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十八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橘鈴 本章︰第18章 第十八章

    18

    【記錄 2007年11月】

    【任務概要︰調查郊區詛咒集聚現象】

    【擔當者(二級詛咒師竹原)抵達任務地點後三十分鐘,疑似被人塞入未登錄在案的特級咒物作為容器,與上級聯絡請求增援後慘死。四名派遣增援咒術師二死二傷,幸存者指認為叛逃者芒果戚風及其身上特級咒靈「妹妹」所為。

    根據咒術師口供和現場殘穢對比,斷定以上皆為芒果戚風所為。

    另,現場發現兩名詛咒師的殘穢,與舊■■村中消失的雙生子咒術殘穢吻合。

    **芒果戚風仍在逃。】

    ……

    “硝子!”

    五條悟闖了進來。

    “那件事是真的嗎?!”

    剛對這次事件中重傷未死的咒術師使用了反向術式的家入硝子疲憊地蹲在地上,正在小心翼翼地將一顆一顆的香煙巧克力糖褪下包裝。

    五條眼尖地看到包裝紙的內側印著打印後的文字。

    硝子頭也不抬,慢吞吞說︰“就現在呈現出的這個結果來看,是真的。”

    五條悟抿緊了薄唇,鈷藍色的眸中跳動著難以辨認的情緒。

    他索性也蹲下去,幫硝子剝糖順便補充一點糖分。

    “不要吃我的巧克力。”

    硝子打開了五條悟的手,護住了巧克力︰“這是戚風給我做的。”

    “……什麼時候的事?”

    “上個月,她想出的主意,買了材料和訂制了包裝紙,說是讓我作為香煙的代餐。”

    硝子抬起手,看起來很想抽煙,但又忍住了。

    “我一直沒有吃,畢竟不像你們兩個那樣對甜食有興趣嘛。所以我直到今天才知道這些糖紙里面寫著文字……這是事件現場她掉落的糖紙。”

    硝子舉起那張殘破的糖紙。

    可以辨認出「我不在了」的字樣。

    然後是被她散亂在一邊的其他糖紙。

    五條悟沉默著,隨意地翻了翻。

    「少抽香煙!」、「被我抓到了吧?」和「壞硝子」是最多的。

    接著是「笨蛋硝子」、「辛苦你了」、「高興一點」、「依賴我吧」、「謝謝你的照顧」、「一生朋友」、「喜歡你」、「不要被悟君偷吃啦」……

    她將有些往日里難以說出的話通通都藏在了香煙糖里。

    他找到了一張一模一樣的「我不在了」。

    右下角還印著很小的字︰「騙你的!」

    但硝子在現場找到的這一張紙的右下部分,卻被血跡浸染的看不出字跡了。

    五條悟盯著這張紙條,攥著的手指泛白。

    “…………”

    “………………”

    兩人心照不宣地沉默著。

    家入硝子撇開了話題︰“夏油呢?”

    五條悟︰“杰最近在很積極地出差做任務,還不知道這件事。”

    家入硝子︰“很快就會知道了。”

    五條悟︰“…………”

    許久,五條悟一拳砸在了地上。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這怎麼可能??”

    “誰知道呢?我也……看不懂啊。”

    “……”

    “之前還能說是情有苦衷,但現在呢?所有人都在指認她,現場所有痕跡都指向是她所為,不止是妹妹,還有她自己。”

    “硝子???”

    “會有這種想法的我讓你感到很驚訝嗎,五條?”

    硝子垂下眼眸︰“不過是過去兩個月而已,我就開始動搖了。不過是過去兩個月而已,她又經歷了什麼,又會有什麼樣的變化?這些你我都無法斷定。”

    “可是——!”

    “以為人會一成不變的你,實在是太傲慢了。”

    “……”

    “我去找到她。”

    五條悟說,他攥著那張「我不在了」的糖紙塞入口袋。

    他站起身,湛藍色的眼眸中跳動著火焰,隱忍中又帶著怒意,但這情緒卻不是對著硝子。

    “是我把她弄丟的。”

    “我去把她找回來。”

    找回來?

    硝子從口袋中摸索出打火機,點了兩下才點著火。

    她重重地吐出一口煙雲,卻被嗆到咳嗽了兩聲。

    在這兩個月的時間里五條悟從未中止對戚風的尋找,據理力爭抗議著上層的決策。

    但他們沒有一次找到她。

    可見是她不想踫見他們。

    到了現在這種地步,還找的到嗎?找得回來嗎?會讓你找回來嗎?

    參與後期救治親臨現場的硝子敏銳地察覺到了還未被完全遮掩的疑點,但也不可否認確實有戚風的痕跡。明哲保身的她選擇了沉默,在收集到證據之前要先蟄伏,否則說不定會被盯上。

    在那之前,就先做出這幅討人厭的姿態吧。

    “燻到眼楮了。”

    她喃喃說。

    “早知道就听你的不抽了。”

    -

    -

    千澄打開了好感度查詢界面。

    【家入硝子對戚風】(94)

    「好感值︰92→94

    ——“你要好好的。”」

    硝子……嗚嗚。

    【五條悟對戚風】(75/10)

    「好感值︰75→75

    ——“我會找到你。”」

    「隱藏■■值︰1→10

    ——“………………”」

    ?

    你不要過來啊啊。

    千澄估摸兩個人的好感變化是因為知道了她鯊咒術師的事。

    吞下那只特級詛咒物,攻擊那幾名咒術師後,妹妹的經驗進度條又前進了一大截,但還是不夠。

    在妹妹的加持下,她雖然也是特級,但特級與特級之間也是存在天塹的。

    要是被戰術天花板的五條悟找上門,說不定就要GG了。

    得想個辦法。

    原本千澄屬意的是和夏油杰一樣接盤盤星教,發展教派來壯大自己。但因為不知道解體後的盤星教在什麼地方,也沒有合適的理由就擱置了。

    sad。

    好在機會又雙 廈帕耍br />
    她操控下的戚風正處于渾渾噩噩的狀態。

    但是卻異常冷靜地為自己和兩個女孩子做好偽裝,帶著她們避開所有監控潛逃了一路。

    直到Q的戰斗員殘黨出現在了她們逃亡的路上。

    美美子和菜菜子一左一右地挽住了她的手臂,緊張又戒備地仰起頭。

    “真是狼狽啊,芒果戚風。”

    來人穿著一身古怪的制服,頭頂的軍帽上印著Q的字樣。

    “我曾經遠遠地見過你,你身為高專的術師,祓除咒靈保護其他人的樣子自信又張揚,和現在的模樣真是截然不同。”

    ?

    該配合演出的千澄跟著他的話作出了反應。

    她沒有焦距的視線落在了戰斗員身上。

    “很痛苦吧,明明有著非同凡響的實力,卻被咒術師所排斥、所拋棄,不得不和昔日的同學同僚反目為敵。”

    “但你是無辜的啊,你是迫不得已,而且是被陷害的。”

    “陷害……”

    “沒錯,只有我們才知道這次事情的真相,只有我們才理解你。”

    “因為,我們有著共同的敵人——咒術屆高層。”

    “……”

    “咒術屆高層已經在上面那個位置待的夠久,他們早就已經腐爛不堪了。只是為了排除你身上咒靈的威脅,就不惜設置這麼多道關卡,被你僥幸逃掉後,他們一定會有更多更大的動作。”

    “比如……逼迫你的同期成為你的死刑執行人。現在的你證明了自己的實力,尋常的咒術師、復數的咒術師都無法殺害你。能殺死你的也只有特級咒術師。而除去你之外的唯三咒術師中有兩名是你的同期。”

    “你或許並不怕被同期殺死,但為了不讓陰謀被宣之于口,他們勢必不會留這兩個女孩子活口。你願意見到那一幕嗎?”

    “……”

    早就覬覦她的實力和叛逃者的身份,想要將她拉攏到這邊來的Q數落著咒術高層的辣雞所為,雖然已瓦解,但他們的情報能力真的很厲害,連星漿體事件的細節都說的一清二楚,甚至還將懷疑對象轉移到了天元大人身上。

    他一說,千澄也想到了。

    關于星漿體事件,千澄並沒有直接參與,但在反復的讀檔中也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經過。

    五條悟和夏油杰是天元指派的任務執行者。

    被夏油杰在薨星宮本殿承諾“在同化之前,天元大人會保護你”的天內理子卻被禪院甚爾秒殺。禪院甚爾甚至差點殺死了五條悟和夏油杰。*

    而禪院甚爾是由信奉天元的盤星教所雇佣的咒術師殺手。

    在天內理子死後,天元還準備了其他的星漿體同化。

    怎麼看都充滿了陰謀。

    比如要借由伏黑甚爾的手除去咒術屆兩個最強的刺頭。

    要不是夏油杰和五條悟兩人活了下來,可能現在的劇情就是千澄反復讀檔追殺伏黑甚爾虐他了。

    ……哦對,原來賽馬場那個黑發的男人,是伏黑甚爾啊!

    最後,看到千澄像是被動搖而搖搖欲墜的樣子,Q發出了邀請。

    “來吧,加入Q,和我們一起,顛覆這個腐爛的咒術屆吧!”

    “加入……”

    “將你的力量借給我,和我們一起重新建立Q。你會是Q的最強戰力,我不會排斥你,不會厭惡你,不會拋棄你。我會重用你。”

    戰斗員的眸中帶著狂熱的興奮。

    “……”

    “…………”

    在長久的沉默後,她出聲︰“啊……你的想法很好。”

    “!”

    戰斗員更興奮了。

    “但是……”

    她站立著,橙色的發絲被風吹動。

    聲音低的像是要消散在風中。

    “我不喜歡被人安排的命運。”

    “什麼?!”

    “你的眼神太讓人討厭了。”

    連平等也說不上的,帶著明顯的操控意味。

    女孩子一動不動地,落到戰斗員身上的橙色雙眸仿佛失去了高光。左瞳不知何時紅的滴血。

    “所以。”

    “跪下吧。”

    “低下頭,獻上你的誠意。”

    她語氣輕柔地說著。

    戰斗員翕動雙唇,然而自少女身後浮現的可怖咒靈氣息遍布四周。

    他不動,血色如浪的頭發就絞住他的膝蓋,深陷入肉的同時一點一點地將他往前下方的位置拉扯,逼迫他不得不跪了下去。

    接著纏繞脖頸的頭發絞緊力度,像是下一秒就要折斷他的頸骨。

    他不得不屈辱地低下了頭,怒目圓瞪。

    “臭……(丫頭)……呃啊!”

    “那麼,我接受你的請求。”

    詛咒師摸摸美美子和菜菜子的頭發,露出溫和的笑容,卻說著一點也不溫和的話。

    “關于你邀請我……成為重啟後的Q首領這件事。”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社恐的我無所不能》,方便以後閱讀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18章 第十八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18章 第十八章並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