痛的危機感出現。

    家入硝子看著女孩子的赤瞳,若無其事地松開了手。

    千澄笑眯眯地捧起女孩子的手:“放心,我沒有事,除了咒力有點兒不足之外。”

    但這正是千澄想要看到的,作為戚風的咒力雖然幾乎清空,但作為妹妹的能力卻在不停地增長,陣營轉換的進度條也在一點一點向前挪動。

    看來等妹妹完全出現的時候,進度條就差不多能到底了。

    她從床上坐起來:“看吧?活蹦亂跳的。傷口也幾乎好全了。”

    簾子動了動,外面的人似乎很想進來看看。

    但因為撩衣服的聲止住了。

    “只是……”

    家入硝子欲言又止地看著她的左眼。

    “沒關系。”

    千澄知道她是在擔憂妹妹:“她不會傷害我。我也不會讓她傷害你們。”

    畢竟,那就是她自己嘛。

    家入硝子抿起了唇。

    她擔憂的並不是這件事。

    而是——

    針對甦醒的特級過咒怨靈「妹妹」和特級被咒者「芒果戚風」,校方正在開會商議處罰方案。

    她此次前來,也接到了要將好友“押送”回高專的秘密任務。

    這種事情不好開口,于是家入硝子轉回了話題:“下次,不要再一個人在前方拼命了,也看一下想和你並肩作戰的伙伴吧。”

    “我知道啦!”

    家入硝子也明白,自己的好友既是二年級學弟的輔導者,也是要保護普通人的咒術師。保護他們是她的職責所在。

    據灰原雄所說,意識到敵方是產土神信仰後的好友擋下了針對灰原的致命一擊後,在受了傷的狀態下強硬地讓學弟們去疏散群眾,獨自一個人面對產土神信仰的密集攻勢。

    本以為即使受傷也能應對的目標卻有著相當難纏的術式和不俗的實力,在保護村民和學弟的前提下,要不是封印脫落後「妹妹」的出現,恐怕就不止是現在這樣的傷勢了……

    她完全不知道玩家能輕松存讀檔逆天改命!

    “知道是一回事,下次還這樣,對吧?”

    女孩子彎著一雙貓眼︰“有硝子在,我不會有事的。”

    “……這就是我為什麼不喜歡外出執行任務。”家入硝子吐槽,“如果有我跟著你,你只會更亂來吧?看來我要向冥冥學姐一樣向錢看齊收費治療了。”

    “我有錢的!”

    “…………”

    家入硝子“唰”地拉開簾子,向靠牆站立的同期匯報︰“她基本沒事。不過,有一段時間要像普通人一樣了。”

    咒力被掏空的好友就像被榨干了精血一般,短時間都難以恢復。

    她轉向學弟︰“接下來的任務學校會派其他咒術師來解決,你們兩個也跟我回學校好好休息吧。”

    得到學弟的回應後,家入硝子的目光落在了夏油杰身上,壓低聲音。

    “妹妹的事情校方已經知道了,情況不樂觀。”

    “我知道了。”

    “杰你之後沒事的話,也一起回去吧。”

    “好。”

    -

    將千澄從長野帶回學校之前發生了一個插曲。

    那就是死去的三個村民之一的兒子憤恨地攔住千澄,含淚質問她為什麼不更努力一點保護好她父母的生命。

    千澄對他莫名其妙的惡意滿頭問號。

    npc這個表現好像活的啊……?

    她蹲下去,正視著這張像是模板一樣的路人臉,認真道:“我很抱歉。”

    然後切換妹妹馬甲狐假虎威將他嚇得眼淚倒流,忙不迭逃開了。

    牆角後的夏油杰平靜地旁觀著這一切,踏出的步伐因為女孩子溫柔的舉動止住,原本就搖搖欲墜的天平的一端忽的下陷。

    他難道看不到嗎?

    為了救人,幼馴染付出了多少。

    不能因為沒有就這麼犧牲,不能因為傷口隱藏在衣物之下,就忽視並傷害她所作出的努力。

    到底,誰才是弱者?

    -

    -

    長野到東京的新干線只需要一個半小時。

    這一路上千澄因為受傷的緣故備受同期和學弟無微不至的寵愛,熱情會照顧人的灰原雄不用提,七海建人也多次詢問她的需要,甚至在候車室等車時專門跑出去一趟買了限量版的咖啡果凍。

    “學姐,車里的空調有點冷,用我的外套蓋一下吧?”

    “嗯?要吃我這份火車便當的叉燒肉嗎?”

    “我幫你撕開果凍包裝,什麼?讓我直接用勺子喂嗎?嗯……”

    針不戳!

    家入硝子︰“適可而止啊灰原雄!你手臂還打著繃帶呢!”

    呵斥完學弟,硝子又轉向千澄︰“還有你。不要理所當然地享受學弟的照顧。”

    千澄裝死。

    其實對于玩家而言,這次受傷真的影響不大。

    只是被加了一些負面buff,動作緩慢了一些,眼角酸澀刺痛了一點,沒辦法像以前那樣得心應手地使用咒力了而已。換作游戲的話就是敏捷度大幅下降,視野障礙增加,咒力清空。

    同時還有一點游戲功能的削弱。

    比如她原本能查看方圓幾公里的詳細地圖和敵人普通人分布情況,現在卻只能看以自己為圓心的幾十米範圍。

    但相對的,在特級咒靈的封印脫落後,千澄不僅能看到咒靈陣營進度條的緩慢推進,還發現切換操控妹妹的限制也不像之前那樣卡的很死了。

    不限時間,不限場合,只需要積攢一定的怒氣值,妹妹就能出現。

    甚至能夠無縫切換。

    以後說不定還能雙開!

    千澄想著以後能做的事,支著臉看向車窗。

    進入隧道後的車窗清晰地照射出車廂內的一切。

    灰原雄對千澄的擔憂壓過了想看學長學姐和好的心,沒再像之前那樣撮合他們。因為夏油杰表現的並不如學弟們熱切,他安靜地跟在隊伍的末端,座位也是距離千澄最遠的另一端。

    但是……

    夏油杰在看她。

    不知道持續了多久的注視,並沒有因為對上視線而移開。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社恐的我無所不能》,方便以後閱讀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5章 第五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5章 第五章並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