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二十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橘鈴 本章︰第20章 第二十章

    (甚爾存活時間線注意,浮雲了伏黑家,有魔改)

    20

    千澄終于想起了自己忘記的事。

    啊。

    那個有著“術師殺手”之稱的禪院甚爾!

    或許……還在賭馬場等她?

    雖然,好像,已經,過去兩個星期了。

    -

    禪院甚爾等待千澄的第一天,富婆沒有來。

    禪院甚爾等待千澄的第二天,富婆還是沒有來。

    喔。

    不錯,被放鴿子了。

    在全場觀眾都散去後,在賭馬上依舊一無所獲的黑發男人“嘖”了一聲。他扯了扯領口,放下靠在座位上的腿,從褲子口袋中掉落了那張兌換後的支票。

    金額不菲。

    人沒到。

    錢卻是實打實地收到了。

    因為失約,這種理應做點什麼卻無處去做的天降橫財感反而讓興趣缺缺的禪院甚爾提起了興趣。

    在約定之外的日子里他照舊來到賽馬場,還坐在與之前無二的位置。

    沒有再刻意去尋找對方,但卻有意無意地改善了穿著……從普通的黑色上衣變成了名牌店更有質感、更顯身形的黑色上衣而已。

    終于有一天,禪院甚爾因為家里的小鬼干擾而在賽馬快要結束的時間入場時,看到了座位上坐著的少女。

    他從後方經過她時,眼神捎帶著看了一眼她手中的賽馬券。

    和網絡公告的結果對比後,又是一次連中。

    嘖,真厲害。

    這是被賽馬眷顧的氣運之子嗎?

    然後,禪院甚爾的目光才眷戀地從賽馬券上離開,落到對方身上。

    上一次見面時,她帶著夸張的太陽帽和墨鏡,用大人的衣裝和妝容來遮掩自己。盡管她往他衣口塞錢的動作做的如此自然熟練,但禪院甚爾卻心想,不過是小女孩而已。

    但今天,好像有什麼不一樣了。

    她整個人的氣息都沉澱了下來。

    寬大的西裝外套遮掩住女孩子的身形,她閑散地靠坐著,掛著淡青色的眼圈,垂著那只繃帶外的血色眼眸,看起來有種脆弱又病態的風情。

    察覺到身後落下的影子,她懨懨抬頭,看到是他後神色微動。

    “啊,是你啊。”

    哦。

    壓抑富婆尋求撫慰?

    有趣。

    她說︰“要坐在我身邊嗎?”

    “你失約了。”

    禪院甚爾的手插在褲子口袋中,他今天穿了一套西裝。

    “所以之前的約定作廢。”

    ?

    懂了。

    這是要加錢。

    “那麼,這張也送給你。”

    千澄攥住了對方的領帶,強迫對方——或許正是對方期待的那樣——彎下了身,碎發傾落。

    禪院甚爾在極近的距離打量著千澄,忽然笑了︰“你要我?”

    “……對。”

    千澄直覺這話說的有點不對,但她想了想,又覺得意思沒錯。

    她想雇佣實力不俗、差點干掉五條悟和夏油杰的禪院甚爾加入Q。

    反正他之前都能被盤星教雇佣嘛!錢應該是個不錯的突入口吧?

    雖然千澄還有點疑惑。

    她沒有參與這一周目的星漿體事件,但好像記得眼前的咒術師殺手後來是被五條悟殺了來著……?原來沒死嗎?

    不管了。

    聞言,禪院甚爾饒有興致地舔了舔唇,右側嘴角的傷痕因此被抹上一點濕漉漉、亮晶晶的痕跡。

    “多長時間,太短就算了。”

    千澄懂了,想要長期穩定的工作。

    但她沒當過老板,試著揣度了一下怎樣說才能讓員工開心。

    “我很中意你,想和你發展長期穩定的關系。”

    先表示自己對他的欣賞,這可是能夠痛擊五條悟的男人!

    “每個月給你一千萬,不會要求你做過分的事。如果你想的話,按小時計費也沒關系,一小時十萬。”

    再拋出豐厚的酬勞,反正是Q的錢,嗚哇哇,這人听到後半句露出了意味深長的表情,她不會給你下殺五條悟這種任務的!

    “但只要你想,隨時可以結束。”

    她注視著對方的眼楮,長達幾秒鐘的沉默後,眼前的男人勾唇輕笑,聲音沙啞︰“按小時吧。”

    在千澄松開領帶後,他隨意地靠在座位上,手搭在上面,扯了扯領帶︰“那麼就從現在開始。”

    特別雇佣對象︰

    【禪院甚爾】(40)

    「好感值︰10→20→40

    ——“有錢。”」

    千澄滿意地收回了視線。

    有錢果然無所不能!

    然後她隨口問︰“你對吃住有什麼要求嗎?”

    “哦?剛好房租也快到期了,搬去你那邊住也沒關系。”

    “吃嘛,晚飯要一起吃嗎?”

    只請女人吃飯的男人如此道。

    噢。

    千澄倒是沒有多想。

    畢竟手下員工的吃住問題也是首領要操心的事嘛。

    “那你就跟我回去吧。”

    千澄和禪院甚爾隨便在某處的高級餐廳共度晚餐後,千澄將他帶去了東京府中市某處的房子,打算將他安置在這里。

    出于隱私和掩人耳目的目的,是一處高級公寓。

    千澄也是第一次來。

    走廊的燈暗著,她不甚熟悉地從背包那N把鑰匙中摸索出配套的鑰匙,在月色下插入鎖孔轉動。

    青年的氣息隱沒在黑暗中,就像是蟄伏的野獸。

    她感受到這一點,卻沒有意識到其中的危險性。

    當她打開房門,踏入黑  的室內,扭頭看了男人一眼像是在等待時。千澄被對方推到了牆上,後腦卻被對方的手墊住,高大的男人俯首壓著她,氣息都吐露在她面頰上

    ?

    她察覺到對方並沒有攻擊意圖。

    但怎麼看也不像是走路不穩摔在她身上了吧……?

    千澄問號。

    “就在這里……?”

    “嗯??”

    對方似乎輕笑一聲,聲線卻透出喑啞︰“真心急。”

    他扶住了千澄的肩膀。

    明明是黑暗的環境,眼瞳卻如獸瞳一般,鎖定住她的位置,定定地注視了一會兒後,嫻熟地尋了上來。

    等等等等。

    【檢測到玩家真實年齡不匹配】

    【在采取舉措之前,即將強制進入快進模式】

    【注︰快進模式中將根據玩家人設自動演算過程】

    【倒計時開始】

    【3】

    【2】

    ???

    這是個什麼模式?

    剛更新的嗎?

    千澄眼疾手快地存了個檔。

    【1】

    然後她就感到眼前一片暈眩,像是走馬觀花一樣看著搖曳的天花板和滴落的咸濕汗水。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卻好像過去了很久,千澄意識恢復清明的時候已是白天,她感覺很冷,撐起身去看,卻發現被子全落在了另一邊。

    日光傾灑進來,映照在了禪院甚爾布滿斑駁傷痕的裸.背。

    男人趴在床上,半張臉埋入柔軟的枕頭,黑色的碎發落在一側。

    肌肉線條流暢,脊椎窩深邃地沒入到被窩中。

    但吸引千澄注意的卻是他臉上多出來的幾道擦傷,以及背部大大小小的傷口和簡易包扎著的繃帶。

    ?

    ??

    千澄瞳孔地震。

    她謹慎地打出問號。

    目光掃向一側,室內一片狼藉。

    說狼藉可能還是低估了,有很明顯的打斗痕跡。

    ……看起來是妹妹出來過了。

    在快進的這段時間里,妹妹難道是以為他在欺負她,所以把他揍了一頓嗎?

    但居然沒有殺死他。

    果然禪院甚爾的實力深不可測!

    千澄打開自己和妹妹的屬性面板,發現妹妹血條被削了大半,怏怏不樂的樣子。

    而她自己則……

    嗯??

    血條和咒力條全部回滿。

    精神很好?

    心情值也提高不少了??

    整體數值都有極大增幅???

    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竟然比泡溫泉還有效果?!

    千澄心動。

    不過,是、是她想的那樣嗎?

    可是他身上的痕跡好像都是妹妹搞出來的啊……?

    千澄震驚。

    她忍不住看向了禪院甚爾,認真地看著自己的手,試圖和他背上的指甲印做對比。

    無果。

    禪院甚爾醒了。

    他懶洋洋地掀開眼眸看過來時,從下而上的視線充滿了欲到不行的意味。

    “醒了?”

    他從床上撐起身體,唇角還紅腫著,像是被用力打過。

    但當他伸舌舔了一圈,不甚在意地用拇指按著臉上結痂的傷痕時,又充滿了別樣的、讓千澄下意識想要後退的危險意味。

    她忍住了,用氣息“嗯”了一聲。

    然後爬起來穿戴好衣服,一絲不苟地系上紐扣,就沒有回頭看他一眼。

    她覺得甚爾的睡相不好。

    在這種游戲里,玩家和隊友在外執行任務時偶爾也會在一個房間里休息。

    不久之前,千澄還和五條悟一起同處一室呢。

    除了最初的那一晚她被從地上抱上床之外,都是標間雙人床。少年一個人睡的時候倒是睡姿豪放,被子亂踹,帶著眼罩展現出柔軟美貌的睡顏。但和她在一張床上的那個夜晚倒是睡的規規矩矩,意外的體貼。

    真不知道這家伙為什麼不受女孩子歡迎。

    杰的話,是很乖順地朝向她,像是要將她抱住卻又止住的姿勢。

    早上永遠起的比千澄早,睡醒後的千澄只能看到鋪好的另一邊被子,浴室里傳來淋浴的水聲,過去很久,才能和沾滿水汽的清爽夏油杰說話。

    他居然有早上洗澡的習慣嗎……?

    硝子就更不用說啦。

    女孩子在被窩下貼貼,是天然的安眠器!

    而禪院甚爾不僅搶了被子,還佔據了床的大半部分。

    記仇.jpg

    受到少女的冷遇,禪院甚爾也不以為意。

    他眯起眼楮,看著穿戴整齊的千澄從地上拾起了手機,昨天被打壞後失去了鈴聲的功能。她低頭掃了一眼,然後臉色一變。

    【77條未讀郵件】

    【34通未接來電】

    這時手機上又彈出了「來電顯示︰菜菜子」的訊息。

    ……

    一定會被菜菜子罵的吧。

    要是哭出來的話不是完全沒辦法招架了嗎?

    讓妹妹傷心真是太失職了。

    嗚嗚。

    讀檔吧!

    千澄選擇讀檔。

    【……Loading……】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社恐的我無所不能》,方便以後閱讀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20章 第二十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20章 第二十章並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