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十三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橘鈴 本章︰第13章 第十三章

    13

    “悟。”

    “我們所堅持的,真的是正確的嗎?”

    夏油杰放下了手機。

    少年停駐在原地,看著滿村狼藉,感受到戚風那點微弱的與妹妹戰斗的咒術殘穢。眼眸中有黑色的、粘稠的情緒流動著,陷入深不見底的沼澤中。

    事到如今,他差不多已經掌握了這次事件的全貌。

    保護弱者的咒術師被視作怪物,處心積慮地殺害。

    反而是她身上的咒靈救了她一命。

    但無論如何,等待兩人的只有高層的【死刑通緝書】。

    這份正義,真是可笑。

    他沒有和五條悟說在村子里發生的事。

    兀自掛斷電話後,夏油杰冷靜地思索著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想去找她。

    迫切地想去找她。

    但在那之前。

    要先處理眼前的事情。

    眼前發生了什麼事……?

    ——啊,當擔當人員夏油杰趕到時,本事件的咒靈已經暴走,襲擊了全村的村民,剝奪了他們的生命。

    如果留下尸體的話很容易通過傷痕的形狀和殘穢懷疑到妹妹身上。

    ——咒靈吞下了他們的尸體,所以村落里只見血痕不見尸。

    接下來要怎麼解釋他和他所攜帶咒靈的咒術殘穢呢?

    ——慘劇發生後,夏油杰第一時間祓除了咒靈。

    抹去戚風的痕跡,掩蓋妹妹的咒術殘穢,處理好細枝末節的問題。

    那麼,接下來就該去找一只咒靈了。

    -

    讀檔後的千澄︰“?”

    好家伙,真的是銷毀罪證現場。

    你不僅抹消痕跡,還把尸體都吞掉了,她還怎麼叛逃啦!

    不愧是你,夏油杰。

    千澄本想上去阻止,但又覺得現在不是見面的時候。

    戚風在這次事件後的人設還沒有立好,容易出疏漏。

    她可不是夏油杰,在街頭撞見的時候也能旁若無人地打招呼微笑。將如往日般美好的東西照常展示給你看,然後親手打碎,在彼此間築建高牆。

    而如果讓妹妹出場的話,不需要擔心人設只需要無能狂怒。但夏油杰既然想著將她從這次事件中摘出去,就是打著拯救千澄免除死刑,想將她拉回原點、回歸平靜生活的意思。

    這樣的話,他絕不會放戚風和妹妹走。

    Sad。

    所以她想到了最簡單粗暴的方法。

    等夏油杰遮掩完走人了,千澄就去重新留下痕跡!

    考慮到太明顯的話容易被夏油杰懷疑,所以再加上一層保障!

    她想到這里,看向夏油杰。

    在橙發的大姐姐醒過來後,那位強大的特級咒靈就像是做了錯事不敢面對的小孩子一樣消失了。

    但菜菜子和美美子還是能感受到咒靈的注視和氣息,她對她們開放了接近戚風的權限,但兩人皆知自己若有不軌,咒靈絕對會在她們有所動作之前刺穿她們的心髒。

    戚風臉色蒼白,對所發生的事情感到悲傷又難過,她發了好一會呆,從日出到日落,臉上的神情已近乎僵硬,像是已經接受事實了一般。

    只有在看見她們的時候才會露出一絲安撫的微笑。

    而今,她凝望著遠處的少年,情緒有所波動地、露出了難過的神情。

    “戚風大人……”

    “那是您認識的人嗎?”

    “嗯。”

    千澄想了想,“是青梅竹馬。就和美美子和菜菜子一樣,是從小就認識的人,不過不是親人。”

    美美子鼓起勇氣︰“那您要見見他嗎?”

    菜菜子再接再厲︰“我覺得他不是壞人,他在幫戚風大人。要不要和他商量一下呢?菜菜子不想看見戚風大人被懲罰。”

    美美子︰“美美子也是。”

    小孩子懂好多!

    千澄一時有些復雜,她明明沒有透露多少情報,兩個女孩子卻察言觀色出了正確的結論。連她可能會被懲罰都知道了。

    “……不見啦。”

    千澄垂下頭︰“我見不了他的。”

    可是,她遲疑了。

    菜菜子和美美子互相對視一眼,正要說話的時候對方溫柔地摸了摸她們的頭發,順著發梢到尾。

    “等之後,我帶你們去東京吃草莓大福吧。我有個朋友是這方面的專家,他給我推薦了好多店,我還沒吃過呢。”

    “我不能回家了,但我會給美美子和菜菜子找到住的地方的……”

    這份自父母去世後就再也沒有享受過的溫柔讓她們兩個人一下子乖順下來,只是挨著千澄,遠遠地,將少年咒術師的樣子記在了心里。

    ……

    過了不知道多久,夏油杰終于走了!

    走時帶上了與他與千澄有關的物件。

    千澄看著他將所有都布置妥帖,沉重地踏上返程匯報之路後,這才探出頭溜回了村子。

    火車駛動,不管不顧身上沾染的血跡、閉目養神的夏油杰忽然睜開眼,若有所覺地看向窗外。

    但車窗外的風景不停地後退,他什麼也沒抓住。

    千澄差點就被夏油杰發現了。

    她將兩個女孩子安置在一側,沉默地在村落里重新布置上了自己和妹妹的痕跡。

    然後——

    她帶著兩個妹妹去了東京,買了新衣服,吃了草莓大福在內的許多點心。第一次嘗到甜食的菜菜子溜圓了眼,美美子舔著手指上的碎屑,像是貓一樣。

    還聯系了福利機構,想給美美子和菜菜子尋找去處。

    等一切事情處理好後,千澄聯系了校長夜蛾正道。

    她決定自首啦!

    想不到吧.jpg

    -

    -

    【記錄 2007年9月 ■■縣■■市(舊■■村)】

    【任務概要︰(略)】

    【擔當者(高專3年級夏油杰)被派遣任務1日後,夏油杰匯報共有112名村民死亡,為本事件咒靈暴走所為,原猜測如此。

    派遣任務2日後,高專3年級芒果戚風向夜蛾正道自首,坦白罪行,後特級過咒怨靈覺醒重傷夜蛾正道。

    根據咒術殘穢分析,斷定為芒果戚風所為。

    **芒果戚風叛逃。

    **依據咒術師規定第X條,列為處刑對象,取消緩刑,立即處以死刑。】

    夜蛾正道︰“所以,就是這麼回事。”

    家入硝子︰“……”

    五條悟︰“…………”

    夏油杰︰“………………”

    五條悟的腿還翹在桌上︰“今天是愚人節嗎?你還在開玩笑?”

    “你想讓我說多少遍都可以,這是確實發生的事。”

    五條悟︰“我不信。”

    “那我就再說一遍。戚風、準確來說是戚風身上的妹妹伙同村里的詛咒一起殺光了村民,並由咒靈吃掉了全部人的尸體。”

    “盡管這並非戚風本意,但最後還是造成了這個結果。所以她回到東京後馬上就來找我自首了。”

    “但這件事透露了風聲,有人想要對她下死手,妹妹暴走後就帶她逃走了。”

    “…………”

    依舊是沉默X3

    硝子煩躁地點了根香煙,不管不顧地吸了起來。

    “你還有什麼問題嗎?”

    五條悟︰“哈?”

    他站起來,情緒激動︰“哪里都不對勁吧?”

    “好端端地戚風為什麼會去那里?”

    “為什麼妹妹會突然暴走?她不是不講道理的咒靈,而且有戚風在,這沒道理吧?”

    啊啊。

    在摯友和同學不可置信的質問聲中,夏油杰垂下了眸,從剛才起就劇烈跳動的心髒並沒有減速的跡象。

    ——因為想和他和好,所以才會回到巷口,然後被拐。

    ——因為堅持咒術師的正義,所以展現了咒力,被村民忌憚傷害,妹妹才會暴走。

    五條悟︰“杰你也去了那個村子吧?你沒有發現什麼嗎?”

    夜蛾正道︰“悟,杰的說法和戚風自首時所說的是吻合的。”

    “妹妹和村落咒靈屠村後離開了,那之後杰才趕到,祓除了這名咒靈。”

    夏油杰終于明白自己那時候確實看見了戚風。

    但他依舊做出了逃避的姿態,沒有進一步去確認自己的想法,才放任她在他眼前離開。

    所以,

    ——不是因為他在處理時有所疏漏,而是因為戚風看到他試圖幫助他,不願意拖累他,所以反過來利用了他處理的痕跡,主動自首坦白,降低了他的嫌疑。

    畢竟在那群老家伙們眼中,如果學生做了罪大惡極的事情被處以死刑,那麼教導他的老師很有可能也會被連坐成為處罰對象。*

    倘若真的有所疏漏,被高層發現夏油杰遮掩的痕跡,夏油杰絕對逃不掉。

    但那樣……至少兩個人能承擔一樣的命運吧。

    夏油杰翕動嘴唇。

    在夜蛾正道沉重不忍的目光中,夏油杰沉默著,世界仿佛失去了聲音,紛繁雜亂的思緒再次將他淹沒。

    他听見五條悟因為生氣而起伏的喘息。

    他听見硝子吐出一口煙,聲音沙啞︰“……老師,她最後來找你的時候,是什麼表情?”

    “啊……”

    夜蛾正道也吐出一口濁氣,苦笑道︰“她在哭。”

    “不是自首的時候,是在妹妹傷害我帶著她逃走的時候。”

    “那孩子……真的是個很好的咒術師啊。”

    “……”

    “……”

    “……”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社恐的我無所不能》,方便以後閱讀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13章 第十三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13章 第十三章並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