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八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橘鈴 本章︰第8章 第八章

    08

    五條悟興致勃勃地拍了不同角度的幾張千澄,一鍵發送給夏油杰和家入硝子。

    【對話︰夏油杰】

    「五條悟︰圖片.jpg」(已讀)

    「五條悟︰圖片.jpg」(已讀)

    「五條悟︰圖片.jpg」(已讀)

    但他卻沒有回復,聯想到電話最後杰“嗯”、“好”的簡單回復,五條悟猜測夏油杰在忙。

    畢竟他偷走千澄後,留下來直面學校那幫老家伙怒火的就是夏油杰了。

    對不起啦,杰。

    回去的時候給他帶點伴手禮吧~

    【對話︰家入硝子】

    「家入硝子︰?」

    「家入硝子︰變態。這是我給戚風定的房!」

    「五條悟︰略略略」

    硝子像是被氣到了,許久後才發來一句「不管你啦。ps下次拍照不要把自己拍進去,更不要比耶。」

    五條悟才不理她。

    他支著下頜,一會兒看看手機,一會兒抬頭看看千澄。

    過去這麼久,女孩子依舊安靜地睡著,像是木偶一樣一動不動。

    基本以什麼樣的姿勢躺下去,就會以什麼樣的姿勢醒過來。

    這般細致的觀察之下,五條悟突然發現她的睫毛很長,燈光從上灑下來在眼瞼上留下了扇狀的陰影。

    不知道為什麼,捂著女孩子右眼時那種手心發癢的感覺又來了。

    他若無其事地轉移注意力,目光在她臉上打轉,最後驚奇地發現了“這家伙的臉居然完全對稱誒”的結論。要知道,雖然視覺上大家的臉都是左右對稱,但完全左右對稱的情況還是非常罕見的……?

    就連他這種國寶級的顏值,也不能保證100%對稱。

    唯一的不對稱,就是瞳色。

    他新奇地盯了好一會,到了閉上眼也能將戚風的輪廓描繪出來的地步。

    這麼一來,五條悟突然睡不著了。

    搖搖頭將十八歲的千澄晃出腦袋,十三歲的五條家女僕戚風卻又鑽了出來,眼眸亮晶晶地、乖順地仰著頭看他。他推著她的腰把她推出腦海,結果十四歲的戰斗女僕、十五歲的甜品大師女僕、十六歲的準高專生、十七歲的準一級咒術師像是打地鼠機器里的地鼠一般冒了出來。

    他在腦海里打了會“地鼠”,連杰和硝子都冒出來搗亂了。

    說起來。

    夏油杰是戚風的幼馴染,是可以自由出入房間整理家務的關系。

    硝子和同為女孩子的戚風關系也更加要好,在學校里總是牽著手形影不離。

    戚風和這兩人在一起時總是很開心。

    撒嬌起來也肆無忌憚。

    但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因為老家伙們安排給她的女僕初始身份……?

    戚風和五條悟相處時,總會做出像是大人的懂事的姿態,斂眉抿唇,凡事都盡心盡力、下意識考慮著他。卻不會在他面前露出高興到難以自持的、或是脆弱的、或是撒嬌的一面。

    雖然偶爾也會高興地露出笑顏,但笑容並不如和杰、硝子一起時那般燦爛。

    ……

    唉。

    五條悟嘆氣。

    然後,就像是被驚到了一般,五條貓貓睜圓了眼︰“我為什麼要失落?”

    他忍不住地,又看了一眼千澄的睡顏。

    在意識到這種行為狗狗丟丟的下一秒,五條大少爺又以毫不遮掩的目光注視著千澄。女孩子臉上掛著恬淡的微笑,像是陷入了糕點般的夢境。

    喔。

    是因為有他在身邊,所以很安心吧?

    不愧是他。

    -

    -

    千澄渾然不知五條悟昨夜的所思所想所為。

    她只是出于社恐本能,難以招架五條悟這種難以捉摸的輕浮類型,從而在相處時花最多的力氣去對待,卻因此做出了這樣拘謹的姿態而已。

    玩家雖然一睜一閉一夜就過去了,但像是五條悟在她旁邊打電話這樣的夜間劇情會以文字回放形式被她知曉。

    她沒有在意五條悟給她拍照這回事,畢竟紙片人沒有死亡角度,他怎麼拍都是最好看的芒果戚風!

    她關注的,是夏油杰也知道妹妹失控了這件事。

    順著五條悟的話操控妹妹和他打一架,千澄除了想在五條悟不會下殺手的前提下試探他如今的實力——畢竟日後絕對會成為敵人的!——之外,就是想要將這個消息透露到夏油杰那邊去。

    畢竟她超記仇的。

    在過去的周目里,千澄和五條悟一樣,一直到夏油杰執行任務失蹤、夏油父母的死訊傳來時才知道他黑化叛逃這件事。

    ——過去不是沒有察覺過,卻總被以“苦夏”這樣的理由含糊了過去,到後面就干脆不停地接任務錯開時間避開了她。

    千澄就索性先解決積壓下的奶孩子任務,將準一級咒術師的基礎考核(游戲里每一級咒術師都有最基礎的年度考核目標,基礎要求是祓除一定數目的咒靈,同時還有其他考核。否則會有降級可能。)完成後,打算跟在杰身後一直到他願意告訴她為止時,杰卻已經不在了。

    再見面時的夏油杰成了一教之主,狹長的狐狸眼眯起,往日里令人舒適的笑意像是被蒙上了一層又一層陌生的面具,無端拉遠了兩人的距離。

    說的也盡是討人厭的話。

    就像是這樣︰

    【芒果戚風:“如果我是沒有咒力的普通人,你也會殺掉我嗎?”】

    【夏油杰:“那麼,就請你在地下等我一段時間。”】

    那一次的談話無法動搖少年的心志。

    她又震驚又語噎又煩躁,雖然是街頭的一次偶遇,但千澄將和杰有關的許多東西都放在了游戲背包里。

    文化課的作業本,打散後好不容易拼回來的杰的拼圖,和好用的伴手禮,兩本漫畫,去年和杰一起在神社求的御守,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小玩意。

    最後是杰的外套。

    千澄在這個游戲里學會了針繡的生活技能,在自己的每一件衣服上都繡上了芒果戚風的羅馬音首字母。作為技能的試驗品之一,夏油杰高□□服的左手袖口也被繡上了名字,但是很不小心地,千澄將自己的名字的繡上去了。

    那時候的夏油杰看起來並不在意,倒不如說是感到高興地、輕輕笑了起來。

    為此感到抱歉的千澄將制服帶回去,笨拙討好地在右手袖口縫制上夏油杰的名字作為補償。她練習了許久才感到滿意,原本想在和好的時候交給他,卻變成了今天這樣的場合。

    千澄將這些都堆到杰的懷里,氣憤地履行了青梅竹馬最後一次嘮叨囑咐的職責後。

    她低下頭,努力控制自己的聲音平穩。

    【芒果戚風︰“以後我就是你的敵人啦。”】

    她有點記不清夏油杰那時候的回復,刻意做出的冷淡疏離的態度仿佛在一瞬間被打散,重新凝結出來的牆壁卻向她開了一扇門。但千澄並沒有注意到。

    夏油杰那雙狹長深邃的眸里盛滿了星星碎碎的光。

    他好像說︰【“好。”】

    然後就真的成為敵人了。

    然後他就被她和五條悟殺死了。

    可惡。

    這種你明知道幼馴染在發生變化你卻無法阻止,只能眼睜睜看她去到另一個領域——的痛苦感受,你也試試看吧,杰。

    哼哼哼。

    夏油杰傷她千百遍,她也要傷害回去!

    先從蝦仁豬心開始!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社恐的我無所不能》,方便以後閱讀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8章 第八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8章 第八章並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