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九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橘鈴 本章︰第9章 第九章

    09

    【咒靈陣營︰37】

    “妹妹醬不要出來哦。”

    五條悟用著像是哄小孩子一樣的語氣,給千澄的左眼綁上白色的繃帶,隨手撥弄她額前的碎發,讓橙色的發絲垂下來,修長的手指順了順柔軟的頭發,將繃帶遮掩的更加自然。

    獨眼的視角對于玩家而言沒有太大影響。

    只是妹妹的怒氣槽因為五條悟的話又上升了一截。

    “這是臨時封印的咒具?”……怎麼看都像是剛買的繃帶吧!

    “那個啊,我扔掉了。”

    “……?”

    “那個東西丑到爆了,不會有人想戴的!而且你現在戴那種東西也不會舒服。”

    這確實。

    戚風和妹妹畢竟是一體,壓制妹妹的封印也會對戚風本人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

    不過玩家無所謂啦,她有調低痛覺同步率。

    “反正有我在,不會讓你出事的。”

    少年笑眯眯地支著下頜,矜貴又隨性地點點頭。

    “你就給我高興一點,好好玩吧。”

    要是真不會出事的話……那就麻煩了啊!

    算算時間,夏油杰屠村事件也就在最近了。

    ——得想個辦法遠離五條悟。

    -

    接下來,五條悟拉著她就像是旅游一樣在日本四處出差。

    他祓除咒靈簡直就像是開了掃蕩模式,中午出門解決完咒靈還能趕上下和下下午茶以及加餐。相比起來,在交通工具上花費的時間要更多一些。

    不愧為最強之名。

    千澄則作為五條悟的助手代為攥寫任務報告,將任務詳情匯報給學校。

    並附帶一份出差支出報銷申請書。

    上面的金額以及支出明細,千澄簡直沒眼看。

    這之外的空閑時間都被他們用來玩!

    集郵式甜品店觀光,最棒的酒店,有錢任性的出租車出行,還打了小鋼珠和賭了馬,千澄不得不承認公款吃喝就是最dio的!

    不過,放松之余她也察覺到了五條悟對她的異常之處。

    好像要比以往更在意她,千澄能感覺到五條悟的視線更加頻繁的落在她的身上,看見她和硝子視屏電話還會不高興地撇撇嘴,幼稚鬼一樣過來搶鏡扮鬼臉和撒嬌,氣的硝子想穿破屏幕過來打他。

    又好像想看她高興的一面,表現出了比以往要更罕見的耐心和體貼,有意無意地哄她高興和近距離接觸。

    甚至在秋葉原看了後街少女公演後不惜放下身段學習偶像名台詞……?

    五條悟︰“聚集所有人的視線,五條悟悟!”*

    千澄︰“在看著你哦。”

    五條悟︰“無論睡著還是醒著都沉浸在悟的世界~”*

    千澄︰“……那會不會太可怕了?”

    五條悟︰“就算討厭我的臉,也不要討厭五條悟!”*

    千澄︰“才不討厭呢。”

    表情管理和肢體動作都堪比敬業的小偶像。

    就算是下一秒穿上打歌服上台也沒有違和感。

    千澄被逗笑了。

    她止不住地彎起眸。當她毫無防備地露出笑意時,五條悟微睜眼楮,用一種新奇又滿足的視線打量著她。

    接著就看千澄前進了一步,表現的像是握手會上緊張激動的飯們。

    “我永遠喜歡satoru,今後一生都為你應援的!”

    五條悟抬起眼皮︰“但是,你剛剛也對別人這麼說了吧?我看到你和硝子了。”

    嗯??開始角色扮演了?

    千澄立刻搖頭,神情相當之誠懇︰“沒有的事。我單推satoru,只喜歡你一個。”

    “哇哦。”五條悟笑眯眯地舉起手機,鼓掌,“我錄下來了。只看著我,只注視我。——轉推的話,饒不了你哦。”

    手機內,千澄的聲音還在播放。

    “我永遠喜歡satoru,今後一生都為你應援的!”

    他扯開唇角,威脅一笑。

    甜系偶像瞬間變成血腥偶像。

    千澄忽然感到脊背發涼。

    這個插曲很快就千澄給強行糊弄過去。

    從某種意義上說被千澄哄高興了的五條悟放松了對千澄的“監護”,不再時時刻刻地和她在一起。

    千澄推脫身體不舒服不去任務現場的時候,也很隨便的同意了。

    他一離開,玩家立即將目標定位到原本夏油杰最後執行的任務地點。

    舊■■村。

    想走杰的路,讓杰無路可走的話,這個促使他叛逃的最後節點一定要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上。

    听硝子說,夏油杰最近並沒有要出遠門的任務。

    那麼……

    她就先去啦!

    不過這個村的位置極其偏僻,不太好找。

    只有在接了任務的時候,地圖上才會顯示出這個任務地點。

    現在狀態下的千澄顯然接不到任務。

    但沒關系,她還有別的辦法!

    「五條悟︰結束了!」

    「五條悟︰今天要遲一點回來了哦,這邊的女孩子稍微有點熱情啊。」

    「五條悟︰我的領帶破了,幫我重新買一根吧~」

    因為回復消息的緣故,千澄停在了巷口附近。

    她放下手機時好像听到了一聲低喘,像是逼著自己將什麼難以忍受的東西痛苦地咽下去,而無法抑制的反胃的喘息。

    (……咦?怎麼有人先來了這里。)

    (聲音還有點熟悉。)

    千澄扭頭往里看去。

    ——夏油杰。

    那麼,他剛剛一定是在吸收咒靈吧。

    杰的咒靈操術,要求他將由咒靈能量凝聚成的核吞食入腹。*

    那一看就不是什麼好吃的東西,玩家試探性地嘗過一口,比舔任天堂游戲卡帶的味道還要苦!超難吃的!!這輩子都不想體會到第二次!!!

    所以,妹妹的味道想必也一言難盡……

    也只有杰會在壓制妹妹舔舔千澄的下眼瞼時露出一貫溫柔的神色,表現的像是在品嘗千澄最愛的甜品,神情格外的專注而細致。

    發現咒靈並不好吃後的千澄就不再任性地提出讓杰壓制咒靈的要求了。

    總之,完全沒想到對方會在這里看見對方的千澄睜大了眼,與夏油杰面面相覷。

    “……”

    “……”

    夏油杰掩著唇的手漸漸放下,抬起的眸光落在千澄身上,除了面色看起來蒼白了幾分,神情倒是與平時無差,甚至帶著點自己都不自知的溫和。

    在她想要離開時,夏油杰動了動喉結,因為吞食過咒靈而顯得有幾分沉悶沙啞的聲音響起︰“啊,是你啊。”

    少年從暗處走出幾步,光線折射下,他的身軀被黑暗和光明分割。

    千澄想起了她前幾天發給夏油杰的消息︰「不理你了」,以及她讀檔重開周目的目標。

    她抿了抿唇,最終並沒有說話。

    夏油杰同樣意識到這點,盯著面前的千澄漫不經意問。

    “悟那家伙不在你身邊嗎?”

    從千澄口中並沒有得到回復,答案也不言而喻。

    會在這里遇見幼馴染,出乎杰的預料。

    他原本想從幼馴染的身邊離開,但巷口很窄,無論是轉身離開還是特意繞開都做的太明顯。

    更何況她正以一種生氣又難受的目光眨也不眨地注視著他,雖然不發一言,雖然緊抿著唇,但是露出了“請來找我說話吧”的表情。

    想要離開的念頭突然遲疑了幾分。

    他遠比想象中地要更在意幼馴染。

    尤其是突然地、從全程參與幼馴染的生活到了要從他人口中了解幼馴染動態地步的時候,內心閃過一瞬的復雜。

    收到那條「不理你了」的消息後,夏油杰對此的所有回復至今都是未讀狀態。

    心知自己對幼馴染采取了錯誤的應對方式,夏油杰卻依舊選擇了回避。

    直到現在避無可避地被堵在巷口——在這種時刻下夏油杰下意識忽略了後方的出路,低頭垂望著她。

    “學校那幫人已經松了口,你隨時可以回來。”

    “……”

    “灰原最近一直在念叨你,好像給你準備了禮物。”

    “……”

    “……接下來要去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

    在兩人過去的交往中,絮絮叨叨的、主導話題的一向都是小太陽般的幼馴染。她總是用那雙仿佛會說話的眼楮高興地注視著你,毫不吝嗇地將她的光與熱傾灑到你身上。

    即使夏油杰近階段作出了冷淡姿態,她也依舊如此。

    現如今轉換了立場,讓夏油杰一時難以推進話題,罕見地感到無措起來。

    但同時他又覺得,要是今天沒有遇見就好了。

    到最後,在彼此心照不宣的沉默中,千澄最後看了他一眼,轉過身假裝是在對空氣說話︰“我不需要。”

    “我先回去啦。”

    她就這麼離開了,聲音語氣和平時沒有半點的區別,就仿佛是平日里最稀松平常的道別。

    然而此刻的夏油杰卻又感覺到隱隱約約有什麼不一樣。

    “……好。”

    最終,夏油杰沒有追上去。

    -

    等千澄再次繞回到這條小巷時,已經是半個小時後。

    她看到代表著夏油杰的綠點離開後才回來,目的是觸發一個劇情。

    大概是第九周目的時候,千澄曾在這個地方觸發了一個和舊■■村有關的劇情。

    學校下發給夏油杰的舊■■村任務,簡而言之是查明村落內的人口失蹤、異常死亡事件。*

    這本是一次普通的咒靈祓除任務,任務難度和性質都和過去沒什麼區別。

    唯一不同的就是村民的愚昧無知。

    這份愚昧,讓村民囚.禁了兩個無辜的有咒力的女童,認為她們身上不可思議的咒力是促成人口失蹤死亡的原因,他們欺負她們、打壓她們,甚至想殺死她們。

    這份愚昧,也讓村民為了阻止村內人民的繼續失蹤,打算從其他地方拐人回來作為獻祭。

    千澄就被“拐”過一次。

    那時她的能力還沒有被削弱,妹妹仍在封印中。

    千澄只是因為看見村民身上咒靈的殘穢而選擇跟他們回去刷經驗值,沒想到就是舊■■村。

    她祓除了咒靈,原以為會得到村民的感激,誰知他們卻因為千澄展現出來驚人的咒力而驚恐不已。

    她被村民假意招待了一頓,但吃的飯菜和水里卻被下了藥。

    千澄失去了意識,迷迷糊糊間,她發現自己被關在了兩個女童所在的木牢里,那兩個女孩子抱在角落里看著她瑟瑟發抖。

    千澄廢力地撐起身體想要告訴她們沒有事,眼皮子卻越來越沉重,玩家被迫陷入【休眠】。

    等再次醒來時,外面已一地鮮血,失去生命的村落寂靜無聲,唯有一人存在。

    【夏油杰︰“啊……你醒了。”】

    夏油杰眯起眼,臉上顯現出了輕快爽朗的笑意,和往日並無差別,就像是平時出門對著千澄喊著“早安”一樣。

    ……如果,如果臉上沒有血跡的話。

    與他相對的,是擦淨臉蛋、換上了干淨衣服怯怯看著他們的兩個女孩子。

    千澄能辨認出那並不是夏油杰受傷了造成的傷口,聯系到前幾周目他所做過的事就非常好猜了。

    千澄︰“???”

    竟然在她眼皮底下屠村了?!

    可惡!

    瞳孔地震。

    像是察覺到千澄的注視,少年的手落在了臉頰之上,保持微笑地慢慢地擦去了血跡。

    【夏油杰︰“這樣就沒有了吧?”】

    ……還有啊!

    反而因為抹開了而顯得更妖艷了啊!

    他歪了歪頭,笑容更加的人畜無害。

    【夏油杰︰“還有嗎?真傷腦筋啊。”】

    千澄一時說不出話,夏油杰也不需要她說話。

    這個時候的她,還是第一次直面這個狀態下的夏油杰,不是日後游刃有余的教祖,而是臉上還沾著血跡、眸色黑暗深邃、笑的讓人心驚膽戰的夏油杰。

    剛殺完全村所有人的夏油杰表現的意外冷靜,神色清明,舉止正常,仿佛是終于突破了內心的屏障,但這份正常正是不正常的地方。

    在這種場合下,他好像不願意從幼馴染口中听到違背自己想法的聲音。

    【夏油杰︰“我到這里的時候,他們告訴我,怪物找到了。”】

    【夏油杰︰“他們說要殺了她們兩個,指責你是她們的幫凶。”】

    【夏油杰︰“他們憤怒地告訴我,你沒有听從他們的話乖乖獻祭,導致了一個村民的重傷。”】

    【夏油杰︰“他們得意洋洋地告訴我,他們是如何降低你的戒心,給你下藥,如何打斷你的手腳,將你控制在這里。”】

    他的聲音卻輕飄飄的,像是在平淡地敘述一件再尋常不過的事情。

    但他的手指卻按著千澄的嘴唇,指腹原有的傷口因為用力而沁出了血珠。

    他毫不在意地將其抹開涂抹在千澄的唇上。

    女孩子因為虛弱而蒼白的唇上抹上一層血色。

    這一舉動,就好像是……知道自己無法說服千澄理解自己、站到自己這邊,

    ——那麼,就將她染上自己的顏色一樣。

    【夏油杰︰“我現在由衷地,想要創造只有咒術師的世界。”】

    【夏油杰︰“請你留在我身邊。”】

    隨著一聲嘆息,少年握著她的下巴,覆了下來。

    血腥味也跟著蔓延到千澄口中。

    千澄瞳孔地震停不下來。

    這一吻還沒結束她就嚇得跑路了,存檔都沒來得及。

    現在想來,如果接著玩下去的話,說不定……

    千澄覺得當時體弱無力的自己說不定會被夏油杰帶著一起逃亡,然後被洗腦?又或者別的什麼過激手段強硬地將她留下,絕對不會就這麼讓她離開。

    ……就看五條悟能不能救她出去了。

    可怕。

    著實可怕。

    千澄捶地。

    不過往好處想,現在就可以利用這個劇情,讓“可怕”的人變成千澄了嘛!

    有妹妹醬在,她也可以做到夏油杰做的事!

    讓夏油杰無路可走!

    ︰)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社恐的我無所不能》,方便以後閱讀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9章 第九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9章 第九章並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