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十二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橘鈴 本章︰第12章 第十二章

    12

    對于夏油杰這之後翻涌的晦澀情緒,千澄什麼都不知道,畢竟她只是只無辜的小貓咪呀!

    小貓咪怎麼會有壞心思呢?

    只是稍微地、用爪子輕撓了一下兩腳獸的臉而已。

    還不夠深,還不夠痛。

    喵喵喵。

    她想。

    當時,在披著妹妹馬甲以合適的理由放過美美子和菜菜子一命後,千澄留意著地圖上緊挨在房間里的兩個小綠點,確定她們一時半會不會出來後,放心地跑出去布置“回禮”。

    將過去數十個周目中夏油杰帶給她的無數“驚嚇”。

    一點一點地盡數還回去。

    總之,就讓杰的小眼楮也瞳孔地震一下叭!

    但在村里晃了一圈後,千澄發現自己都不需要怎麼布置。

    進村時她身上的東西就已經被村民們搜刮了一遍。

    游戲設定,特殊狀態下玩家的背包會存在一定的掉落buff。千澄自己都沒注意到,原來這些堆在背包格子深處與夏油杰有關的東西幾乎都掉光了,被村里的孩子和大人們拿去隨意把玩。

    因為是別人的東西,所以格外輕賤。

    她有一瞬間很想拾起散落在血泊中的物品。

    如果動用【鑒定】技能,這些漫畫殘頁、拼圖碎片、陶瓷碎片後面都會跟上一個【破碎不可修復】、【髒污不可恢復】的狀態。

    千澄最後還是沒有忍住,拾起了地上的御守。

    御守里還放著和朋友們的合照,血跡恰如其分地浸染進內部,染紅了照片上戚風的臉。

    這都不需要她做什麼,就已經達成了最好的效果了嘛!

    不過……

    會不會太血淋淋了?

    千澄有些猶豫。

    不過,她馬上就想起了數十周目之前得知夏油父母死訊的時候。

    戚風是夏油杰的幼馴染,和夏油的親戚還算熟悉,她通過夏油親戚的電話得知這件事,趕到現場後看見兩位疼愛她的伯父伯母被收斂在尸體袋中,放在擔架上抬出去。

    別人不知道入室的凶手,但身為幼馴染的戚風卻能夠輕易辨別出咒術的殘穢。

    所以她比任何人都要更早地、知道了凶手為何人。

    在警方結束調查,撤去了夏油家的警戒線後。

    千澄曾在某一天傍晚路過夏油家,她拿著小時候夏油杰交給她的備用鑰匙走了進去。

    雖然是殺人現場,卻不見一點血。

    這並非是警察處理,而是夏油杰在殺人時就控制了出血量和出血處。他殺了父母,卻沒有讓屋內他的回憶蒙上一點半點血跡。

    夕陽的日光照射進來時,點點碎碎的塵埃在空氣中沉浮。時值飯點,鄰居飯菜的香味和孩子們的喧鬧聲傳來,就好像下一秒伯母就會從廚房中繞出來笑著招待她,坐在沙發上的伯父就會從球賽上抬起眼慈祥地看她一樣。

    牆壁一角還有夏油杰和戚風身高變化的刻度。

    洗浴室里還有屬于夏油杰的洗漱用品。

    臥室里打掃的干干淨淨,所有和夏油杰有關的物品都照常擺放著。

    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客廳原本擺放著的面朝玄關的全家福相冊,被轉向了背對的方向。

    黑發少年和他的父母在相冊中笑的見牙不見眼。

    將發生在玄關的人禍遠遠地拋在了後方。

    刀人不見血。

    最是讓人心梗難受。

    那時的千澄從房間里走出去後眼淚就一顆一顆地掉。

    玩家在游戲里是很少會有哭泣這種情緒的,游戲嘛,向來都不會真情實感。她最多只是在游戲初,因為惹麻煩越級對上可怖的咒靈,害的鄰居的少年為保護自己奄奄一息,她極限操作地活了下來,因為情緒緊繃到極點而哭了出來。

    小時候還不算熟悉的夏油杰有氣無力地說她是【“愛哭鬼。”】

    她抽抽噎噎地回復︰【“我才不是愛哭鬼,因為有杰君在,我才會放心地哭。”】

    夏油杰︰【“…………那你就放心地、靠著我哭吧。”】

    夏油杰︰【“……再靠過來一點,擦在衣服上也沒關系。”】

    想來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兩個人的感情才開始升溫的。

    而見她哭泣,原本沉默著靠柱站立面色繃緊的五條悟也手忙腳亂起來。

    【五條悟︰“出來了……哎,你哭了嗎?你別哭啊。”】

    【戚風︰“我不想在他面前哭。”】

    【五條悟︰“呼……”】

    他像是吐出了一口濁氣。

    【五條悟︰“所以要在現在先把眼淚流光嗎?”】

    【五條悟︰“居然還點頭了,哭腫了眼楮我可不管哦……?”】

    【五條悟︰“…………那你就放心地、靠著我哭吧。”】

    ……

    回到現在,千澄倒是沒有落淚的沖動。

    畢竟早就在數十個周目的歷程中麻木了!

    只要她麻的夠快,刀子就刀不到她。

    她會想起這件事,只是想起了夏油杰曾經帶給自己的殺傷力而已。一想到當時的痛苦和流的眼淚,現在就一點也不會因為場面血淋淋沖擊力大而不忍了呢。

    她將帶血御守放回到地上,轉身。

    畢竟夏油杰的話——

    要想見淚,必須見血。*

    -

    -

    千澄晃了一圈都沒什麼好做的。

    最後只是留下了一點屬于戚風的咒術殘穢而已。

    這是為了劇本的下一步鋪墊。

    ……雖然不知道能否按預想中進行,不過有存讀檔大法在,無所謂啦!

    她甚至在村落附近試驗了一下雙開,讓虛弱期的戚風和狂暴期的妹妹打了下架。

    #我打我自己#

    當然主要是戚風攻擊妹妹。

    然後千澄發現︰

    所有人攻擊妹妹都會增長她的怒氣值。

    但只有戚風不會,反而會減少…………??

    結果沒過幾招,千澄眼角的余光就瞥見了兩個小綠點的到來。

    菜菜子和美美子不知何時從監.禁她們的囚牢里走了出來,衣服髒兮兮的、臉灰蒙蒙地牽著手,站在不遠處怯怯地看著她。

    千澄︰“?”

    對于現在的千澄而言,還不能完全掌握雙開的要領。

    所以僅是一個走神,原本就虛弱的戚風晃了下身體就跪了下去,正好倒在菜菜子和美美子的方向,做出了像是保護她們的姿態,意識卻陷入了昏迷。

    妹妹眼疾手快地想要扶住戚風,但特級咒靈出手便是傷人,她怕直接削空了戚風的血條,所以隔空停在了那里。

    特級咒靈的殺意與怒意落在美美子和菜菜子身上。

    讓女孩子們抖的更加厲害了。

    ——當然,因為完全顯現下的妹妹長得過于凶悍。

    所以無論是何種表情和目光都能達到這個效果。

    但出乎千澄意料的,菜菜子抱著懷中的妹妹,聲音發顫卻努力地抬高了音量︰“請讓我和美美子……跟著您吧。”

    千•妹妹•澄︰“?”

    “您救了我們的命,請讓我們服侍您、報答您。”

    好家伙。

    怎麼會有小姑娘試圖以身相許給咒靈啦!

    妹妹的樣子絕對能止小兒夜啼。

    但菜菜子和美美子雖然害怕的顫抖,但望向她的目光沒有一點兒半點兒的厭惡厭煩,而是真心實意的認真。

    她們是真的,為特級咒靈在村民手中解救了她們(盡管並不是千澄本意)而感激著。

    可是,千澄是打算將菜菜子和美美子交給夏油杰的。

    為此還特地破壞了木牢,確定了村民留下的食物足夠。

    夏油杰在第九周目就是在千澄被拐入村子後的第二三天出現的,所以等他近日來訪時,除了千澄的驚喜之外還會收獲兩個女孩子。

    她準備拒絕。

    【“姐……姐……”】

    嗚嗚,千澄忘記妹妹詞匯量有限了。

    當超出妹妹詞匯量的時候就會自動轉化成【姐姐】。

    聞言,白發的女孩子一下子亮起了眸︰“我們什麼都會做。”

    “?”

    “我們會幫您照顧您的姐姐。”

    “將您的姐姐也當作我們的姐姐……嗚、對不起,不是姐姐,她也是我們的救命恩人。”

    “我們會幫她梳頭發、幫她做飯、幫她洗衣服、幫她暖床……做、做什麼都可以。”

    看特級咒靈沒有特殊的反應。

    菜菜子松開妹妹的手,鼓起勇氣一步步地走過來。

    然後在特級咒靈的安全領域處,仰起頭,認真地看著她。

    爾後,她再次鼓起勇氣讓橙發少女的身體靠著自己,倒在自己的膝蓋上,忽視了發絲擦過手背帶來的血痕和疼痛。

    女孩子的手指因為多次掐入木柱、摳挖泥土而粗糙龜裂的不像樣,所以她小心翼翼地避免指腹接觸到少女柔軟的面頰,梳理著她的頭發,用還稱得上柔軟順滑的手背擦拭著少女臉上的痕跡。

    她完全不知道咒靈和她之間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會從保護的狀態變成了互相攻擊的局面。

    “不要扔下我們,我們會很有用的。”

    千•妹妹•澄︰“?”

    好家伙。

    難道夏油杰後來就享受著這種服務嗎……?

    千澄回想著她僅有的幾個在夏油杰身邊的周目。

    比如第二十五周目,她作為俘虜被關在了夏油杰的本部,除了外出抓咒靈寶可夢或搞事外基本都和她在一起。

    也沒見他被服侍過這些內容啊……?

    等等,好像,被梳理頭發、被換衣服、被喂食、被蓋被子的是她才對,而做的人是夏油杰。

    那能怎麼辦?

    妹妹們都說這種話,只能收下了吧。

    千澄想了想,既然她已經走了夏油杰的路,那麼收下杰的妹妹們……也是很正常的事,對吧?

    -

    -

    將妹妹帶出村落後,千澄遠遠地看見了車站駐留的夏油杰。

    揚眉吐氣.jpg

    然後她就開始等咒術屆高層的通緝處罰。

    她現在的咒靈進度在妹妹殺人後已經到了99的臨界值。

    想來,當咒術屆判定她為通緝對象時,就是千澄真正進入咒靈陣營的時候。

    因為那個時候不止她本人不當自己是咒術師,別人也不會拿她當咒術師了。

    結果千澄等了又等。

    卻沒等到哪怕半點消息…………?

    千澄︰“??”

    不對勁。

    這麼惡劣的事跡,足足有一百多條人命。

    夏油杰可是在查清殘穢來源後立即就被全國通緝,定為處罰對象了。

    怎會如此。

    怎會如此?!

    她搞了點門路,用這幾天賭馬賺到的錢查到了咒術師的內部情報。

    【記錄 2007年9月 ■■縣■■市(舊■■村)】*

    【任務概要︰(略)】

    【擔當者(高專3年級夏油杰)被派遣任務1日後,經確認,共有112名村民死亡。*

    查明為本事件咒靈暴走所為,已成功祓除。】

    千澄︰“?”

    等等!

    什麼叫本事件咒靈暴走所為,還成功祓除?!

    這不是完全把她摘出去了嗎?

    ……

    …………

    該不會是杰那家伙,替她遮掩處理痕跡、還成功騙過咒術師高層了吧?

    ……真是big膽。

    不過這是只有他就能做到的事情嗎??

    千澄大驚。

    她立刻做出決定,讀檔回到了屠村之後、夏油杰來的那一天。

    想救我?

    才不讓你救。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社恐的我無所不能》,方便以後閱讀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12章 第十二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12章 第十二章並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