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六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橘鈴 本章︰第6章 第六章

    06

    但很快,夏油杰就不得不移開了視線。

    口袋中的手機突兀地震動起來,是五條悟同他說校方會議的事,郵件發的又快又密集,將幼馴染的消息也淹沒了。

    「戚風︰你在看我嗎?」(已讀)

    「戚風︰不回復的話就不理你了。」(未讀)

    「戚風︰不理你了。」(未讀)

    -

    -

    說不理就真的不理了。

    剛踏入學校不久,千澄就被帶去了處刑室。

    死腦筋的校方高層無法容忍不可控的危險。

    這個貼滿了封印的房間對于千澄而言並不陌生,在妹妹被封印之前她沒少到這里玩。

    在這個房間里,妹妹的怒氣值積攢的要比其他地方快,陣營轉換進度條的推進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加上千澄並不擔心自己會被立刻處刑,所以很是自得地靠牆掛機。

    她翻閱著灰原雄塞過來的最新漫畫雜志,吃著七海建人在宿舍手作的便當,兜里還有硝子的香煙巧克力糖。

    ……雖然好像混入了真的香煙。

    她悄悄地收了起來,打算之後將這個作為把柄和硝子算賬。

    在等待下一段劇情觸發的時間里,澄還脫下全息眼罩去廚房偷吃了一塊戚風蛋糕補充能量,還好睡夢中的媽媽並沒有發現她半夜狗狗丟丟的行徑。

    果然甜食即是正義!

    等被甜食治愈的千澄回到游戲睜開眼楮時,搖晃的視野和擦過臉頰的白色碎發讓她陡然一驚,整個人像砧板上的魚一樣掙扎起來,卻被緊緊按住了腿。

    少年滿是笑意的聲音自耳側傳來︰“你醒啦。”

    “??”

    “悟君?”

    千澄才發現自己的處境。

    她早就不在什麼處刑室里,而是在空曠的室外,被五條悟這個肆意妄為的家伙攔腿抱著——從膝蓋布料的觸感來看,好歹是壓住了裙擺不至于走光。

    回想起國中時被這家伙抱著從坍塌的樓頂(五條悟破壞的)跳下,百褶裙竟然被風向上吹起糊了五條悟一臉……這家伙哈哈大笑而她掩面垂淚的樣子,千澄就不由憤慨,說好的二次元美少女絕不會走光呢?

    “我把你偷出來了!”

    五條悟以一種求夸獎的語氣興致勃勃道︰“姑且是爭取到了緩刑期,我和杰想辦法再把妹妹醬封印住。不過校方的條件是在這期間你不能離開學校,那也太悶了吧!談不攏我就直接把你帶出來了。”

    有漫畫看有飯有零食吃還能上網的生活——對于現實的千•游戲宅家里蹲•澄來說完全不覺得悶!

    不過想是這樣想,千澄還是抱住了對方的脖頸︰“先把我放下來,學校那邊沒問題嗎?”

    “管那些老家伙們干什麼?”

    “再說了還有杰在呢。”

    听到夏油杰的名字,千澄抿下了唇。

    不過五條悟並沒有注意到,他一直走在變強的路上,沒有注意到同期之間潛移默化的變化。

    “接下來你就在我身邊,我來當你的監護人——不錯,就這麼向那群家伙交代。再多做幾個任務好了。”手握成拳抵住下頜,五條悟作出思考的樣子,旋即燦然一笑,“你就跟著我隨便玩吧!”

    “反正你一個人就可以完成任務?”

    “……嘛。”

    “知道了,我會負責提醒你布下帳和少損壞建築物的。”

    “那就拜托你啦~”

    ……沒辦法。

    只好答應了。

    “啊,到了。”

    “?”

    五條悟停了下來。

    是一間看起來住宿費昂貴的老派旅館。

    “硝子定的,說是這里的溫泉很有名,有助于你恢復。”

    少年笑眯眯道︰“先在這里休息一晚,買點伴手禮,明天剛好去鄰縣祓除咒靈。”

    上報芒果戚風的名字後,酒店的服侍人員將他們兩人帶到了一間房前。

    刷卡進入時,千澄後知後覺地看了五條悟一眼。

    五條悟無辜︰“硝子只定了一間房,出了一份錢。”

    千澄被他惹笑︰“沒辦法,監護人就是要和我形影不離嘛。”

    五條悟︰“是這樣呢!”

    她拿出酒店的紙質拖鞋,等五條悟換上後,又將他脫下的外套整齊地掛在衣櫃里。

    旋即房門被敲響,附近的和子店外送來了當地的甜品特產,每樣都被她取出一點,放在五條悟的面前。

    剩下的大部分當然是千澄私吞了!

    但五條悟卻破天荒地從甜品和熱咖啡身上移開了視線,向她招了招手。

    千澄靠過去,矮下身時被用手指抵住了左眼眼皮。

    對方低下頭,千澄這個角度可以看見他眼鏡後雪色的睫毛和鈷藍色的瞳孔。五條悟饒有興趣地看她赤色的眼楮︰“眼楮真的好紅啊。”

    原來有這麼深的顏色嗎?

    “這只眼楮看我是什麼樣子?”

    說著他捂住了千澄的右眼。

    “更欠揍的樣子。”

    “真傷人。”掌心發癢的感覺並不好受,五條悟若無其事地放開手,“要不要讓妹妹醬出來一下?十秒後再回去。”

    五條悟知道如何激怒妹妹。

    她唯一的軟肋就是戚風,就算是裝模作樣地欺負戚風,都會激怒妹妹。

    妹妹的出現有兩種形式。

    一種是不完全顯現,簡單而言就是附身的狀態。

    一種是完全顯現,相當于背後靈,但這種情況下戚風保留著自己的意識。

    妹妹雖然願意為戚風抹殺掉所有傷害她的一切,但不願意看到她害怕痛苦甚至想要阻止自己時的樣子,所以通常都是第一種。

    當五條悟試探著戳向她的右眼時,他的手指停住了。

    不知何時像海藻一般蔓延而上的頭發纏住了他的手指。

    整個室內呈現出一派陰暗的、粘稠的、不祥的氛圍。戚風還是戚風,但氣質卻渾然一變,死死地盯著他。

    五條悟笑意不變,無視了抵著心尖的頭發。

    “嗨,妹妹醬。”

    他笑容燦爛地像是“嗨,老婆”表情包本包。

    【“姐、姐……”】

    【“殺……掉……你……”】

    千澄︰“……”

    嗚嗚嗚妹妹會的詞匯量也太少了吧!!

    興許是因為妹妹在母胎中被戚風吸收後,喪失了像正常人一樣說話和學習常識的能力;又或是從小到大根本沒正經上過學的妹妹就是個丈育文盲——這樣的游戲設定,千澄在操控妹妹時,除了“死”、“去死”、“殺”之外只會說“姐姐”,想說別的話只能阿巴阿巴。

    而且這少數幾個掌握的詞匯也說的非常吃力。

    因為從前只在決戰中出現,深諳反派死于話多的千•妹妹•澄從來不多說一句話。

    所以今天還是第一次發現這個致命的問題——

    這樣不是沒辦法帥氣地跟五條悟放狠話了嗎?!

    你看,五條悟都笑起來了。

    “什——麼——”

    【“死……”】

    “沒——听——清——”

    【“去……死……”】

    “要——吃——嗎——”

    【“死!”】

    竟然還吃了千澄給自己留的柚子羊羹!!

    她氣哭了。

    直接讀檔回剛才的時間點,將想吃的甜品嗷嗚吃掉後,才觸發劇情開妹妹的號。

    千澄直接動用了妹妹的大招!

    怒氣值up!

    咒靈的每一根發絲都是殺人的銳器,帶著怒意涌動著,仿佛下一秒就要將五條悟吞噬。

    而她也確實這麼做了,——當然也知道這麼做難以傷害五條悟,但抱著萬一呢的想法,千澄攻擊了五條悟。

    ——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絕對超出了五條悟所說的十秒。

    失去理智的特級過咒怨靈暴怒著,將室內搞得一片狼藉。在帳的限制下,並沒有波及到其他地方去。

    直到五條悟折住她的手臂,輕巧地說著“回來吧”的時候,千澄才反應過來切回了芒果戚風的賬號。

    ……有點糟糕。

    眼前的這個人。

    衣服都破破爛爛了啊?!

    戰損的五條悟注意到她的視線,扯了扯領口,露出大片光潔的皮膚來。

    其上落著被發絲滑過的紅痕。

    “沒帶替換的衣服呢,怎麼辦?”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社恐的我無所不能》,方便以後閱讀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6章 第六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6章 第六章並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