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橘鈴 本章︰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21

    千澄在讀檔的等待間隙里終于認識到她和禪院甚爾其實在跨服聊天的事實,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會理解成那個意識,但這種事姑且還是先打住——

    讀檔後的千澄︰“等……”

    說話聲被堵在了濕潤的觸感中。

    啊啊啊親不過他!

    【即將進入快進模式】

    【……Loading……】

    讀檔X2的千澄用力地推向禪院甚爾。

    ……沒推動。

    這胸肌也太有彈性了吧?放松狀態下不算很硬,但推不動!

    別脫衣服啊!!

    【即將進入快進模式】

    【……Loading……】

    讀檔X3的千澄抬手壓住了對方的唇,卻被他抓住手。

    男人的動作停了下來,像是意識到什麼,隨意地掀起眼皮︰“接吻的事,更想和喜歡的人做嗎?”

    千澄︰“?”

    不是啊大哥!

    她還沒來得及說話,對方就轉移了目標,俯下首從她的唇角移到了她的眼楮。

    濕漉漉的觸感貼著繃帶邊緣,胡子被很好地打理過,光滑的下頜蹭著鼻尖。

    牙齒咬住繃帶邊緣微微拉扯,似癢非癢。

    在他色氣地用牙齒解下繃帶、即將觸及本該是另一個人領域的時候,純情小貓咪終于從震悚中回過神來戰術性後仰。

    然後貓貓拳揍了上去。

    妹妹快出來揍他吧!!

    【即將進入快進模式】

    【……Loading……】

    ……

    總之就是非常不對勁!

    這個游戲系統的判定也太智障、太一刀切了吧!

    千澄估摸著是系統的判定出了問題,它覺得接下來是大人的時間,就會不容分說地咻的一下跳過,不給玩家任何反應操作的時間!三秒能干什麼啦!

    可惡,這也太防微杜漸了吧。

    和杰在一起的時候——被親眼楮的時候也沒見這回事呀。

    所以,果然是禪院甚爾有問題吧!

    千澄想。

    不過這幾次的讀檔也驗證了她的想法。

    每次過去一夜後,妹妹都會出來爆錘禪院甚爾,而她的狀態和屬性值都會大幅提升。

    因為是紙片人,而且是快進模式,所以多來幾次也無所謂啦——在千澄眼里不過是比溫泉要更絕佳的治愈方式而已,就是貴了億點,且費妹妹頭發了一點。

    不過……

    每次讀檔看到菜菜子和美美子的電話都很心痛!

    這就是家里有人等待的感覺吧qwq。

    國中時有一段時間都很遲才回家,媽媽很擔心她,露出的焦急的神色千澄現在還記得……她對親近之人的關心和擔憂最是沒有抵抗力。

    所以,

    最後再讀檔一次吧!

    讀檔X4的千澄整理好心情,醞釀好情緒,側頭偏開了。

    語氣厭倦地說︰“算了吧。”

    富婆的要求讓對方停下了動作。

    他維持著姿勢沒有動,被他抵在牆上的女性換了個更加舒適的姿勢,閑散地靠在他手背上,下頜抬起,目光落在他身上。

    “我找你來不是做這種事的。”

    她就在這麼近的距離之下,薄唇微張,卻說著推拒人的話。

    ?

    禪院甚爾產生疑惑。

    還能是什麼事?

    千澄想到屬性的大幅增長,微妙道︰“至少現在不是。”

    現在她趕著回家要哄孩子。

    禪院甚爾松開了手。

    她按下玄關燈光的開關,驟然亮起的光芒讓禪院甚爾不適地眯起眼楮,女性借著這一瞬間的停頓從他懷中脫離走向客廳。

    “我和你的理解產生了偏差,我所想的是雇佣你為我、為Q做事。”

    繃帶落下後,那雙一片寂靜的異色雙瞳注視著他。

    “術師殺手,禪院甚爾。”

    “哦……?”

    他意味深長地拉長了語調。

    察覺到了說正事的氛圍,禪院甚爾也沒當回事,反而慵懶地靠在一側的沙發上,毫無自覺地展示著自己的魅力。

    他打量著女性︰“這麼說,你倒是有點眼熟。”

    在接下星漿體那起任務時,禪院甚爾曾對任務擔當者五條悟和夏油杰身邊的人做過一個簡單的調查。

    那兩人有兩個默契有加的同期,一個是掌握反轉術式的黑發女性,另一個就是當時在京都出差的……前•五條家咒術師•現•叛逃詛咒師。

    只是他從來不記小女孩的臉,到現在才堪堪對上印象。

    但照片上朝氣蓬勃笑容模糊的青春少女,和現在清冷孤寂又疲憊的女性,相差的不是一點半點。

    他曾從厭世變到穩重,又從穩重回到了起點,對這種身上氣息的變化最是敏感不過。因而

    ……

    禪院甚爾止住了自己這份正冒出頭的、對女性的好奇心。

    只不過是隨時都能結束的雇佣關系而已。

    禪院甚爾眯起眼楮︰“原來是你,我與你的同期交過手。”

    他注意到女性在听聞“同期”時一瞬的表情變化,盡管她刻意裝作無動于衷的模樣,但緊抿的唇角和下垂的眼眸都暴露了此刻的心情。

    “那麼,你想要我做什麼?”

    “加入Q,成為我的戰力。”

    “我不要求你的忠誠,但在雇佣關系存續的這段時間里,我只要求你為我做事。”

    “你是Q的什麼?”

    “首領。”

    “哦?原來那個想卷土重來的拜爾呢。”

    “還活著。”

    “……”察覺到用詞的微妙,甚爾頓了頓,掀起眼皮,交疊雙腿,“有意思,那就試著來一段時間吧。”

    ?

    成功說服了嗎?

    特別雇佣對象︰

    【禪院甚爾】(40)

    「好感值︰40→40

    ——“有錢。有趣。”」

    系統面板沒有變化的話,應該是成功了吧。

    千澄松口氣。

    接著,她將鑰匙推到了對方手中。

    “這個房子隨便你處置,鑰匙只有這一把。”

    千澄頓了頓,看著他今天這身衣裝革履的西裝,又想起上次見面時隨性卻勾勒出身材的黑色緊身上衣,再想想Q成員不知為何特別執著的古怪制服——在千澄眼里絕對算不上好看。

    “你的衣品很好,像是今天這樣的就很好看。多買點,錢不是問題。”

    禪院甚爾︰“?”

    “對了,你有駕照嗎?”

    “?”

    “看樣子是沒有了,考一個吧。”

    “哦。”

    “這可能是份需要到處跑的工作。”都是反派了還每天自行車公交車電車新干線上下班不太好吧,千澄想,“等你考到後,我再送你一輛車。”

    保時捷?雪佛蘭?還是馬自達?錢當然是用Q的公款!

    禪院甚爾︰“?”

    ——“我找你來不是做這種事的。”

    女性先前的話還歷歷在目。

    但從現在的言行來看,果然還是他所想的那樣吧。

    她比他過去接觸的任何一個女性都要大方。

    算了。

    錢給的夠多。

    干什麼都不虧。

    -

    -

    千澄溜回了Q的本部,順便為菜菜子和美美子帶了可麗餅,輕輕松松將兩個女孩子哄好了。

    啊,說起來東京都最好吃的可麗餅店還是五條悟推薦的呢。

    她咬下可麗餅,在飽腹值和狀態回滿之後,就投入到了組織「Q」的模擬經營養成游戲中。

    現在的Q剛剛重啟,百廢俱興,顛覆咒術屆的理念又明晃晃地與咒術屆為敵,是咒術屆的眼中釘。想要快速站穩跟腳,不至于剛重生就夭折,所需要做的事可就太多了。

    她有兩個目標。

    一個是賺錢。優奈最初的建議給予了千澄啟發,錢既能成就所有,也能摧毀所有,所以要將錢牢牢掌握在手心。

    一個是給妹妹升級,盡可能快地提升實力。所謂洗白弱三分,黑化強十倍,現在既然黑化了這實力當然也要速度跟上啦!

    詛咒師所能賺的錢包括但不限于︰

    祓除資本家或政治家因為自己的缺德事搞出的詛咒。

    接觸受詛咒困擾的有錢人士,進行神棍ソ大忽悠術。

    黑吃黑,兩頭錢款通吃。

    揪住有權有錢人士的小辮子敲詐。

    ……

    #被高專開除後的我一不小心就走上了違法犯罪的道路#

    這游戲的路線還真是寬敞。

    總之,通過存讀檔和優奈的遠程協助,再加上妹妹的發契可以讓所有人都心甘情願地為她所操控,千澄撿回了Q的人脈和資源,通過合理分配任務在短短一個月內實現了各部門盈利,資金翻了數倍。

    ——除了空降五大干部的“天與暴君”禪院甚爾之外。

    他又雙   恕br />
    這個男人天生沒有賭博運。

    【甚爾︰“嘖。”】

    【甚爾︰“下一次,一定會連本帶利地贏回來。”】

    你上一次也是這麼說的!!

    算啦,你這麼強,公款養著你又有什麼關系!

    從繁忙的組織事務中短暫脫身後,千澄瀏覽著q情報部門整理的咒術屆情報,看到夏油杰短短十數天出現在許多任務地點祓除咒靈之後,突然想起來,她好久沒有見到夏油杰了。

    明明只過去了短暫的幾個月,相較于他們從小到大認識的時間不過只是幾十分之一。

    但好像過去了很久,久到兩人之間的距離已越來越遠。

    從一開始,從一周目夏油杰驟然被她殺死開始,千澄讀檔輪回的目標就是拯救夏油杰。

    直到一直拯救一直被刀四十余次後,她才自暴自棄決定不做人。

    決心叛逃,決心要看到夏油杰和當時的她如出一轍的痛苦神情。

    ——當然這種心情現在也仍然存在,初心不改是真的!

    但是,但是。

    生活中突然多出了好多人。

    依賴她的美美子、菜菜子,很靠譜的最強體術師禪院甚爾,還有被她掌控在手中又懼又信服的Q手下。

    她的重心離開了夏油杰,來到了全新的詛咒師陣營。

    千澄被大家的事填的滿滿的,以至于都有些無暇考慮之前的計劃了。而由于叛逃之後的咒靈陣營劇情充滿了未知性,她也不能像之前那樣完全將劇本掌握在手中。

    趁現在休息,要不要重新梳理一下戚風的人設……?

    現在她所操控的戚風,一路上都是被命運(千澄)推著向深淵走去。

    被迫屠村。

    ——間接做出了不可挽回的事。

    被迫叛逃。

    ——徹底站在了對立面。

    被迫黑化。

    ——被高層拋棄陷害,身為咒術師的理念開始動搖。

    被迫殺人。

    ——為了保護自己和身邊的人,從殺掉追殺自己的同僚那一瞬間開始,她就知道自己真正意義上地做出了錯誤的、無法回頭的事情。

    ——無法再用“妹妹是因為保護我才這樣做”來說服自己,心態上徹底將自己當作了詛咒師。

    善良的人之所以變成狂徒,那一定是失去了歸處,還看不到任何未來。

    她失去了舊的歸處,也在被陷害被背叛中看不清自己堅持咒術師正義的未來。

    然後。

    ——遇到Q的拜爾,被顛覆咒術屆的理念說動,被對方意圖像高層一樣掌控自己命運的態度激怒,冷眼旁觀妹妹折斷他的頸骨。

    ——接任成為Q的首領,主動控制了所有人的生命線。

    她有了新的歸處。

    她有了新的理念。

    但這個“顛覆咒術屆”的理念不是她自身所產生的,而是因為Q現成的理念擺在面前,她在迷茫與混亂中發現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把攥住了而已。

    她找到了事情做,于是將自己的精力全都投入到發展Q的事業中。

    但這終究只是一根稻草,不足以支撐她繼續地、長久地、堅定地走下去。

    她還沒有將它完整地轉化為自己的理念,或者說大義。

    只是這樣渾渾噩噩地走別人提供的路就好了嗎?

    咒術屆早已腐爛不堪。

    可詛咒師用咒術行邪惡之事就是對的嗎?

    詛咒禍害人間就是對的嗎?

    ——要千澄說,美好世界就不該存在咒力!

    和平的低武世界多麼美妙。

    ……等等。

    這個想法好像不錯!

    創造沒有咒力的世界,是不是比創造只有咒術師的世界還要離譜!

    先切回正題,現在所發生的事情足夠支撐她的轉變了嗎?能讓她在老同學們找上門時繼續心似鐵嗎?

    還不夠吧。

    這個時候的戚風還處于沒有退路只能向前的迷茫時期。

    有什麼事件能利用一下,確定理念呢……?

    -

    禪院甚爾加入Q後,大部分時間都和千澄待在一起。

    他戰力高,由于“天與咒縛”的特殊體質甚至能將咒靈塞進肚子里,所以經常被千澄編入隊伍,一起跑出去做任務抓咒靈打架給妹妹吃,閑暇的時光里有什麼好事也不會忘記他。

    她有事無事就給他打錢送禮物買東西,還主動劃去了他在Q借錢賭馬賭游艇的欠債。

    而享受著超出預計的超薪額,卻遲遲沒有和女性有超出雇佣關系的禪院甚爾略感“不安”。

    當他戰斗中流汗輕扯領口、戰損狀態精壯身材隱約可見、又或是淋浴後只圍著浴巾出來時,他很確定女性的目光有在他身體上停留,然後再輕飄飄地移去。

    那絕不是不為所動的眼神,那麼又能是什麼原因?傳統派想要感情到位再做下一步?還是單純只是小女孩?

    不過這些都可以忽略不計,什麼都不用做白拿錢,這種天上掉餡餅的好事禪院甚爾自然是照單全收。

    但是。

    她的疲憊和迷茫已經快要透出來了。

    將自己全心全意沉入事務中,以為這樣就可以減少痛苦,但問題的根本沒有解決,心態也沒有扶正,所以只會陷入更痛苦更疲憊的境地。

    而在他這一行,讓主導關系的女性高興、治愈女性才是第一要義。

    所以。

    看在高額薪酬的份上。

    他隨意地靠在沙發上,抬手招呼女性過來。

    “要放松一下嗎?”

    “……啊,好。”

    對方相當困惑地抬起頭,不解其意地走到他面前。

    看在她太累的份上,禪院甚爾屈尊按住她的肩膀,借力讓她不得不跌坐在自己腿上,然後將她的臉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千澄︰“?”

    她掙扎起來,卻被對方牢牢地按住。

    “男人是很擅長放松的生物,經常會去那種歐派酒吧、膝枕酒吧放松,你偶爾也會有這種需求吧?”

    “姑且讓你隨意享受一下吧。”

    千澄︰“??”

    我沒有!!

    不過……胸,是真的很大。

    ……

    可惡。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社恐的我無所不能》,方便以後閱讀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21章 第二十一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21章 第二十一章並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