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十七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橘鈴 本章︰第17章 第十七章

    17

    “真的能撤銷通緝嗎?”

    “好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白發的女孩子和黑發的女孩子十指相扣緊握著,抵著額頭,聲音低不可聞。

    “只要為了戚風大人,我什麼都願意做。”

    菜菜子和美美子沒有姓。

    如果一定要有的話,她們想和戚風大人姓,但是那樣一來的話,戚風身上名叫「妹妹」的咒靈恐怕不會同意。

    畢竟她雖然是位實力可怖的特級咒靈,但美美子和菜菜子有時覺得,她就跟普通的、幼稚的、又可愛的姐控妹妹沒什麼區別。一開始她們和戚風大人同床共枕時,妹妹可是經常在戚風熟睡後的夜晚跑出來嚇她們呢。

    由于過早接觸到人性的黑暗,她們盡管非常年幼,卻相當的懂事。

    她們說到做到,將戚風和妹妹視作自己唯一的親人和恩人,每天都全心全意地陪伴著戚風,圍著她轉。

    她們將發生在戚風和妹妹身上的事看在眼里,依靠零碎的線索拼湊出了正確的真相。不止是被迫叛逃後低落,還有現在每日機械式祓除詛咒和應付追殺後的疲憊,以及被妹妹“同化”而無法壓制的內心。

    負面情緒既是咒術師咒力的來源,也是詛咒強大的根本。

    按理說兩者不能共存,但當詛咒和咒術師共存在一具身體里時,那勢必會產生相互之間的影響。

    現在顯然是妹妹那股“東風”壓倒了戚風的“西風”。

    菜菜子和美美子不止一次看見,她在夜里發呆嘆氣。

    也不止一次發現,戚風為了不在妹妹的影響下對前來抓她的咒術師或普通人下死手、也是為了警醒自己而在掌心割出了深深的血痕,被她用繃帶緊緊地纏繞著,每拆開一次就加重一次,幾乎沒有治愈的時候。

    這種無法言說的疲憊也讓美美子和菜菜子的心揪了起來。

    戚風大人偶爾也會和她們說起自己的過去,從小到大都有幼馴染可以依靠,長大後更是有了可以交付後背的同期伙伴。

    【戚風︰“不過,我現在還有美美子和菜菜子哦。”】

    這樣說著的戚風卻露出了落寞的神情。這大概是頭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離伙伴們如此之遠,不得不踏上一個人的路。

    幼小的她們無法替代夏油大人他們嗎?

    那她們能為戚風大人做什麼,怎麼樣才能看見戚風大人的笑容呢?

    美美子和菜菜子迷茫著、思索著、焦心著,終于找到了方法。

    那是一份來自于咒術師的橄欖枝。

    有咒術師找到她們,面對戒備不已的她們道出了自己的目的。

    現在咒術師屆高層之間對戚風的處罰有不同的意見,他們知曉屠村一事的真正始末,但決定處刑戚風的絕大多數人都是因為特級過咒怨靈「妹妹」的不可控性和危害性,不能乖乖掌控就一了百了地殺掉是他們的理念。

    但倘若能封印住「妹妹」的話,事情就有可轉圜的余地。

    戚風的通緝被取消,她能回歸正常生活,繼續行走在陽光下也是可以想象的事。

    而特級過咒怨靈的封印手續——

    “我們不要傷害妹妹大人!”

    于是咒術師語氣溫和地告訴她們,只是封印不會傷害特級咒靈。

    只要戚風能控制住特級咒靈,以後還會用解除封印的時候。

    “那……我們答應你。就按你說的做。”

    想到那天所看見的和舊友敘話後露出了如釋重負笑意的戚風大人,再加上對戚風和她口中同期們的咒術師的信任。

    兩個女孩子在猶豫了一會兒後,做出了堅定的選擇。

    啊,也有她們能為戚風做的事情了。

    那真是太好了。

    美美子和菜菜子跟隨新派來的年輕咒術師來到荒蕪陰森的日式別墅,拒絕了心善的咒術師想要送她們進去的要求,兩個人牽著手一起踏進了深處。

    她們站在由血畫成的符陣之前,中間擺放著兩個雙生連體胎兒的特級咒物,封印脫落了一半,陰濕、粘稠又怨毒的惡意如附骨之疽。

    有天賦的、潛力不可估的幼童,尤其還是雙生子,很適合獻祭給特級咒物作為容器。

    畢竟,容器的身體素質會影響咒物能力的發揮。

    但美美子和菜菜子對此一無所知,她們一點也不害怕,甚至帶著一種隱秘的期待,勇敢又無畏地注視著這個能解救戚風和妹妹困境的東西。

    哪怕赴死。

    死亡應該是很快的事情吧?

    不會被關在囚牢里,吃著餿掉的飯菜,生理需求全都在狹小的空間里,不會被人辱罵、被人吐口水,一秒鐘的時間都拉的像一年那麼長。

    在最後的時間里,就想一想父母和戚風妹妹的…………

    “天哪,特級咒物……這到底是什麼任務?不對……該不會……”

    循著聲音望去,美美子和菜菜子看見了本該守在門口的咒術師。

    他慌張地白了臉色,像是發現了什麼難以置信的真相,聲音顫抖。

    “停下來!”

    “不要往前走。”

    “到我這邊來……好嗎?”

    -

    -

    千澄沒想到戚風黑化的契機來的這麼快!

    她之前給自己添加的設定有【經歷了被保護的弱者反過來想殺害自己的黑暗】、【被迫叛逃,和昔日同僚為敵】、【被妹妹“同化”屢次失控】、【目睹了“有咒術天賦的孩子被普通人排擠”、“唯天賦論的咒術屆對低級孩子們看不上眼”等等現實】。

    但因為前邊塑造的形象過于純白,直接黑化總覺得還少了什麼。

    畢竟她選擇的路並沒有夏油杰那麼干脆。

    相反,她甚至在叛逃後還當著野生咒術師祓除咒靈,對來抓她的人也不下死手。

    那麼還能是因為什麼原因黑化呢?

    千澄想了兩點。

    ——她對外界失望透頂。

    ——有人想傷害她重要的人。

    現在好家伙,這個機會直接送上門啦!

    叛逃前,對千澄來說重要的人是夏油杰和高中的同期們。

    叛逃後,對千澄來說重要的人是兩個全心全意地依靠她、沒了她可能會死的雙生姐妹。

    而現在兩個妹妹被擄走了,第二點就達到了。

    至于第一點。

    千澄眉頭一皺發現妹妹們被擄事情並不簡單。

    她在收到菜菜子求救簡訊時,就立即查看了組隊界面的兩人情況,顯示均在昏迷中。那麼短的時間,那麼緊急的場合,很難相信是一個巧合。

    說不定有人特意拿了菜菜子的手機發給自己,想要將她引到那邊去。

    所以千澄謹慎地在這里存了個檔。

    然後她發現自己果然被搞事了。

    但沒關系,有存檔的她無所不能!只要不狗帶,她就能借勢圓一下劇情!

    ——當她以最快速度追查到這棟日式別墅時,她所見到的就是滿地狼藉。

    二級咒術師被死死地釘在牆上,神色痛苦扭曲。

    他成為了詛咒的容器。

    【竹原︰“戚、戚風……?”】

    滿頭冷汗,痛苦痙攣。

    【竹原︰“原來你和那兩個孩子……她們、沒死,我救了……她們。”】

    【竹原︰“……听我說,咳,這、是個陰謀,快走,呃啊————”】

    玩家的術式與時間有關,跟夏油杰起名叫時間操術。

    其中一個具體的表現相當于另類的存讀檔,保存身體此刻的狀態,之後一段時間內無論受到了怎麼樣的攻擊乃至瀕死,都能將身體的時間往前撥回到存檔時狀態的術式。*

    【竹原︰“殺、殺了我。求……”】

    在詛咒逐漸將咒術師撕拉變形、失去原樣之前,千澄一點一點地將他恢復到還看得出人類的樣子。若非來的太遲,興許還能去除詛咒附身的buff……也許。

    然後,她清空了咒術師的血條,為他保留了人類的一面。

    她為咒術師闔上雙眼,過了一段時間,沉默地站起身時,妹妹如血浪翻涌不休的橙發已經撕裂吞噬了特級咒物。

    還好消化的了!

    玩家繼續推進劇情。

    ——她離開咒術師的尸體,被咒術師說的“陰謀”攥住心神,神色泛白地找到了重傷狼狽的美美子和菜菜子。

    她搖了搖兩個女孩子,菜菜子沒有轉醒的跡象,美美子倒是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

    【美美子︰“戚風大人,這是天堂嗎?”】

    千澄讓她們兩個靠在自己的膝蓋上,輕撫著她們的臉。

    美美子蹭蹭她的掌心,虛弱地、有氣無力地回答著千澄的話,借由此,千澄知道了她們來到這里的原因。

    ……可惡。

    一看就有猴、混蛋居心不良想騙人。

    千澄本想用“猴子”來罵這個混蛋。

    但又覺得這是夏油杰的專屬稱號…………

    聯系到那封求救郵件,這混蛋說不定想讓她和原本成為咒物受肉的兩姐妹打起來。

    但千澄對妹妹的絕對實力還算有信心,這麼做除了往她心口添刀外毫無用處。所以一定有後招。

    很快玩家就發現了這一點。

    吃下咒物的妹妹身上出現的諸多debuff。

    小地圖不遠處出現了許多象征著敵人的紅點。

    這之中不少紅點都掛著名字,——大多是曾經千澄共事過的咒術師同僚。

    他們是來追殺她的。

    千澄悟了。

    幕後的人原來是打著用咒物削弱妹妹、再由昔日的咒術師同僚們殺了她的主意啊。

    能這麼輕易調遣高級咒術師的幕後之人……不做他想,無非就是那群腐朽的咒術師高層。

    真是不講武德且手段下作。

    不過,這不是送上門來的“黑化理由”嗎?

    老橘子為了殺她傷害她重要的人,派遣任務的咒術師甚至不知道真實的任務內容白白送死。神聖保護者變成了處心積慮的加害者,真是爛到根底,不可原諒。

    充分達成了讓戚風對外界、尤其是咒術師屆失望的目標嘛。

    哼哼,那就借你們黑化一下啦!

    千澄滿意地想。

    ——來自咒術師的攻擊從背後而至,被發絲攪碎吞噬。

    比之前更猛烈的攻勢接連而來,妹妹的動作卻遲鈍下來,不僅技能的威力效果不如之前,甚至還開始掉血了。

    一晃神下,千澄來不及抵御,身體後背被割裂出了一道血口。

    她像是感覺不到疼痛那般,恍恍惚惚地盯住了咒術師們,被設計的絕望感和背叛感淹沒了她。

    【妹妹怒氣值up】

    【一級咒術師甲︰“真不想來摻和這件事,可誰讓你殺死了竹原——不能原諒。”】

    【準一級咒術師乙︰“受死吧,你這個咒術師的敗類。”】

    【一級咒術師丙︰“事到如今還假惺惺什麼,我們可不會對你放水。”】

    ……

    【妹妹怒氣值MAX】

    在咒術師前輩們的圍殺、責罵中,完全顯現下的妹妹殺出了血路。

    她一動用咒術,血條就掉的厲害。

    但血掉的越多,她的怒氣值就越高,屬性就越是暴漲,攻擊力就越高。

    當妹妹停下來時,與滿地慘烈相對的,她幾乎只剩下了一點薄薄的血皮。

    但她遮擋在橙發少女和兩個女孩子面前的身形依舊穩如磐石,即便是下一秒就死去也無所畏懼。

    千澄看久了妹妹的完全體,覺得還蠻可愛的。

    形象上比較靠近毒液,有著一口猙獰可怖的牙齒。

    她雙開賬號,在特級咒靈懵懂地低下頭時,手上沾染著昔日同僚血跡的戚風渾渾噩噩地抬起頭,溫柔地撫摸妹妹臉頰上深入見骨的傷洞。

    痛痛都飛走啦!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社恐的我無所不能》,方便以後閱讀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17章 第十七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17章 第十七章並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