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十四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橘鈴 本章︰第14章 第十四章

    14

    【咒靈陣營︰100】

    【你已離開「咒術師陣營」,加入「咒靈陣營」】

    【「咒靈陣營」弱肉強食,祝你好運】

    【……Loading……】

    【地圖顯示已更新】

    【咒靈情報已開放】

    ……

    【「妹妹」最大等級提升】

    【「妹妹」覺醒「臣服于我」天賦

    ——可以使特級以下的咒靈听令于你】

    懂了懂了。

    等級碾壓。

    相當于寶可夢道館戰後的徽章,可以使一定等級之下的寶可夢听從于你。

    好耶!

    千澄看著變了不少的游戲界面和妹妹豐富的屬性面板,滿意地打開了好感界面。

    意料之中的,咒術屆高層的好感已跌到谷底。

    而她的三位好朋友……

    【家入硝子對戚風】(92)

    「好感值︰88→85→92

    ——“想和那孩子再見一面。”」

    硝子……

    【五條悟對戚風】(75/1)

    嗯?

    這個黑色的1是什麼意思?

    千澄點擊詳情。

    「好感值︰70→72→75

    ——“別開玩笑了。”」

    「隱藏■■值︰0→1

    ——“…………”」

    嗯?

    【夏油杰對戚風】(99/37)

    「好感值︰90→95→99

    ——“為什麼?”」

    「隱藏■■值︰2→37

    ——“再等等我吧。”」

    ?

    千澄︰“???”

    你不要過來啊啊啊啊!

    她沒想明白這個隱藏數值是什麼意思。

    冥思苦想了一會兒,千澄決定先不管,倒不如專注于目前想做的事情。

    隨著後面的探索,應該也會明白這數據到底是什麼吧?

    反正一時間這個數值她也改不了的樣子……放棄吧!

    千澄回想了下自己目前的成果。

    她已經真正地踏上了夏油杰的路,完成了叛逃的小目標,看到夏油杰震驚失語的表情,已經死而無憾了!

    不過和杰干脆利落的叛逃、徹底到對立陣營去不同,千澄所操控的芒果戚風更像是被妹妹保護她的心願和咒術高層的規定陰差陽錯地推到了那一邊。

    這當然是千澄自己立的人設。

    一切都是為了讓杰也感同身受x40嘛!

    千澄在杰叛逃後的第一次見面時,就已經知曉了他屠村和手弒雙親的真相,盡管希望他能夠回頭,但潛意識里其實是不抱多少期望的。

    但戚風不一樣啊!

    現在的戚風,就像是在說“我現在還不是無可救藥哦!”、“快來救我吧!趁還來得及的時候”一樣,然後,絕~對不會讓他拯救成功的!

    哼哼。

    姑且是抱著這樣的想法,千澄計劃著下一步——

    首先要安排一個合理的黑化過程。

    其次在“黑化”前可以適當地和老同學們見一面,尤其是夏油杰。硝子……可惡硝子還是算了,不想看到硝子難過的樣子。

    她想。

    之後千澄登出了游戲,看到時間已臨近五點,困意緩緩襲來,將千澄包繞,重重地打了個哈欠後倒頭就睡著了。

    還好第二天是周日。

    她睡到中午,被媽媽生氣地點著額頭斥責了一番。

    作為討好,千澄中午主動去超市買菜,擔起中飯和晚飯的重任。

    結果……

    經過街頭網球場的時候听見兩個打網球的少年在說話。

    “臣服在本大爺華麗的美技下吧。”

    “不過是個猴子山大王而已,你還差得遠呢。”

    ?

    猴子?什麼猴子?

    超市買菜時听見前面的太太和她帶著奇怪發射器的兒子在視頻聊天。

    “空助,你今年回來嗎~”

    “不回來呢,哦,您後面那只猴子好像挺有趣的呢?”

    “真討厭啦,不可以說小姑娘是猴子~”

    ??

    猴子??什麼猴子??

    甚至于還在超市外面的廣場,得到了東京動物園•猴子飼養員一日體驗的邀請。

    ???

    猴子???什麼猴子???

    到底是耳朵還是腦子出了問題呢?

    為什麼一天中仿佛隨時隨刻都能听到猴子!

    千澄感覺自己要魔怔了!

    這個“猴子”的出場率也過分高了吧,要知道“猴子”可是夏油杰對非咒術師的蔑稱,這就像是、就像是將游戲里的陰影帶到了現實一樣……

    真有你的啊,夏油杰。

    就連三次元也無處不在!

    呃嗚——輸了!

    她火速跑回了家,遠離了到處都是“猴子”的世界後,進入了還沒有“猴子”的世界!

    只要她堅定地走好夏油杰的路,讓夏油杰無路可走。

    他就沒機會說“听令于我,猴子”這種名台詞!

    運氣好的話,還能听到千澄對他說!

    可以的!

    信心滿滿的千澄重新登入了游戲。

    【歡迎回到《咒術師》】

    【姓名︰妹妹】

    【所屬︰芒果戚風】

    【*特級過咒怨靈*】

    【GameStart!】

    -

    -

    距離戚風叛逃被通緝已經過去了一段時間。

    她剪短頭發,做好偽裝,隱姓埋名在人群中,在沒受到威脅的時候,妹妹就隱藏在她的赤色左瞳中——已經紅到了近乎滴血的地步,所以千澄不得不戴上了美瞳。

    而美美子和菜菜子……

    那天千澄開著小地圖逃跑的時候,發現美美子和菜菜子從福利機構跑了出來,在路上接應她,不惜要與咒術師對抗。

    所以千澄十分感動,按原計劃將她們兩人帶回去了。

    【「美美子」已加入隊伍】

    【「菜菜子」已加入隊伍】

    于是,她過上了每天被女孩子們叫起床、每天被女孩子們夾菜、每天被女孩子寸步不離地跟著、每天教導女孩子們學習咒術,每晚被女孩子們一左一右地扯著衣角睡覺,黏黏糊糊的待在一起的日子。

    一想到夏油杰現在說不定在床上默默垂淚(腦補),千澄就支稜起來了。

    爽了!

    這是現在夏油杰得不到的待遇!

    哼哼。

    而在其他方面。

    千澄操控下的戚風沒有改變身為咒術師要保護弱者的理念,力所能及地幫助著別人。她跟著地圖祓除了一只又一只的低級詛咒,偶爾也會在事態嚴重之前搶咒術師的活祓除咒靈,讓妹妹把它吃掉。

    沒錯,雖然加入了咒靈陣營,但特級咒靈的妹妹不講道理決定獨自美麗!反水的二五仔小弟那麼多,還不如通通化作經驗值!

    ——不然之後怎麼打得過老同學們啦!

    表現出來的就是,因為咒術師的追殺、詛咒師的覬覦和咒靈的攻擊,特級咒靈妹妹頻繁失控顯現保護她。

    妹妹失去壓制後沒有底線的狂暴狀態潛移默化地【同化】著戚風的意識,削弱了她對妹妹的控制力。

    千澄終于在某一天遇到了夏油杰。

    那是在她解決掉找上門的詛咒師、費盡力氣地壓制妹妹之後,她捂住眼楮坐在地上喘息時,察覺到了正在接近的熟悉的咒力。

    “……”

    在對方出聲之前。

    她下意識地喃喃︰“杰,好疼啊……”

    夏油杰看到她捂著左眼的指縫中滴落著鮮血,名字出口的剎那右眼自然而然地醞釀出濕意,就像是往常那樣要抬起臉沖他撒嬌一樣。

    可下一秒,她確實抬起了頭,卻是將眼淚止住了不掉下來,不再在他面前哭了。

    “……戚風。”

    “……”

    她沒有回答。

    身體卻在輕微地顫抖。

    于是夏油杰向她邁進了一步。

    “……不要過來。”

    “我不是來追殺你的。”

    她的態度沒有松動,最終垂下眼眸,唇瓣微微囁嚅,聲音低不可聞︰“…………求求你了。”

    夏油杰停下了腳步,眸色幽深。

    “啊……你求我了。”

    “可是,是我不能過去,還是你不想過來?”

    ?!

    千澄本能的感覺到不對,直覺這是個謎語人。

    還沒有待千澄細想,夏油杰卻已經站在了她眼前,以一種從上往下俯視,卻不顯得居高臨下的神情注視著她,然後蹲下了身。

    “我想在你身邊。”

    他道。

    他抬手覆上千澄捂住眼楮的左手,以輕柔不強硬的力度一點一點地將她帶下來,露出了流著血淚的左瞳。

    “疼的話,哭也無所謂,強撐著也無所謂。”

    “但是請不要……拒絕我,不要不看著我。”

    千澄︰“?”

    夏油杰的另一只手按住了千澄的肩膀。

    “讓我來承擔你的痛苦。”

    千澄︰“??”

    嗯?

    嗯嗯嗯?

    等等這是什麼展開?

    她先在這里存個檔。

    震驚過後就是沉默。

    ——騙子。

    她想。

    千澄回想起之前數十次周目的BE。

    ——夏油杰從來沒有選擇過芒果戚風,也從來沒有把痛苦分享給她。

    ——他是個騙子。

    少年緩慢地、虔誠地低下了頭。

    眼楮上落下的輕飄飄的吻。

    濕潤的觸感。

    溫柔的舔舐。

    滾動的喉結。

    千澄睜大了右眼,看見對方輕顫的睫毛。

    混雜著血跡的咒靈的味道,他卻面不改色地吞咽了下去。

    也許是一瞬,也許是很久,夏油杰抬起眼睫,原本還有點光亮的眼眸已沉入無邊無際的黑暗,像是在剛才一瞬間終于確認並決定了某樣東西。唇角還沾著血跡,臉上又浮現出些許笑意來。

    “讓我們一起成為共犯……”

    他的手指一寸一寸地擠入千澄指縫,將她抵在牆上,額頭互相抵著,氣息交纏在一起。

    接著,細密的吻落在了唇上。

    並非淺嘗輒止。

    而是更加深入地。

    將一直以來藏起來的、壓抑著的欲望全都釋然地貫徹其中——

    “???”

    千澄瞳孔地震。

    要死了,間接品嘗妹妹的味道!

    記仇 1

    屬于小動物的本能讓她覺得這個展開相當不妙。

    杰露出了和之前完全黑化後相似的、平靜到可怖的表情。

    可就在幾分鐘之前還不是這樣的!

    而且……

    說著“承擔痛苦”、“共犯”這種冠冕堂皇的話,做出“哪怕你背叛全世界,我也會站在你身邊”的姿態。

    可是之前從來都沒有哪怕一次選擇過她,為什麼這一次當千澄選擇走夏油杰的路,他就選擇她了……?

    ——他選擇的到底是戚風,還是這條路?

    所以,絕對不會讓他過來。

    這是不允許、也不能動搖的事。

    千澄決定讀檔。

    但在那之前。

    千澄一改因為劇本突然脫綱而傻掉乖順的樣子,將夏油杰推開了。少年對她沒有任何防備,即使被推開了也絲毫不覺得生氣,只是垂首凝望著她。

    “不要亂舔我啦!”

    千澄撓花了他的臉,並咬了他一口。

    “你這個笨蛋、混蛋!”她停住了,努力地想著還有什麼傷人的詞匯,“討人厭的、自以為是的猴子!我最討厭你了!”

    “猴子猴子猴子!”

    猴子夏油杰︰“……”

    猴子夏油杰︰“?”

    然後迅速讀檔。

    【……Loading……】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社恐的我無所不能》,方便以後閱讀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14章 第十四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14章 第十四章並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